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四章 皇子

第三十四章 皇子

女仆小姐正在削着苹果,然后将削好的苹果砍成一小块一小块,再接下来插上了带着小旗子的牙签之后,才端到了洛老板的面前。

嗯……其实看情况是没有雷亚兹那份。

病床上,浑身都是纱布难以活动的雷亚兹看着果盘中的苹果肉,不禁咽了口口水——他知道这是他的身体缺少苹果当中的某种养分了。

“……这么说来,你是感受到了身体持续释放的一种反抗的信号,在赛场之上才会变得难以控制,对吗。”

“是…是这样没错。”雷亚兹一点也没有隐瞒自己在赛场上的状况,“尤其是看到了那个黑色的巨大圆球之后,这种信号就变得越发的剧烈起来。”

他摇摇头,低头,苦笑着看着自己的双手,“我差点造成了不知道多少的伤亡。”

想起这件事情,雷亚兹便连忙急切地问道:“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为什么会在医院,还有我的【阿斯拉】呢?它现在怎样了,损毁的程度严不严重?!”

“【阿斯拉·白麒麟】现在的话,应该是被王国政府暂时回收了,看情况应该挺严重的。”洛老板此时缓缓地说道:“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想马上就会有更加合适的人来告诉你的。”

“更加…合适的人?”雷亚兹不禁怔了怔。

“来了。”洛老板淡然道。

仿佛是为了验证这句话的真实性般,病房的门此时再次打开,只见一名身穿着银色长袍的少女,此时在几名宪兵队队员的护卫之下,负手走入。

“你是……”雷亚兹不禁张了张口。

银色长袍的少女却在环视了病房一周之后,直接说道:“原来你们也在这里,那么正好……既然这个家伙已经醒过来了,那就一起随我到皇宫去吧。路易斯要见你们……尤其是你,少年!”

说完,银色长袍少女……琉歌便直接走出了房间,只留下几名宪兵队的队员站着——但他们的眼神却很直接说着:请起床。

“这到底……”雷亚兹求助似地看向了大哥哥与大姐姐。

女仆小姐此时微微一笑道:“好像,是他们将你送到医院来的。”

雷亚兹一怔,“??”

洛邱此时站起身来,笑了笑道:“那就去吧,我还没有逛过皇宫呢。”

……

一道人影,此时隐藏在了这所王国政府第一人民医院后门对面的一家商铺的楼台之上……她伏着身体,只是从围栏之上探出了可用于远视的道具。

此时,当看见雷亚兹坐在了轮椅之上,被一名宪兵队推着出来的瞬间,这道人影明显有些激动——但她很快就压抑着自己的这份冲动,选择了静观其变。

后来,雷亚兹坐上了通往皇宫的皇室专用巨型【飞陀】……她直到这架皇室专用的巨型【飞陀】消失在了街道之上,才缓缓地吁了口气。

“雷亚兹……”

她掀开了身上用来遮掩的一块黑色的大布,飞快地下了楼……不一会儿,她便骑上了商铺用来送货的【飞陀】,悄悄离开。

商铺关了门,所有门都关闭了……商铺之类,商铺的老板与店员,此时却被绑在了货架之上,并且比封住了嘴巴,昏倒地上。

……

……

虽说海底城当中没有贵族,只有皇帝……但是作为一名在海底城之中,平平无奇地生活了十五年的普通少年,雷亚兹上次经过海底城的皇宫,还是两年前学校组织参观的时候。

并且,那次参观,也不过是绕着皇宫的外墙转了一圈。

进入皇宫,这种事情,雷亚兹从未想过——更加没想到的是,自己今日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走入皇宫当中。

