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九十章 被风吹散的人

第九十章 被风吹散的人

这个疯婆子能活的时间应该不长了。

方如常在车子之中看着自己在那个灰白色布袋之中找到了的一些诊疗单。

杨萍一下子疯掉离开,自然没有在意随身带着的东西。它便被方如常捡了起来了。当然,方如常是想要第一时间销毁这些东西,但是他对杨萍知道的东西太少,所以才把布袋子暂时留了下来。

把东西放下,方如常点了一根烟,缓缓地吸着,自言自语道:“就算活不长,留着一天也始终是个麻烦。我不能暴露季平不是我亲生的事情。”

他看着车子之外的杨萍,就像是一副皮囊般,漫无目的地在路上走着——从小区,他就一直跟着杨萍出来。

小区是在江边所兴建的……但是小区内的林景已经做得很好,这个早上该上班的人自然忙碌了去,外边的沿江小道对于退休的老人家来说也是比较远,所以此时除了偶尔经过的车辆之外,倒是没有见到什么人。

方如常烦躁地把布袋里面翻出来的东西胡乱地塞回了去,一下子就冲出了车门。他飞快地来到了杨萍的背后,尝试着摇动手上的拨浪鼓。

随着那咚咚的鼓声响起,杨萍便一下子停下,缓缓地转过身来,“虎娃……虎娃……是你吗?”

方如常看了一眼手上的拨浪鼓,猛然之间塞回了布袋子之中,然后用力地朝着江上扔了过去,“你的儿子,在那!”

杨萍下意识地看着那布袋子飞出,最后落在了水中,一下子身子便激动了起来,她双手抓在了江边的栏杆上,“虎娃!虎娃!娘来救你,别怕!别怕!”

翻过了去。

方如常冷着一双眼,看着杨萍从草坪上滚了下去,最后落入水中,“疯子落水,不怪谁。”

伍家并不仅仅只是一般的富贵人家,要是让他们发现他欺骗了这么多年的话……

方如常喃喃自语道:“你不要怪我,哪怕只是一丁点的可能,我也不能够让现在的一切破碎……”

看着那道身影在挣扎之后,直接沉入了水中,方如常再看了一眼四周,便冲冲忙忙地驾车离开。

一路上不要说是人,甚至连车都没有,天时地利,简直就是为了帮助他一样。他养了方季平十几二十年,知道这个儿子天性藏着心软,悠游寡断。

那就我来帮你做决定吧!

……

其实不是肾机的拍摄功能也很不错啊?

看着自己手上清晰的一幕,不知道从那里钻出来的洛邱这会儿靠在了江边的栏杆上,就连方如常刚刚说的那句话都能够听得见。

江水之中,一道人影缓缓地从水中浮出,很快就像是被什么东西送着一样,送了上来,当人包括了那个灰色的布袋子。

按了一下保存的键之后,洛邱才若有所思起来。在他的思维的视线之中,眼前这幅脆弱的身体里面的那个包含着一切的灵魂,如今是如此的暗淡无光。

看着杨萍脸上那痛苦的脸色,洛邱伸手在她的额头上轻抚了一下,低声道:“睡吧,暂时先做个好梦境。”

接着拉着大娘的手臂,洛邱就这样带着她消失在了这个江边。

……

终于提前赶工把剧场的舞台布置完成了。剧场的经理十分好人地让小曼提前下班。

想着晚上和男友吃饭的事情,小曼就心情愉快地骑着自行车朝着自己的家回去。她打算先洗个澡吧?虽然不化妆的人,但也不能一身汗水地出来见人不是?

兴许是因为太过高兴了,自行车磕在了路上的一块小石头上,一不留神,直接人人仰马翻起来。

还好并没有摔伤。

只是放在自行车篮子上的东西此时却滚了出来。这会儿,她正在过着大桥,快哉桥头的位置。东西一下子就滚到了下面去。

小曼懊恼地探头看着丢下了水中的东西,一下子什么好心情都没有了啊。

“啊……有人溺水了!”

小曼的视线之中,看见了一个女人,此时正趴在了江边上,似乎是昏迷了过去的模样!

……

……

“不能出来吃饭了?”

“是啊,刚刚回去的时候,我在岸边碰到了一个溺水的人。我这会在医院呢,这大娘还没有醒过来,我有找不到她家人的联系方式。所以,我想现在这里等等她醒过来。对不起啦!我下次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

也打算回家还一套衣服的方季平在快到小区的时候,接到了女友的电话,“你在什么医院?我过去看看吧!”

