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九章 卑微的少年

第六十九章 卑微的少年

嘿咻——嘿咻——嘿咻——!

猿猴战士们正在将列车上的装备物资一一搬出,动作整齐无比,像是勤劳的蚂蚁般,很是能够引起画面的极度舒适。

海底城的一行打量着四周……四周是像是地下月台一样的地方。

“有谁比我们早一步来到这里了。”此时,莫吉托国王忽然说道:“我能够嗅到一些别的味道……是【路易斯】的味道!像是他一样的味道!是他……他回来了吗!”

海底城皇帝?

凯伦大师表情微变,却状若无意道:“我们进来是因为外边门扉的一道光,那么进来的也只是当时在场的人,据我所知,当时三十九世并不在现场。”

关于这点,凯亚夫人也可以确定……她以及自己的下属,应该是最后被光线所射中的。

“不是他,不是他……只是很像,但不是,不是……”莫吉托国王此时却陷入了某种低落的情绪当中。

可就在此时,骚动忽然出现。

只见凯亚夫人此时忽然发难——她以极快的速度击倒了一名猿猴战士之后,便夺走了这名战士身上的武器——与此同时,几名海底城战士也几乎在同一时间行动了起来。

“凯亚,你做什么!”龙冈不禁一怔。

“问这位凯伦大师去吧!”凯亚夫人冷笑一声。

说罢,她便拿起了武器便直接朝着那几头拉车用的大兽射去——本来正在休息的大兽受到了攻击,瞬间便狂怒起来。

拉车用的锁链限制了它们的活动,但同时也让它们的暴动围绕着列车展开,场面瞬间便变得混乱起来。

莫吉托国王只好指挥手下,将这些大兽现行制服……然而混乱之中,凯亚夫人已经领着自己的手下,先一步潜入了终点站的车站当中。

不仅仅如此,当龙冈追到车站的时候,凯亚夫人已经让下属将入口的通道直接破坏堵死。

“怎么回事,凯亚怎么会……”龙冈站在了堵住了的通道入口前,大皱眉头,“大师,凯亚为什么要这么做?!”

凯伦大师只好苦笑道:“我本来打算找个机会和你细说的……之前是因为怕麻烦,但麻烦的事情果然还是发生了——龙冈,凯亚应该是被海底城皇帝洗脑了,她现在的身份,是海底城官方的人。”

“你现在才和我说这件事情?”一手抓住了凯伦大师的衣服,龙冈直接便将人给提了起来,“大师,你糊涂了!”

“我确实糊涂了。”凯伦大师叹了口气,“原谅我,龙冈……我原本,只是不希望在这么困难的时候,加重你的负担。本来,我是打算等成功逃出了这个地方之后,再向你坦白的。我没想到,凯亚会在这种时候突然发水。”

“恐怕是因为雷亚兹。”龙冈无奈地将凯伦大师放开,“莫吉托说嗅到了别人的气味……凯亚一定是猜到了什么,很有可能是雷亚兹,所以她才会私自行动。”

“确实有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没考虑到。”凯伦大师皱了皱眉头,“龙冈,我希望你能够保持冷静。关于凯亚被洗脑的事情,我相信一定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现在关键,是我们自身的问题。这个莫吉托国王,不一定靠得住。”

“它很真诚。”龙冈摇摇头:“我能够感觉到它的内心……它暂时没有骗我们,但应该也有什么没有坦白。”

“没有欺骗只是暂时。”凯伦大师摇头道:“人类在漫长的历史当中学会了隐瞒于欺骗,它们拥有智慧,一样可以学会这些。”

“你也骗我,大师。”龙冈冷不丁地说道。

“我只是为了大局着想。”凯伦大师脸色一白,“但我确实骗了你,你可以恨我。”

