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六章 快递到了

第五十六章 快递到了

“你发现了一条路?”

氪多金回来了,并且带回来了这样的消息,让雷亚兹颇有些喜出望外……他甚至一把就抓住了氪多金的手腕,急忙忙地问道:“在什么地方?”

“就在前面不远。”氪多金挥手指了指,“好像是因为之前的震荡才暴露出来的……但或许有危险,我不确定。去不去看,你来决定吧。”

雷亚兹下意识地看着海伦,他知道海伦想要留在这里等待姐姐们归来的想法。

“如果你相信我的话,等我们离开了之后,我们一定会回来,帮你找到你姐姐的。”

“我相信你。”

塞壬少女简单的一句话,却似给了雷亚兹莫大的勇气。

并没有耗费太多的时间做出决定,在塞壬少女说出这句话之后,雷亚兹便已经拿定了主意。

“那就去看看吧。”雷亚兹看着氪多金说道。

“跟我来吧。”氪多金点点头,转身就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雷亚兹呼来了海伦,让她来到自己的身边,随后蹲下了身去,示意海伦再次趴到他的吧背上。

只是这次,海伦却摇了摇头,反而是伸手拉向了雷亚兹的手掌,轻声道:“你牵着我走。”

“好!你别放开我。”

这是一种他从未尝过的滋味……对于塞壬少女来说,也是一样——氪多金回头,疑惑地看了俩一眼,嘀咕道:“我刚走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

异口同声。

氪多金顿时白了一眼,那小眼神看得雷亚兹颇有些心虚起来……只是掌心中海伦那柔软骨似的小手,却给了他异样的感觉。

忽然,雷亚兹动了动鼻子,随后便警惕着说道:“等等,我好像嗅到了什么味道。”

“什么味道?”氪多金停了下来,没有回头。

雷亚兹迟疑可片刻,仔细分辨,“血腥味……是血腥味!从那边传来的!”

氪多金想了想道:“回来的时候,倒是看到了一些深海生物的尸体残骸,像是被什么东西胡乱啃过……看着就有点毛骨悚然。”

“啊……”海伦一听,便惊恐地低声叫了一声,颤声道:“可能……可能是之前攻击我的那只巨大海怪!”

“这里不能待久了!”雷亚兹心中一惊,连忙说道:“我们脚步要加快点。”

“很快就到的了。”氪多金投来了一个安心的眼神。

只见前方一处破裂的裂缝处,隐约传来了风声……这似乎确实意味着,这裂缝的另一端,确实存在着出口。

……

它们正在撕咬着什么……是血肉模糊的一具身体。

清晰可见的肌肉组织,白花花的骨头渣子……浑浊的血腥气,在四周弥漫。

两只血淋淋的犹如犬类般的怪物,此时以锋利的牙齿,几乎已经啃掉了这具身体的一半——忽然,两只血淋淋的怪物停了下来。

它们似乎发现了什么,疑惑地抬起头来。

一道人影此时走来……血淋淋的犬类怪物此时身体顿时压低了些,裂开的嘴巴处,能够看见紧密咬合着的锋利牙齿。

它们感觉自己的领地仿佛受到了入侵,便直接发出了咆哮的声音。

但是来人只是随意地看了这俩血淋淋的犬类怪物一眼,它们便瞬间低下了头来,随后夹着尾巴,疯了般地散开。

他来到了这剩下半边身子不到的身体之前。

“你……还有什么心愿吗。”他……洛邱Three低声问道。

本已经死去的人,身体突然抖动了一下——他此时甚至连脸容也不曾拥有,鲜血模糊的脸颊上,一双失去了眼帘的眼珠子便是转动了一下。

他说不了话……他的喉咙已经被咬破,声带早就已经被撕咬扯断——他只能用这这双恐怖的双眼,死死地看着眼前之人。

许久……许久也不曾再有任何的动作。

他已然真的死去。

“我听见了。”洛邱轻轻点了点头,“放心吧……我会帮你完成的。”

一枚浅白色的光球,缓缓自他那破碎的胸膛出飘出,随后落入了洛老板的掌心当中——这之后,Three的身影便渐渐淡去。

回归。

……

……

在地形复杂的矿场之内,几道身影在如同森林树木似的石柱之中飞速地跳跃移动——赫然是正在追截凯伦大师的凯亚夫人等残余下来的海底城战士。

突然,一道娇小的身影追了上来,直接落在了凯亚夫人的身前。

他们急忙忙地停了下来……追上来的,自然是解决了两头鱿鱼巨怪的少女琉歌。

凯亚夫人想着少女琉歌会追上来,便一路上留下记号。此时看见琉歌,凯亚夫人便直接说道:“琉歌大人,金凯伦教授突然……”

“我知道了。”少女摆了摆手,直接便道:“而且你们到现在还没有追上。”

凯亚夫人无奈道:“他毕竟真正的身份是【天命】的凯伦大师……本身就是一名强大的战斗大师……琉歌大人,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陛下明知道金凯伦的身份,还要安排他加入这次的交换行动?”