“不用不用!又不是什么大事情!你明天不是有一个很重要的演奏表演吗?不要操心了,晚上早点休息。不然明天表演不好,你爸指定会说你的。我多大的人呐,就照顾一个病号而已,没事情的啦。”

或许这就是能够在众多优秀的女人当中,能够吸引自己的品质吧。

方季平没有和小曼执拗些什么,“那好吧,明天表演完之后,你要是还在医院的话,我马上过来看你。”

“嗯嗯!晚上吃饱点哈~”

方季平莞尔一笑。

他从计程车走了出来。家里两台车,一台昨晚上抛锚了,早上出门他留着一台让方如常驾驶,自己就只能够来回都让计程车了。

只是看着小区的入口,方季平就有种筹措不敢进去的感觉……他知道这里面兴许有一双眼睛,会在什么地方,默默地看着他。

方季平在小区门外徘徊了一下,这时候门口保安亭内的一名保安小哥忽然探头出来道:“方先生,有事情吗?”

方季平看着这个保安小哥,心中一动道:“小哥,这里面做清洁的阿姨都下班了吗?”

那保安小哥似乎一愣。

“你找清洁阿姨有什么事情吗?这会儿应该都下班了。”

方季平随口道:“没什么,只是家里有些垃圾想要处理一些。下班就算了。”

既然下班了……应该不在了吧?方季平忽然松了口气。

不料这保安小哥却道:“这样啊,要是这样的话,或许还能够找到的,这两天来了一个新的阿姨,晚上都是睡这里。我帮你找找吧?”

方季平一愣,该不会……

“那阿姨是什么人?”

保安小哥也没有在意,叹了口气道:“怪可怜的一个大娘啊。前两天,那个大娘来这里找工作,说不要钱的,只管吃饭就行。说得快要哭了一样,还跪在了这里咧。”

保安小哥伸手指了指亭子外,“喏,就这个位置。”

方季平嘴唇微微地动了一动,他怔怔地看着这个保安小哥指着的位置,一下子失神,眼睛隐红。

“方先生?方先生?你还要找清洁啊姨吗?我可以帮你找找。”

“不……不用了。”方季平连忙摇了摇头:“明天再说吧。”

说着他便冲冲忙忙地走进了小区之中。

那保安小哥看着方季平离开,忽然摇了摇头。安保小哥随后把保安亭的窗子关了,坐了下来。

坐着坐着,人便忽然之间凭空消失了一般,直接就从这个保安亭子之中不见了。

不久之后,亭子里面有人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才是原本看岗位的保安小哥。

“见鬼了……俺怎么睡着了啊?没有被队长看见吧?”

……

……

回到家的时候,方季平隐约一脸惆怅……找不到人。

找不到人他似乎只能够回去这个冰冰冷冷的家。

这时候方如常已经在饭桌上吃着晚饭。家里的保姆也已经下班……保姆是不会在这里过夜的,大概弄完了晚饭之后就会离开。

“不吃饭吗?”

看着方季平直接上楼的举动,方如常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不了,我有点累。”方季平摇了摇头。

方如常却淡然道:“是真的累了,还是心累?”

方季平停了下来,神色不自然地道:“爸……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方如常一边吃着饭,也不回头道:“今天,我在这里碰到了一个清洁的啊姨。她找我,说是要找她的儿子。”

方季平一怔,下意识地走上前来,脱口而出地问道:“她……她说什么了?”

方如常冷笑一声道:“还能说什么?那疯婆子在我面前大哭大闹的,不就是想要钱吗?我给了她一些钱,她就二话不说走了。”

方如常回过头来,看着方季平冷笑道:“笑得还很开心的样子。”

方季平一下子后退了一步,不可思议地动着嘴唇道:“怎么可能……”

方如常站起身来,走到了方季平的面前,冷漠道:“你还不明白吗?我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这么幸运找到这里来的……不过,当年那个女人为了赌钱把你弄丢了,你难道还不知道她的本性是什么?你还真的天真地以为,她找你只是为了弥补你?或许她是有这样的一些心思。但显然,她拿了我的钱不是吗。你知道这证明什么吗?”

方如常冷冷地道:“你比不上那些钱!这样的人,你还打算认回去吗?”

方季平低着头,沉默不语。

“我不怪你瞒着我这件事情,我也是有娘养的人,知道有些东西很难割舍。”方如常道:“但是,能有今天的生活,我们是怎么得来的,你自己也清楚。为了一个一次两次都为了钱把你丢掉的人,而放弃现在拥有的一切,你想想,到底值得还是不值得!”

“我……我先回房间。”

他一步一步地走上了楼上的房间。

扶着上去的。(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