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九十七章 口吐芬芳

第九十七章 口吐芬芳

海底城,出征海妖王庭的舰队已经回归了……残破的舰队。

只是,当稀拉拉的十几艘战舰即将要进入海底城的时候,舰队最后的【蓝宝石】号却突然之间失去了联系,并且开始改变了航道。

余下舰队之中的指挥官连忙对【蓝宝石】号进行联络,只是这不仅仅没有得到指挥官的回复,甚至还遭受到了【蓝宝石】号的突然攻击!

这种来自队伍当中的突然攻击是相当恐怖的——尤其是【蓝宝石】号上原本就装备了许多威力不俗的火炮。

“倒地发生了什么事情!【蓝宝石】号!【蓝宝石】号!回话!回话——!”

轰隆隆隆——!!

战舰出征回来,原本破损的地方就极多,如果遭受到【蓝宝石】号的突然偷袭,不过片刻的时间,残余的战舰就陷入了大规模的混乱当中。

而此时,【蓝宝石】号已经开始远行……看着它所驱进的方向,似乎就是【索姆娜】海沟。

……

此时,【蓝宝石】号内……过道上,是一个个昏倒在地上的海底城舰队的士兵。

这里似乎突然遭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入侵……倒下的士兵密密麻麻麻,一直到【蓝宝石】号的控制室门前。

控制室的大门此时已经打开,驾驶员们纷纷倒在了自己的位置之上——包括临时任命的【蓝宝石】号的舰长,也是一样。

这里,唯有一道身影站着。

是一道隐藏与黑袍当中的高大人影……看不见他的脸容,因为脸庞之上却有着一团浓浓的黑雾。

黑袍人此时站在了光屏之前——光屏打开,似正在于什么地方的谁进行着通信。

屏幕纯黑,只有一个白色的图案。

“你已经超过上次的通讯时间许久了。”扩音器上忽然响起了一道低沉的声音。

黑袍人这时候才缓缓说道:“查尔斯死了,整个黑色修会的战力都败亡在了海边的事件当中。后来贾斯汀接管了【蓝宝石】号,本想着他会去修会总部,接管残余的力量,但没想到他居然驶入了深海,与海底城接触……海底城皇帝的能力太强,我不方便暴露。”

“那个来自它子世界的外来强者呢?”沉默片刻之后,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失踪了。”黑袍人摇摇头道:“在海边大战的时候突然间失踪的,就连我也没有寻到他的踪迹……一切的生命扫描都失效了。”

“这么说来,你这次的任务已经失败了。”

“是的,我愿意接受惩罚。”黑袍人依然缓缓说道:“不过现阶段,海底城的皇帝似乎再一次进入了试验场……并且还成功地将编号08的【罪】也拖入了试验场当中。”

“【主人】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

“【主人】已经知道了?”

“【主人】虽然脱离了试验场,但一直有留下秘密通道,可以随时监控试验场内部的状态。【主人】已经知道海底城皇帝想要做些什么。”

“我应该做什么。”黑袍人沉默之后,便带着疑惑说道。

“【罪】是【主人】放养的,最开始【罪】与【真龙】的战斗以【罪】的失败告终,但【主人】检测到【罪】还有上升的空间,这么漫长的时间过去了,它已经经过了几次的蜕变,假如它能再蜕变两次,将能够将成长潜力提升一个阶段……它将会是【主人】的一个重要的材料,因此不能让海底城皇帝的计划成功。”

“钥匙在海底城皇帝的手上。”黑袍人摇了摇头。

“谁告诉你,钥匙只有两把的?”

黑袍人猛然抬头——与此同时,他的面前,空间突然扭曲了起来,随后一只灰白色的骷髅手掌,竟是从那扭曲的黑暗当中,缓缓伸出。

白骨手掌之上,赫然是两个小小的金属盒子。

“早在脱离了【试验场】之后,【主人】就已经制造出来了更多的钥匙……去吧,将功补过。”那声音再次响起,“将【罪】再次释放出来……这个子世界是斗兽场,【主人】需要更多的素材。”

【蓝宝石】号,瞬间加速航行。

……

……

试验场,巨石王国,王国的庭院。

狂化的少年徐徐地到在了地上,闪烁着蓝色星子的鲜血,开始从伤口处飞快地流出……雷亚兹的身体一下子【缩小】了许多。

他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身边唯有那赤身的少女,还呆呆地站着——少女甚至连意识也没有,充其量只是一堆临时的材料所编制出来的躯壳。

“这样,就算是觉醒失败了。”女仆小姐看了眼倒下的雷亚兹,好奇问道:“那么,路易斯想要的继承人,应该如何?”

