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百七十章 相见

第三百七十章 相见

天蝎宫的黄金……普林王子也颇为惊讶地看着这一幕——他对于者名为纱织的女战士,知道得自然比穆沙,比其余的白银们多一些,但也多不到什么地方去。

但普林王子可以肯定,纱织绝对不是圣域一方的都是,否则她能够亲眼看见自己杀死了金牛宫的阿鲁巴而无动于衷,并且主动上来寻求入伙?

只是对于纱织能够继承天鹤座圣衣的问题,普林王子却持怀疑的态度——他之所以能够穿上天蝎宫的黄金圣衣,完全是因为用了他的鲜血侵蚀了圣衣的关系。

黄金圣衣,是女神以及神明【赫菲斯托斯】联手打造,唯有以更强大的神力来源,才能够压制圣衣上蕴含的女神之力。

作为冥府的少主,是下一任冥王的继承者,在这场大战开始之前,冥王便已经开始给这位冥府少主,转移了一部分的死亡神力,并且为普林王子灌输自己的神血,给予了普林王子近乎无限的潜力。

白银圣衣需要比黄金圣衣差了一个阶位,但同样也是女神与【赫菲斯托斯】亲手打造,蕴含的神力虽然不多,但想以凡人之身暴力压制几乎做不到。

神力哪怕再微弱,那也是神明的力量,本质上已经超越了所有人类的极限之力……因此,圣衣才有了挑选继承者的主动权。

普林王子是希望天鹤座的圣衣能够顺利继承,唯有这样,女神才会在继承的仪式上现身……或许,只能够等纱织失败了之后,在等待下一次的挑战,这必然会让时间往后拖延许多。

他不禁为此皱起了眉头。

而此时,圣衣的箱子,已经在【纱织】……尼禄的触摸之下,缓缓打开,代表着星座天鹤的圣衣,也终于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那是比较简洁的一套女式的战甲,通体亮白银光闪烁……尼禄打量了两眼之后,便再次伸手去触摸这件天鹤座的圣衣。

但手指才刚刚碰到圣衣一角的时候,她的手指便已经被直接冰封……尼禄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意外。

……

……

“圣衣在拒绝她了。”冰崖之上,一名白银此时摇了摇头,“她实力或许强大,但显然未得到圣衣的喜爱……看来,要重新开始一次挑战赛了。”

“穆沙大人,结果已经有了。”另一名白银此时叹了口气道:“你说,关于重新开始挑战的事情,该如何评定二次挑战的资格?”

“等等。”穆沙此时却摆了摆手,淡然道:“还没有结束,再看看。”

“还没结束?天鹤座的圣衣不是已经拒绝了……等等,发生了什么事情?!还能这样??”

……

手指已经冰封,手指与圣衣彻底地连在了一起,并且寒气甚至还沿着手指一路的上涨,眼看除了手指之外,整只手掌都马上要被彻底冰封的时候,尼禄却忽然说道:“我打爆你哦?”

圣衣所释放的寒气,瞬间暴涨。

尼禄去冷笑了一声,直接从体内抽出了一柄黑色的长太刀出来,在圣衣的身上随意地敲了两下。

“看见了没有?这玩儿就做阎魔刀!”尼禄此时眯着眼道:“这货高傲得很,像是草原上的孤狼,但是又一次我发现它也是会怂的,而且怂得一逼,你知道为什么吗?”

圣衣的寒气再次上涨,仿佛不屑。

尼禄也不在意,手握着阎魔刀再次敲了两下,“垃圾刀,你来告诉它,你为什么这样怂!说少了,回头我融了你做马桶!”

刀鸣……仿佛在诉说着什么,至于说些什么,鬼才笑得。

天鹤座圣衣的寒气,却忽然一顿,似乎弱了几分……但不过瞬间,这股寒气再次爆发,颇有一股同归于尽的气势。

雪地之上,此时气温突然再次下降。

倒在地上的苏雅大姐,拉米娅丝,以及其余的女战士,此时一下子覆盖上了一层冰霜。

“垃圾刀!”尼禄一脸嫌弃地将阎魔刀摔在了地上,“我要你何用!一件破烂圣衣都吓不着!看来还是要我自己动手!”

也不理会阎魔刀被摔落地之后又何变化,尼禄此时直接伸出双手,抓住了圣衣的关节处,如同掰莲藕似的,竟是硬生生地将圣衣的手甲给掰了粗来,然后粗暴地塞入了自己手臂。

圣衣仿佛在悲鸣,可这才仅仅只是开始!

