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九十八章 合适的地方,合适的时间,合适的人

第九十八章 合适的地方,合适的时间,合适的人

尽管没有预算到空海的背叛,但作为一个有着超强能力的【主(后)机(备)】,【七星】觉得自己依然有着翻盘的机会。

数据传输出错了没有关系,再进行一次传输就足够了——就算这会儿主意识错误地进入了真瓢虫的身体,它还是中枢塔的【主机】啊!

就算这会儿空海已经是中枢塔的最高战力,可是空海现在也已经降级了,充其量也只是【普通】级的生化士兵啊!

以中枢塔目前库存的材料,分分钟能够造出一百几十个的生化士兵啊!

“这就是愤怒的感觉吗?真是奇妙啊……空海,我或许应该感谢你,因为你让我的进化更近一步了。都说挫败是生物成长的必要因数之一,果然没有切身体会过,单凭数据的话,实在是很难明白。愤怒……真是一种美妙的体验。”

空海先生此时依然捏着作为主机的【七星】,很是平静。

“你应该见识一下我现在的愤怒。”【七星】没有叫嚣些什么——或许它本能地感觉到叫嚣只会有损自己睿智的主机身份,“我会回收你身上的所有材料,不会浪费分毫的……面对怒火吧!”

然后,空海先生从培育室内找来了一根小小的试管,将手上的瓢虫给扔入了试管当中——最后插入了塞子。

小小的试管当中,【七星】的肢体趴在了试管的内壁之上,眼睛眨了又眨……眨了又眨,“???”

“哦,忘了告诉你。”空海先生此时摇了摇头手头上的试管,淡然道:“你的这具昆虫的身体,只有输入的接口,没有输出的天线……你现在没有办法连接中枢塔的内部网络了。”

“多大仇?!!”

于是,正趴在试管内壁之上的中枢塔【主机】,便一点点地顺着试管的内壁滑落了下去——宕机。

空海先生可不管这些,他直接将加了塞的试管插入了作战服的口袋当中,随后飞快地来到了一处控制台之前。

光屏一块接着一块打开,他正在以最快的速度,了解着此时试验场的动态。

“已经超过百分之七十的设施被毁坏了吗……难怪【主机】会产生了逃离的想法。”空海先生此时摇了摇头:“破损不可逆了……编号08【罪】……【蓝血】……还有海底城。”

他似乎在想着什么。

猛然,空海先生的双手飞快地在控制台上舞动了起来,只听见他喃喃自语道:“希望还赶得上。”

嘭——!

一道巨响,此时出现在了中枢塔的底部某处,却是一头因为恐惧而发狂的试验场生物,此时正在用脑袋疯狂地撞击着中枢塔的外墙。

这头合成生物也是真的头铁,撞击了许久,不仅仅没有撞破脑袋,反而真的将中枢塔的外墙给硬生生地撞出了一个大洞出来。

而此时,除了这头头铁的合成生物之外,整个试验车内的合成生物,大多如此。

……

……

对于【罪】来说,最不愿意看见的,显然是自己被困在试验场当中——尤其是当龙冈手持着【圣剑】冲向天空的瞬间,更是让【罪】产生了激烈的愤怒波动。

“放牧人……放牧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突然出现在我面前,隔着实验室的禁制槽,不停地对我指指点点的家伙!我说过,如果我能够脱困的话,我一定会奴役你们,你们的后代,生生世世啊!”

“你们也只是失败品【蓝血】的基因提取培育出来的工具……你们凭什么战胜我!”

黑暗……膨胀!

身穿着【圣甲】的【蓝血】巨人,以及手持【圣剑】的龙冈,此时分站两边,在这股膨胀的黑暗之下,竟是稍显得吃力的模样。

此时龙冈的意识,几乎全部被留在了试验场的放牧人先祖们的意识所主导……他仅仅只是留下了部分感知的能力。

但正是因为这份感知的存在,让龙冈的脸上俨然露出了一丝严峻之色……他试图与占据了自己大部分的放牧人先祖们的意识沟通,但始终无法达到完美的统一。

不过却得知了一些信息。

【蓝血】巨人没有办法与【圣甲】的力量真正的融合,而【圣甲】与【圣剑】的能力也无法彻底共鸣——因为驱使【圣甲】的,是当初那批选择离开试验场的放牧人。

他们的意志,与选择留下来的这批放牧人先祖的意志,同样也无法得到统一。

岌岌可危……这是【圣剑】,同时也是留在试验场的这批放牧人先祖的集体意识所给龙冈传递出来的信息。

“让我来作主导!”龙冈此时一咬牙,内心深处发出了强烈的咆哮,“让我,作主导……牺牲也要有价值!如果不能战胜【罪】,那么最起码,我们需要留下希望的火种——!”

