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二章 深海的放牧人

第五十二章 深海的放牧人

路易斯三十九世开始卸去身上的白袍,头上的帽子。这位皇帝陛下并没有对此说明写什么,洛邱也没有问。

像是双方都已心知肚明,但双方也都默契地没有点破。

只是路上安静,总需要找点可有可无的话题,方能点缀,人与人之间并不孤独——这是深海,远超人类想象的海底世界,阳光到不了这里,所以黑暗滋生,孤寂遍布。

“洛先生,知道为什么当初海底城与海妖族会分裂吗。”皇帝陛下忽然回头问道。

洛邱随意道:“据说是因为海妖族的先祖,与海底城的先祖发生了意见的分歧。海妖族的先祖为了获得能够在深海中自由生活的力量,所以堕落成为了怪物的模样。”

“这是从金凯伦那里听说的吧。”皇帝陛下笑了笑道。

洛老板道:“我在书上看到的,另外一些科普的频道上也有说明。”

“那是海底城让人民可以看到的东西。”皇帝陛下淡然道:“包括金凯伦也是……事实上,他研究方面的成绩不错,但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洛邱笑了笑道:“陛下是打算告诉我真相?”

“记得上次在藏书室看到的那副墙壁上的浮雕画吗。”皇帝冷不丁说道。

洛邱点了点头,“似乎是一场战争。”

路易斯三十九世道:“其实金凯伦研究的历史大部分是符合的,利莫利亚时代,确实是因为错误地引导了魔能的进化方向,继而出现了毁灭性的灾难。当时的利莫利亚人,不得不启动沉海计划……但事实上,当初的沉海计划,并不止海底城一处。”

洛老板饶有兴致地听着,他喜欢这种历史上的真实一点点被揭露的感觉。

“我们一共制造了十座海底城。”路易斯三十九世缓缓说道:“十座海底城,容纳了所有在大灾害当中活下来的人口。而这十座海底城,都在利莫利亚时代最后的两名皇子的领导之下……知道,海底城入口处的那两尊雕像吧?”

“它们,就是最后的两位皇子?”

“不错。”路易斯三十九世点点头:“这并没有记录在任何的文献之上,只有作为他们血脉后代的我们,才知道的这件事情。事实上,除了我们之外,任谁也想不到,海底城的祖先以及海妖族的祖先,其实是两兄弟。”

“毕竟模样相差太多。”洛老板摇摇头……那已经是人与兽之间的区别。

“我的先祖,路易斯一世与海妖族的先祖【卡西迪】作为最后仅存下来的利莫利亚帝国的皇子,一直都致力于恢复曾经的文明。”路易斯三十九世声音渐渐低沉,“他们之间确实发生了分歧,但并非是在决定居住深海或者是重回陆地的这件事情之上……而是因为,面对某种力量的态度。”

“藏书室浮雕上,你们所讨伐的东西?”

“不如你来猜猜,这到底是什么。”皇帝陛下此时露出了狡黠的目光来,“到底是怎样的力量,导致两位皇子之间意见分歧,甚至积累了这么多代的仇恨。”

“似乎是与那日【比赛】场上初选的黑色圆球有关。”洛老板Two笑了笑道:“毕竟浮雕上也有类似的黑球……不难联想。”

“我们将它称之为【海渊之眼】,它可以吞噬生物一切的负面情绪,以此作为粮食,壮大自己,并且无法用任何我们所知道的手段消灭。”路易斯三十九世自嘲道:“事实上,自诩为已经走到了文明尽头的利莫利亚文明,其实也并不了解任何的事情。曾经的世界,还存在着利莫利亚文明所未知的东西……而它,就隐藏在深海。”

“海底城是与这种力量妥协的一方?”洛邱想了想道。

路易斯三十九世道:“觉得奇怪吗,繁华而平静的海底城,会是妥协的一方。反而凶残暴戾的海妖族,是反抗的一方。”

洛老板不置可否。

皇帝陛下吁了口气道:“【海渊之眼】,是那东西的粮食。海底城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提供足够的【海渊之眼】,才能够得以在它的支配之下存活下来。你说过,可以用二十个黑球来交换新的技术……很可惜,每一颗【海渊之眼】凝聚都需要大量的战争,多次的【飞陀大赛】才能够凝聚。上供也仅仅只是勉强足够而已……二十个,我确实无能为力。”

