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七章 如果,深海不黯(2)

第八十七章 如果,深海不黯(2)

沸腾的深海【湖泊】湖面之上,无数带着剧毒的气泡冒出……不过瞬间,海底城皇帝陛下所乘坐而来的探索船一下子就被侵蚀得严重,继而腐烂,最终便成了海中之尘。

一只只狰狞的妖魔,自下方的死亡之地冒出,宛如夜里悄悄地爬上沙滩的螃蟹一般,数量多得惊人。

它们很快,就已经将海底城皇帝给彻底地围了起来……猩红的目光,许许多多的目光,此时正贪婪地顶着。

皇帝陛下无视着这些贪婪的目光,一步步地走向了前方——直到,终于有一只妖魔,实在是无法克制着自己的本能,瞬间飞扑到了路易斯三十九世的身上。

这仿佛是一个信号,一个让所有妖魔都在这瞬间疯狂的信号。

大量的妖魔于这同一时间同时扑出,它们有着锋利的爪子,也有着尖锐的獠牙,更加能够发出让人心惊胆颤的叫声。

它们就是噩梦,不顾一切,吞噬一切的噩梦……终于,妖魔们彻底地将海底城的皇帝给彻底地淹没了过去。

它们堆积如山,但依然前赴后继。

就在此时,一道湛蓝的光辉透射而出,一瞬间将所有的妖魔驱散……驱除——在这强大的光辉之下,妖魔甚至未能发出惊叫的声音,变已经彻底湮灭。

路易斯三十九世毫发无损地来到了【湖泊】的边缘位置,他抬起了手来,掌心中一道蓝色光球凝聚,然后缓缓飞出,最后慢慢地降落到了湖面之上。

它紧接着,一点一点地沉没了下去。

湖面依然平静……皇帝陛下却在沉思直接收紧了拳头——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这湖面之下炸开,只见一瞬间一道螺旋的光纹直接冲天而起!

整个死亡之地的【湖水】,此刻宛如遭遇了海龙卷半般,顷刻间就被抽离着——庞大的海龙卷,甚至搅动着四周的海域。

只见那些被卷上来的湖水当中,此时竟是蕴含着数量庞大的妖魔——它们此时就在这卷动的龙卷之中,愤怒地咆哮着……挤压着,宛如热锅上的蚂蚁。

路易斯三十九世默默地看了一眼,随后手臂一划而出。

海龙卷的中央,瞬间出现了巨大的坍塌……它疯狂地压缩着,将所有的妖魔纷纷挤向了那最深处的一个点当中。

然后,海龙卷骤然停顿……散开,妖魔们便已经消失不见——只有,只有这【湖泊】的最下方,那无时无刻都透露出一种绝望气息的洞穴,此时正有着一丝丝灰蒙蒙的气雾吐出。

“这么多的妖魔,足够凝聚两颗【海渊之眼】了。”与此同时,一道低沉,沙哑,像是透过了曲折的山岩洞穴而来的风啸声般的声音,缓缓地响了起来,“路易斯,我的仆人,我嗅到了身上带着了大量的【海渊之眼】……献上来吧,我将会赐予你更多的力量,我最忠诚的仆人。”

“我身上确实是带了挺多的。”

海底城的皇帝陛下此时微微一笑,招了招手,只见上方处,那坍塌了的海龙卷原本所在的地方,忽然诞生了两颗黑色的圆球——不多不少,正如那沙哑声音所说的一样,正好两颗。

它们此时缓缓地降落到了海底城皇帝的掌心当中。

“献上来!”那低沉,沙哑,却又不容置疑的声音再次响起。

“给。”皇帝陛下此时一抬手,两颗【海渊之眼】竟就这样直接飘向了那最下方的洞口之中。

低沉,暴戾与欢愉的笑声,也因此而来。

可就在两颗【海渊之眼】即将要进入洞穴的瞬间,皇帝陛下却忽然握紧了手掌——两颗【海渊之眼】就这样,极速地返回到了他的手上,“不过很可惜,这不是给你的。”

“路易斯——!”那带来了恐惧的声音却相当的平静,“你想要戏弄我,激怒我,对吗?”

