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五章 卡住了,没有射出来

第七十五章 卡住了,没有射出来

“这并不是我安排的。”中枢塔【主机】忽然道:“他是因为从前的指令,而不是为了应对这个醒过来的实验体。事实上,如果是要抓捕特异实验体的话,我会派出【曜日级尖兵】的。所以,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命令它离开。”

它说的显然是空海出现在中枢塔的热带丛林试验场的事情。

“不用,就这样就行。”洛老板看着光屏上的画面,笑了笑道:“说说【曜日级尖兵】的事情?这似乎是永恒国度的一种划分?”

“你怎么知道的?”中枢塔【主机】不禁好奇问道……但它很快便反应过来洛邱之前曾经说过“他总能够知道”之类的说话。

“它自己冒出来的。”果不其然,洛老板还是这样的回应,“我暂时也没有办法。”

中枢塔【主机】只好说道:“一般是分化【普级】,然后是【晨曦级】,【辉月级】之后是【曜日级】,以及全面超越【曜日级】的【永恒级】。基本上这种划分是适用于所有军工产品的。”

女仆小姐忽然道:“所以说,你这里最高的也只有所谓的【曜日级】军工产品……所谓的【尖兵】?”

中枢塔【主机】好像是找回了一点儿自信似的:“【曜日级】已经是除永恒皇族之外,国民所能够允许的最高使用等级了!尤其是战斗用的【曜日级】最低限度也可以达到星球灭绝的战斗力。”

女仆小姐稍稍有些动容,“星球灭绝,只是【曜日级】的最下限?”

“当然。”中枢塔【主机】再次找回了一些自信,“最上限甚至可以做到粉碎一个标准星体程度。”

“那确实是不俗的战斗力。”女仆小姐破天荒地没有看轻。

中枢塔【主机】似乎来劲了,声音带着一些傲然,“至于【永恒级】……甚至可以做到成从时间线上将目标完全抹除的程度——记住,并非单一自世界的时间,而是全部时空的时间。”

哪怕女仆小姐,此刻也已经完全动容——全时间线的打击,她无法做到。

这已经是店主才应该拥有的能力。

“中枢塔內,有多少台【曜日级】的尖兵?”洛老板此时忽然问道。

“一台!”中枢塔【主机】淡然道:“唯有我曾经的创造主,作为帝国的亲王,才拥有在私人的试验场当中也配备【曜日级】尖兵的权限。”

“空海先生是什么等级。”女仆小姐接着问道。

“【晨曦级】。”中枢塔【主机】很是直接地道:“如果没有损坏之前,这个生化兵完全是【晨曦级】的战斗力,而且在【晨曦级】当中也是精英的级别。”

“你说它损坏了?”女仆小姐皱了皱眉。

中枢塔【主机】想了想道:“当初,两个放牧人的后代逃出了试验场,在开启大门的时候,我只来得及派出这台【晨曦级】的生化兵种……你们叫它什么,空海?”

“这是他后来的名字。”洛老板随意说道:“他说过,他忘记了许多事情。”

“那就对了。”中枢塔【主机】也很平静地说道:“这次它回归了试验场之外,与我通过内部的网络进行了连结。我发现了它的记忆系统被破坏得很严重,而且作战能力更加大幅度跌落,不过我通过读取它的数据发现,它体内多出了另外一种插件,可以帮助它进行优化,另外也一定程度地修复了它的记忆中枢,让它的作战能力恢复了一些……现在,大概是介于【普级】与【晨曦级】之间吧。”

“这么说来,空海先生是在离开试验场之后,遭受到了一场惨烈的战斗之后,记忆才失去的……”洛老板此时沉吟着道:“离开试验场时候的空海先生完全是最好的状态,【晨曦级】……那么攻击空海先生的,至少也需要【晨曦级】的程度。”

中枢塔【主机】却不怎么在意道:“只是【晨曦级】的生化兵而已,西塞罗亲王在这留下了一条生产线,目前库存的材料,还可以制作三百九十八个。”

