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一章 吾名,白神……

第三十一章 吾名,白神……

魔能研究院,第一院,地下秘密研究室内。

此时,在急速的警报声响起的瞬间,防卫的机制已经启动,唯一的进出口已经关闭——不仅如此,四周的墙壁之上,更是直接落下了厚重的金属闸门,将整个研究室都彻底封锁成为了一处密室。

研究员们此时更是动作麻利地汇合一处,由四名重装的人偶直接守护。

至于其余的人偶,则是在扫视着研究室的各处地方。

贾斯汀舰长的变形具有相当多种类的欺骗性——他甚至能够将身体的热能也直接降低,从而更为有效地规避更多的探查手段。

他一步步地靠近着研究室的中央位置。

那柄悬浮在蓝色囚笼当中的长剑,给了贾斯汀舰长一种奇特的感觉……他本能地感觉到了这把长剑蕴藏着一种恐怖的力量——想要得到它,这是贾斯汀舰长此时唯有的想法。

他悄悄地走过一个个正在徘徊的人偶,努力地让自己不发出任何一点的声音——终于,贾斯汀舰长来到了蓝色囚笼的面前。

应该怎么打开这个蓝色囚笼?

这应该是一种能量造成的强力护罩……开启的机关在什么地方?贾斯汀舰长一下子便进退维谷。

【发现目标】

冷不丁地,贾斯汀舰长直接后背一凉,只见研究室内的武装人偶,此时纷纷移动手中的武器,锁定……锁定了正处于隐身状态的自己!

它们怎么锁定的?!

贾斯汀舰长倒吸了一口凉气,再一次为海底城的技术而感到恐惧——但时间已经不容他有更多的想法。

一咬牙,贾斯汀舰长便做了一个疯狂的确定——他的身体一下子如同水流般散落在地上,随后在武装人偶开火之前,直接挤入了禁锢长剑用的基座的裂缝当中……只要存在裂缝,哪怕比发丝还要细微的裂缝,他都可以渗入!

这是他被那位邪恶的魔术师用尽了各种方法改造,承受了数之不尽的痛苦之后,才拥有的能力——无孔不入!

Biu——Biu——Biu——!

武装人偶的魔能枪,瞬间射出了十数道的蓝关——在贾斯汀舰长险险地渗入到基座的瞬间,直接便将地板融化出了一个大坑出来。

但这已经阻碍不了贾斯汀舰长入侵到了基座的内部——他不懂得这些基座内部的结构……什么都不懂,但这并不妨碍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破坏!

不管是多么精密的仪器,内部总是脆弱的——越是精密的东西,越是容易从内部造成巨大的破坏!

嘭——!!

一瞬间,巨大的基座竟是直接炸开,浓浓黑烟冒起的瞬间,封锁着长剑的蓝色能量光罩,顷刻间便变得不稳定起来……扭曲,崩坏,最终如同水泡般,直接湮灭!

成了!

贾斯汀舰长露出了一丝狂喜,在浓烟之中,流体般的身体瞬间伸长,变成了一条手臂,朝着那长剑抓去!

路易斯三十九世,我会让你后悔的——!

贾斯汀舰长心中不禁出现了一丝报复的快感——碰到了,手掌已经抓住了长剑的剑柄!一种充实的感觉,让贾斯汀舰长心中的快意更上一层。

但可惜。

当手掌碰到长剑剑柄的瞬间,他并没有获得什么——不,他获得了一种东西!

一股恐怖的,带着割裂性的力量,瞬间从剑柄处蔓延到了贾斯汀舰长的手掌之上,继而在刹那间覆盖至他的全身。

研究室内,直接响起了贾斯汀舰长凄厉无比的惨叫声……与此同时,长剑忽然颤动,这之后成百上千的青色剑气爆发,竟是形成了一道恐怖的剑气风暴。

碾压,割裂……破坏!

所有的武装人偶都在这瞬间被剑气的风暴成为粉碎——甚至这里的研究员,此刻也没有逃过剑气风暴的肆虐。

终于——!