她并不是质疑洛老板的做法,只是单纯地好奇这会儿主人的想法……优夜觉得,自己恐怕也是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够适应现阶段主人的某些性格上的改变。

当然,这不会用太长的时间……哪怕是家里新买回来了一辆汽车,也需要开一段时间了才能好好地驾驭不是?

“继承人而已。”洛老板却笑了笑道:“并没有说,必须要继承蓝血力量的继承人……这份疯狂既然已经彻底诱发出来过,也就等于减少了未来的一个疯狂的可能,不是吗。”

女仆小姐点了点头。

洛老板轻声道:“所以创造了它……也就不算白费力气。说起来,我们其实也没花什么功夫,都是【七星】的功劳。”

洛邱此时看着眼前的这位赤身少女——它本就没有意识,而此时它的身体突然之间破碎,便成了一堆尘埃。

女仆小姐却微微一笑,这个主人其实还是她原本的主人,只是开朗了些……行事并没有太多的不同。

“懂得自救的人,才能得到帮助。”洛老板此时轻声说道:“有些人,他们已经尽力了,付出了一切所有能够付出的努力,甚至于他们的生命……唯有这样的人,才会让人有了一种,你想要去帮助他们的想法。我们的这种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的想法,也应该是他们所付出的努力的一种回报……这是,我父亲从前说过的话。”

说着,他的目光,缓缓地落在了龙冈的身上。

冷不丁地,一道咆哮的声音响起——源自于凯亚夫人。

她的狂化并没有解除,但洛老板知道,此时已经有了解除的人……湛蓝色的光辉,开始自龙冈的身上释放。

他的身体缓缓地飘了起来,【圣剑】从他的身体脱离,一道巨大的光辉,在此时直冲了天际而去。

它没有驱散笼罩天空的黑暗,但却将黑暗刺破。

于是,龙冈猛然睁开了眼睛——他手掌一瞬间握住了【圣剑】的剑柄,整个人化作了彗星似的,冲向了天空。

湛蓝的光辉此时洒落在了凯亚夫人的身上,将她身上狂暴的因子一点点地抚平……让她安然地倒在了地上。

……

……

“那是什么——!难道是,雷亚兹?”

新的彗星撞向了天空,仿佛能够带来一丝的温暖……海伦怔怔地看着这道新生的光辉,妙目连连。

“不是他。”海底城的魔女此时却脸色古怪地皱了皱眉头,“是……居然是龙冈?他为何……”

“是圣甲……圣甲另外的部分……”虚弱的声音传来,赫然是海底城皇帝的声音:“原来,【圣甲】的另一半真得藏在这里吗……只可惜,我由始至终都没有找到……”

“你醒了!你感觉怎样了!”琉歌此时急忙忙地问道。

“还不算太差,但显然不会很好……咳咳……”海底城的皇帝此时声音依然的虚弱,“我太大意了,不过凯伦大师的运气也不是太好……差一点,没有打穿我的心脏。”

“这该死的老头!”琉歌一咬牙,牙齿甚至开始锐化。

海底城皇帝却摇了摇头,举起手来,轻轻地在这位海底城魔女的额头上敲了敲,“他没有那么不堪……另外,你们该离开这个地方了。”

“你都伤成这个样子了,还要勉强?!”琉歌大怒,一把揪住了海底城皇帝的衣领,“失败了这次又怎样……沉海时代以来,海底城不也是一直都被奴役着,也不差这次!可是你死了,谁还来反抗它……反抗【罪】?我吗?雷亚兹那个不靠谱的?!”