皇帝陛下淡然道:“你需要激怒吗……原本就是这些集合体的你,本身也就是愤怒之一。不过你说戏弄,倒是真的。”

“你忘记了,路易斯!你忘记了这么漫长的时间以来,是谁一直在保护你的海底城……是谁,整个海底城的人类,都活得像是人类!这群怪物,这群像是妖魔一样的怪物,没有了我,何等何能能够在一个理想乡一样的地方生活。”

“我们不是没有付出。”皇帝陛下目无表情道:“我们为此,失去了再次见到阳光的机会……贪婪真是制造一切悲剧的根源。沉海时代之前,利莫利亚人如果不是为了追求更强大的力量,与魔能进行融合,也不会导致种族的几乎灭绝。”

那声音诡笑道:“所以,是我拯救了你们。”

“不……是你害怕我们。”皇帝陛下摇了摇头:“你在害怕整个利莫利亚文明……是你引诱了第一个利莫利亚人,进行的魔能融合,然后让它如同瘟疫一样,蔓延了整个文明。那时候的你很虚弱,虚弱得甚至濒临死亡,对不对?只有那世界末日般的恐惧,你才能完成自我的拯救。只可惜,哪怕埋葬了一整个的利莫利亚文明,依旧无法让你彻底恢复过来,所以你改变了计划,你留下了种子——沉海计划,十座的海底城。它们都将会为你源源不绝地提供食物……虽然时间比较漫长,但已经恢复了大半的你,显然已经不着急了。”

“路易斯,路易斯。”【它】大笑着,笑声中带着一丝的戏谑,“你真的是路易斯……卡尔·路易斯吗?”

“不管我是谁。”皇帝陛下摇了摇头,“背负着路易斯之名的人,总会做相同的事情……编号08【罪】,对吗,你的身份……一个可笑的身份,一个只是被创造出来,命运早就已经被摆布,却不甘如此,最终狼狈地逃离出来的可怜虫。”

“【罪】……啊,我其实讨厌听到这个名字。”那声音此起伏,起起伏伏,“它总是让我回想起来一些不好的东西,然后一次次地消磨我的耐性。”

“所以,你依然打算像是最胆小的懦夫一样,直到现在,还只是敢藏在这不见天日,狭窄,恶劣的洞穴当中,一点点地舔舐着你曾经的伤口,对吗。”皇帝陛下此时轻笑了一声,“我能够感觉到的,每一次爬上那条阶梯的时候,我都能够感受得到,你内心深处的恐惧,彷徨,怯弱……还有愤怒。让我猜猜,倒地是谁,让你不得不像是一条爬虫一样,直到现在也只敢躲在这深海深渊当中?是比你强大的家伙?是那些和你一样,都是从试验场当中逃出来的家伙……还是说,是试验场的本身?”

嘶——!唦——啊——!

灰黑色的烟雾几次闪烁,消失与显现之间,它甚至已经跨越了距离,直接临近到了这位海底城皇帝的身边。

变化莫测,无有型态,却又能够看见其中那绝望,死亡,恐惧等等,内心之中最为恐惧之物的形象。

“我并不易怒,真的……路易斯。”

【它】……烟雾变幻,一只苍白的像是爪子半的手掌此时缓缓伸出,锋利的手指轻轻地划过皇帝陛下的脸颊,“但是激怒我,显然对你没有好处。来,告诉我,路易斯,在那个让人讨厌的地方,你到底了解了多少。告诉我,那个地方现在是什么样子……你去过的吧,那个地方?那个让你知道这些秘密的地方。否则,你不会有勇气来挑衅我——尽管,我知道你不是卡尔。”

湛蓝色的光辉在这瞬间闪现,瞬间那蓝水晶似的铠甲已经覆盖在了海底城皇帝的身上——光辉将这一道浓厚的灰色气雾略微弹开了一些。

“想知道?”皇帝陛下此时笑了笑道:“或许你让我陷入绝望当中,我会愿意告诉你的。”

“圣甲,对吗。”【罪】的声音吃吃而响,“我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的……这是你们最后依仗的东西。总有一天,总有那么一天,你们当中会有谁,身穿着它,将这一切终结。这是你们希望的来源,也是你们这么漫长的时间以内,都甘愿等待,甘愿臣服的希望。多么漂亮,多么的耀眼,我一直都在等着……等待着最后果实的成熟。它马上就要成熟了,真的,我能感觉得到。来吧,继承了路易斯之名的孩子,尽情地用圣甲的力量来对付我吧,我会让你知道,这种希望最后是多么的无力……然后,我会将最后的海底城也吞噬。你们会感觉到幸福,前所未有的幸福!”