洛邱没有说话。

这个价钱是祭坛开出来的——既然是祭坛开出来的,那就表示当时的路易斯三十九世身上必然拥有足够的东西,而且是可以给出的东西。

“陛下,我的条件依然还是那几个。”洛邱摇摇头:“不过,这次的说明,恐怕只能让你自己,在这几个条件当中,划去一个。”

“我知道。”皇帝陛下摆了摆手道:“我也只是想要找个人说说话而已……海底城的人不能。雷亚兹可以,但不是现在。你不同,你不属于海底城,你和我们没有关系,知道了也没有什么……重要的是,我觉得你不是喜欢到处宣扬别人秘密的人。”

“既然海底城选择了妥协,而海妖族选择的反抗……”洛老板却好奇问道:“按照你对【它】的忌惮程度看来,为何【它】并没有将海妖族扫除呢。”

“一次性造成的灾难确实能够收割海量的【海渊之眼】,曾经的九座海底城就是因此而破灭,消失的。但后来它发现,谨慎下的最后一座海底城已经是粮食的全部……它开始沉思,然后诞生了圈养的想法……只不过,单凭一座海底城是不足够供养【它】的。”皇帝陛下目无表情道:“我说过,【海渊之眼】是吞噬一切负面情绪而壮大的东西……负面情绪哪里来会比较容易?”

“战争。”

“【它】在养着海底城。”路易斯三十九世眼中闪过一丝自嘲,“而我在养着海妖族……像是【飞陀大赛】这种活动,不能过多的举办,否则海底城人的状态会不好控制。但是海妖族不一样,它们的繁殖能力很强,人口远超海底城,可谓取之不尽。今年杀了一批,明年很快就会又补充一批,源源不断。”

洛老板道:“但我所看见的海底城,一切都以魔能技术作为基本,并没有看到任何一丝别的外力介入的影子。你说……【它】在养着海底城?”

路易斯三十九世此时忽然站着不动,随后缓缓地转过了身来。

此时,在洛邱眼前出现的皇帝陛下,并非海底城人认知当中的英俊模样……他异常的丑陋,脸庞不断扭曲,然后组合成新的模样,像是某种昆虫般。

“我已经说过,金凯伦从一开始研究的方向就是错的……你,现在明白了吗。”

洛邱张了张口,随后恍然,“原来,你们才是堕落的海妖。”

……

皇帝似乎很不喜欢原本的模样。

他只是让那丑陋的样子维持了片刻,便又恢复到之前的模样。

“其实,这才是利莫利亚人的模样。”皇帝陛下此时苦笑着说道:“或者说,是利莫利亚人身体在融入了魔能之后,产生了异变的模样……这种进化,让我们获得了更强大的魔能使用能力,可同时让我们变成了怪物,并且剥夺了我们在阳光之下生存的能力。海底城的另外一位先祖,也就是卡西迪认为,这是对利莫利亚人的惩罚,我们应该铭记着自己的错误,不应该为了恢复虚假的曾经而屈服在【它】的统治之下……哪怕以丑陋的模样囚禁在深海当中,也不能丢失了作为利莫利亚人的尊严。我们每一个人身上存在着【它】的诅咒,一旦离开了【它】的掌控,丑陋与变异会再一次出现。当然,如果过度的愤怒,残暴等等负面的情绪堆积太多的话,也容易让我们暴露原本的真面目。”

“所以,与其说为了收集【海渊之眼】才举办的【飞陀大赛】,倒不如说,是在定期地清理海底城人身上的负面情绪,避免他们真面目的暴露。”洛邱想了想道:“你认为这种事情,能够维持多长的时间。”

“至少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出现太多的变化。”皇帝陛下淡然道:“海底城可以一直这样维持下去。”

“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希望能够得到巨能文明的技术。”

“我已经是最后一代了。”皇帝陛下看着洛邱,轻声说道:“到了我这里,已经找不出来合格的继承者了……对了,你知道,在【它】的面前,我这个海底城皇帝其实是什么身份吗。”

洛老板摇了摇头。

“一个奴仆,一个作为放牧人的奴仆。”皇帝陛下幽幽地道:“我觉得当初先祖所妥协的事情是错误的,另外一位祖先卡西迪的理念才是正确的。”

洛邱想了想道:“你希望能够反抗【它】,但同时你也害怕失败……你希望雷亚兹会在你失败之后替代你,继续成为这个放牧的奴仆……你会以【海妖族】的身份,向【它】发起最后的挑战?”