一块块的部件,此时被尼禄硬生生地剥下,然后穿上……四周狂风大作,寒气犹如实质,可圣衣却已经被越剥越少。

最终,尼禄双手抓住了圣衣的头盔,用力地套在了自己的脑壳之上……但已经重新化为一体的圣衣,此时直接自动冰封,连带尼禄也冰封入内。

尼禄并不畏惧,双臂一挣,整个人并从冰晶中走了出来……圣衣不甘,持续地释放着极寒之气,却一次次地被尼禄轻松挣开。

就这样,圣衣与尼禄一次又一次地上演着冰封,破冰而出,在冰封,在破冰而出的状态——最终,圣衣不在释放寒气了,身上的银光瞬间暗淡了下去,竟是直接变成了石头的模样。

尼禄一下子傻眼了,没想到这圣衣居然比阎魔刀更有骨气,不禁愣在原地。

远处的白银们……哪怕普林王子,此时也多少有些看傻眼,便是处女宫的穆沙,也微微地张了张口。

“这家伙…居然,居然逼得圣衣自我封印?”一名白银下意识地吞了口口水,这岂不是说,圣衣所蕴含的神力,也无可奈何,挣脱不得的意思?

就在此时,更加不可思的一幕发生了。

已经自我封印的天鹤座圣衣,此时突然爆发出一道强盛的银光……银光之下,圣衣的石化已经解除,再次恢复成为了圣衣通体明亮的模样。

这一次,天鹤座的圣衣非但不在爆发出寒气拒绝,甚至收敛了四周的寒气……尼禄抡了抡自己的手臂,发现动作无比的自然,半点阻碍没有。

她随手打出了一拳,拳头蕴含着一股寒气挥出,雪地之上,瞬间一道冰痕蔓延,数十米之外方才停了下来。

尼禄像是得到了新的玩具似的,直接在雪地之上,肆意地挥霍着这件圣衣的力量,不亦乐乎。

冰崖之上,众人再次沉默。

许久,穆沙才缓缓地吁了口气,声音仿佛有些倦意,“看来,天鹤座的圣衣,已经被驯服了……她,便是新的天鹤座白银。这次圣衣战争,就此结束吧。”

驯服!

白银们第一次知道,白银圣衣竟然也可以驯服……但这是神下最强的穆沙首席所说的话,大概没错?

“拟定继承仪式,上报处女宫吧。”

穆沙大人就这样离开了……他们知道,天鹤座曾经的主人摩耶,是穆沙大人的妹妹,他对于这次天鹤座圣衣的继承尤为的关注。

虽说穆沙大人并未表现任何的不满,但想来,穆沙大人并不愿意看见,自己妹妹曾经的圣衣,会被人以这样粗鲁的方式继承的吧……总之,圣衣争夺,伴随着天鹤座圣衣的妥协,确实是结束了。

“谁去带走那些女战士?再不带走的话,她们会被冻死的。”

“我去吧。”

“我也去。”

几名白银一下子冲出了冰崖。

“恭喜。”普林王子却在此时来到了尼禄的面前。

但尼禄却二话不说地一拳轰了出来,夹着寒气的拳头直接击中了普林王子身上的天蝎圣衣。

抵消。

冥府的王子一动不动,天蝎圣衣的表面之上,只有一圈涟漪荡漾。

尼禄忽然认真说道,“我这圣衣太垃圾了,要不我们换换?”

“你想要,我可以给你。”普林王子淡然说道:“但有一个条件,等我离开圣域的时候,你需要跟着我离开。”

“好玩不?”尼禄想了想问道。

普林王子笑而不语,身影渐渐消失在了风雪之中……尼禄却无聊般地一下子坐在了雪地之上,将体内的遥控器给吐了出来,又手贱地摁了几下,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我知道了!埃莉诺这个妖艳贱货肯定在骗我!这玩意是假的!”尼禄仰头看着迷宫【冰原】的天空,直接举起了第三根手指来。

此时一道雷霆突然劈下……尼禄吓了一跳,连忙跳起了身来,狐疑地看着四周,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又一道的雷霆劈下。

尼禄心思急转,转眼间就跑得没了影子。

【冰原】上,另一座冰崖之上,一身黑白侍女服饰的身影,也在此时消失不见。

……

……

天鹤座圣衣的争夺已经结束了,新的天鹤座白银诞生,消息,几乎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在整个圣域当中蔓延,甚至在不久之后,便会传遍整个诸神联军的人类国度。

这将会是振奋诸神联军人类国度的一个好消息。

继承的仪式,将会在明日的日出黎明到来之时举行——取用这个时间的用意是,黎明将至,黑暗将会破除的意思。

圣衣争夺战结束,几家欢喜也有几家惆怅……那些一直被圣域所培养的种子选手,只能黯然地离开。

她们需要更长时间的训练,静待下一次圣衣的争夺——或许很快,毕竟现在是诸神间的战争时期,青铜与白银或许很快就会有新的陨落的……哪怕是黄金,在这场天地浩荡的大战当中,也时刻有着陨落的可能不是?

