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百七十五章 α

第三百七十五章 α

冥府的少主,成功当下了女神第一道的攻击,但已经身受重伤,然而女神的第二道攻击接连而来。

强大的神力光辉映照了整个圣域的天空。

十二宫的黄金们,此时神色肃穆,这场诸神间的战争,或许会因为冥府少主的陨落,而转入一个无人可知的境地。

第二道神力攻击已经落下,耸立在圣域当中不知道多少年的女神神庙,一瞬间化为乌有。

“冥府少主,绝无生还的可能了。”

黄金们在感叹着,女神的神威此时依然浩荡……他们正要去跪拜,但在此时,一种让他们心脏鼓动,不能自已地狂跳的恐怖感却随之而来。

仿佛一瞬间听到了死亡的呼唤……哀号的声音,充斥在这圣域的天地当中,随后,黑色的雪开水悄无声息地落下。

黑色的……雪?

当神庙广场前的圣域斗士们,下意识地伸出手来,让掌心落入天上的黑雪的瞬间,死亡便已经临近。

斗士们毫无征兆地倒下,失去了呼吸,失去了活的可能,简简单单地便已经死去。

只有十二宫的黄金们,此时凭着圣衣蕴含的神力,勉强地支持着……但圣衣之上流转的神力之光,此时也随着黑雪的落下,暗淡下去。

不过几个呼吸之间,偌大的圣域之中,竟是宛如死城一般!

……

“是他!是他!是他!!”

广场上,黑雪还未落下之前,那冥府少主挥拳冲向了女神的瞬间,沉默不语的拉米娅丝突然心脏再次狂跳!

这种心脏狂跳的感觉,她已经出现过一次,那是在试练者迷宫当中,碰到神秘女战士【纱织】的时候……但现在看来,【纱织】依然不是自己要去寻找的那个。

【纱织】对于她来说,或许只是有某种特殊的意义,而不是她真正需要寻找的人——她真正需要寻找的,是那个挥拳迎向女神的男子,冥府的少主。

拉米娅丝头发发麻,与碰见【纱织】时候截然不同的感觉,以及那呼之欲出的答案,几乎让她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

“是他!我终于找他了!找到了……我可以回去了!”拉米娅丝瞬间打了一个激灵,但却苦于不知道如何才能接近!

冥府的少主,这时候正在向女神挥拳……女神啊,他们都是打个喷嚏都能够将自己灭杀不知道多少回的存在。

终于,冥府少主被女神轰下,随后第二道神力之光落下……拉米娅丝眼中几乎闪过绝望之色——万一,冥府少主就这样死在女神的手上,那么她的任务似乎意味着失败,将永远失去返回原本时代的可能?

“我……我到底应该怎么做才好……”拉米娅丝一下子失神地跌坐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黑色的雪,开始在圣域之上,缓缓落下。

看着一个个,一片又一片离奇倒下,甚至死去的圣域斗士,拉米娅丝惊恐地向后挪着身体——甚至,她身边的几名将她带入广场的守卫,此时也已经倒下。

她也应该倒下……但却还能清醒,也没有被夺取性命,只有一个原因——她的身体,并没有让黑雪所触碰!

仿佛有什么在保护着她,让这些黑雪在落下的瞬间,从拉米娅丝的身体缓缓弹开。

拉米娅丝惊愕地看着己身……猛然,她似感受到了什么,扭头一看,却见不知何时,自己的身后已然站着了一名白衣的男子。

“穆…沙?”

因为这个男人的存在,所以,黑雪并没有沾染到自己的身上……拉米娅丝欲言又止地看着面前的白衣穆沙,与自己一样,当黑雪降落的瞬间,也自动地从穆沙的身体弹开。

拉米娅丝才想起来,穆沙真的是一尘不染,干净,明亮,从不沾半点肮脏。

“发…发生了什么事情?”拉米娅丝惊恐地问道。

“冥王,降临了。”

穆沙没有去看拉米娅丝,此时只是紧盯着那天空之上,打破了神界与人间界界限而来的女神真身。

“冥王?!”拉米娅丝张了张口。

只见此时女神神威再次激发,而女神之声,也在圣域之上回荡。

“哈迪斯……”

……

“哈迪斯……是你一手引发了这一场浩劫,你打破了主神之间的协议,插手了人界的战场。”

女神的目光,此时正看着已经被毁去的圣域神庙。

大地之上,作为冥府少主的普林王子,此时重伤到底……但他的身边,却有一道伟岸的身影站着。

“父亲……你,降临人界?”普林王子极其艰难地爬起身来,他知道,是冥王的出现,为他挡下了女神的第二道神力之光。

冥王……冥王哈迪斯低头看了普林王子一眼,却是淡然说道:“你是我哈迪斯的孩子,即使战死,也应该立于大地之上。”

