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百七十一章 和空气在斗智斗勇

第三百七十一章 和空气在斗智斗勇

他与他四目相投,好久……好久之后,【店主】眼中才闪过了一丝激赏之色。

【店主】看着洛老板这样说道:“我不能询问你的名字。”

洛老板此时也微微一笑道:“我也不能询问你的过往。”

【店主】摆了摆手,旁边静止不动的埃莉诺小姐便被送出了这间书房,这样会让倾谈看起来更加的舒服一些。

【店主】这时候才笑了笑道:“那个叫做尼禄的黑魂使者,你是之前就曾经在她的身上,种下过精神种子的吧?借助这一点联系,再将一个与这个时代有关联的普通人送回来,再次激发尼禄体内的种子,然后意志降临……很不错的手段,我从前并没有想过这一点。”

洛老板摇摇头,“算是一次比较成功的尝试。”

【店主】点点头,“类似的事情,我也做过,只可惜我的上一任,似乎没有配合我的意思。”

简单的话里面,洛老板知道了许多……他是眼前这位【店主】手上接过的店铺,而【店主】则是也曾从更上一任的手中接过。

“我们探寻不到它传承的源头,目前。”【店主】此时合着双手说道,“它的存在,远比你想象中的亘古。”

洛老板有许多的问题以及不解,希望能够从【店主】身上获得的,这讨论起来,恐怕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结,“为什么,会选择我?”

“看来我后来真的会选择你。”【店主】想了想道:“但是这个问题,我现在不能回答你——因为,我现在还没有正式地遇见你,我也不知道我明天会是怎么的想法,自然不会知道,到底是基于什么理由,才将店铺转移到你的手上……而且,这甚至还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洛老板沉思不语。

这确实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倘若因为他到来这个时代,让【店主】提前知晓了未来的事情,【店主】如果不选择交出店铺的话,那么他或许现在就回消失……未能成为店铺的老板,他也就没有能力来到这个失控。

“未来既然在根源的操控之下是这样运作的话,那么关于我与你相遇的这一段,会在你离开之后被抹去。”【店主】这样回答道:“我会彻底忘记这件事情,但是回归之后的你不会……你知道为什么吗。”

洛邱想了想道:“任何我询问你的问题,最终都能够通过向祭坛购买得到,所以在未来的我,仅仅只是知道过往的事情……事实上,对于过往是如何,并不能有任何的影响。”

说着,洛老板挥了挥手,手掌却是直接穿透了桌子——他在这个时代,无法碰到任何的东西,大概除了【店主】之外,再也没有人可以知晓他的到来。

“不,多少还是能产生一些影响的。”【店主】摇摇头道:“毕竟现在这个时空,稍微出现了一些紊乱,但并不是你带来的……或者说,不是我面前的这个你所带来的,但是它同样也是你带来的——比我眼前的这个你,更加遥远的你。毫无疑问,那个你会更加的强大,富有,所以才能做到。知道我为什么会要求雅典娜举行一次天鹤座圣衣的战争吗。”

洛邱想了想道:“为了配合我?”

“这场战争当中有一个关键的点。”【店主】点了点头:“也是这个时代当中,能够让你成功降临的一个最近的坐标……毕竟你现在所做的事情,就连所谓的神明也做不到,而且,你成功了,就连我,如果没有另外一个配合的话,也做不到。”

洛邱摇摇头:“你比我富有,我无时无刻都在蒸发自己的时间,而且很快就会达到极限。”

【店主】却道:“理论上,我不会比你厉害多少,一切的基准就这么多而已。你看,这个杯子的容量是固定的,我有两升的水,可以将它灌满,而你只有一升的水,但同样也可以灌满,我和你所做的事情的效果是一样的,这个就是它的基准,它的极限,超过了这个极限,都是一样。我们没有所谓的敌人,你就算有再多的水,也仅仅只是装满这一杯水。”

“这么说来,不管我做不做生意,都无所谓了?”洛老板有些好奇地问道。

他在他自己的时代,可以随时地做到近乎全知……但眼前的这位,是比他担任店主更长时间的存在——他在他的这个时代,也一样是全知的水平。

店铺的体系内,一脉相承,店铺也没有所谓的敌人,上一任与下一任之间,大概最多就是交流的关系。

“富有一些,总比穷一些要好的。”【店主】此时随意地笑了笑道:“比如我想要享受的时候,但手头上没有充足的时间,就会显得十分的尴尬……当然,我发展的方向与你有些不一样,你要获得物质的需求,可能比我简单一些。”

洛老板摇摇头……他对物质的需求其实并不高。

【店主】却道:“我的意思是,我想是一个战士,而你像是一个法师,我们的力量是相等的,但法师能够做到许多战士做不到的事情,不过相对低,战士在身体上也比法师更加的强大,安全性更高一些。但是店铺对于店主有着绝对防御的机制……你看,像我这样的永恒不灭体,就显得相当的尴尬……而且,一旦我转出了店铺,这一切都会很快从我的身上剥离。”

“你还有时间,你完全可以修改这个方向。”洛邱直接说道。

“我喜欢你的这个提议。”【店主】笑了,是一种欣慰的笑容,“因为这表明了你有位别人思考的特制,你甚至没有害怕过我改变了方向之后,会导致现在的你的消失,你的时代的消失,你未来所经历的一切的消失……成为店主之后,你近乎无所不能,你却不介意这些烟消云散,你说该让我怎么评价你?”