“这件事情,姑且放下吧。”龙冈一吐气,随后走向了莫吉托国王,似乎是商量打开被堵通道的事情。

凯伦大师此时揉了揉被衣领勒的有些发红的脖子,眼中阴沉之色一闪而过……下意识地,凯伦大师突然看向了空海。

却见空海此时一脸平静地站在一旁,抬头打量着四周。

凯伦大师不禁皱了皱眉头,按照他对空海的了解,这个时候空海应该会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然后毫不留情地挖苦他一番才对。

“你在看什么?”凯伦大师走近空海,心中一动,便压低声音道:“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我是想起来了一些事情。”空海点了点头。

“想起了什么!”凯伦大师急忙问道。

“我的任务……我想起来了,我需要做得事情。”空海低声说道。

“是什么?”凯伦大师神色更加急切了。

“抓捕,背叛者!”

空海眼中闪过了一丝妖异的光芒——并且,再说完了这句话之后,空海更是直接走进了被堵住了通道之前。

他左手握住了右手的手腕,右手的手掌此时瞬间张开……掌心处,瞬间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孔。

一道白光凝聚,随后径直射出——堵塞的通道,在白光得扫射之下,瞬间炸开!

翻滚而来的气浪,吹得凯伦大师不得不双手护持身前……而空海便在此时,直接冲了进去!

凯伦大师只得呆呆地看着这一切,突然有种失去了空海的感觉。

“哦哇!发生了什么事情……通道打通了?”莫吉托国王快步走来,看着被炸开了一个大洞的通道,颇有些兴奋。

龙昂下意识地看向了凯伦大师,却见凯伦大师此时一脸阴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师?”

“龙冈。”凯伦大师此刻像是个无助老人似的,满脸疲惫之色,“我现在能够指望的,只剩下你了。”

龙冈张了张口……并未回应。

呼鲁鲁啧啧——!

莫吉托国王却在此时捶胸,发出了兴奋的叫声来……它没有理会龙冈与凯伦大师,只是直接指挥着一众的猿猴战士,走入通道当中。

“现在可以说明白了吧。”龙冈看向了莫吉托,“你毫不犹豫就帮助我们的愿意……巴图鲁说过,中枢塔是被你们祖先禁止接触的地方。但是,你显然早就打算要闯一闯这个地方,并且早早就为此准备着!”

“现在告诉你们也没关系。”莫吉托国王笑了笑道:“这里有路易斯留下的东西!他离开之前告诉过我,如果我想要离开的话,就来中枢塔寻找他的遗产!”

龙冈皱眉道:“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一直都不来……而是要等待现在?”

“我来过了……很多次!”莫吉托国王一把掀开了身上的盔甲!

盔甲之下,赫然是纵横交错的疤痕……莫吉托国王指着胸口上一道恐怖的伤口道:“每一次,都差点走不出来!”

“你一直没找到路易斯留下的东西?”

“我找到了。”莫吉托国王淡然道:“但是我一直以来都没有办法打开。”

“那你之所以愿意带上我们,是为了?”龙冈似想到了什么。

只听见这位猿猴王国的国王眯起眼道:“你们,和路易斯一样,都是来自外边的……你们,或许有办法可以打开!”

“如果我们没有办法帮你呢?”

莫吉托国王淡然道:“我只能保证,自己能够勉强不死离开这个地方,保证不了你们……然后,我会继续等待下一次的机会——在我生命走到尽头之前,如果我还没有等到的话,我会再来这里一次,然后让自己在这里死去,这是一名战士的荣耀!”

“那就走吧!”龙冈沉声道:“我也想看看,海底城的皇帝,到底在这里留下了什么。”

……

……

路一上,雷亚兹几乎不再与琉歌交流。

海伦已经能够下地行走了……较早之前,她就已经从雷亚兹的背后走了下来,自己赶路……雷亚兹与她自己,这段时间几乎也没有交流。

哪怕是眼神的短暂接触,也会瞬间错开。

少女琉歌却没心没肺似的,一路上逮到了上前攻击的战斗人型,就直接出手破坏——目前,还没有碰到能够让她觉得麻烦的情况。

“陛下他,也是用你说的哪两种办法,才觉醒了蓝血的力量吗?”雷亚兹不禁想到了海底城的皇帝……皇帝的皇后,前面已经死了两个,这不得不让雷亚兹多少有些想法。

“你是想问,前任的两位皇后死亡的事情?”琉歌回头,目无表情地看着雷亚兹。

“这是你说的。”雷亚兹咬了咬牙道:“觉醒蓝血力量的方法。”

