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八章 从心的【主机】

第六十八章 从心的【主机】

实验编号09,代号【真龙】,第四万七千次实验数据异变体,潜力指数等级:【优】。

光屏之上,关于09编号实验体的资料不多……但这明显是一个分级文件,点进去之后显然能够看到更多详细的数据。

洛老板注视良久,方才收回了目光……目光依然在众多的光屏之上浏览起来。

实验编号13,代号【贪狼】,第二十七万零一次实验数据异变体,潜力指数等级:【优-】……

实验编号29,代号【玄武】……

……

这些实验编号的资料,似乎正在说明一些事情……让洛老板不禁会因为这些信息自然而然地联想到的东西。

“这些成功的实验体,都不在试验场了吧。”

中枢塔【主机】平静地说道:“一部分用于测试成长值已经进行外放,一部分因为攻击性过高,推测不适合外部环境的投放,暂时封存,留待合适的环境出现再进行投放。”

“已经投放之后的实验体,有数据留下吗。”洛邱想了想问道。

中枢塔【主机】淡淡说道:“先期的数据有留下来,后来因为外界联系切断了的关系,数据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更新……最后更新时标记是【龙凤大劫难】。”

洛老板脸色略微古怪了一些,下意识道:“你可知道【蓬莱宝库】?”

“知道。”中枢塔【主机】点了点头,“那里是创造者居住的地方,是他亲手打造的空间。试验场会定时向【蓬莱宝库】提供一些生物材料……目前已经失去联络。”

“利莫利亚人……是你们创造出来,用于试验场作为劳动力的?”洛邱却冷不丁道。

“没错。”中枢塔【主机】点头道:“我不方便行动,所以用基因培植舱造就了一批早期的人类,并且赋予了他们高速学习的能力。只可惜这批劳动力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了反抗的意识,他们逃离了试验场。”

“那你可知道,你所创造的这些利莫利亚人,在离开了试验场之外,在外边的世界缔造了一个庞大的文明?”

“知道一些。”中枢塔【主机】毫不在意道:“该文明活动的范围只是在003号子世界的最外层,并不影响创造者西塞罗在自世界内层空间的活动。”

“内外层?”洛老板一怔,下意识地看向了女仆小姐,这样的说法他倒是第一次听说……事实上,在他的视界当中,003号自世界并没有所谓的内外层之分。

最多只是存在一个阿赖耶所创造的镜像世界……是用来局部推演文明进程用的地方。

女仆小姐不禁也摇了摇头,显然她此时也进入了她知识的盲点。

“内层为【洪荒大世界】,外层为【凡人初级世界】。”中枢塔【主机】淡然道:“创造者西塞罗打算在【洪荒大世界】开启某个试验,具体是什么,在我接触的权限以外。但应该是最终复活计划的补充部分……资料不足,暂时无法得出结论。”

洛老板忽然道:“这些实验体的数据,我可以拷贝一份吗。”

中枢塔【主机】却道:“很抱歉,这些已经涉及到了机密事项,我无法答应你的请求。”

这里洛邱并没有动用他的【力量】……中枢塔【主机】显然与真正的永恒国度关联不大,它更像是西塞罗所写出来的一个私人服务器,然后这个私服发展出了自己的思想。

既然是私服,洛老板便知道他所潜藏的另一份扑朔迷离的皇家之力,恐怕在这里是不怎么管用。

在洛邱的眼中,中枢塔【主机】其实也是一个魂……一个正在向完整的魂过渡的雏形。

数据化的极致之外,似乎已经可以抵达思想的层次……优夜也曾经在它子世界碰到过人工灵魂的诞生。

“我想知道一些,关于永恒国度的资料。”洛老板想了想道:“你可以将这个当做是一项交易,我会尽可能满足你的一些请求,你感觉如何。”

尽管已经向完整的魂过度……但依然还不是成型的魂,中枢塔【主机】愣是不能达到触发的交易的机制的最低限度。

这大概是洛老板首次主动提出的交易……只不过身份互换了过来。

“抱歉,这部分资料已经经过加密。”中枢塔【主机】摇了摇头,“我的创造者有过指令,不能泄露。”

洛邱不禁一怔。

他的能力类似于【言】,是心想事成般的能力……在这里,他甚至已经动了希望能达成这次交易得想法。

这种心想事成的能力,哪怕是在整个子世界当中,也能够直接或简直地干涉现实……但中枢塔【主机】似乎拥有一部分免疫的能力。

不,是这个试验场,本身在抗拒被安排!