“我也不知道。”少女却说出了一个让凯亚夫人此时也深感疑惑的答案。

“你也不知……”凯亚夫人不禁露出了诧异的目光。

琉歌摇了摇头,“这些不重要……接下来我会去追上他。你们能跟上,就跟上吧。”

说着,少女先行一步,她的速度,确实让凯亚夫人一众相当的无奈——转眼间就已经冲出了数百米的速度,可谓是堪比【飞陀】的行速,如何能够跟得上?

“凯亚大人?”

“跟上吧。”凯亚夫人摆了摆手,“不然我们也对不起那些死在了后面的伙伴……希望后面不会发生什么事情才好。”

这位海底城中,号称是皇帝影子的少女,这次居然也不知道皇帝下令让金凯伦教授加入使团的用意吗……

或者说,皇帝陛下,为何要瞒着少女琉歌?

凯亚夫人心中疑惑一闪而过,但很快便将这疑惑暂时压下……不管原因到底为何,她只要保持着一颗绝对忠诚海底城皇帝的忠心即可。

这像是某道刻印,是绝对的命令……是不间断地浮现在她的脑海当中的声音。

……

另一边,凯伦大师已经根据空海给出的坐标,成功地走出了矿场——只是,已经再次进入深海海水当中的凯伦大师,不禁疑惑了起来。

他不知道空海到底跑到了什么地方来——居然是这样一处充满了诡异的地方。

裂缝两侧岩壁之上埋藏着的海量异兽的骸骨,让这位博闻多识的学者,也不禁心中骇然——纵观海底城久远的历史,他也未曾找到任何相关的知识记载。

越是深入,凯伦大师便越是心惊与不安。

但很快,凯伦大师便看见了三架停靠了在一起的【飞陀】……他认出来了这三架【飞陀】,确实就是空海,以及另外那两名天宸别院当中身份神秘的旁听生所骑出的型号。

凯伦大师皱了皱眉头……空海与那两名神秘旁听生一起的消息,他在联系上空海的时候就已经知道。

但此时后又追兵,已经让他顾不上这些事情……凯伦大师此时直接游向了三架【飞陀】停泊的地方。

他身上没有专门抵抗深海压力的装备,此时全靠随身携带的一种小型装置在支撑着——只是装置也无法维持太长的时间,他急需要【飞陀】自带的抗压系统。

至于龙冈……龙冈倒是不用在意这种深海的压力——他的体质极为的特殊,不依靠任何的防具,也能够自由地在深海当中活动……哪怕龙冈此时毫无反应,但却活得好好,他耳朵后的一层层鱼鳃似的褶皱,正在微微地颤动着,为他过滤着海水当中的氧。

“教授,我们在这边!”

正当凯伦大师将手掌按在了【飞陀】控制面板之上,打算启动它的时候,空海的声音却忽然传来。

凯伦大师瞳孔不禁略微收缩了一下……按在了控制面板上的手掌却并没有收回——只是,此时【飞陀】并没有因为他的接触而启动。

面板上给出了这样的信息:权限不足,无法激活。

这是军用的【飞陀】,这次出游,皇帝交给了众人使用……但似乎也仅仅限于初始的驾驶者……凯伦大师暗骂了海底城皇帝一声,才悻悻地收回了手掌。

“空海,马上启动这架【飞陀】,我要离开这个地方。”他回身,看着游来的空海飞快说道:“我将龙冈救出来了!”

“恭喜。”空海此时淡然地看了被凯伦大师背在身后的龙冈一眼,好奇问道:“这是怎么救出来的?”

“这事过后再说。”凯伦大师却催促着说道:“将【飞陀】启动了再说。”

空海却没有动……洛老板与女仆小姐此时才慢悠悠地游来。

看着洛邱与女仆小姐联袂而至,凯伦大师脸上着急之色更重了,他不禁提高了声调,“空海!听见我的话没有!启动【飞陀】!”

