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四章 一个继承人

第六十四章 一个继承人

女仆小姐最终还是没有将列车拆开——注意,是没有完全拆解的意思……毕竟列车也有这么长,要一个个零件拆解下来,短时内还是做不到的。

“原来如此,这种压缩技术,还是第一次看见呢。”

听着大姐姐的自言自语,雷亚兹就放心下来了……大姐姐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只是见猎心喜,在研究这辆列车之上的技术嘛。

不知不觉间,列车的速度已经缓慢了下来。

此时,从大姐姐开始拧起螺丝刀的时候就突然消失的沧星,也再一次出现,“尊敬的旅客,本次的终点站,中枢塔已经抵达,感谢您选择班次列车,我是乘务员沧星,期待下一次为您服务。”

很有宾至如归得感觉啊……雷亚兹心想。

“到了吗……”小塞壬此时揉了揉眼镜,睡眼惺忪的模样,“好快呀。”

确实很快,几千秒的时间算起来也才一个多小时,稍微打个瞌睡很容易就会穿越过去……沧星打开了列车的舱门,恭送着乘客们的离开。

中枢塔站,作为所有列车的终点站,此时在站台中,能够看见朝着四面八方辐射而去的一条条不通的轨道。

有些轨道上此时还停泊着相同的列车……雷亚兹数了数,除了自己乘坐而来的这一辆之外,站台上此时还有三十七辆,但轨道数却要远超这个数量。

如此的庞大,然而站台之中此时却死静一片……除了他们的脚步声之外,竟是半点声音也没有。

阶梯上,已经布满了厚厚的一层尘埃……显然,这个地方已经许久没有人走动。

根据沧星所说,路易斯三十九世是在自己之前来到这里的放牧人……也不知道陛下到底是多久之前来到过这个地方,雷亚兹心中带着疑惑,走到了最近自己的一道升降闸门之前。

依然还是有光线扫描他的身体,然后闸门便自动打开。

升降台缓缓上升……但是对于皇帝陛下让自己进入这个地方的目的,雷亚兹依然毫无头绪。

忽然,升降台顿了顿,竟是停了下来——伴随着闸门的打开,女仆小姐却冷不丁地走到了众人的面前。

挥手,一道灰黑色的光墙瞬间出现,挡在了众人的面前。

只见闸门打开的瞬间,是十数道的光速同时射入……光束却直接打在了灰黑色的光墙之上,随后消失不见,毫无动静可言。

“怎么回事!”雷亚兹却惊恐地看着前方。

闸门之外,此时竟是占着了十具人高的机体——攻击,显然是从这些机体双臂的炮管上所发出的!

面对突然的攻击,雷亚兹一下子未能反应过来——但他还是第一时间,将海伦拉入自己的怀中,然后躲到了闸门侧边。

“看来,这个中枢塔,也不是很欢迎你的到来,雷亚兹。”女仆小姐此时随意一笑说道。

“但也有欢迎的不是?沧星的服务态度就很好。”雷亚兹苦中作乐道:“好吧,我在初学学堂的时候,确实不怎么受欢迎,除了氪多金之外,没几个喜欢和我做朋友的……可能是我比较害羞的关系?”

女仆小姐笑了笑,转而看向了洛老板。

洛邱则是随意说道,“看着办,尽量不要破坏这里。”

女仆小姐点了点头,随之直接走出了升降台……雷亚兹此时依然捂着海伦躲在了闸门的内侧,担忧地说道:“洛大哥,你怎么就让大姐姐一个人出去!”

“她一个就够了。”洛老板笑了笑道:“如果需要我出手的话,事情可能会比想象中的麻烦许多。”

这是什么话!