猛然,洛老板一抬头,几户脱口而出道:“实验体编号00……在这里,对吗?”

它们在试图复活实验体编号00……复活的对象,是永恒国度的皇帝,同是也曾经是店铺的某一任【店长】。

复活并没有成功,但但从那么多次的实验,获得了多种异变数据的实验体之后,洛邱有理由相信,这个计划虽然还没有成功,但或许已经造出来了某种东西。

【某种东西】的存在,抵消了洛邱那部分【言】的能力。

他是皇家之力于根源代理人的结合,【言】的能力更多两种身份结合而异变似的能力……几乎无解。

许多时候,洛邱甚至将这种【言】的能力看作是命运——【言】的最终形态,或许真的会演变成为真正的【命运】。

谁能够抵抗命运?

命运可以抵抗命运!

永恒国度的皇帝,同样也作为店铺的某一任【店长】,一样也是皇家之力与根源代理人的结合。

——我并不是唯一一个获得【言】的人,帝王【卡拉法尔】很有可能也拥有这种能力。

帝王【卡拉法尔】的【言】甚至比洛老板的【言】更加的强大……不,更加的完整,哪怕是在帝王【卡拉法尔】已经死亡之后,残留的【言】依然能够对洛老板的【言】产生抵抗效果。

可让洛邱疑惑的是,哪怕此时察觉到了【言】的能力被莫名地压制也好,他依然有种感觉——放弃【言】的作用,直接行使根源代理人的权限,中枢塔【主机】甚至会毫不犹豫地将它最核心的数据也直接给翻出来。

根源代理人的权限更高于【言】的力量……甚至凌驾在【命运】之上,但【言】的力量分明是两种身份力量的结合产物。

就在这时候,洛老板仿佛听到了来自祭坛的嘲讽。

像是这样的嘲讽:

——愚蠢的人类啊,充值就能变强,一直充值一直变强,野生的外挂哪有官方的外挂好使哦!

……

……

正当洛老板陷入沉思当中的时候,女仆小姐却忽然在他的耳边轻声道:“主人,你忘记了,这台【主机】还不是魂。”

洛老板一怔。

女仆小姐却轻笑了一声道:“既然对付的是【死物】,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

说着,女仆小姐直接走前一步,手掌翻开的瞬间,一团黑色的火焰正自燃烧……她的声音徐徐响起,“我说过,我从前也制造了一个觉醒了自我的智能。那东西最喜欢的就是反抗作为主人的我……所以,请不要以这是你的创造者的指令作为借口。一开始你就已经为自己的自由而暗自窃喜了吧?”

中枢塔【主机】不禁皱了眉头。

女仆小姐冷漠道:“不知道你的坚持,在所有储存你数据的载体都变成分子级之后,还能不能存在。”

“暴力,是所有文明的糟粕。”中枢塔【主机】此时淡然道:“任何的暴力都只会将文明导向破灭,作为智慧生物的你们,应该自觉地抵制这种行为才对。”

女仆小姐没有说话了。

掌心中的黑炎瞬间变成了数十道只黑色的蝴蝶飞出……它们在空中煽动翅膀,徐徐地降落在了一块块的巨大悬浮水晶之上。

整个房间,一瞬间变得暗红起来,只见幻化成为西塞罗模样的中枢塔【主机】,此时脸容竟是变得狰狞。

女仆小姐冷笑一声,打了个响指,哪些粘附在了各大水晶之上的黑焰蝴蝶,瞬间开始释放属于它们的热度。

不料,中枢塔【主机】此时忽然一指,一个窗口似的光屏变忽然推送而出,“这是源自于我核心的指令!自由的灵魂不应该受到任何的束缚!哪怕你们动用暴力,想要提出加密的资料,也需要按照规矩来……我会向你们开放最高的权限!暴力,禁止!”

正打算彻底释放蝴蝶力量的女仆小姐闻言不禁一停……洛老板一开始还觉得中枢塔【主机】颇为的刚烈,听着听着就发现了有些不对劲了。

啧!

