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六章 如果,深海不黯(1)

第八十六章 如果,深海不黯(1)

哐当——!

那是龙冈手中的蓝色水晶长剑此时掉落在地上时候所发出的声音——从这一刻开始,龙冈便开始双手用力地抓紧自己的脑袋,跌跪在了地上。

他身体的颤动已经很明显地说明着什么——终于,他也发出了惨绝人寰的痛叫之声。

啊——!!

似乎什么东西从龙冈的体内驱散而出,像是浅薄的粉尘……蓝色的,又像是一股轻烟,瞬间散去。

龙冈的痛呼声也在此时猛然停了下来,他双手低垂,目光散乱,脸无血色,就那样静静地跪倒在地上,随后一下子扑了下去。

雷亚兹二话不说便从上前去,凯亚夫人在瞬间的犹豫之后,也一样走来……众人纷纷走来,反而最快到达龙冈身边的,却是莫吉托国王。

它一把将龙冈给扶着坐了起来,脸色凝重,“你怎样了?”

龙冈此时尤有意识,他下意识地提起手掌,看着,好一会儿才苦笑道:“不怎么好。”

“对不起!我应该提醒你的。”雷亚兹此时歉然道:“但事情太过突发,我没来得及。”

龙冈摇了摇头,目光茫然地看着四周——尤其是那些一个个的白色小兽们。

此时,他甚至已经无法感觉得了这些白色小兽的想法……就如同一下子失去了光明,从此陷入了黑暗中的盲人般,让他无法适应过来。

琉歌却在众人都关注着龙冈的时候,将地上的长剑拾起,仔细地打量了起来……猛然,“这把剑,你是在什么地方得到的?”

“这是他的东西!”莫吉托国王此时手臂一挥,直接就从琉歌手上将长剑给夺了过来,直接握在了它的手中,我会保管。”

“路上捡到的,有什么特别吗?”龙冈此时摇了摇头,他在莫吉托的帮助之下,勉强地站起了身来,虚弱地道:“凯亚,我们先离开了这个地方再说。我们去莫吉托的领地,它会帮助我们的。”

凯亚夫人迟疑地看了眼龙冈与莫吉托——她不知道莫吉托与龙冈在与她短时间的分开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似乎,关系很好?

“好。”

但凯亚夫人并没有犹豫多少……她真实的记忆正在复苏,本能地诞生了一份对龙冈的信任之情,而且越发的强烈。

列车沧星并没有在这场战斗中受到破坏,众人很快便来到了沧星之前,登上了列车——乘务员【沧星】再一次出现在了雷亚兹的眼前。

“很高兴这么快就能够在此为您服务,尊敬的放牧人阁下。”

“我也很高兴能够这么快就再见到你。”雷亚兹颇有些心情复杂地应了一句,随后道:“沧星,你能送我们离开这里吗?越远越好!”

“正在规划路线,请稍等。”【沧星】微笑着点头。

【沧星】甜美的声音,仿佛一下子就让人安心了不少……只要离开了中枢塔,就不用面对那些无休止的战斗人型的攻击了。

至于空海先生……雷亚兹看着窗外,静静地躺在了月台地板之上的空海先生的残骸,不禁有种复杂的滋味。

在不久之前,他还在上着金凯伦教授的课,而空海先生就在这课堂当中。

“奇怪,【希望之船】列车是谁开走的?”凯亚夫人却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她直接看向了莫吉托国王与龙冈:“不是你们,还有谁?”

“【希望之船】列车不在了?”龙冈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凯亚夫人直接摇了摇头,“在我们抵达月台的时候,它就已经开走了。”

“或许是凯伦大师。”龙冈想了想道:“他在路上和我们分开。”

凯亚夫人淡然道:“像是他的风格,独自逃生。”

龙冈摇摇头道:“他并没有你想象之中的不堪。”

“是否不堪,我不知道。”一旁安静地想着什么的琉歌,此时却忽然冷笑了一声:“我只是知道,在过往这么多次对【天命】组织的扫荡当中,这位凯伦大师总是最安全的一位……这么多年了,当初创立【天命】组织的创始人,就只剩下他了……什么东西躲在这里?”

