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七章 狂热

第二十七章 狂热

巨大的炫影屏幕,甚至能够让海底城人将此时正被挂在柱台上的男子的模样看得仔细。

但奇怪的是,讨论此人来历的声音几乎没有——他们只是热衷于想要等待最后一刻的到来。

谁才是最终冲破终点,成为处刑的人。

不仅仅场内场外的观众被点燃了狂热,那些正在赛道上飞驰的选手们,此时更是疯狂。

皇帝专用的看席当中,被禁锢在椅子之上的秦初雨皱眉看着这一切,沉默不语。

正在这时候,门打开,身穿着银色长袍的少女缓缓走入——这位少女离开有一些时间了,秦初雨直觉此时出现的处刑节目,是这位少女故意安排的。

“时间刚刚好。”

少女琉歌此时直接坐在了原本的椅子上,与秦初雨隔着了皇帝陛下的椅子……二人没有目光的交流。

“那是什么人。”秦初雨看着随意地问道。

少女淡然道:“一名海底城人与海妖族的混种,从小就被当做海妖族的奴隶,生活在海妖族的统治之下,后来海底城发兵,将一批海妖族的奴隶解放了出来,并且安置生活。但没想到龙冈的真正身份是早就投靠的海妖族的奸细。他与一些对王国政府不满的家伙,建立了一个【天命】组织,一直企图破坏王国政府对海底城的管理。”

“只是管理吗。”秦初雨似笑非笑地说道。

少女琉歌侧过头来,也笑了笑道:“你认为是统治也可以,无所谓……反正这个海底城,不过是路易斯的游戏盒子。”

秦初雨冷不丁道:“我觉得,或许比起我来,你更加适合成为他的皇后……但身份只是他的奴隶,实在是屈才了。”

少女琉歌此时把玩着自己的指甲道:“你说是,那就是了……好好看戏吧,这样的好戏,平时是不多见的。”

秦初雨淡然道:“看来即将有一场腥风血雨……那些所谓叛军组织的同伴,大概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伴,就这样被处死的吧。”

“谁知道呢。”少女琉歌微微一笑……指尖一弹,指甲与指甲碰撞之下发出了一道轻微的响声,她忽然道:“为什么要让陛下下场比赛。”

“只是想看看这个男人,被玩弄的模样而已。”秦初雨淡笑道:“现在看来,他与普通的男人,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少女琉歌去笑了,“不管你打什么主意,都不会成功的……在海底城,路易斯就是这里的神。或许你以为,魔能文明就是这里的全部?你可能对真正的力量一无所知。”

“真正的力量啊……”秦初雨轻启贝齿,目光却若有若无地落在了竞技场上,“或许,真的是一无所知也未必。”

少女琉歌下意识皱了皱眉头,她敏锐地察觉到这位秦小姐似乎另有所指……但她很快就轻摇头,淡然道:“马上,你就能看见路易斯对于海底城的统治力。”

但见秦初雨此时却闭上了眼睛,不闻不问。

少女琉歌轻哼了一声,却拿去了一块类似平板般的板子出来,手指轻点着,却也渐渐地露出了笑容来。

……

……

“这是……”

人群中,一身黑袍,蒙头打扮的凯亚惊恐地看着炫影光屏之上的一幕,只感觉前所未有的惊悚。

她在大街之上飞快地走着,动作敏捷地躲开了那身边拥挤的人群,很快便寻到了一辆采访车附近。

但此时采访车竟是已经被宪兵队重重包围。

两名男子此时正被黑布蒙头带出……看着这两名男子的衣着以及提醒,凯亚第一时间便判断出来,这二人分明就是李维斯以及十九!

行动计划泄漏了?

【天命】组织当中,难道出现了投靠了王国政府的叛徒?

这将会是【天命】组织一次致命性的危机。

一瞬间,凯亚的脑中浮现了诸多想法……但此时,一阵刺耳的声音,在凯亚的耳边响起——这是某种召集的信号。

凯亚瞬间明了,这是【天命】组织潜伏在城市内的其余成员,准备救援龙冈的集结信号。

这是一个陷阱!