圣域,一处行馆之中——这是供给来自各地的挑战者暂时下榻的地方。

此时,行馆内已经没有多少挑战者了——她们大部分,在圣衣战争结束之后,就已经火速离开,回归到各自的战场当中。

如今人类国度的战事依然吃紧,若非如此,她们大概会停留到继任仪式结束。

苏雅大姐,此时也正在自己的房间当中,打包着自己的行李……她的右臂已经折断,此时只能够用纱布包裹着,吊在脖子上,整理行囊的时候,颇为的不便。

“我可以进来吗。”

一道男性的声音,忽然传来……苏雅皱了皱眉头,她对这道声音没有多少印象,只感觉陌生。

“放心,我很快就会整理完毕离开,不会赖在这里不走的。”苏雅大姐想了想之后,便做出了回应。

她的身份,其实在【冰原】上已经暴露,那些白银……甚至是黄金,大概已经看出来了她的出身,此时来找她,大概是存了一些秋后算账的心思?

“我进来了。”

来人并未得到苏雅大姐的同意,便直接推门而入……让苏雅吃惊的是,前来寻她的,并不是圣域的执法队之类,而竟是一名黄金。

天蝎宫的黄金!

“你是……”苏雅此时满脸的震惊之色,“罗米大人?你居然回来找我?”

“你叫做苏雅,来自前线的天马营地……亚杰克,是你的什么人?”【罗米】……普林王子此时忽然问道。

苏雅沉默片刻,才低声说道:“他是我的父亲。”

普林王子此时仍真地盯着苏雅片刻,才冷不丁道:“你的母亲呢……你的身上,为什么会有冥府女妖的血脉?”

苏雅瞬间大惊,一下子就摆出了拼死一搏的姿势来。

普林王子此时却摇了摇头,“天鹤座的圣衣,你已经继承不了了……你之前穿戴的那件战衣,应该是谁给你仿制的吧?但仿制毕竟是仿制,比起真正的圣衣,始终不如。”

“你是在嘲笑我的愚昧吗?天蝎宫的黄金大人!”苏雅此时神色悲苦地看着眼前那沐浴在金光之中的男子。

“不。”普林王子却摇了摇头:“我只是来问你,你有没有兴趣,成为一名冥斗士。”

“什么?!”

……

……

混沌……那是置身在混沌当中的地方。

人影一闪而来。

埃莉诺此时已经回到了最熟悉的地方……她所工作的地方,藏在混沌中的店铺,来到了【店主】的身前。

此时,【店主】正坐在了书桌之上,手头上拿着一本店铺的账册……埃莉诺很少看见这位【店主】,会这样自信地看着账目的——起码,从她成为店铺的女仆以来,这似乎是第一次。

“主人,尼禄成为这次天鹤座圣衣的胜利者,而且还成功地穿上了天鹤座的圣衣,这……”埃莉诺欲言又止。

“你是不是觉得,一个黑魂使者,去继承区区一件白银圣衣,是很荒谬的事情。”【店主】将手中的账册合上,抬头,平静地看着埃莉诺。

“我只是觉得,这个尼禄的来历过于神秘。”埃莉诺摇摇头,随后又凝重地问道:“她是否,真的来自……以后?”

【店主】没有说话,此时合上了眼睛,然后往身后的椅子一靠。

埃莉诺不敢说话,这位【店主】喜欢清静……而且是绝对安静的那种,她只能默默地站在一旁,等待【店主】的吩咐。

好久,【店主】才忽然低声说道:“他来了……我的这个时代。”

“主人?”

埃莉诺猛然一惊,似乎意识到了【店主】口中的【他】,到底指的是什么……而就在这个时间,埃莉诺身子忽然一僵,她依然默默地站在了一旁。

只是她的目光,甚至她的意识,都已经彻底地停顿了下来。

与此同时,【店主】书桌前的另外一种椅子,则是缓缓地挪开了一人的位置……终于,一道身影,缓缓地在这种椅子之上,凝聚。

但并非彻底的凝聚,而是一道虚影……但却能够勉强地看清楚影子的模样。

“你好,这应该是我和你的第二次见面了……前任的店长。”

声音,在这古老的书房当中回荡——那是,洛邱的声音。

########

PS:多写了点,所以迟了……(19/82)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