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九十六章 时间,够用就好了

第九十六章 时间,够用就好了

战车的控制室内,海底城的魔女与莫吉托国王正扭打成团——这地方足够的狭窄,以至于双方都无法施展开来。

场面一度的混乱——至少,当海伦从舱门处探头进来一看的时候,就是这样认为的。

终于,塞壬少女在慌乱之下,提起了一块石头,急忙忙地砸向了莫吉托的后脑勺——体魄强大的六臂猿国王头盖骨是相当的坚硬,石头砸碎了,莫吉托国王头皮都没有擦破……就是有点儿眼冒金星。

海底城的魔女见状,袖子处忽然射出了一堆的丝线,将这位莫吉托国王直接扎成了粽子似的,甚至顺手封住了莫吉托国王的嘴巴。

琉歌顿时打了个激灵,“好样的……我的承诺依然有效!你想要什么样的男人,回头我都给你找!”

“不用客气……”塞壬少女摇了摇头,旋即急忙忙地道:“必须要将这些巨石王国的战士都撤离?”

“【罪】力量的来源是一切负面的情绪……但你要让这些家伙怎么高兴起来?”海底城的魔女苦笑着道:“如果可以的话,最快的仿佛就是将它们全部敲晕过去,但我们根本做不到不是?只有暂时停止它们的攻击,尽量撤离这个地方。这个时候,但凡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帮助,也总比什么不做的好。”

海伦此时一咬牙,便伸手去碰莫吉托脖子上的项圈。

琉歌下意识皱眉道:“你想要做什么?”

“凯亚夫人说过,莫吉托国王是通过这个项圈,来和我们沟通的……我们也应该可以通过它,来与其它的巨石国战士沟通。”

“你是想……”琉歌张了张口。

但海伦此时已经将莫吉托脖子上的项圈给摘了下来——她二话不说就戴在了自己的身上,随后爬出了战车的控制室,站在了战车巨炮的顶端。

塞壬少女此时双手合十,双目紧闭……张口,那双晶莹的嘴唇此时仿佛便成了绝美的乐器。

塞壬的吟唱,不知不觉地如同叮咚流水般,在战场之上扩散了起来。

那是能够在狂风暴雨的大海当中,亦能够让水手们忘记恐惧,凝视深海,寻找心中激动……痴迷的歌声。

这里没有大海,但同样有着狂风与恐怖……但海伦的吟唱却能够让狂暴中的巨石王国战士一个接着一个地停下了手来。

琉歌怔怔地看着站在了巨炮之上吟唱的少女……海伦的歌声不仅仅安抚着所有六臂猿战士的情绪,同样也仿佛在抚慰着她的心灵。

海底城的魔女甚至有些失神……她忽然明白过来,哪怕这位塞壬少女没有精致的容颜,她也一样有着让人迷恋的东西。

“难怪,那死小子会这样的……”

海底城的魔女低声嘀咕着什么,旋即一甩头——她并不需要这种安静,只是尽情释放着塞壬天赋的少女,她的歌声是如此的恐怖,让琉歌不禁渐渐沉沦。

海底城的魔女顿时一咬牙,竟是以手中的短刃直接刺入自己的大腿之上——她瞬间清醒了过来。

只见战场上,不知何时巨石王国的战士们已经停下了手来——它们纷纷朝着国王战车的位置看来,安静的就像是正躺在摇篮当中,将要睡着的孩子般。

……

……

“这是……海伦吗。”

海底城的皇帝,颇有些艰难地从一个巨坑当中站了起来——他的脚步显然有些不稳。

蓝血力量的强大毋庸置疑,但持续性的使用势必对身体造成巨大的负担——尤其是精神方面。而且,为了能够让【蓝血】巨人的力量提升,他更是将激活了力量的【圣甲】送出,这更是让这位皇帝陛下无法得到任何的支援。

每一次燃烧蓝血力量,其实燃烧的都是他的生命之力。

只是这位皇帝陛下已经立了心在这个地方结束一切,对于生命的消耗,已经不在意了……他唯一在意的是,这场仗,或许会输。

“哪怕加上【蓝血】巨人,还是不够吗……”海底城的皇帝陛下此时皱紧了眉头……将【罪】禁锢在试验场当中的方案依然还有纰漏。

要将试验场当中一切的智慧生物都灭绝了,才能够让【罪】完全处于一个没有任何补充机会的状态——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地将【罪】永远都封禁在这里。

皇帝陛下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浓郁的杀机,他并不是忌杀的人——整个海妖王庭,海妖族,他也是说覆灭就覆灭。

就在此时,一道炽白的光束,悄无声息地在黑暗当中亮起……万物无声,万物亦有声,光束自从海底城皇帝的身后出现,然后打穿了他的身体……然后,射向了巨坑的泥土当中,甚至将泥土也直接融化。

海底城的皇帝低头,惊诧地看着胸膛上那焦黑了的伤口……他艰难地转过身去。

“皇帝——!!”