女仆小姐这次没有说话……永恒国度的底蕴完全比她想象之中的深厚。

根据中枢塔【主机】对于【永恒级】甚至可以做到全时间线操控的描述看来……她如果在永恒国度的体系中进行评价的话……

巅峰状态之下,也依然还在【曜日级】的程度。

“果然,次元夹缝当中的那些家伙,一直以来所寻找的原初……就是永恒国度吗。”女仆小姐低声道:“一个远超所有自世界文明进程,达致永恒或者接近永恒的世界。”

“原初没有这么简单。”洛老板却在此时,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女仆小姐不禁动了动嘴唇。

但洛老板此时只是摇了摇头,旋即又道:“永恒国度,只是原初之前的门扉……不过,对于你我来说,在某种程度来讲,本身就已经在原初当中。”

看着动容的女仆小姐,洛老板接着幽幽地说道:“我说的是,我所失去的…被禁锢着的东西。”

他卖给上一任店主的自由……灵魂的自由。

“主人!”她似有什么想说。

洛老板却轻轻地摇了摇头:“关于这个话题就到这里吧……我们不用去纠结什么。这次之后,我总算是确定了一件事情。”

将中枢塔【主机】完全屏蔽,仿佛这里的时间已经被突然从时间线当中掏了出来,没有前,也没有后。

洛老板这才看着女仆小姐,带着一丝复杂难明的目光,轻声说道:“只要根源一直存在……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原来真的可以作为玩具。”

“是他们……送给我的玩具。”

他们……谁?

疑问发自内心,几乎想要在这瞬间脱口而出,然而却有着一股悄无声息的力量出现,让这一切的疑惑被消融了过去。

随之而来,女仆小姐竟是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喜悦……是被称之为爱意的纯净之物。

它,正温柔地包围着她的主人。

瞬间,被摄走了的时间在此回来……它回到了那原本断开的地方,续上了前,也接上了后,让一切恢复流动。

“刚才的那些话,记在记忆的深处,然后忘记就好。”洛老板忽然笑了笑道:“不然让别人听见了,我会觉得我很欠打的。”

女仆小姐一怔……从前的洛邱,基本上不会用这种口吻说话。

果然——自从纯黑力场出来之后,主人真的变得开朗了些。

“其实我以前也是这个样子的。”洛邱笑了笑道:“几年前。”

那时候,他还只是个高中生,他的父亲还在,是一名受到爱戴的警察,而他的身边,都是些对他很好的长辈,都是些……深深地爱着他的人。

“真好。”优夜轻声呢喃。

“当然,偶尔也会使坏,也会恶作剧。”洛老板笑了笑道:“总是也会有调皮的时候……你会喜欢吗。”

她已经用唯美的笑容给出了回答。

洛老板缓缓地吁了口气。

这是他从纯黑力场当中所收到的,来自那位帝王【卡拉法尔】的礼物。

看着这对视着的二人,作为瓢虫的中枢塔【主机】此时正无聊地飘着——它正在二人之间,做着∞型的绕行。

于是,洛老板冷不丁地就伸出手指来,在这只瓢虫的身上轻轻一弹。

瓢虫一下子就撞向了前方用来观察用的光屏,然后直接穿透了过去……光屏之上,只是泛起了一阵的涟漪。

扭曲着此时雷亚兹的脸。

……

……

前有狼,后有虎。

说的大概就是这会儿雷亚兹一行人——那恐怖的蓝色巨人还没有解决,麻烦的空海先生也已经追赶而来。

“听说沉海时代之前,有一位天文学家发现了天上存在着一颗代表着【扫把】的星辰,是带来霉运的星辰。你说,你是不是这星辰降生的?”

面对这琉歌此时说不得多埋怨的话,雷亚兹甚至没有气力她争辩些什么,“如果我是扫把星,那么肯定还有一颗大扫把星,然后降生成为你好吗!”

“嗯,有进步了。”少女琉歌忽然笑了笑,“雷亚兹,我决定给你毕业作业!去,将这个家伙干翻在地!”

