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章 化身为光(上)

第一百章 化身为光(上)

面对突然袭来的黑暗,本已想着,并且已经付诸行动咬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白衣仙子,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手起剑落,一道道剑花在这位白衣仙子的身边顷刻间绽放,让黑暗无法侵入本分……但秦初雨此时却不禁心中一凛。

她的剑光尽管能够斩开这些黑暗,然而对于她的消耗却有些出乎意料!

这些黑暗之力,似乎有些特别……但【青莲剑歌】万法不侵,却也无惧。

可她想要离去的想法,显然暂时无法实现……于是,莫名其妙地禁锢在海底城当中,并且差一点被海底城皇帝强娶,心中本就有怒气滋生的白衣仙子,神色一下子就变得冷冽了起来。

“你待如何。”秦初雨看着这些黑暗的源头,声音冷冷冰冰。

【罪】却打量着秦初雨手中的【青莲剑歌】,心中暗道:果然是【青莲……可怎会受了这么重的伤,就连主意识也几乎崩溃……只剩下单纯的本能。不过,这样也好,毕竟编号99【青莲】,拥有对精神体超强的伤害。它的锋利不仅仅是对物质,就连意识也是一样。

“你手中的武器留下。”【罪】此时收敛了心中泛起的的一丝丝惊诧,“我可以放你离开。”

它打算用语言打动对方……作为纯粹精神体的它,天生就能免疫许多的伤害,几乎立于不败之地——但试验场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它不断地试验,不断地创造出不同的异变体:总有那么一两个异变体,会对他有一些克制的作用。

首当其冲的,就是编号99的【青莲】……【罪】永远都不会忘记,当编号99的【青莲】诞生之后,为了测试【青莲】的特殊属性,在中枢塔【主机】的授意之下,镇守在中枢塔当中的哪个强大无匹的尖兵,是怎么用【青莲】一次又一次地割裂自己的。

对于编号99【青莲】……哪怕化作了碎片,【罪】都绝对不会忘记——这不是恐惧,这是仇视。

“你想要我的【青莲剑歌】?”秦初雨却松开了眉头,轻轻地问了一句。

“没错,叫作【青莲剑歌】吗?”【罪】点点头:“留下它,我随你离开。”

“用你的命来换吧。”白衣仙子也点了点头,随后一声招呼也不打,直接就扬手,暴起了上百道的青色剑光,直接刺来。

【罪】颇有些措手不及,面对着这上百道的青色剑光的瞬间,一些久远的记忆顿时复苏……仿佛刻入了它记忆当中般记忆,让它本能地颤声了一丝的颤抖!

【青莲】杀不死它——但【青莲】一直以来都被用来折磨着它……还被美名为测试它的韧性!

【罪】顿时手忙脚乱地应付了起来……这种突然之间的转变,让烨皇子不禁诧异的张了张口——一直都处于【罪】的奴役当中的他,甚至第一次看见这个家伙,会出现这种慌张的神情。

他一直以来都未将秦初雨当作是最后的手段——当初在深海之中救下了这个人类女人,心中却是存了一份别的心思,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秦初雨会让【罪】出现了类似畏惧的情绪。

不……并不是秦初雨,而是它手中的那柄奇特的古剑。

烨皇子曾经让将这把古剑禁锢在海底城魔能第一院当中,研究了许久,可却一直没有进展……如今,看【罪】的反应,难道说。

这把剑,莫非也是出自试验场的手臂……编号99,【青莲】?

“好机会!”龙冈却在此时飞快地说了一句。

……

确实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烨皇子一点头,二人同时冲到了黑柱之前——趁着【罪】此时正在手忙脚乱地应付着青色剑光的瞬间,两人齐齐动手,将禁锢着雷亚兹等人的黑柱尽数打爆!

“我就知道,这个女人看起来冰山一样,但性子绝对是烈酒!说动手就动手!”才刚刚脱困而出,海底城的魔女便飞快地说道:“路易斯,你一早就知道,她可以对付【罪】?”

“我可没有这种先知的能力。”烨皇子苦笑了一声,“打开空间回廊,也不过是为了制作一丝混乱,仅此而已。这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意外已经发生太多,也不差这一次。”琉歌飞快地抓起了烨皇子的手臂,“趁着这个女人缠住了【罪】,我们?”