只见巨坑的边缘上,一道身影正踉踉跄跄地滑落下来。

他满身都是被灼伤的伤口,如同完全腐烂的朽木般……但他高举着一柄能量枪,身上更是挂满了能量盒子——终于,他被石块绊倒,整个身体都滚落了下来,掀起了一道尘雾。

他显得更加的狼狈了。

但他却顽强地爬起了身来,举着手中的武器,疯狂地扫射着,一道道满功率的能量光束疯狂地突射而出。

海底城的皇帝身前,直接亮起了一道蓝色的光罩,将攻击尽数地挡在了外边——只是他脸色惨白,第一枪击穿了他的身体,显然已经让他承受了沉重的后果。

“金凯伦……凯伦大师。”压抑的声音从这位皇帝陛下的口中说出。

“是我!是我!是我!!我来了——!!”他已经疯狂,“我来了——!我这个小人物来了——!我这个一直都没你们玩弄在掌心当中的可怜虫来了——!受死吧,皇帝——!受死!!你死了,这一切都会结束了……结束了!!”

他依然冲到了皇帝陛下的身前,但是能量枪上的子弹已经耗尽,他不得不哆嗦着双手,开始笨拙地更换着能量盒子起来。

只是他紧张,惊恐……他或许也亢奋,然而能量盒子却一下子就跌落在了地上,他便又慌慌张张地从身上的挂带上再次拔出来了一个。

“装上啊!装上——啊!”凯伦大师疯狂地大喊着。

他觉得这个小小的卡口,仿佛有某种力量在阻止着他一样,明明只是一个简单无比的更换动作,却始终无法完成……从开始,他的双手就从未平静过。

“你累吗,凯伦大师。”

海底城皇帝的声音,轻轻地传入了这位凯伦大师的耳中……他下意识停下了双手,抬头望去,却见这位海底城皇帝的脸,第一次这样靠近到自己的眼前。

他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更为的惊恐,后退……摔倒,他倒在了地上,乱蹬着脚,推动着身体往后挪去,“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

“你累吗,凯伦大师。”海底城的皇帝再次低声问道。

啊——!

凯伦大师凄厉地高呼了一声,拿着那并没有装上能量盒子的能量枪,便直接朝着海底城的皇帝砸去——被挡在了湛蓝色的光罩之外。

他再一次清晰地看到了这位皇帝陛下的脸……脸上每一个的毛孔,他甚至看见皇帝胸膛上的伤口。

他忽然笑了,“就差一点……我也就差了一点。”

碰——!!!

……

巨大的光伴随着恐怖的响声,在这巨坑的底部出现……空气也因为着炽热的气息而扭曲着,只是湛蓝色的光辉依旧。

当风将雾气吹散之时,海底城的皇帝却默默地低头看着脚下——这里只剩下了一只紧抓着能量枪的手掌。

海底城的皇帝抬起头来,看着那渐渐不敌黑暗,仿佛随时都会被黑暗吞噬的【蓝血】巨人的光辉,叹了口气道:“我也只是,差了一点啊……”

说着,皇帝陛下猛然吐出了一口闪烁着星光般的蓝色鲜血出来……他一个踉跄,半跪在了地上,他身后捂住了自己胸膛上的伤口。

哪怕是超高速恢复的体质,此时仿佛也已经有些吃力,皇帝陛下意识渐渐朦胧了去,随后倒在了地上。

“路易斯——!”