普林王子低下头去,神色苦涩道:“对不起,父亲,我本以为可以重创雅典娜……没想到反而被她因此作为理由,真正地打开三界大战的序幕,我……”

冥王哈迪斯却是一摆手,让普林王子停下了说话,他随即飞向了天空,与天空之上的女神真身对视着,“一转眼,已经过去了漫长的时间,你也终于成长到可以让你的父亲下某种决心的地步了。”

“冥王,切勿自误。”女神淡然。

冥王却笑了笑道:“怎么,忘记了你是如何诞生的吗……你毕竟是从你父亲的头颅中诞生。”

“我与父亲的感情很好,不劳烦冥王挂心……如今,你冥府入侵,导致人界与神界生灵涂炭,即便你是司管死亡的神明,也无法洗去你的罪孽。哈迪斯叔叔,请及时收手,接受众神山的制裁,洗涤你的罪孽。”

“我既然是死亡的神明,哪里还有所谓的生灵涂炭。”冥王此时摇摇头:“你说他们已经死了,但他们却在冥府中活着,变成的是我的子民。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换了一种信仰而已,何来的死亡。”

就在此时,天空之上,一道巨大的雷霆,从天空那裂缝之中射出,直接击向了空中的冥王。

冥王却不为所动,身上死亡之力一闪而过,那雷霆之光瞬间湮灭……冥王摇摇头,看向那裂缝之处,淡然道:“你总是那样的心急……我与雅典娜正在叙旧呢。”

“哈迪斯——!”

愤怒的声音自裂缝当中传来,只见一双无比巨大的手掌,此时直接从裂缝中伸出……巨大的手掌,此时竟是将这裂缝再次撕开!

终于,一种蕴含着怒火的巨大脸庞,出现在了天空之上,霎时间,世界万千雷霆电蛇飞舞,宛如末日临世!

女神此时皱了皱眉头,目光看向那张巨大的脸庞,忍不住低声道:“莫让愤怒遮蔽你的双眼啊,父神!”

“死——!!”

仿佛没有听见这位女神女儿的呼唤之声,天空中那巨大的脸庞,此时与暴怒之中扭曲……这一瞬间,那天上无穷无尽的雷霆,电蛇,闪电纷纷劈下!

前一秒,还仿佛像是末日临世,如今却已经是真正的末日降临!

女神惊恐地看着……看着这人界大地之上,此时被雷霆疯狂吞噬了生命的一幕幕——不仅仅这个圣域!

远方,更远方,人类的战场,甚至人类的国度!

“父神!!冷静!!”女神此时再次高声呼唤,只感觉此刻这位众神山的主人,神力无穷,神威一再攀升,仿佛没有了极限一般,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计。

“放弃吧,雅典娜。”冥王此时却摇摇头:“看看你父神现在的模样……还不明白吗,此刻的他,天空的主人,早就已经沦为了力量的傀儡了。”

“你说什么?!”女神神色一变,却想起了自己私下买回来的那个纯净的小世界,心中一惊,“难道……”

“外边的世界……”冥王此时幽幽地说道:“远比你想象之中的恐怖。你去过了吧,但却如同丧家之犬一样地回来了。这个神国,这个神系,在虚空的那些真正的强大存在面前,实在是弱小得儿戏啊,宙斯。所以,你就那样急切地想要得到冥府吗……”

“哈迪斯——!死——!!”

那天空的巨大人脸,此时再次暴怒,充斥天地之间的雷电,再一次疯狂增长!

“哈迪斯——!死——!!!”

雷霆之中,十数个巨大的光影自天空的裂缝当中冲出……赫然是一个又一个的众神山的主神们!

“你们怎么也……”女神此时神色剧变,却是分明感受到众神们,此时竟是有着与父神相当的疯狂,“疯了?”

此时,面对着天空之主的怒视,面对着众神山众神的疯狂,冥王却依然的平静。

“终于,该毁灭这份不知所谓的弱小了……”冥王低声一叹,随后挥手一划,他的身边,空间忽然扭曲,一道人影缓缓走出。

来人毫无生气,双目空洞,就像是一具站立着的空壳般……地上,普林王子看见,一瞬间神色剧变。

他竟是看见了另外一个自己。

冥王此时低头,看了普林王子一眼,忽然说道:“他或许是你的兄弟,谁知道呢……他也有着冥王的位格,与我一样的力量。所以,他也是冥王——但现在,他是覆灭诸神的最终兵器【冥王】。”

普林王子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大脑混乱如麻,竟是险些被混乱的意识冲散了意识,差点昏厥过去。

“回去吧,回去冥府。”冥王此时挥手向着普林王子射出了一道黑光,“如果我不能回去,冥府就真正归你……孩子。”

“父亲——!”普林王子惊呼一声。

但那黑光已经直接射向了他……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打开了通往冥府的通道,将他拉扯了进去。

就在此时,一道娇小的身影电射而来。

“老哈,快!启动这破玩儿,我要回去——!!”