一切都平息了下来。

研究室内,此刻充斥着数之不尽的恐怖割裂痕迹,同时死静一片,唯有那长剑,此时依然高悬。

忽然,长剑再次鸣响,这次没有凌厉的剑气爆发,但它却直接冲天而去,破开了顶上一层层厚重的甲板,最后从破了第一院,朝着海底城的某个方向投去。

……

……

赛场之上。

秦初雨猛然睁开了眼睛,她感觉到了一种沉重无比的压力——来自心灵,来自精神层面。

整个海底城,此时就宛如一个狂暴的深渊般,那种有如实质一般的负面情绪,无时无刻都在冲击着她的那颗日渐打造完满的道心。

还真道的功法太过讲求心境上的修行,不然她当初也不会因为一副蕴含着过度狂乱以及悔恨的作画,而破了功,提前结束了一世的修行。

此时,她就像是置身在了欲望的海洋当中,风雨飘零……一口殷红的鲜血,瞬间从秦初雨的口中吐出。

她脸色不禁苍白了几分……目光也渐渐散乱起来。

这股笼罩在整个竞技场之内的恐怖负面能量,此时甚至凝实得诞生出了一种类似磁场一类的东西……而促使这种恐怖磁场最终形成的原因是则是……

秦初雨目光锁定在了【世界蛇】赛道之上。

促使这一切形成的原因是,雷亚兹与路易斯三十九世的对决!

一名从东十三大街走出的少年,他一路的逆袭,最终走到了与海底城最强大的皇帝陛下对局的地步。

已经没有比这更能够激发海底城居民心中狂热之情的事情了。他们多么希望能够看见海底城的皇帝,将挑战者虐杀在赛场之上的一幕!

“我多么希望,此时就在【世界蛇】的赛道之下,饮下这位勇敢少年留下的鲜血!”

这不是玩笑,更加不是夸大……这是真实!

一名名赛场上的观众,此时翻开了围栏,无视着一切的秩序,直接冲入到了赛场之上,涌入到了环形赛道的中央位置。

他们抬头,伸手,目光一片的血红。

他们张牙,嘶吼,如同地狱中的饿鬼……一群栖身在地狱深渊当中的饿鬼!

几十个,几百个,上千个……终于,数千名的观众,挤在了赛道之下——甚至,跟家疯狂者,此时更是去攀爬那根囚禁这龙冈的处刑柱子。

赛道的上层,雷亚兹看了一眼下方的情景,只感觉头皮发麻。

即使是高悬在看台之上的那位支持人,此时竟也是露出了一副嗜血的表情……他们是海底城的居民,但给雷亚兹的感觉,他们更像是披着海底城人人皮的海妖族!

“我到底生活在一个怎么的城市……曾经,我也想是他们?”

雷亚兹忽然发现,他脑中关于从前自己曾经参与过的每一次的【飞陀】大赛的记忆,都显得相当的模糊!

猛然,一道清凉之意,从他的心脏位置开始蔓延,雷亚兹瞬间像是冷水浇面般,打了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你来了,少年。”

与此同时,那道高高在上的声音,自上方传来。

雷亚兹浑身汗毛都不禁竖了起来,抬头看见,只见海底城的皇帝陛下,此时正驾驭着他的那架用着恐怖的手段,一路吞噬进化之后,最终成型的黑色飞龙……一头真正的巨兽。

赛道上,不知何时,已经再也看不见其余的【飞陀】在奔跑……皇帝陛下一直跑在了雷亚兹的前方,比他更早地冲入第二梯队,第一梯队。

然后,皇帝将前面的选手,统统吞噬。

雷亚兹看着此时脸上带着笑意的路易斯三十九世……这位皇帝陛下此时静静地打量着雷亚兹,仿佛是在欣赏着一件稀有的宝物一样。

“最后十圈了。”皇帝陛下淡然一笑道:“少年,来到我这里……我将会与你再次同一个起跑线。”

雷亚兹默默地让【阿斯拉·白麒麟】上升——最终来到了皇帝的面前。

【阿斯拉·白麒麟】此时与黑色飞龙对峙着……黑色飞龙忽然咆哮,但【阿斯拉·白麒麟】却无动于衷,只是身上的白色流光仿佛更璀璨了些。

“看来你已经做好了冲破终点,成为第一……成为处刑者的准备了。”皇帝陛下依然微笑着说道。

雷亚兹忽感头痛,目光有些晕眩……他轻捂了一下额头,额头上是一层细密的汗水,他咬牙道:“为什么……要弄出这样的比赛来。”

“为什么?”路易斯三十九世随意说道:“当然是为了更好地管理这座海底城……少年,你觉得,人在什么情况之下,才会稳定在正义,善良的一面。”