“我会为你们争取时间。”海底城皇帝……烨皇子此时轻声道:“很多,很多的时间。”

说着,这位皇帝陛下的气色一瞬间变得充盈了起来……他身上更是猛然散发着耀眼的光辉。

他喃喃自语着说道:“我和伊斯卡是从这里开始的……也就从这里结束吧。”

“你疯了!你真的不要命了——!”琉歌一下子跌坐了在地上。

那是一种她无法扭转的状态——哪怕是她的血脉还没有被中和的时候,也无法扭转,更何况是如今。

“记住,我只能拖住【罪】很短的时间。”已经沐浴在耀眼光辉中的烨皇子,此时沉声说道:“哪怕只是一丝的空隙,都有可能让【罪】逃脱。它是精神体,任何物质都无法困住……所以,大门打开的一瞬间,你们就要马上离开。”

说罢,烨皇子伸手一抓,被琉歌死死捂住的钥匙盒子,终究是无法保留,被烨皇子给抓到了手中——他随后送到了海伦的手上。

“给我和你的姐姐说一声。”烨皇子沉默了片刻,才叹了口气道:“我没有时间,去接受她。”

海伦顿时脸色一白。

海底城的魔女猛然地朝着这位塞壬少女去看……瞪大了眼睛——直到此时,她才明白过来,海伦为什么会听令烨皇子,去做这一切的事情。

“你这个到处留情的混蛋——!”

“自从你母亲以后,我也就这一次……再说,只是一个偶然而已。”烨皇子摇了摇头,“不要想太多……去吧,离开这里。”

话落。

试验场却猛然震荡了起来——黑夜之上的那轮已经被黑暗所笼罩着的圆月,竟是在此时突然生辉……随后,一道光柱自圆月当中射出。

“大门,开启了……怎么会?”烨皇子猛然看向了海伦。

却见塞壬少女此时脸色苍白,惊恐地摇了摇头,“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没有启动……”

钥匙盒子,依然还在海伦的手中,并没有任何的异常……烨皇子神情凝重地看着那突然被打开了的试验场大门,一抹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恐惧,油然而生。

与此同时,一根黑色的丝线,也因为了这突然的恐惧,自这位烨皇子的身上出现……连结了那天空之上的巨大【海渊之眼】。

“哈哈哈哈哈哈——!!!我感觉到了!我感觉到了!路易斯!你的恐惧!你终于害怕了……这是多么美妙的味道啊!大门打开了……真是天助我也!”

“该死——!”神色数变的烨皇子,一咬牙,便直接冲天而起,“你们快走……哪怕只是留下火种——!”

……

……

它感觉到了,那种身体充盈的感觉——【七星】主机。

作为中枢塔的【主机】以来,它其实有着大量的时间,可以为自己创造出来一副行走的身体——只可惜试验场一直都处于关闭的状态,对于它来说,行走的身体根本没有意义。

并且一直以来都处于进化状态的【七星】,也尚且还没有进化到觉得需要真实身体的地步——但这次不同。

试验场的危机,促使了它的快速进化……尽管进化的方向,颇有些喜人。

“这就是用生物的视线神经所接收到的图像信息吗……”

【七星】缓缓地以新身体打量着外边的世界,并且很快就得出了一个结论:生物身体对外界信息图像的接受实在是局限太大。

“不禁受到了局限……而且成像的焦距似乎也有些问题,为什么图像都放到了这么多?”【七星】此时不禁疑惑地再次打量着四周。

随后,它却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正确来说,是被什么东西给捏住了。

然后,让【七星】难以置信……或者说是惊恐的是,它此时竟然看到了空海的脸庞!

一张巨大的脸庞,此时竟然出现在了它的眼前!

“我……我?!”

“很意外吗。”只听见空海先生的声音缓缓响起,“不知道出现了什么问题,我似乎也产生了不愿意被磨灭意识的想法。所以在察觉到你的打算之后,我也做了一些应对的手段。”

“你……你你你……”主机【七星】的声音忽然变得颤抖了起来。

“在进行身体修复的时候,我偷偷地在身体内部再造了一个身体……用来完成你的数据传输。”空海先生此时目无表情地说道:“当然,因为材料以及空间都有限的关系,只能制造一个很小的身体……嗯,看你之前用的是瓢虫的投影形象,我觉得你是因为喜欢的,并且也觉得一个虫子占据我体内的空间不多,所以就这样了。”

【七星】呆呆地看着空海的双眼。

很明显地,它能够通过空海瞳孔上的倒影,看清楚此时自己的模样——一只虫子!

芬芳,芬芳,芬芳……狗头,狗头,芬芳——!!

真的变成虫子了…?

神特么地让那个家伙给说中了???

那是什么破嘴?!!!

这时候的中枢塔【主机】……【七星】它这时候内心是茫然的:我是谁,我在哪,我能做什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