他来不及透过巨型【飞陀】的窗观看路上的景色——因为它的速度很快,并且坐在他身边,将他夹着的两名宪兵队的神色一直都十分的严肃。

但很快,雷亚兹便更为的紧张起来。

没有停留,银色长袍的少女将他一路送到了皇帝的办公室当中,并且亲自推着轮椅,将他送到了皇帝陛下的面前。

与在【世界蛇】赛道上相遇的时候闭起来,此时的路易斯三十九世脸色好像还要苍白一些……甚至于咳嗽。

见皇帝陛下咳嗽得似乎有些痛苦的模样,少女琉歌快步走上,并且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瓶子来……可皇帝此时却摇摇头,低声道:“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少女才默默地将瓶子收好。

路易斯三十九世此时吁了口气,好一会儿,才与雷亚兹对视着……目无表情。

雷亚兹被这位皇帝陛下看得有些慌乱,不自已地躲开了对方的视线……而皇帝陛下也就在此时微笑着道:“你好啊,雷亚兹。”

“你知道我的名字?”雷亚兹不禁讶然,旋即恍然,“对……我参加了大赛,名字一查就能知道。”

不料皇帝陛下此时却道:“不,我知道你的名字,不仅仅是因为你参加了这次大赛……我知道你的名字,是从你出生的那一刻开始。”

雷亚兹张了张口。

皇帝陛下此时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琉歌……少女一声不吭地拉开了抽屉,取出了一块巴掌大的遥控器来,淡然道:“看你的身后。”

雷亚兹艰难地转动着轮椅,只见书房的后方,墙面开始反转,随后一面巨大的炫影光屏出现……分成了十六格的画面。

雷亚兹惊恐地发现,这十六格的画面之上,竟都是自己的过往——从他牙牙学语开始,到他进入幼学部,接着是初学部……几乎没有一点的遗留!

甚至他这些年来到底做了多少蠢事,得到过多少次的奖状——乃至于那天晚上,他与沃尔夫先生走入‘快乐领域’会所的事情,这块炫影光屏之上,竟都有记载!

皇帝说,从雷亚兹出生以后,就知道他的名字……这句话,显然并不是谎言。

一瞬间,雷亚兹只感觉手脚冰冷……没有比这更加恐怖的事情——自己从出生开始到现在的十五年时间内,一切一切都在别人的注视之下。

秘密?

没有了……就算有,也已经被记录了下来,并且此时正以魔能炫影这种简单而粗暴的方式,又一次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就算是王宫政府,也无权侵犯公民的隐私!”雷亚兹在巨大的恐慌之后,是巨大的愤怒。

路易斯三十九世此时却缓缓说道:“那么,雷亚兹,你不想知道,我们为什么要一直观察你的成长吗。”

“为…为了什么?!”

皇帝陛下伸手指了指,再次指着炫影光屏……雷亚兹下意识再次看去,发现此时光屏之上的画面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另外一段。

“这是……我父亲?!”

那光屏之中此时正在播放着的,似乎是发生在许多年前的事情——雷亚兹看得仔细,在这段影片当中,他的父亲,约阿修博士的模样看起来是如此的年轻。

他只有在父亲与母亲的结婚照片之上,才看到过这样年轻的父亲。

影片当中,约阿修博士此时正置身在了一处安置着许多婴儿的房间当中——每一个的婴儿都被一个个透明的箱子所隔绝着,同时婴儿的后颈脊骨处都同样插着了一根输液管……

“这里是魔能研究第六院,当然,你也可以将它称之为王国医学研究院。”皇帝陛下淡然道:“你的父亲,约阿修博士,从二十年前开始,就已经是这所医学院的一名临床试验的主任。”

“这是我爸爸……”雷亚兹似乎些不可置信,但面前的记录影片,却让他不得不面对这份真实,“他……他在做什么?!”

影片当中,只见约阿修博士,此时悄悄地来到了一名熟睡中的婴儿身边……看得出来,此时的约阿修博士相当的紧张,时不时地张望着外边。

猛然,约阿修博士似乎做了一个什么决定般,自工作服当中,取出了一支注射器出来——注射器之上,是一种浅绿色的液体。

此时的约阿修博士,竟是将注射器刺入了这名熟睡中的婴儿原本的输液管当中,然后缓缓地将浅蓝色的液体注入了输液管当中。

浅蓝色的液体,也伴随着输液管,一点点地进入了透明箱子之中的婴儿体内。

“停……停下——!”雷亚兹本能地大叫了起来,他此时唇色苍白,声音更是不禁颤抖,“这是什么……这到底是什么?我父亲他、他到底要对这个孩子做什么!”