像是一个疯掉的囚徒的呓语……此刻它若有形态的话,大概会真的是一个身穿着囚徒服装,笑声伴随着双手双脚的枷锁响起的囚犯模样。

海底城的皇帝目无表情地看着,然后徐徐地闭上了眼睛。

圣甲上湛蓝的光辉,在这瞬间再次爆发,耀眼,夺目,那是能够将整个巨大海沟都照亮的光芒。

炽热,同时纯净!

那不断涌动的烟雾,此时就像是被融化的冰块,迅速消融……它不断地生成,却不断地被湮灭!

仿佛受到了灼伤一样,【罪】甚至发出了一种堪称痛苦的声音。

“这不是圣甲应该拥有的力量!这并不是……路易斯!你得到了什么——在那个让人讨厌的地方,你到底得到了什么!”

“恐怕是你不会体会得了的东西。”皇帝陛下缓缓说道:“另外,这确切来说,就是圣甲所拥有的力量……这漫长的时间以来,无数的利莫利亚人的期盼,他们日日夜夜的愧疚…都在这里。我只是,唤醒了它们,仅此而已。”

巨能文明——灵魂与机械共生的技术——那自从他得到之后,就已经彻底掌握了的技术。

瞬间,一道巨大的光柱,从遥远的海域当中投射而来——它的根源,赫然是海底城当中那根耸立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巨大白塔!

蓝色的光辉,演化成为了实质的烈焰,在海底城皇帝的身上燃了起来……巨大的热气,顷刻之间就已经将整个海沟的水分彻底驱散!

这里形成了一个特别的空间……深海之下,但确实完全干涸的空间——并且,光亮如昼。

“我会……”皇帝陛下的声音幽幽响起:“终结这一切。”

“你做不到的!哈哈哈哈哈!!你做不到的,路易斯!哪怕再强大十倍,百倍,你也做不到——我,不会因为任何力量而毁灭!因为,我从绝望中诞生!而现在,让我告诉你一个事实……你不过,只是从一个拉不动我的孩子,变成了一个稍微只能够拉动我一点点的孩子……仅此而已!”

灰黑色的烟雾,一瞬间疯狂地喷发……浓缩,最终,一道灰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海底城皇帝的面前。

没有脸容,仅有裂开的双眼以及嘴巴,完完全全的一道粗糙的灰黑色的暗影。

暗影此时一挥手,手掌之上便抓起了一道黑色的标枪,随后直接投掷而出……海底城的皇帝此时恰恰躲开——分明已经躲开。

然而他身上的圣甲,却有部分在这瞬间直接出现了裂纹!

皇帝陛下脸色不禁凝重了起来。

“是不是感觉到惊讶,是否觉得不安……是否在想,你已经无数次猜测,甚至不断提高对我力量上限的假设,但最终都是如此的可笑?”暗影……【罪】用着尖锐的声音笑道:“这就对了,路易斯……开始惊恐吧,你会因此而变得更加的美味。我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或许吧。”海底城的皇帝陛下此时摇了摇头,“但是,能够稍微拉动你,其实也已经足够了。”

“哦?”

海底城的皇帝此时忽然做了一个举动——他直接冲向了【罪】,双手时放出了大量的蓝光,然后编制成为了一个巨大的立方体,将【罪】整个困在了其中。

“单凭这些,你想困住吗……路易斯,这就是你的想法?”【罪】深处在立方体当中并未惊慌,“它是如此的脆弱,困不住我的……”

“不是这里。”皇帝陛下此时冷不地说道,继而身体撞向了立方体,隔着它,皇帝陛下凝视着里面的【罪】,沉声道:“是你诞生的地方。”

“难道……”

立方体当中的【罪】此时猛然低头看去,只见那海沟的地步,一扇巨大的大门,不知何时已经悄悄地打开了一丝。

然后,海底城的皇帝,便推动着立方体,迅速地朝着这扇大门撞去。

“妄想!”立方体当中,一股恐怖的力量,猛然迸发:“你妄想!我绝对不会再回去那个讨厌的地方——你妄想!!”

立方体在这瞬间彻底破碎!

然而,海底城的皇帝此时却猛然扑上前来,燃烧着湛蓝色火焰的身体,仅仅地抱着了这团阴影。

“不——!”

不需要太久,只需要刹那。

只需要这刹那间的拥抱,哪怕过后马上会被挣开也没有关系。

他们,就在这瞬间投入到了大门当中!

随后被禁锢的海水瞬间填满了这个巨大的深沟,让一切都变得无比的浑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