“恐怕不行。”空海摇了摇头,“教授,很明显这些【飞陀】是军用的信号,上面肯定安装了王国政府的追踪装置。你的目的是要带着龙冈逃离吧……用这些【飞陀】的话,目标太明显了,或许你还没有跑出【索姆娜】海沟,就已经被外边的第三军团抓回。”

凯伦大师冷笑着道:“区区一款追踪装置而已,我还拆得下来……你的考虑是多余的。”

“拆不下来。”空海摇了摇头:“之前我已经看过了,装置连着动力系统,一旦拆下就会连动力系统也直接停下……我想,这大概是王国政府为了防备士兵的一些异常行为而做的措施。”

“什么……居然!”凯伦大师心中一惊……冷汗已经渐渐地流出,他一咬牙,便厉色道:“没办法了,看来只能徒步走穿这条【索姆娜】海沟了……海沟的另一边就是海妖族的领地。除非海底城打算直接与海妖族开战,否则他们要追上我们,并不容易。”

“前提是,你能够徒步走穿这条【索姆娜】海沟,教授。”空海依然一脸的平静。

“你就不能找一次,不给我抬杠?”凯伦大师气愤地看着空海……却是无奈。他甚至连自己也记不清楚,认识空海已经有多长的时间了——这漫长的岁月当中,空海除了模样没有变化之外,就连喜欢挖苦他的性格也从未改变。

“我只是在为你提供可能性进行参考。”

凯伦大师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些事情他怎能不知,只是后面的追兵让他乱了分寸。

如果说,追兵仅仅只是凯亚一行的话,凯伦大师尚且还有出逃的信心——只是银月魔女的出现,却让凯伦大师一直无法静下心来。

他揉了揉额头,下意识地打量着四周,疑惑地问道:“你…你们为什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这是什么地方?”

“这地方可能和我的身世有关。”空海直接说道:“我在这里找到了一些破碎的记忆……我似乎一开始就是从这里面走出来的。”

“你的身世?”凯伦大师下意识地张了张口。

空海指着前方,同时手中的照明工具也随之挥出……凯伦大师抬头看去,却见这裂缝深处,竟然有着一扇巨大无比的门扉!

门扉之上,竟都是一只只模样狰狞,栩栩如生,只是看上一眼便让人胆颤心惊的恐怖异兽的浮雕……最后,是那个位于门扉中央之处的巨大纹章。

“我们正在想办法打开这扇门。”空海接着说道。

凯伦大师低头沉思,没有说话……空海此时却忽然道:“教授,你手上的东西,可以给我看看吗?”

凯伦大师下意识看向手中握住的金属盒子……略微犹豫之后,他倒是抛向了空海,但并未说出这金属盒子的来历。

路上,凯伦大师已经尝试过打开这个金属盒子——结果是毫无所获,这个金属盒子根本就没有打开的地方,是一个完整的整体。

空海将金属盒子端起,左右地观察了片刻,便忽然看着洛邱,“洛先生,你看这个盒子,想不想是门扉上那两个凹槽的形状?”

“或许你可以尝试一下。”洛邱此时笑了笑说道。

空海讶然地看了这位洛先生一眼……他记得这位洛先生之前说过的话:或许等等,就会有转机——他早就知道?

“什么凹槽?!”凯伦大师此时连忙询问。

但空海并没有回应,双腿略微一瞪,身体便向着门扉上那巨大纹章的位置攀去。

“到底什么凹槽!”凯伦大师此时眉毛倒竖,瞪向了洛邱,厉色问道。

“就是在门扉上发现的类似开门的机关。”洛邱不怒,简单说道:“这个盒子,似乎契合。”

但是洛老板虽然没有生气……可是这次已经不打算写小本本的女仆小姐却轻轻地眯起了眼睛,随后手指悄无声息地一弹。

霎时间,凯伦大师藏在身体中,用来抵抗深海压力的微型装置便猛然炸开——这点儿爆炸显然无法造成伤害。

只是随之而来的恐怖压力,却瞬间让他的脸色涨了猪肝般的颜色……他浑身的血管都在鼓胀了起来。

窒息!

求救……喊不出来的。

######

PS1:嗯……打算眯一会然后码字的,然后眯着眯着就多穿越了两个小时=。=

PS2:(41/83)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