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三章 非洲人玩家,普通玩家和氪金玩家

第六十三章 非洲人玩家,普通玩家和氪金玩家

这位巨石王国得巴图鲁将军真得很努力的了。

看嘛,它的六条手臂被废掉了五条,剩下得一条手臂上还没有武器,甚至因为下体受到重创的关系,在如此行动不便的情况之下,它依然奋力反抗,大叫着,悲愤地扑向龙冈。

它真的已经很努力的了。

然后凯亚夫人二话不说就将它另外一条腿也直接打断了下来。

“我喜欢不怕死的战士。”凯亚夫人走到如一坨烂泥似的巴图鲁将军的面前,以夺来的武器枪炮的枪管直接抵住了它的额头,“杀起来简单。”

只是,这位王国将军的勇气仿佛已经用尽,此时猛打了个激灵,“不…不要杀我!我,我愿意做你们的奴隶……”

众人面面相觑……龙冈显然也没有想到这只猿猴将军会如此轻易就屈服下来,不禁意外道:“你真的打算屈服?”

巴图鲁将军脸上犹自带着恐惧,点了点头,低声道:“放牧人……你是放牧人!”

这猿猴将军仿佛对于放牧人的身份有着近乎本能的恐惧——恐怕,它所屈服的并不众人的武力,而是所谓的放牧人身份。

凯伦大师皱了皱眉头,正想要说些什么,但此时龙冈却忽然说道:“巴图鲁,既然你愿意臣服,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就需要听从我们这里所有人的命令,知道了没有?”

“我知道。”巴图鲁将军此时虽然虚弱,但还是挣扎着爬起来,在众人的面前跪了下去,“尊敬的放牧人,巴图鲁在这里臣服于你。”

“好了,我们现在需要一些食物。”龙冈淡然道:“另外,我需要你给我说清楚巨石王国的事情……还有森林王国,不管你知道多少,都要全部告诉我。”

巴图鲁将军点点头,随后突然发出了一道尖锐的呼啸声……不一会儿,只见十数头的六臂猿猴,正手持着武器,飞速地跑来。

几名海底城战士眉头一周,眼看着就要准备反击,但龙冈却摆了摆手,示意不用紧张。

只见这些猿猴战士到来之后,并没有攻击,它们只是将巴图鲁将军给抬了起来。

“请跟我来,我的主人。”

“应该没有问题。”龙冈此时淡然说道。

众人唯有暂时跟上……很快,在巴图鲁将军的带领之下,众人便来到了一处像是饭堂似的地方。

尤其是几位海底城得战士们,对于这个地方更有一种亲切的感觉——这里像极了他们所在军营的食堂。

可巴图鲁却声称这里就是它平日进食的地方——不一会儿,一只只六臂猿举着装满了食物的盘子走了进来,几乎放满了正正六张的桌子!

“吃吧。”龙冈看向了众人。

他们其实早就饿极,此时得到了首肯之后,便瞬间放开了吃……龙冈此时被巴图鲁给邀到了一张特别大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这猿猴将军此时也不顾自己的伤,颇有些卑微地服侍着……只是它膝盖上的伤口已经停止了流血,伤口处更是长出了肉芽,恢复力颇为的惊人。

“巨石王国是怎么诞生的?”龙冈冷不丁问道。

一旁的凯亚夫人,凯伦大师都下意识地停下了手来,默默地将注意力放到了这边的交谈之上。

“在放牧人离开了之后。”巴图鲁将军脸上带着小心翼翼,“我们的祖先,以及森林王国那群猴子的祖先,从笼子中逃离了出来。听我的曾曾曾祖父说,当时的祖先们一直逃离了很远,才来到了这个地方。又过了很长的时间,祖先们也没有再见到放牧人大人,它们才开始扩大活动的范围。后来祖先们开始繁衍,最终建立了巨石王国。森林王国那边和我们差不多也是这样。”

“你们是从什么地方逃出来的?”龙冈想了想问道。

巴图鲁将军飞快地说道:“在太阳升起的方向,有一种通往天上的巨塔,先祖们当初就是从那里逃出来的。”

龙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凯亚夫人与凯伦大师。

凯伦大师想了想道:“我们被抓来这里的路上,确实看见了一座金属巨塔,但距离确实很远。”

“你们从来没有回去过那座巨塔?”龙冈接着问道。

巴图鲁摇头道:“祖先禁止我们靠近那个地方……那里是放牧人大人曾经居住的地方。放牧人大人虽然不在了,但是那里还有放牧人大人的仆人。祖先说,它们拥有强大的力量,惹怒了它们,会为巨石王国带来前所未有的灾难。”

“你怎么知道他是放牧人的?”就在此时,凯亚夫人却忽然问道:“按理说,放牧人消失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你既然从未来没有见过,怎么会知道这些?”