他们都知道,这分明是王国政府的一个陷阱……如今,救与不救,对于整个【天命】组织来说,都是异常重大的打击。

可就在此时,凯亚的另一个通信器却突然想起——看着对方的频道显示,这竟然是龙冈专属的信道。

凯亚一惊……犹豫片刻将通信打开,低声说了一句,“你是谁?”

“……真的是你!凯亚!”

“这声音是……”凯亚先是一惊,随后狂喜,“约阿修!约阿修,是你吗!你怎么会有龙冈的通信器?”

“龙冈将我从地下矿场救出来了,但是我们在出逃的过程中,龙冈被抓走了。我躲过了一劫…凯亚,我现在很害怕,我不敢离开现在的这个地方,外边都是抓捕我的人……我,我该怎么办?”

“你别害怕。”凯亚深呼吸一口气,沉声说道:“位置发给我……我回来找你的,约阿修!我一定会到你身边来的!”

“我等你……快。”

……

……

竞技场内。

一个个选手自带的支援者们,此时正通过赛道内侧的特殊通道,急速地上升到了一个个的临时平台之上。

选手见识根据自身【飞陀】的情况,而确定是否进入这些平台进行补给或者维修……是的,维修,只要不是选手直接放弃,或者无法再战的情况之下,他依然还能够继续比赛。

但初始阶段的奔跑之后,如今参赛的选手已经分成了三大批次——目前,战况最为激烈的,赫然就发生在第二梯队当中。

【飞陀】是可以通过改装,从而赋予它巨大破坏力的——这种改装,除了禁止使用魔能武器之外,基本上是百无禁忌。

其中以撞击使用的金属刺,钢铁锯齿等简单又具有直接破坏力的武器配件尤为的受到欢迎。

但也已经有选手无法走到临时的补给区域当中。

当第一名选手自赛道之上直接坠落,随后身体在与大地猛烈的相撞过程而粉碎的瞬间,狂热的欢呼声直接便压过了一起。

而这不过只是开始。

选手,【飞陀】残骸……鲜血,很快便让底层的赛道污染。

雷亚兹此时惊动于面前所发生的这一幕……甚至于他忘记了自己其实就已经身处在这种赛道之上的事情。

怎会这样?

雷亚兹下意识地问着自己——这种【飞陀】比赛,他从小就已经知道,从小就通过各种的渠道观看,哪怕是亲身到来比赛赛场观看的次数也不少。

但他却从来没有这次的感觉。

赛场上的残暴与血腥,场内场外海底城人的呼唤以及忘情,都像是在大脑中炸响的雷霆……雷亚兹此时脸色发白,瞬间感受不到在赛场之上的乐趣。

终于,雷亚兹下意识地停下了他的【飞陀】。

雷亚兹飞快地下了【飞陀】,并不是为了放弃比赛,而是快步地冲向了赛道护栏上的一名受伤倒地不起的【飞陀】选手身边。

这名选手的一条左腿已经被碾断,他的手掌更是掐在了【飞陀】的甲板当中……至于他的腹部,更是被【飞陀】上的一根尖刺直接刺穿。

选手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怎会这样……”雷亚兹双手直接抓在了对方的【飞陀】之上,试图将【飞陀】从这名选手的身上挪开,“来人啊!救人啊——!你们看不见的吗?!”

雷亚兹朝着不远处的一个临时补给点处疯狂地大喊了起来——然而让雷亚兹惊恐的是,那临时补给点出的支援者,此刻竟是无动于衷,仿佛完全没有听见雷亚兹的声音般。

不!

他们显然是听见了,但去目无表情地看着雷亚兹独个儿在搬动着压在选手身上的【飞陀】……他们甚至露出了不解的目光来。

仿佛是在说:你在做什么?这是【全明星】飞陀大赛!

“救…救救我……救我……”选手以虚弱的声音说道,并且惊恐地伸出手来,死死地抓住了雷亚兹的手臂,“救救我……救……”

“你等等!你等等!千万不要放弃!”雷亚兹低头,但见对方的眼睛此时正徐徐地闭去,不禁更为的急切,“谁来啊——!帮帮我!我一个人做不到!谁来啊!!”