尼禄!

普林王子此时本能地循声看去,只见一张似曾相似的脸庞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朝着自己伸出了手来。

但下一秒,冥府的通道已经彻底地将他给拉扯了进去……尼禄,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那前冲的身体,一下子穿过了空气,随后挺住……尼禄怔怔地看着已经消失了的黑光以及普林王子,沉默不语。

她低头,看着断掉了的手臂——这手臂是在触碰到黑光的瞬间,直接被湮灭的……大约被湮灭了小半截的程度。

此时,被湮灭了的手臂,很快便又飞快地长了回来——异体之源的身体,虚实之间的转化,宛如雾气般的实质,即使被削去了一点,依然能够匀得回来。

只是……

“我的遥控……”尼禄懊恼地看着重新涨回来了的手掌,但同样也是空空如也的手掌,不禁露出了一丝懊恼之色,“但为什么……还有一个老哈?玛的,老板你造我的时候,偷工减料也就算了,智商都不给我充值吗……我捋不清啊!”

“我真的回不去了?”

尼禄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像是个被抛弃了的孩子一样,失神地看着天空之上的众神陨落,死亡降临。

伴随着尼禄如同哀嚎似的怨言,天地间也响起了真正死亡的哀号……黑色的雪,此时已经变成了黑色的暴风雪。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冥王身边,那如同空壳一般的身影。

覆灭诸神的最终兵器——【冥王】!

终于,因为众神的疯狂,人间界被破碎了……当更多的裂缝出现在天空,大地,甚至整个眼睛所及之处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打破了空间,疯狂涌入……

“虚空元魔……怎会!!”

似乎是天空之主的声音……

大地破碎,神国分类,虚空将吞噬四周……一片大地此时裂开,坠入了无穷的黑暗当中,而尼禄,此时正坐在了这块土地之上,彷徨无助。

……

……

“主神陨落,众神的时代终将过去,曾经辉煌的神系,会永远地失落…这就是结局吗。”

破碎的大地之上,一袭白衣的穆沙此时沉默不语,只是捧着那女神降临之时,亲手交于他的东西,“我将会恪守我的承诺……吾主。”

“你……你想要走?去什么地方!请,请带上我!我不想死!”

拉米娅丝惊恐地看着对方,本能地感觉到穆沙的去意……如同抓住救命的稻草般,她飞快地跑到了穆沙的身边。

“我救不了你……甚至连自己能够逃过这一劫也是未知。”穆沙摇了摇头,挥手,将冲上前来的拉米娅丝直接弹开,“希望,你能活下来吧。”

“等等……我!”

声音戈然而止。

一块巨大的晶石,瞬间将拉米娅丝封存了进去……将她与外界的一切,彻底隔绝了开来。

而穆沙,已然消失在这即将破碎的神国之中。

……

……

“父亲——!!!”

激动的呼喊声在冥府的宫殿当中响起……黑光一闪而过,普林王子跌坐在空荡的大殿之上。

他有种想要参战的冲动,但此时大脑仿佛要炸开一半……一些曾经的,被封存起来的记忆,开始浮现。

他……成为冥府少主之前的那些回忆。

普林王子痛苦倒地。

而地上,赫然还有一条断裂了半截的手臂……普林王子怔怔地看着这条断臂,却见断臂一下子化作了雾气散开。

而地上,却残留了一个奇异的小小盒子……

……

……

……

……

……

……

“两个【冥王】!!怎会?!”

迈·拉达只感觉头皮发麻,只因身边站着的普林老师,又因眼前那脱下了帽子,露出真容的礼服男子。

普林老师此时沉默不语。

礼服男子却摇了摇头道:“我突然有些想要吃冰淇淋了。”

说着,礼服男子伸手一抓……小镇广场前的一家便利店的大门瞬间打开,雪柜中直接飞出了三根冰淇淋出来。

他撕开包装,给黑猫扔了一根,自己吃着一根,然后将第三根伸向了普林老师,笑问道:“你吃吗。”

###########

PS:(21/82)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