巴图鲁将军此时哆嗦着说道:“我打不过他,只有放牧人才能打败我。”

瞬间,几名海底城战士顿时冷笑了起来……他们哪个不是强大的战士。

可巴图鲁将军此时却摇头道:“你们就算能打败我,也不是放牧人,我能够分辨!祖先的灵魂会在我的耳边低语,给与我指引。”

这样从心的回答实在是让这几位兴致勃勃的海底城战士毫无反驳的地方,他们只好无奈地继续放开了吃。

“从这里去巨塔,需要多长的时间?”凯伦大师此时想了想问道——他总感觉,在那巨塔当中,能够找到一切的真相。

“很远。”巴图鲁将军摇摇头道:“我们走不去过的,路上有很多猛兽。我曾经见过像是山一样巨大的猛兽,只是一脚踩下来,就能踩死我们几十个。除非……”

“除非什么?”这次是龙冈,目光一瞪,瞬间就让这位巴图鲁将军浑身再次哆嗦起来。

它只好迟疑着说道:“除非是使用当年祖先逃出来时候乘坐的钢铁巨兽,它能够在地下行走,有一条很安全的路,可以通往巨塔的底部。”

“这就好办了。”凯伦大师不禁笑了笑。

巴图鲁将军却道:“这不好办,钢铁巨兽是王在看管的!王绝对不允许我们靠近钢铁巨兽!”

“放牧人也不可以吗。”凯伦大师此时看向了龙冈,如此说道。

“这……”巴图鲁将军顿时陷入了某种矛盾当中,想要点头不是,想要摇头也不是,只能愣住。

“从这里去你们王的那里,要多久。”龙冈这才开口问道。

巴图鲁将军只好无奈道:“很快,半天的时间就可以了。”

“那等会就出发吧。”龙冈点了点头,“你,带我们去见巨石王国的国王,就这样决定了。”

巴图鲁将军只好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这之后,它一直都变得沉默寡言,不知想些什么。

……

饭后,龙冈一行马上动身。

只是让他们意外的是,这次动身并非徒步。这位巴图鲁将军竟然从仓库当中拉出了一辆像是【飞陀】似的交通工具出来。

这些猿猴显然没有这样的知识与技术能够创造出这种工具——但是在漫长的时间内,凭着着尝试,它们也同样摸索出来了一些使用的方法。

“这是我的坐骑!”巴图鲁将军熟练地爬上了这架宛如战车般的东西之中,颇为得意地说道:“我曾驾驭着它,打败了山那边的大兽!”

但龙冈一行却并不理会此事巴图鲁将军的吹嘘。

几名海底城战士更是不断地摸摸这,摸摸那……他们甚至发现,这架战车当中,竟是有着一些让他们熟悉的地方。

“怎么回事,这玩意似乎与咱们海底城的【飞陀】有一些相似的地方……我总感觉给我一点时间的话,我能开动这东西。但是,这玩意的能量源是什么……这操控界面上的文字也真奇怪,总感觉和我们的文字很像,可是我一个也认不出来?”

说着,他便好奇地按住了驾驶舱内的一个按钮。

瞬间,巴图鲁将军便脸色一变,正要出言阻止,可已然来不及……只见战车猛然一阵的抖动,紧接着战车的中门打开,随后一束光线瞬间射出。

光束所掠过的地方,树木大地瞬间气化……只留下一道焦黑的痕迹!

众人暗自咋舌,这巨炮的威力,甚至已经能够媲美海底城正规军的重型魔能火炮!