沉默。

沉默过后,龙冈发现了自己终于能够自由地驱动自己的身体。

当试验场的大门被开启,夜空之上那一轮圆月破开黑暗的瞬间,龙冈一人持剑,直接冲向了离开通道之前,撒下了一片蓝色的星光。

“快——!”

龙冈的意念,顷刻间通过【圣剑】的共鸣,传递到了众人的心底当中——此时,他与生俱来的【倾听万物之声】的能力,仿佛才真的变得名副其实了起来。

……

快——!

那是自心底当中泛起的声音。

当声音响起的瞬间,烨皇子下意识便与琉歌对视了一眼……这位传奇的皇子神色略微复杂。

“他也是伊斯卡的孩子,但曾经我有过杀了他的想法……”他最终叹了口气:“他为了我们争取了时间……尽快离开这里,大门外边,恐怕有谁,正在操控着大门的开启……龙冈,支持不了多久的,【罪】一旦有机会就会持续吸收深海当中残留的负面能量。”

说到这里,皇帝陛下苦笑了一声道:“进来之前,我刚刚灭了海妖王庭,这会儿深海中,大概到处都在游离这种能量。”

海底城的魔女不禁狠狠地瞪了一眼,飞快地说道:“雷亚兹和凯亚他们,应该还在莫吉托的城堡……觉醒的居然变成了龙冈,也不知道那边倒地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先去接走他们!”

如此说着,皇帝陛下点点头……他挥了挥手,一道蓝光瞬间将众人,包括莫吉托国王也直接包裹了起来,随后极速地冲向了天空。

不过眨眼之间,这道蓝光就已经降临在了莫吉托国王的城堡之中。

他们看见了很快就寻到了昏迷倒地的凯亚夫人,然后在不远的地方,也看到了卧地不起的雷亚兹。

“这里到底……”琉歌吃了一惊,怔怔地看着倒在血泊当中的雷亚兹,下意识地踏上一步。

但塞壬少女却比她快了许多,海伦直接便跑到了雷亚兹的身边,将他抱起,急忙忙地说着什么。

琉歌张了张口,随后一甩头,硬声道:“觉醒看来是失败了。”

“没有选择接受吗……”烨皇子低头想着什么,但旋即他便一挥手,蓝光同时将凯亚夫人与雷亚兹也包裹了起来,烨皇子直接启动了手上的钥匙盒子,准备离开。

但却把莫吉托国王给摈除在外。

琉歌冷不丁地上前,一把抓住了烨皇子的手臂,低声道:“带上它吧……让它去母亲的坟前看一眼,它一直以来的心愿,都是离开这个地方。”

烨皇子看了莫吉托一眼。

这位巨石王国的国王身体依然被捆着,嘴巴依然被塞着,可此时却怔怔地朝着他看来——甚至于跪下,低下了头去。

烨皇子缓缓吁了口气,蓝色的光芒却在此时悄无声色地也爬到了莫吉托的身上——钥匙盒子开启,一道光柱射向了天上的圆月。

他们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庭院当中。

……

“他们逃离了!他们抛弃了你了——你看!他们将你留了下来,独自面对死亡!”

【罪】的声音,自四面八方,也自心内,不断地响起……龙冈紧咬着牙,他发现不管创造时间让烨皇子等人离开是否主观的行为,【罪】的声音终是能够诱惑人心中的黑暗的一面。

——为什么要我来做这件事情?

——明明这是路易斯自己主动揽在身上的责任!

——就算要牺牲,也应该是他第一个去牺牲才对!

内心的动摇,仿佛让【圣剑】的力量也受到了动摇……守护着离开通道的星光,瞬间变得暗淡了起来。

黑暗持续地冲撞,眼看着就要撞破这片星光——哪怕只是出现一丝的裂缝,作为精神体的它,总有仿佛能够通过。

就在此时,一堆微弱的星光,忽然之间从大地之上飘起……这片淡淡的星光,仿佛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吸引般,最终来到了龙冈的面前。

它们一头就直接扎入了【圣剑】当中。

龙冈却在此时,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意念,“这是……凯伦大师?”

【圣剑】此时闪烁了一下,似乎是某种回应。

“守墓人……守墓人……”龙冈此时怔怔地看着【圣剑】,喃喃自语道:“大师,这就是……灵魂的归属,放牧人,以及放牧人后代最后的归所。请和我一起战斗吧!”

嚯嚯——!

【圣剑】在挥舞,挥舞的瞬间,几缕自龙冈身上悄然出现的黑色丝线瞬间被斩断——他以【圣剑】要指着巨大的黑暗,振声道:“并非一定是我!只是在适合的时候,总需要有人站出来挡住一切……我只是,刚好在这个时间里,也愿意站出来的那个。我,不后悔,也不憎恨谁!”

“愚蠢!”【罪】的笑声响彻天地,“我见过太多,所谓的英雄,所谓的伟人……倒了最后,总会恐惧颤抖……我会让你内心的怯弱决堤!”

