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章 高光时刻

第三十章 高光时刻

疾驰在盘旋赛道【世界蛇】之上的白光,此刻正以惊人的速度,冲到了第二梯队的队伍当中。

【阿斯拉·白麒麟】并没有像其余的【飞陀】那样,出手攻击别的对手。

它只是快!

前所未有的快!

它超脱对手的瞬间,所产生的恐怖风压,已经足以将对手的【飞陀】直接挤压到了赛道的护栏之上!

他们想要去攻击这架异军突起的【飞陀】,但却无法捕抓得了【阿斯拉·白麒麟】的动作,甚至连它的尾焰都没有看见,只是眨眼的时间,它便如同幽灵般,消失。

光屏之上,雷亚兹的排名,此时正以一种恐怖的速度上升。

他本来在最低的位置,甚至不应该出现在光屏的排位之上——但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光屏排位的最末位置,便出现了雷亚兹的名字。

其后一发不可收拾,一路上涨!

这种上涨的速度,前一个是这次突然宣布参赛的皇帝陛下,路易斯三十九世——但似乎,就算是皇帝陛下,他之前的上升速度,似乎也没有此刻驾驭着【阿斯拉·白麒麟】的雷亚兹快。

“我的天!我看见了什么!这位少年!他竟然在比赛的中途,开启了新的【飞陀】型态!这位少年,是要追上我们的皇帝陛下了吗?真是让人期待啊!”主持人的声音再次高昂地响起。

这让现场的气氛再一次火爆了起来。

“确实是让人期待。”在吞食了【黄金巨兽】的核心之后,皇帝陛下座下的【飞陀】已经完成了又一次的进化,他带着笑意看着那道下方急速盘旋上升的白色流光,笑了笑道:“这才让比赛有些意思。”

说着,不理会此时失神的氪多金,皇帝陛下再一次让座下的黑色飞龙张开了双翼……再次异变的黑色飞龙,此时速度竟是又一次地提升。

像是一道黑色的旋风,瞬间就朝着第一梯队的【飞陀】奔走而去——不,打败了拦在赛道上的【黄金巨兽】之后,这位皇帝陛下此时已经直接进入到了第一梯队的队伍之内了。

皇帝专用席前。

“路易斯找到对手了。”少女琉歌此时微微一笑:“显然这次下场比赛不是他的本意,但也收获到了意外……秦小姐,这算不算是错有错着。”

“你就不怕你的皇帝陛下,会被打败?”秦初雨淡然道。

“我说过了,只要是在海底城,路易斯就不会失败。”少女琉歌摇了摇头,随后站起了身来,走到了看台的前方,“本来还想加个余兴节目的,不过现在看来……就不用了吧。”

秦初雨皱了皱眉头……她感觉到了这个少女突然释放出来的杀意。

杀意是一种很虚无缥缈的东西,但像是她这种灵觉超绝的修道之人,却很容易就能够感受得出来。

少女琉歌此时拿起了手上的平板,手指轻轻划动。

……

此时,会场的内外,在狂热之中,一道道杀机悄然而至——那些都是隐藏在人群当中,筹备着出手,将邢台之上的龙冈救下的【天命】组织的成员。

他们并不知道,从他们踏足这里开始,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已经纳入了某位少女的视线当当中。

本来,他们或许还能够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出现在比赛的赛道之上,他们拯救龙冈的行动,会成为让海底城人变得更加兴奋的催化剂。

但因为一名少年对皇帝陛下的挑战……因为这种挑战,已经足够引起人民潜藏在心底当中的的一切狂热。

那位知晓一切的少女便觉得,已经无需要这些余兴节目。

一道道尸体悄然地倒下,随后比飞速拖走……发生在人群当中的刺杀,甚至连血腥味都没有散发。

……

“好了。”

少女琉歌再次走到了秦初雨的面前,不同于之前,这次少女琉歌甚至颇为主动地伸出手指,撩拨着秦初雨眉前的发丝……她的脸颊。

“你觉得这位少年,会战胜路易斯?”