“我会死在这深海之中。”皇帝陛下指着前方的一片,低声说道:“就像是这片死亡之地一样。”

……

这是深海当中的一处神奇的【湖泊】……因盐度差而形成的湖泊。

这位于海床深处的咸水湖泊有着肉眼可辨的分界线,就像温度不同产生密度差而形成海底瀑布一样,大量的生物聚居在这分界线之上……它们更多的是贝类,密集而整齐地排布。

分界线的边缘,更多的是深海生物的尸体……它们没有腐烂,超高的盐度维持了它们曾经的模样,这是深海底部最为壮观的博物馆。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路易斯三十九世笑了笑道:“一来,是觉得这里实在是漂亮。深海中的【湖泊】并不常见。二来,总是感觉这里足够的安静……死亡,就在眼前,触手可及。海底的奇景不多,这就有一个,错过了可惜。”

皇帝在说话的同时,有一条深海总的海鳗忽然潜入了盐湖中觅食,但很快它便游动了出来,几番的潜入与浮处,海鳗已然中毒。

它需要摆脱这片盐卤,才拥有活命的机会。

于是,它的身体开始在盐卤与海水中挣扎,弯曲,卷动,下沉,拼了命上浮,如此几番……终于,海鳗成功地逃脱了这片盐卤地。

“运气不错。”皇帝陛下露出了一丝笑容来。

这笑容的背后,却是数之不尽的,漂浮到了边缘处的不会腐烂的海底生物的尸体。

“最后一个原因是。”皇帝此时再次看着洛邱,很是平静地说道:“【它】就在这片【湖泊】的下面。”

“你决定好了?”

“其实并没有什么决定不决定的。”皇帝陛下随意笑了笑:“从我诞生以来,这其实就是我的使命。我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比起白塔,比起【海渊之眼】……比起【圣甲】,最后的这个条件竟是显得这样的微不足道?”

洛老板没说什么,这时候他用的是店长的身份,与顾客的交流只能止步在这里……其实已经超出了许多,换了是上一任的话,并不会到这里。

“其实,陛下有没有想过,或许从我这里,还能获得更多,比方说……对抗,甚至消灭【它】的力量。”

皇帝陛下安静地听着,然后轻声问道,“一整座的海底城,足够吗。”

洛邱摇了摇头。

皇帝陛下似早就有所知,便是笑了,“那我,何必去想这件事情。”

“我明白了。”

深海的【湖泊】忽然暗淡了下来,但很快,便又有了一簇微光亮起……那是属于契约的光芒。

……

……

矿场那复杂无比的洞**。

巴刹皇子一方的海妖族,以及凯亚夫人一方的海底城使团,此时分别藏在了两根巨大而倾斜的柱子之后。

他们都已经看清楚了那恐怖巨兽的模样。

能喷出恐怖的酸浆,有着力量无穷似的触手,以及一只巨大无比的外露眼睛,还有那什么也能够轻易咬碎的口器。

“这恐怕是我这辈子见到过的最为巨大的鱿鱼了。”躲在一旁的金凯伦教授此时摇摇头道:“我这辈子都不想吃鱿鱼这种食物了。”

凯亚夫人没有说话,一种的海底城战士也没有说话,但显然相同认同这位教授的发言。

此时,对面处隐藏着的那位海妖族的皇子,忽然大声说道:“对面的海底城诸位,听说你们的第三军团就在外边?我现在海妖族皇子的身份,正式请求海底城的政治庇护呀!”

金凯伦教授一听,愣是张了张口——不是因为这位皇子此时的高声呼喊也不是因为它的怕死脓包。

而仅仅是因为——神特么的政治庇护这个词能这么用的?

#########

PS:下一章晚点……三点左右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