他很想要说,那么多人死,为什么就不见她死之类的晦气话——但显然不是这个时候,因为空海先生已经临近。

雷亚兹有一种所有的去路都已经被锁死了的感觉,此时不关自己套向哪个方向,都必然会受到空海先生掌心中的那些电弧攻击。

“又、又见面了,空海先生…这里的环境不错,你是来散步得吗……”

“雷亚兹,你的生命磁场增强了。”空海先生冷不丁说了一句。

“什么?”雷亚兹不禁一怔。

空海却看着琉歌,淡然道:“你的减弱了许多,看来中和已经完全生效。”

琉歌只是眯起了眼睛,是小拳头却悄悄地用力握紧……发白。

空海此时身影一闪,出现在了琉歌的面前——这次她完全反应不过来。

眼看中空海的拳头挥向自的额头,这一拳之后恐怕是一个极其血腥的场面……琉歌瞳孔只是放大了些。

她想要动,但是条件发射此时却变得极为的缓慢……血脉被中和了之后,她已经全方面第衰退成为了一个只是强壮点的生命。

但一股巨力,却是将她给拉到了一旁。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只是雷亚兹双手护持着身前,然后身体往后滑行而去……十数米的距离。

他成功地挡下了空海先生的攻击。

——又被这个家伙救了一次?

琉歌下意识皱了皱眉头。

此时,对于雷亚兹接下自己攻击的空海先生,脸上有了一丝诧异,“既然这样,那就先回收吧,雷亚兹。”

说罢,空海先生再次欺身而上,这次速度更快!

雷亚兹从前在学堂的时候,打架也不会,最多只会胡乱地挥动拳头。这一周来倒是被琉歌训练得挺狠的,然而却始终没有多少战斗经验。

可他面对的对手却是专门开发出来的【晨曦级】生化士兵……反抗的下场是,瞬间失败。

失败的瞬间,雷亚兹的血液再次开始沸腾起来……似有什么,此时即将要从他的额头上浮现而出。

可一只手就摁住了雷亚兹的空海先生,此时却不慌不忙地伸出另外一只手掌……指尖处,一根长针已经出现。

就在此时,一股刺耳的声音响起……竟是一道撼动人心的尖锐叫声。

那声音甚至现化成为了可见的声波,直接冲向了空海先生……只是这种声波的攻击,似乎并没有让空海有任何的伤害。

他只是看着声波的来源——此时一副既恐惧又激动之色的海伦。

“我的目标只是放牧人以及放牧人的后代,不是你。”空海先生淡然道:“请停止你的行为,否则我会进行自动防卫……事实上,我现在也觉得,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回收……回收回收!我到底做了什么!放牧人又做错了什么,要让你死抓着我们不放!”雷亚兹此时悲愤交加,“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去决定我们的命运。”

“这只是命令。”空海先生随意地说了一句。

随后带着针管的长针,瞬间刺入了雷亚兹的脖子当中——就在此时,琉歌竟是一反常态地跌坐了在地上。

仿佛雷亚兹得被中和,其严重程度,要远远超出她自己被中和了力量的程度。

啊——!

雷亚兹是惨叫的——他看到过琉歌被空海亲手打针的情形,看到过琉歌这样的暴力女,当时痛不欲生的模样。

这完全是身体的应激反应……可是,渐渐地,雷亚兹却发现了有些不妥。

痛……确实是很痛,任谁脖子上被人这样插上一针,也会很痛——但似乎,也仅仅只是刺痛的程度,完全比不上琉歌当时的那种痛不欲生啊?

空海先生此时也露出了颇为古怪的神色。

雷亚兹此时一咬牙,趁机发力,一把逃脱了出来——这力度不弱,一下子就将孔海先生给推飞了出去。

只是空海很快便找回了平衡,十分落地。

“怎么回事,你得力量没有被中和?”琉歌不可思议地看着雷亚兹,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好像…好像并没有什么地方不对。”雷亚兹下意识地握了握拳头,“我感觉,挺好的?”

“哈哈!”琉歌笑了,大笑着说道:“没想到,你居然可以免疫那家伙的注射剂……真是,真是太好了!”

“不。”空海先生此时却摇了摇头,“他没有免疫中和药剂……没有发生作用的愿意,只是因为我的药剂突然被卡住了,没有射出来。”

雷亚兹一怔。

琉歌也一怔……随后一脸黑,这个叫空海的家伙,倒地是谁请来的傻子啊?

“你【芬芳】【芬芳】【狗头】【芬芳】……逗我【狗头】??!!”

##########

PS1:吐槽一下点娘的服务器,换了几个浏览器才加载出来上传后台。

PS2:下一章照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