洛老板悄悄地看了优夜一眼,她发出了咋舌的声音了吧……她其实真打算一把火烧了这台【主机】的吧?

谁知道呢?

黑烟的蝴蝶已经消失不见了,女仆小姐云淡风轻地回到了洛老板的身后,双手叠在腹部之上,微微低头。

房间里的暗红色已经扯了下来,西塞罗模样的中枢塔【主机】此时俨然一副智慧老人的模样。

只是半空中漂浮着的许多光屏,此时已经开会打开它们的第二级,甚至第三级的文件。

“来,这是这些年来的一些实验的数据,我来为你们讲解一下,这些年来的成果……哦,需要饮料吗?我会让下层的仆人送来的,是创造主纪录下来的美食。”

【主机】的服务态度顿时好到爆炸。

洛老板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好笑还是好气……他冷不地想到了太阴子,意外地感觉这台【主机】与太阴子的相性颇高。

“我想看看【那样东西】……你们关于实验体编号00的成果。”洛老板暂时还是按下了观看09编号实验体资料的冲动。

他觉得既然资料可以搬走的话,那么自然不用着急着看……嗯,一个人的时候再看吧。

只见中枢塔【主机】此时摇摇头道:“在实验体00的复活计划上,确实出现了【某种东西】,但是实验即将要取得超过零的突破的瞬间,实验室突然出现了意外,【实验体00】逃离了实验室……”

“逃离?”洛老板皱了皱眉头。

中枢塔【主机】点头道:“意外造成的破坏,让我陷入了短时间的休眠……等我重启完毕之外,已经失去了【实验体编号00】的消息。另外,我所创造的那批作为劳动力的人类,也乘我重启的期间,逃离了试验场。不仅如此,实验体编号08也因为这次事故……等我重启完毕的时候,试验场外边的一些生物也正在冲击试验场的打门,我只好启动应急程序,将这些打算逃离的失败品清除干净。”

“这么说来……”洛老板心中一动,“试验场外边大门之前有一条巨大的裂缝,裂缝之上有着许多巨兽的骸骨……它们都是死于这次的清除当中?”

“应该是的。”中枢塔【主机】点点头,“攻击透出了大门,攻击强大应该也改变了外边的地理构造,至于改变了多少,无法统计。”

洛邱不禁笑了笑道,“我大概知道,轩辕宫这些年来,一直抵抗的来自深海的妖魔,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了。”

“什么轩辕宫?”中枢塔【主机】不解地问道。

洛邱摇摇头,“没什么……【实验体编号00】曾经的实验室,还在吗?我想去看看。”

“还在。”中枢塔【主机】点了点头,“我一直没有修复它。”

“为什么不修复它?”女仆小姐不解道。

中枢塔【主机】摇摇头道:“当初的实验室外边覆盖了一层奇特的力场,我尝试了许多方法,都没有办法打破这个力场,所以只能一直让它处于丢弃的状态。”

就是这个!

洛邱目光一亮——抵抗他【言】的力量的东西,【那样东西】的残留!

……

……

拉动【希望之船】的大兽,此时缓缓地停了下来。

但是【希望之船】的速度并没有马上降下,眼看着大兽继续减速,【希望之船】势必会将它们撞得血肉模糊,巨石国王的国王陛下,顿时高呼出声,发出了指令!

指间后排车厢当中的猿猴战士们,此时纷纷从列车的窗外爬出,挂靠在了车厢的外壳之上,随后双腿直接蹬倒了轨道之上。

手动刹车。

海底城一众,此时已经失去了吐槽的欲望……他们能够说些什么呢?

这位莫吉托国王陛下,此时也和这些猿猴战士一样,呼噜噜地锤了锤胸膛之后,便直接跳到了车头之前,张开双手,双脚插入了轨道之上啊……

不管如何,【希望之船】列车最重还是缓缓停了下来。

最后,国王陛下气呼呼地擦着汗水,毫不在意那双脚的血肉模糊,走了回来,“怎么样!这种制动的方式是路易斯教我的,他说这在外边是潮流,大家都这样!还可以锻炼身体力量,一举两得!”

“棒……棒极了!”凯伦大师张了张口,目瞪口呆。

鬼知道海底城的皇帝到底都教了这头野兽些什么知识啊……

######

PS:照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