“我也有许多事情办不到。”洛老板幽幽地说道。

比如,他就没有办法拥有一个他与他父亲同时存在的时代,他甚至没有办法恢复那已经被祭坛剥夺得差不多的情感。

这次因为普莱德的事情,他生气过了一次,恐怕下次在碰到相同的事情,他就会变得不在生气……如果说他的情感是漏洞的话,那么每发生一次,都将会被祭坛打上补丁,漏洞只会越来越少。

“你要明白,那些你所做不到的事情,或许就是你拥有了这一切的代价。”【店主】许了扣去说道:“我不知道未来的我,会用怎样的代价,将店铺交到你的手上,但想来这个代价其实是你无法承受的。”

“你付出了什么?”洛老板忽然问道。

【店主】摇摇头道:“我也不知我付出了什么……继承了它之后,关于这一段已经被抹去,我也一直在探求,但我需要付出的东西,至今为止都还没有凑够……祭坛是相当公平的,你或许仅仅只是付出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回忆,但你会想要一直知道,你也会滋生想要了解的欲望,然后欲望被无限扩大,这件微不足道的回忆,会变成你求也求不得的东西……因为已经失去了这件回忆的你,并不知道这件回忆到底是真的微不足道,还是对你来说,比性命还要重要……对客人的信息不对称,同样也适用于店主的身上。店主才是店铺最大的,并且最稳定的客人……这一点,你应该有所体会。”

“所以,你真的不打算考虑一下,改变一下方向?”洛邱忽然问道。

【店主】淡然道:“我说过了,关于这一次的相遇,在你离开之后,一定会被抹去的……我说过了什么,和你讨论过了什么,只会是【不曾发生】的,既然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你让我怎么觉得自己已经走了一条错的道路。”

“你太冷静了。”洛老板苦笑了一声。

“你也一样。”【店主】笑了笑道:“哪怕我现在可以计算到今后自己的状况,可也没有一点的愤怒,这就是我,我们共同的悲哀。”

“但其实这种悲哀其实不存在。”洛邱忽然说道:“你可以一直保持这种状态,我也可以一直保持我的状态,站在时间的长河之外,看着时间的流水……你说,我们根本没有敌人。”

“没错。”【店主】笑了笑道:“我现在如果决心什么也不做,就不会有你的到来,我可以真正永恒的存在,看无数的文明诞生与毁灭,无限循环……但事实上,你此时此刻也还在我的眼前,那就证明了,我还是做了什么。你知道,这会是因为什么吗。”

洛老板陷入了沉思当中。

没有敌人,可以永恒存在,站在一切众生,乃至所谓众神的顶点,是真真正正的超然一切物外……是比无数子世界更高的物资的维度,只要愿意就能一直存在,确实没有作死的理由。

“因为,我和你一样,也在寻找着为数不多的乐趣。”【店主】想了想道:“我在想,如果我将店铺转手给你,大概是我为了追寻自己的乐趣,可能还是最后一点的乐趣,错过了它,我将会彻底地成为祭坛的代行者,我将不会再是我自己……我存在,但同时我也已经被否定了存在。显然,就算是现阶段的我,思考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是几乎本能地感觉到了害怕……你看我,手指轻微地颤抖,显然我心中还是在害怕的,但我的表情,我的目光都看不出来。”

“但如果不是乐趣呢。”洛邱忽然问道。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店主】想了想道:“我,你,都可能是我的上一任,或者更上一任,在过去所设置的一种未来。正如子世界在整个阿赖耶系统的控制下,各自有各自文明的剧本一样……我们,或许也有。”

“被人操控了的感觉吗……”洛邱低头沉思。

“你看,我只是在这样一说而已。”【店主】此时却笑了笑,像是坏笑:“但你已经陷入了沉思,并且开始根据已有的条件在估算这件事情的正确性。”

“难道不应该?”洛老板不禁一怔。

“为什么你觉得需要这样?”【店主】却直言道:“为什么不是另外一种可能……其实我们作为店主,从来都不需要付出什么,或许店主本身就是被操控了一切的根源所选择的最幸运的那个,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做什么都可以,没有人会来惩罚你,更加不会沾所谓的因果,一切都理应在你的控制下,你可以将它破坏,你可以将它重组,你想要怎样都可以——你真的不需要付出任何的东西,你真的不讲道理地成为这个最幸运的?”

“这……”洛邱不禁张了张口……【店主】的言论,甚至冲击着一些他已经固有的观念。

【店主】笑了笑道:“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你所觉得不应该发生的,事实上每时每刻都在不同的地方上演着,那些不可能的,乃至奇迹也是一样。或许你一直以来,都感觉到似乎有什么在摆布着你,只不过是你的错觉……你可能,一直以来都是在和空气斗智斗勇。”

一直以来,或许只是在和空气斗智斗勇……可能吗?

或许是可能的,既然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洛邱不禁沉默了起来。

【店主】显然有着超过他的智慧,这是一个量的积累……【店主】有着洛老板所没有的深厚积累,只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只是他们走的不是同一条的路。

“那么……未来的我,为何要让这个时空产生这一点的紊乱。”

终于,洛老板问出了此行最重要的问题之一。

【店主】想了想道:“或许,仅仅只是想要你在我这里,明白自己根本不需要做什么的这一点。你看,比起任何一个,甚至是店铺本身的黑魂使者来说,由我这个对于你来说是上一任的【店主】,更加是亲手将店铺交给你的【店主】来的说明这些,是否更具有说服力?”

这一点,洛邱不得不承认……确实如此。

可真的是这样的简单?

或许其实真的只是这样的简单……只是自己习惯了会去假设一些什么——类似总有刁民想要害朕的被害妄想之类?

是……与不是。

########

PS:照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