雷亚兹张了张口,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女仆小姐却已经再次走了回来——并且,还将一具人高的机体给拖了回来。

雷亚兹一惊,探头出去,只见外边长廊之上,那些机体竟然已经被拆成了一堆堆的零件,散落一地,他不禁咋舌道:“这…比琉歌那个暴力女还要暴力许多啊……”

“雷亚兹,你刚才有在说什么吗。”女仆小姐冷不丁地看着雷亚兹,眯笑了起来。

“没…没!我什么话也没有说!真的!”他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女仆小姐却没有追究下去,只是看着洛老板道:“这些机体本身恐怕没有交流的能力,应该只是接受指令行动。”

说着,女仆小姐双手轻轻一拧,便将这台机体的头部给拧了下来,随后掰开头部的装甲,只见里面只有一些精密的零件以及线路。

洛老板想了想道:“既然在接受指令,自然就有发布指令的人……看来,这座中枢塔,似乎真的不怎么欢迎入侵者。”

“但是沧星却没有拒绝雷亚兹的登站。”女仆小姐接着说道。

洛邱此时目光一转,便弯下腰来,从这台机体胸口装甲的缝隙当中,扯出了一块巴掌大的金属片出来,看了眼。

“看来,有人早早就给我们留下了礼物。”

“这是什么?”雷亚兹好奇地探头过来。

洛邱将金属片送到了雷亚兹得手上,“是一份留言,想来是留给你的。”

“留给我的?”雷亚兹不禁一怔,低头看着金属片,发现上面竟然刻有了文字,“这是……海底城的文字?【请寻找带有Ω符号的房间,我给你留下了提示】。”

“或许不是你。”洛老板忽然又道,“恐怕是留个会发现这段信息的某人才对。”

雷亚兹张了张口,下意识道:“你说,这块金属片,是陛下留下来给后来进入的人的?”

“大概吧。”洛邱笑了笑道:“他显然不会知道在自己之后,倒地是谁会来到这里。但现在既然是你在这里,自然就是你了。”

“可……可是陛下怎能确定我…确定后来者就一定能够找到这段信息?”雷亚兹摇摇头道:“这东西可是藏在了这个机体的体内……然后正好被后来者发现吗?”

“不只这个。”洛邱摇摇头道:“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些机体的身上,也应该有相同的东西。”

雷亚兹半信半疑,连忙走出长廊,在满地的机体残骸当中寻找了起来。海伦见状,便也直接走上前去,一同帮忙。

不一会儿的时间,雷亚兹手上已经拿着了九块相同的金属片回来……算上原本的这块,不多不少,正好十块,对应十个机体的数量。

金属片上的内容完全一致……雷亚兹不得不承认,洛大哥所说的是对的。

“我不明白。”雷亚兹抱着这一堆金属片摇摇头:“陛下为什么要将这些金属片藏在机体当中……如果后来者没有办法将这些机体破坏的话,岂不是永远也没有办法发现他留下来的信息?”

洛邱想了想道:“大概,是没有办法在除了这些机体之外地方,留下信息吧……或者说,只要将信息留在这些机体的身上,那么后来者就一定能够遇见。”

“你是说,这些机体,一定会攻击后面的人?”雷亚兹不由得一惊,先不说这些机体为什么会攻击后来者的原因,“可万一,后来者根本不敌这些机体,被杀死了,那么这些信息不久毫无意义了?”

“谁知道呢。”女仆小姐淡然道:“或许你们皇帝觉得,如果连这些东西都没办法应付的话,那么就没资格得道他留下的东西……死了也无所谓。”

雷亚兹顿时苦笑道:“这么说来,我大概是没有资格的……如果不是大姐姐出手的话,我和海伦大概还没有走出闸门,就已经死了。”

“运气也是一种实力。”女仆小姐轻笑道:“你们的皇帝既然设置了这样的考验,自然不会在乎后来者到底是通过什么手段得到他留下的信息。”

雷亚兹摇了摇头,不怎么认同大姐姐的说话……这次可以说是运气好,但运气不会总是一直很好。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后开始在满地的机体残骸中鼓捣了起来……他捡起来了一些看起来还能用做武器得零件,握在了手中,同时也扔给了海伦一把看起来像是【火麒麟】的短枪。

倒是不需要用魔能启动,只要直接按下就能够发出攻击,枪身上还有类似能量刻度的计量面板。

“这些应该是能量盒子……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能量技术。”

雷亚兹还在其它的武器上拆出来了不少的能量盒子,通通都塞入了自己的衣服和裤子的口袋当中。

洛老板也分到了一把……他拿在手上,但也没有用的意思。

“既然,你已经得到了海底城皇帝留个你的信息,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洛老板忽然问道。

雷亚兹沉吟着说道:“既然陛下留下了信息,那么就只好去寻找他信息当中提到过的那个房间了,那里或许还有更多的线索。”

“但是这里这么大,你打算怎么找?”洛老板再次问道。

雷亚兹不禁苦思冥想起来……忽然,他看着满地的机体残骸,心中一动道:“洛大哥,假设,我说只是假设。假设陛下真的像是你说的那样,故意将金属片留在这些机体的身上的话,而这些机体又必然会主动攻击后来者的情况之下,你说陛下倒地会藏下多少这种金属片?”

