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九十二章 名利场

第九十二章 名利场

接过钟家几人之后,张罄蕊马上便把人领到了张李兰芳作为休息的房间之中。

老夫人却只是留下了钟老太爷,说是叙叙旧。

门外,钟落尘看着张罄蕊淡笑道:“张小姐,上次见面,还是在古月斋归还东西的事情。”

张罄蕊点了点头,已经超过一个月的时间了吧?她看着钟落尘脸上的笑容,不知为何,总感觉比起上次见面的时候还要好看一些,完美一些……更加不真实一些。

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

大概两个多月前,这位钟家的二少爷从京城而来,拜访她的祖母。那时候的张大小姐至少还有印象,在现今的这种浮躁的社会之中,钟落尘大概可以归到豪门公子的翘楚一类。

而现在仿佛更加的出色……仿佛仅仅只剩下这个翘楚身份的皮囊。

“钟先生是打算在这里等,还是先到会场?”张罄蕊回应道。

钟落尘淡然道:“我在这里等吧。张小姐要是忙的话,我自然不敢打扰的。”

这里还有服侍张李兰芳十几年的佣人,张罄蕊自然放心一些。张家人丁单薄,迎宾的事情,她需要亲力亲才行。

“那我先失陪了。”

看着张罄蕊离开,也一同在外候着,在钟家服务了几代人的老罗忽然笑了笑道:“这位张小姐,和李小姐年轻的事情,太像了。”

钟落尘自然知道这位罗爷爷口中的李家小姐指的是什么人。他曾经在罗爷爷的口中知道张家的这位老夫人的过往,并且不难从罗爷爷的口述当中,听得出来,多少的年轻才俊在当年对这位李家小姐的爱慕之心——自然也包括他的这位罗爷爷。

隐约地,钟落尘甚至觉得,他的祖父,钟家的老太爷恐怕也是当年的爱慕者之一。

钟落尘笑了笑,忽然吩咐道:“成云,你去会场看看,都来了些什么人。”

“好的,少爷。”

……

钟家老太爷进来的时候,只是拎着了一个小袋子。这会儿张李兰芳正在房间之中品茗,神情清淡。

钟老太爷挂上了一丝微笑,来到了张李兰芳的面前坐了下来,把小袋子里面的东西拿出,是一个精致的食盒。

“这是京城老字号同德坊的标记。”张老夫人看了一眼,有些讶然。

钟老太爷缓缓一笑道:“好几十年啦。同德坊也早就时代兴衰消失不见。这个食盒还是从前留下来的。原本的老师傅早就仙游,不过我找到了他的传人。你尝尝,这桂花糕的味道和当年一样。”

张李兰芳把钟老太爷推过来的食盒挪开了一下,淡然道:“看来为了我这个老婆子,你堂堂钟老太爷着实是花了不少的心思。”

钟老太爷轻声道:“你老了,我也老了,只是在我眼中,你从来没有变老。”

“钟高顺,你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吗?”不料张李兰芳此时却冷冷地回应着。

“我清楚的,我不清楚的都太多。”钟老太爷叹了口气道:“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更加是咱们两家的好日子。你也别生气,当我没说便是。”

相顾无言,两人便这样默默地喝着茶,也不聊天……张李兰芳并没有从钟老头的神色之中看出来一些端倪。

她的黑卡变成了假卡,可当日是她亲手接过看过。她只是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是和钟家有关系,但她却暂时找不出来证据。

几十年了,人事变迁,眼前的这个矮瘦的老头,和当年有些什么不一样,也是未知,人心隔肚皮,谁也不是谁。

这房间看似是沉默的,但其实早就有了对话的声音。

洛邱是见过钟家老太爷一面的……为他续命的时候。至于这位张老夫人,今天也是第一次看见。

这就是张罄蕊的祖母,眉宇之间确实异常的相似。洛邱此时看着身边的黑魂9号,“就是因为看到这位老夫人,你才想要找回从前的记忆?”