他依然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双手甚至因为【飞陀】外壳锋利的边缘而被割裂出血……但沉重的【飞陀】却压根无法挪动哪怕一丝。

雷亚兹此时唯一的念头就只有将这名选手救出……但不知道的是,他此时的举动,已经出现在了炫影光屏之上,并且占据了不少的空间。

场内场外,海底城人的视线,渐渐落在了这名年轻的选手身上。

主持人的声音在此时响起,那宛如嘲讽般的声音:“天啊!这位善良的少年,他想要做什么!他居然想要拯救失败者的生命!他难道不知道,只是在浪费他比赛的时间吗?当然,看看这个少年的成绩,即使不浪费这些时间,他也一定跑不到终点!”

雷亚兹不知道此时自己已经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当中,但主持人的声音,却能够清楚地听见。

雷亚兹双手依然死死地抓住【飞陀】……他感觉到压在【飞陀】之下的这名先手,此时的生命正在流逝。

“少年,你在做什么?”

一道平缓的声音,此时直接在雷亚兹的身后响起……雷亚兹艰难地回头,竟是看见海底城的皇帝陛下,此时驾着【飞陀】,缓缓地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陛下!”雷亚兹激动地的:“快……快来!我快坚持不住了!他,他也是!快救人,快……”

“少年。”皇帝陛下下了【飞陀】,淡然说道:“参加比赛之前,你难道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吗……除非比赛结束,否则将不会有任何的人走进塞到,更不会有救人这种事情。”

雷亚兹咬牙道:“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可……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只想要救他!陛下,这是不对的!我说不清楚!但是……但是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我们的海底城!我们的海底城并不是这个样子!他们……他们昨天,还不是这个样子!”

“那是什么样子。”皇帝陛下淡然问道。

“善良,包容……”雷亚兹声音沙哑着道:“前天晚上,东十三大街上有一处民居着了火!大家都愿意出来帮忙,有些甚至鞋子都还没有穿,光着脚就跑了出来!”

“这很好。”皇帝陛下笑了笑道:“这说明了我的子民是何等的爱护这个海底城。”

“可为什么现在没有人来救他!!”雷亚兹脸色通红,双眼几乎充血。

“因为这里是赛道之上。”皇帝陛下目无表情地应了一声,随后却忽然将手掌按在了这架压着选手的【飞陀】之上,“失败者,要有承担失败后果的认知。”

当这位皇帝陛下将手伸出的瞬间,雷亚兹心中一松,下意识地认为这是皇帝陛下打算帮手……但让雷亚兹没想到的是,此时的路易斯三十九世,竟是直接撕开了这架【飞陀】的装甲,将里面的一部分零件,连同【飞陀】的魔能核心都硬生生地扯了出来。

“你…你在做什么?!”雷亚兹惊恐地看着此时的路易斯三十九世。

皇帝陛下却抓着这些零件,走回到了自己的那架制式的【飞陀】旁边,“做什么?我说了,会陪你看看前面半程的风景。我已经做到了……现在,我要到终点去了。”

皇帝陛下此时将手中的零件以及魔能核心直接抛出——他的那一架【飞陀】,此时竟是像是活了一般,底部的位置竟是突然之间裂开,变成了参差不齐的恐怖大口,将这些零件以及魔能核心直接吞入!

这架原本只是制式版本的【飞陀】,此时竟是突然之间在左右出现了两个锋利的尖刺。

路易斯三十九世直接骑上了这架【活着】的【飞陀】,启动,上路。

“不甘心的话,就追上我吧……少年。”路易斯三十九世的声音此时再次在雷亚兹的耳边响起,“我将会登临这次的终点……你要追上我吗?但你也要做好,如果超越了我,你将会成为行刑者的准备。”

雷亚兹张了张口,但压着选手的【飞陀】却因为皇帝陛下的破坏,而直接从中断裂!雷亚兹下意识地将这名选手用力地拖了出来。

但这名选手此时已经没有了呼吸。

雷亚兹怔了怔,一下子跌坐了在地上,茫然地看着四周。

四周……四周此时是如潮浪般的欢呼声——因为,皇帝陛下终于要开始发力了!

……

与此同时,洛老板与女仆小姐正乘坐着上升的特殊通道电梯,来到了这处的临时补给平台当中。

洛邱与雷亚兹此时四目相投。

“雷亚兹,需要支援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