但闭上眼睛之前,模糊的视线当中,他却似乎看见了几道身影,自那巨坑的边缘处快速地滑落下来。

琉歌……还有凯伦,她们的身后,还拖着了一个被捆着的莫吉托国王。

……

……

天空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圆球——它就像是一只巨大的,紧闭着的黑色眼球般。

大地之上,一丝丝黑色的丝线,此时正一根根地汇聚到了这颗黑色圆球当中……成千上万,数万,数十万……更多。

它们正为这颗巨大的黑色圆球,提供着壮大的养分。

巨石王国,那已经被摧毁了的国王庭院当中,正在相残的狂化少女以及暴乱的凯亚夫人,他们的身上,也一样从不知何时开始,出现了这样的黑色丝线,并且越发的凝实起。

“任何人,不管有没有智慧……恐惧都会是本能。”看着这些密集的丝线,洛邱此时却已经出现在了龙冈的身边,“你恐惧的是什么。”

龙冈的胸膛上,一样出现了一根黑色的丝线,连接到那天空之上的黑色圆球当中。

只不过他似乎并未听见……眼睛已经失去了光泽的龙冈,此时双手还在死死地抓住那柄倒插入自己身体当中的【圣剑】。

龙冈的身边,白色的小兽正在惊恐地叫嚷着——当它察觉到了身边到来了两个陌生人……洛老板与女仆小姐的时候,白色的小兽玛那,一下子便站了起来。

它浑身雪白的毛发都根根竖起……它的身上,此时也产生了一根若有若无的黑色丝线。

洛邱看着这只白色小兽……正确来说,是看着它额头上那颗蓝色的水晶,“你们,想要这样的结局吗。”

白色小兽额头上的蓝色水晶,骤然生亮。

“你们在迟疑什么。”洛邱的声音再次响起。

白色的小兽玛那此时身上流转着一层薄薄的蓝光——它忽然缓缓地飘了起来,瞳孔上一道蓝色的光晕缓缓出现,“我们已经提升了他的血脉……但显然,他始终不具备这样的资格。”

“他的血脉被中和了,不是吗。”洛老板淡然道:“这是源自于你们创造者的技术,并不算他的过错。”

“我们很虚弱,最后一点的力量,只能交给只得托付的……守墓者。”

“假设,所有的蓝血后代都被【罪】吞噬了,还有谁来守墓。”洛老板摇了摇头,“当然,这只是一个假设……你们也可以将它看作是一个建议。”

【白色小兽】的声音再次响起,“那么你呢……我们能感觉得到,这一切对你来说,或许很容易就能够解决。”

“我是我。”洛老板摇了摇头:“哪怕我拥有能力能够解决这一切也好,也并非必然需要出手……最起码,这也要看我的心情。再说,在你们还留有力量的前体之下,为何要求助与别人。如果…自己都还没有倾尽全力之前,又凭什么说……需要帮助。”

【白色小兽】顿时沉默不语。

洛老板却淡淡说道:“到底是保留这分力量直到之后,或许再也没有继承人……还是说,动用这最后的力量,来赌一个不可知的未来?”

“如果,最后的力量也动用了,结过失败了。”【白色小兽】再次缓缓说道:“也就意味着,我们已经倾尽全力了。”

“我说了,这需要看我的心情。”洛老板目无表情道:“我不希望,你们的决心,是因为我的某种承诺才诞生的。”

蓝光散去。

【白色小兽】一下子就跌落在了地上,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它便似乎又变回了那只仅有一些灵性,但并没有过多特别的白色小兽。

它惊恐地依偎在了龙冈的身边。

但就在此时,它额头上那蓝色的水晶却突然间脱落了下来……落地的瞬间,水晶忽然碎裂,随后融入了地上,龙冈所流出的鲜血当中。

“龙冈他的……已经很强烈了。”女仆小姐忽然轻声说了一句。

洛老板却随意一笑道:“你看,就算不用交易,也一样可以做成一些事情……有时候可很简单的,只要合理地使用语言的力量,甚至不用过多的干涉……再说,要那么多时间做什么,够用就好了。”

龙冈的身体,开始覆盖了一抹柔和的蓝光。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狠狠地撞击在大地之上……却是身上融合的是来自上一代海底城卡尔皇帝的狂化少年,更胜了一筹。

没有了制约……狂化的少年再次不顾一切,任凭着杀戮的本能,冲向了那安静地站着的赤身少女之前。

洛老板却在此时忽然说道:“雷亚兹,你喜欢的……是什么味道。”

那紧紧闭合着,指甲如同钢刺般直接朝着赤身少女咽喉刺出的手掌,却在此时硬生生地停在了这位赤身少女的脖子之前。

呲——!

鲜血飞溅。

却是这位狂化的少年,硬生生地将手掌直接刺向了自己的肩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