“我可什么也没说。”秦初雨目无表情道。

“但你的眼神是这样说的。”少女琉歌微微一笑道:“我有可以看穿别人心灵的能力……虽然你的心思很难看穿,但大致的想法还是瞒不住。你好像,突然有了一些依仗……或许是这位少年?”

秦初雨又闭上了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口。

“真是恐怖的女人。”少女琉歌摇摇头,“那么,让我看看你依仗的到底是什么吧……”

少女的声音,似乎渐渐远去——当秦初雨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发现琉歌已经离开了这里。

秦初雨随意地看了一眼面前的所有炫影屏幕,好一会儿之后,才有闭上了眼睛——冷不丁地,秦初雨猛然睁开了双眼。

“这是……青莲剑歌的气息。”秦初雨低着头,声音竟是有了些起伏:“感应……变强了!”

……

……

“异军突起?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这种小丑把戏……”

话并没有说完,飞掠而过的【阿斯拉·白麒麟】的光翼用力一扇,选手连带他的【飞陀】,便瞬间地撞向了一旁的护栏之处。

雷亚兹没有停下,也不去看身后——因为身后,已经在没有任何一架【飞陀】,此时还能够正常地行走在赛道之上。

他目光只是直视着前方……伴随着不断地攀升,他心中那种希望与什么东西对抗的感觉也越发的强烈起来,而精神也愈发的集中。

忽然,雷亚兹却让【阿斯拉·白麒麟】停了下来——停在了【黄金巨兽】残骸的旁边。

此时,氪多金正捂住自己受伤流血的左臂,靠在了【黄金巨兽】的甲壳之上做着……他看见了停了下来的雷亚兹,便皱了皱眉头,怒语相向,“你为什么停下来?可怜我吗?!!”

“氪多金,下一次,我们再好好地比一场!”雷亚兹飞快地说了一句,“就用学校【飞陀】室的【飞陀】!”

“你……”氪多金动了动嘴唇,随后冷哼了一声,“我是谁!我是氪多金!我下次会让【黄金巨兽】更加的豪华!谁才会和你用那种垃圾东西比赛……滚吧!”

雷亚兹没说什么,默默地让【阿斯拉·白麒麟】再次悬浮。

“等等!”氪多金此时忽然捂着自己的额头,似有些痛苦。

“你……你怎么了?”雷亚兹不禁皱了皱眉头,氪多金的神色似乎有些不正常。

只见氪多金此时咬了咬牙,“雷亚兹!你就是个垃圾!记住!你这个垃圾只能我来打败……什么海底城皇帝,别给我输了!啊……我现在好想揍你一顿!滚——!”

“我不打算打败谁。”

看着那已经远去的【阿斯拉·白麒麟】,氪多金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随后一股暴戾的感觉开始充斥他的大脑,让他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那赛道后方,那些被【阿斯拉·白麒麟】冲撞得而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的选手们,大多如此……

……

……

赛道外,特殊通道正在上升着……通往下一次的临时补给点。

但除了第一梯队选手们的支援者之外,已经在没有支援者登上这条通往更高的特殊通道——但事实上,因为第一梯队选手们的支援者已经早早就达到了最后一个补给点的关系,此时这条特殊通道只有两人在使用。

他们是来自雷亚兹队伍的支援者——但比起此时在赛道之上,正如同流星般崛起的雷亚兹,观众显然不怎么关心这条特殊通道上的情况。

飞速上升的平台之上,洛老板此时回归身来——因为就在这瞬间,平台上多出来了一名穿着银色长袍的少女。

洛邱没有特意地抹去自己的存在感——从昨日在大街之上与那位贩卖雪糕的小贩相遇开始。

少女琉歌打量着洛邱,也打量着女仆小姐,好一会儿,才侧着头道:“不知道为何,我突然有种感觉,是被故意引导这个地方来……引到你们的面前。”

洛老板笑了笑道:“是什么原因。”

少女琉歌想了想道:“好奇心。它是世界上最具有引诱力的力量,而且无法抵抗……好奇心,可以引导许多事情。如果玩弄命运也有手段的话,那么它就是好奇心。”

女仆小姐闻言便道:“这位小姐,不知道你好奇什么。”

“所有。”少女琉歌眨了眨眼睛,指着那正在飞驰的白光道:“比如说,这位少年用在【飞陀】上的技术……显然,这并不是海底城的魔能技术。”

说着,她又伸手指着洛邱与女仆小姐,“再比如,你们的来历……显然,你们也不是海底城的人。”

洛老板好奇道:“这里,禁止海底城以外的人进入?”