“放心,你的父亲并没有打算伤害这名孩子。”皇帝陛下笑了笑道:“他只是打算赋予这个孩子一些特别的东西……嗯,你认为,注射器当中的液体,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雷亚兹惊叫着问道。

“是鲜血。”皇帝陛下缓缓说道,“而且,还是我的血……也就是海底城皇家的血。”

雷亚兹心中一惊。

却见路易斯三十九世此时忽然用一把小刀将自己的手腕轻轻划破,随后一抹蓝色的鲜血,缓缓从手腕处的伤口流出。

雷亚兹不禁瞪大了眼睛……直觉,直觉告诉他,此时皇帝陛下所流出的蓝血,与他父亲注射器当中的液体,是同一种东西!

但……但为什么?

“现在相信了吗。”路易斯吁了口气,手腕伤口处的蓝血开始一点点地倒流回去,至于伤口也在瞬间愈合了起来,“哦,对了,这是皇室特有的体质……是叫做超生长的能力。其实你也有超生长,只是你体内皇室之血的浓度不高,所以效果并没有这么好。”

“我?”雷亚兹张了张口。

“这个婴儿,不就是你了吗。”路易斯三十九世此时微微一笑道:“好了,十五年前,因为你父亲私心的关系,造就了你……如今,在这个海底城当中,除了我与琉歌之外,你是第三个拥有皇室血脉的海底城人了。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海底城的第一顺位皇位继承人。”

“我……我?!”

皇帝路易斯三十九世的话,对于雷亚兹来说,就像是做了一场不真实的梦一样。

他反应不过来,以为自己听错……或许。

他想要问些什么,心中的疑惑并没有因为皇帝的这番话而得到多少的解答,反而积累的疑问更是瞬间翻了几倍。

“等等,这不可能,我怎么会……”

“好了,不用多说了。”皇帝陛下此时摆了摆手,“从今日开始,你就在皇宫住下吧,接下来会有老师教导你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继承人……雷亚兹,我今日有些累了,谈话就到这里吧,琉歌会给你安排住下来的地方。”

“不,等等,我……我……”

少年的声音一下子就吞回了肚子当中,只因为此时银色长袍的少女已经快步走到了他的身前……她的影子,一点点地覆盖在了雷亚兹的脸上。

那双眼睛,让雷亚兹不禁想起了教科书上的海妖。

“那么,雷亚兹皇子殿下,请跟我来吧。”少女如是说道。

……

皇宫外边的天空之中,一个巨大的,几乎是透明般的八面体依然高悬……它一直没有任何的活动,就这样悬挂着。

洛老板此时收回了目光。

从今日皇宫之后,他与女仆小姐就被安排到了别的地方——是看起相当素雅的一处洽谈用的房间。

他们已经在这里等候了有将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了……门外,只有皇宫的两位守卫站着。

又过了一会儿,洽谈室的门才缓缓打开。

洛邱再次见到了海底城的皇帝,路易斯三十九世——穿着皇帝服装的路易斯三十九世,与当日在大街上卖雪糕的模样,自然不同。

只是,此时皇帝陛下的手上却捧着了一个小小的保温箱子。

皇帝陛下进来之后,则是少女琉歌。

路易斯三十九世此时轻笑着道:“抱歉,先处理了一些事情,用了些时间,希望两位不要介意。”

“没关系,本来是我们再打扰。”

“来,尝尝这个。”皇帝陛下此时坐下,将保温箱子打开,“这是我抽时间做的,你们来尝尝味道。”

这保温箱子里面,装着的赫然是一小桶的雪糕……嗯,是香草味的。

#######

PS:照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