“我和龙冈应该还可以争取一些时间。”烨皇子此时飞快地说道:“这么多年来,【罪】一直都潜藏在深海当中,它确实是将海底城当作了它的粮食,但事实上陆地之上的人类更多——按理说,陆地对于它来说,就等于是一个巨大的粮仓,但它却一直没有打算离开。”

“你是什么意思?”龙冈下意识问道:“你是说……地上,有什么东西是让它忌惮的?”

“我不知道。”烨皇子摇了摇头,“但它肯定是因为什么,才没有离开海底……至少,短期内它也不会离开。所以,你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马上赶往海底城,用最短的时间,呆着海底城离开——你们的目的地,是海上!”

“不可能!海底城人口九百多万,他们根本不够时间带走!”龙冈直接摇了摇头。

“可以!”琉歌此时正色道:“海底城本身,就是一艘巨大无比的船!它完全有能力航行!”

“你说什么……海底城是一艘,船?”龙冈不免大惊失色。

“沉海时代,仅有十座海底城残留了下来。”琉歌此时轻哼一声道:“这是利莫利亚时代整个文明最后集结的力量所创造出来的希望之船……不然你以为,它单纯只是一座海底建造的城市?”

“没想到……”龙冈长长地吁了口气,“但这么庞大的船,它驱动的能量……”

“足够!”琉歌此时飞快地说道:“历代的皇帝一直都有为海底城储备能源,为的就是希望有一天,当海底城人能够再次行走在阳光之下的时候,它能够浮出海面。”

“海底城底部的监狱……”龙冈似想到了什么,“监狱最底层的矿场……原来,这就是它存在的意义!”

“你还不算太笨。”琉歌点了点头,“看在你愿意留下来的份上,我勉强承认你是我的弟弟了!”

“事不宜迟!”烨皇子一声打断。

琉歌知道此时无法阻止烨皇子的参战,只好幽幽说道:“答应我……有什么事情,让那个姓秦的女人去……”

“小心!”烨皇子一声大喝,一挥手一道湛蓝色的光罩浮现。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冲力直接撞击在了光罩之上——【罪】!

此时的【罪】,正在应付着秦初雨的进攻,却还留有余力,“想走?你们一个也走不了!就算是【青莲】又怎么样……这个女人,根本就发挥不出它本来的威力!”

正如【罪】所说的那样,当它手忙脚乱地应付掉了第一波的攻击之后,猛然醒悟过来——此时使用【青莲】的并不是中枢塔的那个恐怖的尖兵!

剑光对它有些伤害……但也仅仅只是有一些伤害,要不是投鼠忌器,它甚至连商量的时间也不会给路易斯这一行人。

“秦初雨,你被这个家伙鄙视了啊——!”海底城的魔女此时直接带着嘲讽的声音,打声地叫嚷了起来,“你也不过如此而已!已经没有别的本事了吗——!”

嗖——!

一道青色的剑光悄无声息地射落——贴着这位海底城魔女的脸颊滑了过去。

只见秦初雨此时一剑斩出,斩出了一朵巨大无比的青莲,硬生生地将【罪】略微逼退了一些之后,便直接俯冲而下,瞬间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依然白衣飘飘。

琉歌没想到这女人心眼这样的小……战斗途中竟然还打算寻仇,顿时呆立当场。

“你们再不出手,那么我就真走了。”只听见秦初雨淡然道:“我要走,这个家伙,还留不下我。”

“你打算对它了?”烨皇子不禁皱了皱眉。

“这家伙,似乎和我的师尊有些什么关系。”秦初雨直言道:“我打算用剑问清楚。”

龙冈不认识这位秦小姐……第一次见,确确实实是第一件见——但她是不是说错话了,确实是“打算用剑问清楚”,而不是……“打算问清楚”??