“很多。”洛老板笑了笑道。

雷亚兹目光一亮道:“没错!很多!不仅仅很多,应该是所有!只有所有的机体身上都藏有这种东西,才能够确保后来者不管碰到那一个,破坏那一个,都能最大机会地发现留下的信息!”

“你想说什么。”洛老板有趣地看着雷亚兹。

“我们假设这些机体会在这里分散活动,那么想要在每一个机体身上都放置信息显然过于麻烦。”雷亚兹此时飞快地说道:“一定有一个地方,是这些机体会聚集的地方!那么只要守在那里,就能够保证将信息放入每一个的机体当中。可能是制造这些机体的地方,也可能是给这些机体补充能量的地方!陛下说过留下了通往那个房间的提示,那么我有理由相信,提示很有可能会藏在这些机体汇聚的地方?洛大哥,你觉得呢?”

“现在你是队长了。”洛老板却给出了这样的答案,就像是鼓励般,“我们是你的队员,你来决定接下来的行动。”

“你真当这是在探险啊?”雷亚兹不禁哀嚎了一声,“我不是在开玩笑的!我…我当不了这个队长,洛大哥你别抓弄我了!”

“你觉得我在抓弄你。”洛邱看着他的双眼问道。

雷亚兹动了动嘴唇,错开了这道视线,下意识道:“比起我这样毛毛躁躁的,洛大哥不是更加合适吗……你看,你总是这样的冷静,大姐姐又那么的厉害。”

“这样啊……”洛老板想了想,便忽然说道:“那如果我们不在了,你就没有这些顾虑了吧。”

“不在,怎么会……”他猛然抬头,视线中的洛大哥,此时竟是已经消失不见!

大惊之下,雷亚兹不禁环顾四周,不仅仅是洛大哥消失不见了,甚至连女仆小姐,此时也已经一同消失不见!

“海伦,你…你有没有看见,洛大哥他们去哪里了?”雷亚兹有些慌乱地看向了海伦。

只见这位塞壬少女,此时却带着疑惑的目光看来,好奇问道:“雷亚兹,你说什么呀?什么洛大哥,这里除了我和你之外,就没有别人了呀?”

“不可能!”雷亚兹颇有些激动地抓住了海伦的双肩,“怎么会没有人?我们不是和洛大哥和大姐姐在海边碰到,然后一路走来……你看看这些机体,还是大姐姐给拆下来的!”

“雷亚兹,你弄痛我了。”海伦有些委屈巴巴地说道。

“你……你真的忘记了吗?”雷亚兹声音不禁轻轻地颤抖了起来。

海伦揉了揉自己被抓痛的地方,委屈地说道:“我们这一路走来,不都是只有我和你而已吗?这些可怕的东西,还是你打坏的……雷亚兹你才是,是刚才战斗的时候碰到脑袋了吗?”

不记得……不,不是不记得,而是莫名其妙地失去了那份认知才对。

雷亚兹惊恐地想到。

“雷亚兹?”

见雷亚兹此时失神地靠在了墙壁之上,海伦只好走上前来,轻声叫道。

只见雷亚兹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又吐了口浊气,才苦笑着说道:“不管怎样……我也只能当这个队长了。”

于是。

海底城得少年,与塞壬的少女,紧靠着对方,缓缓地走出了长廊,探入了这座神秘的中枢巨塔当中。

……

他们才走,长廊之上,两道身影才缓缓地出现。

洛老板看着女仆小姐,忽然说道:“你知道路易斯最后还提出了什么请求吗。”

“是什么呢。”

洛邱看着长廊得尽头,轻声道:“一个继承人。”

##########

PS:(44/83)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