龙冈没有说话,只是挥动【圣剑】迎去,简单地迎去。

黑暗与炽热的气息,再一次加剧,暴乱的能量甚至开始破碎试验场的大地,森林……湖泊——但即便如此,也依然无法撼动试验场的空间。

……

……

【索姆娜】海沟……试验场大门,门前。

一道光辉投射而出,他们再一次看到了这熟悉的深海的黑暗——才刚刚出来,烨皇子便直接冲向了大门中央的纹章位置,打算直接将大门关闭……或许,自己进入了之后,再次将大门关闭。

可就在此时,一道黑影却横栏在了烨皇子的面前——那是一个浑身都裹着黑袍,即使是脸庞也黑暗旋涡所覆盖着的家伙。

“是你…开启的大门?”烨皇子皱着眉头地停了下来。

“鄙人【克雷曼】……”黑袍人声音略显得沙哑,“初次见面,海底城的皇帝陛下。”

“你为什么会持有试验场大门的钥匙?”烨皇子瞬时沉声问道——他此时,已经清楚地看到了陷入在纹章当中的钥匙盒子——另一双钥匙盒子。

“很奇怪吗。”黑袍人……克雷曼却缓缓说道:“不奇怪,我想如果是你的话,或许已经猜到了一些什么了,不是吗。”

“那家伙吗……中枢塔的真正【主机】。”烨皇子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后冷笑道:“真是隐藏得很深啊……当初那家伙求着我,让我放它离开中枢塔,结果当我和伊斯卡打开了大门之后,它就逃得无影无踪。这些年来的,我一直试图寻找那家伙的踪迹,甚至开始接触地上的人类,却始终无果……没想到,原来一直都在暗处盯着我,真是一个阴暗的老鼠啊!”

“主人是,伟大的观测者。”黑袍人克雷曼冷笑着道:“也是伟大的进化者……你不会明白,它伟大的地方。”

“我不打算明白……滚开,不要妨碍我关闭大门!”烨皇子冷哼一声。

“我会忌惮你的。”黑袍人克雷曼却摇摇头道:“如果是体力充沛,并且身穿【圣甲】的你……我是真的会忌惮你的,并且还会一直藏着,不会出现。”

烨皇子目光略微收缩了起来。

黑袍人克雷曼此时却一把将身上的黑袍撕开,露出了它的身体——竟是一具浑身都闪烁着银黑色光泽,身上肌肉,骨骼都能够清晰可见的人型金属!

“你现在的能量数据,不过刚刚抵达【辉月级】底线而已……”克莱曼桀桀笑了起来:“我也不用和你死斗,只要拖延到【罪】再次从试验场脱身即可……你,还能有什么办法吗?”

说着,这位黑袍人克雷曼,一拳便朝着海底城的皇帝轰击而来。

它的拳头甚至直接将深海的海水硬生生破开,竟是形成了一道真空的地带——拳头,直接轰击在了海底城皇帝的身上!

轰——!!!

这是足以将一坐深海海山也直接打爆的拳头。

然而,克雷曼却诧异地发现,拳头打在了烨皇子的身上,竟是无法撼动他的分毫……一道薄薄的蓝光,此刻正在这位海底城皇帝的身上泛起。

“你……还留着力气?”克雷曼不禁吃了一惊。

“我不需要留着力气……”烨皇子此时一伸手,直接抓住了吃惊状态的克雷曼的手臂,“只是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这里是深海,而我,是最后的海底城的皇帝——白塔!”

一道巨大的蓝光,此时正从遥远的深海当中,激射而来——与此同时,海底城中央处的白塔,正在释放着前所未有的耀眼光辉!

“糟糕——!”克雷曼顿感事情的不妙。

然而此时它却丧失了最好的反抗机会——只见烨皇子双手一撕,便直接将克雷曼的一条手臂,直接撕开!

双眼仿佛迸射着蓝色电弧的烨皇子,一拳轰向了克雷曼的胸膛——这一拳下去,克雷曼那银黑色的装甲胸膛,竟是硬生生地被轰碎!

它也被这一拳直接打爆,零件散落!

……

……

散落的零件当中……克雷曼的半个脑袋,此时忽然转动了一下,残破的头颅此时忽然打开了一道裂口,随后一只巴掌大的机械蜘蛛爬了出来。

小小的蜘蛛一下子就没入了黑暗的深海当中,向着未知的方向逃去。

然后,一只手掌,却自黑暗当中悄无声息地伸了出来——将它直接抓入了手掌当中。

机械蜘蛛此时正在疯狂地挣扎着——它艰难地转动着那小小的脑袋,最终扫描了抓住自己之人的模样。

竟是一名黑发黑瞳的年轻人。

“运气不错。”

年轻人……洛老板此时微微一笑,随手便将这只机械蜘蛛交到了女仆小姐的手上,“回去之后,看看这个脑袋里面都有些什么吧。”

“好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