“放心吧。”琉歌淡然道:“如果真得需要亲手杀死挚爱才能够得到力量,路易斯是不屑要这种所谓力量的。他的血统是历代最纯正的,从出生开始,就已经是觉醒的状态。”

“可是……可是为什么我?”

琉歌淡然道:“当然是因为我们的血统都不纯正的关系。”

“我们?”雷亚兹张了张口,不禁皱起眉头,“果然,你也一样,拥有蓝血!我就知道,普通人怎么会拥有这么恐怖的力量!你觉醒了!你……难道已经杀过了自己挚爱的人?”

“我?我什么时候说我觉醒了?”琉歌冷笑了一声,“我也不屑要这种无聊的力量……我比你强大,只不过是我在激活蓝血的路上,走得比你远了几十万海里而已。小子,你还是差得太远了!”

“我确实差远了。”雷亚兹苦笑道:“不管是在陛下的面前,还是在你的面前……或者是在洛大哥他们的面前,我总是微不足道的那个,毫不起眼,也没有长处——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还要选择我?”

“谁知道呢。”琉歌冷笑道:“或许是命运,它一向都这样不可理喻不是……好了,小鬼,我只是负责教导你使用蓝血力量而已,并不是你的人生导师,差不多收起来你这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吧!我可不是你的母亲,没有义务为你抹眼泪!”

雷亚兹微怒道:“你们都不屑要的力量……为什么要逼我去接收!”

“没有人逼你。”琉歌冷哼道:“要怪,就怪你得父亲!是他亲手将蓝血融入你的血脉当中的!真正逼你去面对这件事情的,是你的父亲——告诉你觉醒的方法,只是因为拥有了这个资格而已!最后倒地怎么选择,是你自己的事情!事实上,我对你得期待,只是比零点高出了一点点,连百分之一都不到。”

“我能看见我得父亲吗。”雷亚兹幽幽地问道:“氪多金告诉我,只要我进来这里,就能够看见我的父亲。”

“氪多金是谁?”少女琉歌皱了皱眉头。

“你不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说到这里,琉歌似乎变得略微的烦躁起来,“你进来这件事情,如果真是路易斯安排的话,那么他就瞒着我在策划这件事情,这让我很火大!”

“你也不知道……”雷亚兹喃喃自语:“原来你也不知道。”

“哼!”琉歌冷笑了一声,“怎么,觉得我也是身处在浓雾当中,让你找到了一点平衡了?你的自尊,已经廉价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雷亚兹摇摇头,“我不知道陛下为什么要瞒着你……但我知道一件事情。如果是我,要做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会导致我的父母变得愤怒,让他们责罚我的话,我也会瞒着他们。但我知道,真正让我说谎的原因,是我不希望他们会为了我而担心什么。”

琉歌没有说话。

只是此时,一台战斗人型突然从走廊走出,她反手便直接将手中的短刃射出……短刃化作一道银光,瞬间就将这台战斗人型脖子处的接合位置刺穿……最后钉在了墙壁之上。

“说了这么久,你想到了没有!”琉歌忽然问道。

“想到什么?”

琉歌冷哼道:“房间的事情——我已经砍到了这么多人偶了,你不要告诉我,你这一路上都只是在发呆!根本没有思考线索的问题!”

——还真是!

雷亚兹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总感觉这个头要是点下来的话,眼前的这名暴力少女,绝对不介意在这里和他来一场【友爱】的教学……

“我……我可能知道那个房间在什么地方。”

就在此时,海伦怯生生的声音,在雷亚兹与琉歌的耳边响了起来。

#########

PS:(46/83)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