“心存正义,本性善良,不需要什么时候……可以是任何时候!”雷亚兹沉声说着——但这些话,却并非他的本意。

他对皇帝的这个问题迷茫,可是答案却突然从自己的思想当中跳跃而出……像是与生俱来的本能。

路易斯三十九世却笑道:“但你想过了没有,心存正义的人,也会因为仇恨而杀戮……当然,杀戮对于你这个年纪来说太过遥远。我们换另外一种说法,羡慕,因为羡慕而滋生的的妒忌,再因为妒忌而单上了怨恨,即使本性善良的人,也会因此而变化。”

“海底城人,哪怕是羡慕别人,也不会妒忌!我们羡慕别人,但是可以通过努力,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皇帝陛下嗤笑着说道:“那你看看,这地上的海底城人,到底是心存善良,还是心怀恶意?”

雷亚兹沉默不语。

皇帝陛下摇了摇头,缓缓道:“人生来就有善恶两种不同的因子,根本无法剥夺。它们是纠缠着的螺旋,始终存在着向对方转化的情况。看见了没有,这就是一种转化……或许你会因为现在海底城人的疯狂而感觉到恐惧,但是这场比赛结束之后,你会发现,一切都会回归到原本的模样。明天,你依然会生活在一个充满了友爱,善良,美好的海底城当中。甚至,这次因为你的出现,下一次的【飞陀】大赛,或许可以推迟许久的时间。”

“我?”雷亚兹张了张口。

皇帝陛下却张开双手,“你可曾见过,如此狂热的海底城……因为你的挑战,因为你的出现。少年,是你一手点燃了他们心底深处最狂暴的因子。来吧,跟我一同完成这场比赛,为这一场盛大的仪式,划下完美的句号。”

雷亚兹低头沉默……大脑中疯狂地充斥着一种反抗的信号——那是来自血脉深处的本能。

“你还在犹豫。”皇帝陛下摇了摇头,“实在是让我失望……看来当初你的父亲对你种下的种子,并没有真正的成长。”

“父亲……我的父亲?!”

皇帝陛下眯起了眼睛,“这是一场游戏,从你出出生开始就已经开始的游戏。你的父亲希望通过种子来对抗【它】,但这一切都在我的眼里……所以我一直让你正常地成长——直到今天。当然,今天的你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比如你的【飞陀】,但这并不重要。只要这里是海底城就可以。”

说罢,皇帝陛下座下的黑色飞龙瞬间张开了双翼——它不在遵循着赛道盘旋而上,而是而是直接贴着了处刑柱子,往那终点攀升。

“等等——!”

“我告诉你的已经足够多。”皇帝陛下头也不回,“剩下的,只有这次的结果。”

黑色飞龙,瞬间飞跃了剩下道路的三分之一。

雷亚兹心中一惊,大脑中持续释放着的某种反抗的信号,此时甚至有着要将他的大脑撑爆的趋势。

他头痛欲裂地趴在了【阿斯拉·白麒麟】的身上。

与此同时,流转在【阿斯拉·白麒麟】身上的白光,此时一点点地流入了雷亚兹的身上……头痛的感觉竟是暂缓。

“阿斯拉……”

雷亚兹此时低头看着,脑中仿佛又听见了另外一道的声音……他座下的这架【飞陀】的声音,它的思想。

就好像是在说。

——怂什么,干就完事了!

——我给你怼死这个皇帝的力量!

简单,并且粗暴。

“你是谁!”雷亚兹不禁大惊。

【飞陀】忽然陷入了短暂的沉默,随后,一道意念再次传入了雷亚兹的心中。

——吾名……

雷亚兹一阵失神,那声音之强烈,甚至瞬间覆盖了他那宛如本能般的反抗信号……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阿斯拉·白麒麟】此刻,在没有雷亚兹的控制之下,光翼再次张开,并且张开到了极致——它的身后,甚至一圈圈地出现了一道道的光环。

——……白神,天空的统治者!

嘭——!

动了。

【阿斯拉·白麒麟】启动的瞬间,庞大的力量泄漏,瞬间将地九十圈的赛道直接震裂……破碎,如同连锁反应般,自第九十圈的赛道开始,蔓延至整条的【世界蛇】赛道!

于是,这条高度堪比海底城白塔的巨大环形赛道,便开始了崩塌……

######

PS:下一章,晚些时候……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