黑魂9号也没有打算隐瞒:“我只是隐约觉得……我认得她。”

洛邱不同上任的老板,太阴子成为黑魂使者保留了记忆,但是从前的黑魂却没有……但俱乐部内并非没有过往黑魂使者的记录。除去了那些已经彻底死亡的之外,所剩下来的黑魂使者的过往均有记录在案。

隐约认得并不奇怪……你们之间的关系可不一般。

洛邱忽然道:“关于你记忆的事情,过会再说。这段时间我都有事情,尤其今天。”

从这段时间来来,在黑魂9号看来,新主人和上任的性子并不一样。新主人趋向于将金主的灵魂质量最大化,而上任的主人是近乎不理般地只是追求数量。

作为一个对自己过往有些触动的个体之前,他的本职是俱乐部的黑魂使者。这种本职就像是烙印一样,留在了他的思想当中。

“属下明白。”

黑魂9号并没有强求……因为他作为黑魂使者十分明白,没有黑魂使者能够从老板的身上强求得了什么。

……

……

宴会已经开始。

市内,甚至是附近几省都颇有名气的乐团将会为这个宴会奉上一段长时间的演出。

伴随着悠扬迷人的乐声,宾客们给自找到自己相熟的人,低声地交谈着。

除了还没有出场的张老夫人之外,伍秋斌在这里看见了不少有来头的名流,当然也少不了市内的一些官员。

低调的张家叫着人起来的时候,影响力确实比他的伍家要强上不少……甚至,当他认出来一个安静地坐在一角的老人家的事情,才又一次刷新着自己对张家底蕴的认识。

“那是京城钟家的老太爷啊……”伍秋斌异常的惊讶,“张家居然能够把这尊菩萨也请到了?”

伍秋斌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从秘书手上接过了一杯香槟,悄悄地靠近了过去。

“敢问,您是钟老爷子吗?”伍秋斌把自己的姿态压倒了最低。

老罗,钟落尘,以及成云看了伍秋斌一眼,早一步来到会场打听了状况的成云老早就把宾客的资料告诉了钟落尘。钟落尘这会儿在祖父的耳边低声地说了几句。

钟老太爷才微微一笑道:“你是伍开同的儿子吧?几年前我们应该见过。”

伍秋斌眉开眼笑道:“老太爷果然很好的记性。就连几年前在京城宴会上匆匆一见也能够记得我。”

大概是宴会的主角还没有真正出场,钟老太爷无聊了,便指了指身边道:“坐吧,我和你父亲认识了也不短的时间。听说他最近身体不好?”

伍秋斌拘谨地坐了下来,“都是些小毛病,身体还好着。多谢老太爷挂念了……”

说着,他看着坐在钟老太爷身边的钟落尘问道:“不知这位是……”

“我的孙子,钟落尘。”钟老太爷笑呵呵地介绍道。

钟落尘向着伍秋斌点了点头,伍秋斌顿时便笑道:“真的是人中龙凤,老太爷好福气。”

钟老太爷颇为开心道:“这孩子还需要多点敲打才行。嗯,这段时间我打算放他在这里好好地锻炼一下,也请你多点照看一下这个晚辈。”

这可是大菩萨一尊,这样的发话了,伍秋斌自然不敢说什么,倒不如还巴不得地有这个可能合作的机会。

“你一个人来吗?”钟老太爷忽然问道:“不带一些后生过来见识认识一下?”

伍秋斌呵呵道:“我两个儿子都还在国外读书,抽空不了。嗯,不过我的外甥倒是在这里。”

“哦?带过来让我看看吧。”

伍秋斌却伸手一指道:“在那呢,舞台那边,拉着小提琴的就是。这孩子有点天分,赢过了不少国内的奖项,再过会儿,还要去国外参加一个大赛。”

钟老太爷打量着那乐团之中的方季平,点了点头道:“不错,不错。”

伍秋斌趁机道:“等会他中场休息,我怎么也让他过来给您老问一声好。”

钟老头活了好多年,十分清楚伍秋斌这会儿的小心思。但他本身也是个喜爱后生才俊的人,这种音乐家不会涉及政治和商业上的事情,自然更加喜欢一些,于是他缓缓地点了点头。

正在演奏之中的方季平,目光也随意地看了宴会场地一眼。他看见了伍秋斌此时朝着自己看来,带着善意的微笑。

方季平闭上了眼睛,更加专注在自己的演奏之上。

他觉得方如常说得没错……没有什么好迷惘的,名和利,眼下就在自己的双手之中。

他抓紧了,今后也就没有什么可以担忧的事情……就算是方如常,也总有一天,他能够摆脱他的控制。

想着伍秋斌那种善意的目光,方季平默默地说了一声抱歉。

随着作为指挥的方如常改变的节奏,弦乐一下子便是变得安静了一些,而此时,宴会的主人家,今天大寿的张老妇人,也在张罄蕊的陪伴之后,缓缓走出。

宾客开始为这位老夫人让道了。

……

酒店楼下。

小曼还在打着电话,依然是无法接通的……她一路上重复了看着那个视频不知道多少次,也看着从大娘那里看见的传单不知道多少次。

她咬了咬牙,走进了这家高级酒店的大堂之中。(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