“请不要随意碰我的坐骑!”巴图鲁将军猛然大怒。

尽管龙冈已经下令让它对其他人也一样的尊敬,可这位巴图鲁将军显然在龙冈的面前才会真得屈服——所谓祖先的低语,谁也听不见,也不知道真假。

“这种战车,这里很多?”凯伦大师冷不丁问道。

凯亚夫人顿时眯起眼睛看着这位凯伦大师……大概看出来了他的死心不息。

【天命】组织要人没多少,要装备显然更少——但如果能够获得这里的武器?

“怎么可能!”巴图鲁将军摇摇头道:“这是王赐予我的,整个王国,只有我才拥有!”

凯伦大师颇有些失望地摇摇头,随后便不再说话了。

很快,众人便登上了战车,朝着巨石王国国王所在的领地方向而去。

……

……

“警告,警告,请马上离开本次列车,警告……警告!”

少女琉歌目无表情地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一抹男性投影……她甚至连这投影的名字都没有兴趣记下。

“我说,马上给我发动这辆列车!”

“警告,警告……请马上离开本次列车,否则,我将要根据保护条例,使用驱逐模式。”投影再次说道。

哼!

少女耐性显然已经消磨殆尽,此时直接冷哼一声,身体从这投影直接穿过,然后暴力地撕开了驾驶舱的大门。

这种暴力的行为,显然已经超出了这列车的容许范围——一瞬间,列车的车厢开始落下了一道道的闸门,同时从车厢的天花板上更是翻出了一根根炮管。

少女不管这些,在列车的智能投影还在唠叨着的瞬间,手掌直接插入了控制板之上,直接扯出来了好几根的线管。

只见男性的投影此时一阵的扭曲,这之后就再没有出现过了……自然而然,车厢中那些还没有真正启动的火炮,也停了下来。

少女皱着眉头,坐在了驾驶舱内,嘀咕着说道:“路易斯说过这玩意可以手动的……怎么弄来着?早知道当初听他讲故事的时候,就不走神了。”

少女开始将驾驶舱內的线路胡乱拔出,随后又胡乱地接驳了起来——最重,某条重要的线路似乎驳接出现了问题。

一股极度的危险骤然袭上心头,少女二话不说就破开了列车的甲板,飞快地跳了出去,与此同时,列车瞬间炸裂!

巨大的气流甚至将她的身体直接吹飞了出去……琉歌从地上爬了起来,大脑中满是嗡嗡的声音,神色难看。

她咬了咬牙,头也不回地就冲入了列车的轨道当中,双腿一蹬,身体便如同子弹似地射出——果然还是自己的双腿最靠谱!

但就在此时,隧道当中,竟是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有着人头大小的机械甲虫——这些甲虫的嘴巴张口,便能够射出光束的攻击,威力不少。

少女脸黑地看着这些疯狂攻击自己的机械甲虫,不尽咬牙切齿道:“有完没完……”

看来,哪怕是用最靠谱的徒步,这一路上也不会太过的平静。

……

……

座位上的甲板忽然打开,然后一份份的食物变开始传输出来——看起来不是什么美食,只是一种流质的液体。

按照沧星所说,这些是现场制作出来的营养膏,还有口味可以选择……此处之外,还可以冲泡一些饮料。至于别的食物,因为已经变质的关系,暂时无法食用。

不过雷亚兹显然也不强求这些。

能够躺着一样地坐在舒适的椅子上赶路,还能够有提供的食物,在这种陌生的地方,已经不能要求更多了吧?

“请问,需要提供按摩服务吗。”沧星此时带着微笑地询问着……一如它作为乘务员的身份。

与此同时,一份按摩的清单也直接在雷亚兹的面前展开。

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

肩部按摩,腿部按摩,腰部按摩……*****。

雷亚兹不禁眨了眨眼镜……*****,那地方怎么按?

雷亚兹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后面座位上的洛大哥……洛大哥此时却颇为有趣似的鼓捣着座位上的一块屏幕。

至于大姐姐……大姐姐居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取出了一根类似螺丝刀似的东西,开始对着座位扶手上的屏幕拆了起来。

“哦?这列车的服务很到位嘛……不知道是什么构造的,真是有趣呢。”

好……好恐怖。

雷亚兹打了个冷颤,连忙乖乖地坐好……此时,一股香气迎面扑来,雷亚兹心中一怔,却是海伦此时靠到了自己的肩上。

太累了,睡着了过去。

雷亚兹更加不敢动了……按摩什么的,还是不用了吧。

#############

PS:照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