少女琉歌摇摇头,笑了笑道:“怎么会……事实上,我们其实很欢迎能够抵达海底城的外人。甚至,这时候,就有外人在海底城当中作客……只是,稍微不懂规矩了一些。”

洛老板也不隐瞒道:“我们确实从外面进来。因为对于海底城的文明形态感兴趣,所以打算游历一番,并不打算插手海底城的事情……暂时。”

“暂时?”少女琉歌好笑着眯起了眼睛。

“暂时没有需要。”洛老板随意道:“我是一个商人,做各种生意,如果有顾客的需求是关于海底城的话,就只能做些什么。”

“这样……”少女琉歌陷入了沉思当汇总。

这是一个可信,或者不可信的问题。

就如同一个陌生人站在你们的面前,说……我可能会杀死你,也有可能不会杀死你是同一个道理——正常情况之下,只会将这个陌生人当作是神志出了问题。

这是一种十分突兀的感觉——少女感觉到了怪异,但说不上来怪异的地方在哪里。

她摇了摇头,旋即说道:“你……昨天在大街上,是不是碰到了一个买雪糕的年轻人?”

“确实。”洛老板点点头道:“可惜轮到我的时候,雪糕已经卖完了。”

“比赛结束之后。”少女琉歌嘴角上扬道:“你如果还想吃的话,就到皇宫来吧……我们欢迎,一切外来的客人。”

“看来是相当好客的皇帝陛下。”洛老板笑了笑道:“有机会的话,我会拜访的。”

“海底城是一个危险的地方。”少女琉歌淡然道:“希望两位不要走去了一些…危险的地方。”

“多谢你的忠告。”洛老板点了点头。

少女狐疑地打量了四周。

她发现了这二人,一开始是基于对秦初雨的观察——直觉告诉她,那位秦小姐似乎相当在意雷亚兹身后的这两位支援者。

但这次到来,并没有她意料中的情况发生……最起码,并没有出现暴力事件。

可以的话,少女倒是更加倾向于直接将这二人【请】入皇宫当中……海底城十分欢迎外宾之类的,自然都是胡话。

但最终变成了这种过分礼貌的交谈,确实让这位少女心中有些摸不着头脑,暗自想到的是……自己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好说话。

“那么,好好享受一下,余下来的比赛吧。”少女琉歌微微欠身,打算就这样离去。

这时候,洛老板忽然问道:“你知道,天空上的那颗黑色的圆球,是什么吗。”

少女一顿,回头道:“你们,会打算将你们的来历以及用意,现在就告诉我吗。”

“放假,旅游。”洛老板正色道,“确实如此。”

呵呵。

少女头也不回,直接跳下了升降的平台,转眼间就消失不见。

洛老板摇摇头,看着自家的女仆小姐道:“我们为什么不愿意相信别人的话。”

女仆小姐笑了笑道:“因为世界存在着欺骗……而且,是他们。主人,真的不打算做什么吗。”

“反正不管我打算还是不打算,总会发生什么。”洛老板随意笑道:“不是吗,我们只要……”

他抬头看着那一抹飞驰的白光,轻声说道:“安静地看着,随意地等候着就行。”

再然后,偶尔地伸手,去拨动那时间河流当中的流水,弄出一圈圈的涟漪。

女仆小姐心中忽然想到。

……

“天!!他追上了!他追上我们的皇帝陛下了!这位少年!不管最终结果如何,这都是少年的高光时刻!他今后,可以吹一辈子!”

主持人的声音,总是卖力地响起。

##########

PS:(32/82)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