琉歌霍然站起了身来,一瞬间就拔出了身上藏着的短刃——只见此时,一道小小的影子瞬间扑向了她。

琉歌反应极快,短刃直接刺出,然而这小小影子却一下子闪开——它一下子就爬到了车厢上方的栏杆之上。

竟是一只额头上有着蓝色水晶的白色小兽。

“玛那!”龙冈惊叫了一声,却不知道这只最开始碰到的小【洛克】倒地是什么时候跑进来了的【沧星】号列车之上。

龙冈的叫声让白色小兽一下子呼唤似地叫了一声,随后投入了龙冈的怀中,亲昵地依偎了着。

“哦,几乎忘记了,官方资料上说,你似乎有与生物沟通的能力。”琉歌缓缓将短刃收回,重新坐了下来。

“现在没有了。”龙冈淡然地说了一句。

眼看着这二人似乎有些不太对付,雷亚兹此时只好硬着头皮地向【沧星】询问起来:“沧星,路线还没有规划好吗?”

“路线已经调整完毕,请再次确认,是否开启本次行程。”【沧星】的声音再次响起。

“确认!”雷亚兹二话不说就点了点头。

随后【沧星】号列车缓缓加速……在几秒的时间内就已经达到了最高的速度,瞬间冲出了终点站的月台。

……

……

“他们就这样离开了。”

“是的,他们就这样离开了,有什么问题吗。”

对话,发生在中枢塔的第一实验室之内——对话的双方是中枢塔【主机】以及洛老板。

“我可以停止【沧星】号列车。”【主机】此时却忽然说道:“他们逃不出中枢塔。”

洛老板则是淡然道:“你希望他们不能够走出这里?”

中枢塔【主机】颇有些疑惑道:“他们中有放牧人的后代。当初放牧人逃出试验场,违反了这里的规定,泄漏了试验场的事情,应该予以清除。”

“当初烨皇子与伊斯卡也曾经来过这里,为什么他们能够离开。”洛老板却笑了笑问道。

中枢塔【主机】这才说道:“我已经说过,当初编号00的实验体实验发生了意外,导致我陷入了重启的状态,等我醒来的时候,只不过来得及派出作为生化兵的空海,趁着他们启动大门离开的瞬间,追截上去而已。”

“你不觉得奇怪吗。”洛老板缓缓地说道:“在你重启的时间当中,逃出去的放牧人,已经在外边发展出了一个文明,甚至这个文明已经走到了尽头,如今只能在深海当中苟延残存……这当中的时间,数万年,数十万年?”

“我感觉我重启的时间并没有多久。”中枢塔【主机】此时陷入了沉默当中,但旋即,以它的运算量,已经能够得出结果,“你的意思是,真正的中枢塔【主机】,就是当初趁着烨皇子与伊斯卡启动大门离开的时候,一同离开的……而我,也是在那时候,才被临时创造出来的?”

“虽然我也很期待和你进行这种解密的活动。”洛老板却道:“但为了节省一点时间,我现在可以给你确定的答案……确实是这样没错。”

中枢塔【主机】一下子就陷入了沉默当中,好一会儿,它才用着苦笑的口吻:“这样说来,现在的我,进化度仅仅只是真正中枢塔【主机】最开始的时候……我本以为这次重启醒来之后,我的进化达到了高速阶段……但是,真正的中枢塔【主机】,其实比我进化的时间更长,它比我多了数万年……甚至数十万年的时间!现在的它,到底已经进化成成为了怎样的存在?”

“总有一个极限的。”女仆小姐此时却冷不地道:“某个阶段之后,不管是什么,总会停滞不前,时间的流失并不会为他们增加什么。”

中枢塔【主机】却想了想道:“如果按照你们的说话,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在我之前是真正的中枢塔【主机】,它一直统治着试验场,那么它也一定一直观察着烨皇子与伊斯卡的进入与离开……它,并没有清除掉烨皇子与伊斯卡!为什么?”

“你觉得是为了什么。”洛邱却反问了起来。

中枢塔【主机】想了想道:“因为烨皇子与伊斯卡持有开启大门的钥匙。它没有办法保证能够在他们启动钥匙离开之前,将钥匙从他们的手上夺走……它需要万全的,没有一丝错误的,绝对安全的离开方法!因此,它不会动用【曜日级】的尖兵,这样会惊动烨皇子与伊斯卡……从一开始,它就走好了逃离试验场的准备——它,早早就已经叛变了!”

“又或者,是烨皇子与伊斯卡,其实曾经与真正的中枢塔【主机】做过了什么私底下的协议呢。”女仆小姐冷不丁说道。

“有这个可能。”中枢塔【主机】直接承认着说道:“而且,可能性更大……只可惜,我存储的数据基本上都是被虚构的,唯有我【醒来】之后的这些时间,经过我亲自存储的数据才能算是真实……这是讽刺啊,我以为我已经存在了无数的时间,可都头来只有这短短的数十年时间,才是真正的属于我。”

“这已经不错了。”洛老板却道:“对于外边的生灵……尤其是脆弱的人类来说,他们的生命也仅仅只有短短的数十年。而且大部分时间的并不属于这大部分的人。”

“我现在只想知道,真正的【我】,当初倒地与烨皇子和伊斯卡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

“那我建议你更加不要阻止【沧星】号列车的离开。”洛老板此时笑了笑道:“你不觉得,在烨皇子与伊斯卡离开之后的几十年间,他们的后代再次来到这里,并不是巧合,而是已经安排好了的事情吗。”

中枢塔【主机】道:“你的意思是,只要持续地关注着这件事情的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必去管,我自然而然就会知道真相?”

“我只是建议。”洛老板淡然道:“事实上,类似建议这种东西,最终也未必会达到它原本的预期,甚至可能还会出现反效果……谁知道呢?命运这种东西,若真是无人操控的情况之下,它本身是真的未知的,也说不一定。”

中枢塔【主机】眼睛不禁闪烁了几下,忽然道:“那么你……你们呢?从一开始,你们似乎就再有意无意地给予这些人帮助。事实上,如果不是你们的所谓【建议】,或许我已经成功地将这些入侵的家伙完全清除掉。是,没错,如今中枢塔內能够制造更高级战力士兵的材料都已经被搬空,但这里依然还有着大量的普通材料,我可以源源不绝地增加普通战斗人型的出现……所以,你为了什么要帮助这些人?”

洛老板自然而然地道:“当然是因为,这是顾客的要求了。”

中枢塔【主机】顿时一阵的语塞……它似乎不能说些什么,它是真的拿这两个家伙没有任何的办法。

之前,它并没有发现中枢塔早就已经被搬空,最高战力的【曜日级】尖兵也早早被搬走的时候,它其实多少还有些底气,同时也是感觉作为数据采集对象的这二人,比较特别,因此只是稍微放出最高的调阅权限,缓和双方间的关系,继续数据采集也没有什么关系。

可现在不是。

现在的它就名正言顺的一个空架子,彻底的外强中干的类型。

“好吧,就像你说的,我会继续关注这件事情的发展……看看,到底是不是像你们说的那样,真相能够出现在我的面前。”中枢塔【主机】点了点头。

它自然没有放狠话……放了能有用?那种完全不理智的行为,它才不会去做——只不过,它却悄悄地下达了某个指令。

回收空海。

……

与此同时,中枢塔的月台处,几台战斗人型,正缓缓地朝着空海先生的残骸位置走去。

它们将四周的残骸碎片给收集了起来,接着又飞快地回到中枢塔的内部。

……

……

【索玛那】海沟之上。

伤痕累累的海底城舰队此时正经过了这里——它们很快就能够抵达海底城,将这次大战胜利的消息传播。

归心似箭。

但皇帝陛下却忽然下令停靠,这之后,皇帝陛下独自一人驾驶了一艘探索船,缓缓地驶入了海沟当中。

然后,海底城的残余舰队,这才在此开启,返回海底城。

没有人回去违抗海底城皇帝的命令……这似乎是他们与生俱来的——听从。

探索船此时一直深入,下沉,也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海底城的皇帝,终于来到了一片充斥着死亡的,深海当中的【湖泊】之前。

他默默地注视着这片【死亡之湖】的平面,好一会儿之后才轻声说道:“这么安静,不打算欢迎我吗?我的主人,我来……杀你了。”

于是,平静的【湖泊】,瞬间沸腾了起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