“不管什么理由,感谢你的援手。”烨皇子点点头:“我为我之前对你所做的事情道歉……个中缘由,有机会的话,我会仔细告诉你的。”

“不必。”秦初雨却一摆手:“我说过,你救我一次,但也禁锢过我,你我之间两清。这次不是帮你,我只是单纯为了自己,仅此而已。”

说罢,这位白衣仙子再次执剑迎上。

烨皇子与龙冈对视了一眼,二人也不甘落下,纷纷动身——烨皇子甚至再次将身上的【圣甲】脱离,附到了【蓝血】巨人的身上。

【蓝血】巨人自从【圣甲】被剥离之后,便又陷入了混乱的状态,一直都在海沟当中抓到什么就啃着什么……此时【圣甲】附身,便再次恢复了蓝光璀璨的伟岸模样。

“这个母的,有点像是伊斯卡。”一直沉默没有说话的莫吉托国王,此时冷不丁地说了一句——它嘴巴上被塞住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但是捆着它的丝线还在。

“一点也不像!”琉歌冷哼一声,直接抓起了丝线,将莫吉托国王给提了起来。

她一看眼前,这里只有她,雷亚兹,海伦……还有凯亚夫人,凯亚夫人此时也正好转醒了过来。

“听着,我没有时间再说一次。”琉歌此时看着雷亚兹,“我现在需要你!海底城的启动,需要蓝血的血脉……现在,只有你才能够驾驭海底城了!是个男人的,这时候就不要说什么怕被扭耳朵!谁扭你耳朵,我就……骂她!”

凯亚夫人脸色古怪地看了这位海底城魔女一眼。

她随即摇了摇头,才刚刚醒来的她,此时正在平复着心情——与雷亚兹一样,在受到了刺激,激活了体内潜藏的蓝血力量并且直接跳跃到觉醒阶段的她,一样留着疯狂时候的记忆。

雷亚兹此时稍显的有些沉默,甚至直接避开了凯亚夫人的目光。

凯亚夫人却伸手直接扭了他的耳朵一下,颇为用力,扭得雷亚兹下意识地呲起了牙来,连声说痛。

“知道痛了?”凯亚夫人板起了脸来,“知道痛了,打你老娘的时候,还敢那么拼命?”

“我错了!我真错了!”雷亚兹喃喃道。

“知道错了,那就做点什么,弥补回来吧。”凯亚夫人松开了手:“记住……这点并不算什么。重要的是,你并没有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雷亚兹此时有点儿想哭,但他此时却嗦了一下鼻子,“我知道了!我跟暴力女去!”

“但我们现在缺乏前进的工具。”凯亚夫人却苦笑了一声:“这位皇帝陛下,显然高估了我们的能力。”

“你们,或许需要交通工具。”

就在此时,一道亮光投落……却见此时上方飞快地降落下来了一架灰白色的探索船,随后一道人影,从那小型探索船当中跳出。

“空海先生!”雷亚兹顿时一惊,连忙护在了众人的面前,紧张地看着空海的落下。

“雷亚兹。”空海先生此时淡然道:“通常来说,像我这样出现在这里,就暂时不会是你们的敌人……雷亚兹,我以为你会变得聪明一些。看来蓝血力量对于智力的提升并没有很显著的效果。”

“是了……”雷亚兹却是一喜,“一开口就怼人,是原来的空海先生没错了!太好了!你正常了!”

空海先生并没有理会,一指身后的探索船,“这是我在中枢塔里面找到的,似乎是当初烨皇子乘坐而来的……修了修还能用,你们就用它回去海底城吧。”

“那你?”

空海先生摇摇头道:“我留在这里,记录一下这场战斗的数据。”

“好。”凯亚夫人当机立断,直接点头,第一个走上了小型探索船上。

这之后,众人一一跟上——最后才是琉歌,她皱眉地看了空海先生一眼,不料空海先生此时忽然朝着她扔了一点什么东西。

她下意识地接道了手上,发现是一根装着蓝色液体的试管,“这是什么?”

“中和中和药剂的药剂。”空海先生淡然道:“正好赶制出来了……要不要用,你自便。”

海底城魔女的手掌轻轻一抖,她诧异地看着对方,“你为什么……”

只听见空海先生缓缓说道:“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其实在海底城生活的这段时间,比较有意思……我想,我是不希望看到海底城就这样成为历史。”

沉默。

沉默过后,海底城的魔女点了点头,飞快地说了一声:谢谢。

她一转身,就登上了探索船上。

看着远去的探索船,空海先生等它最终消失不见之后,才收回了目光……此时,他翻开了自己的手掌,手掌当中,一块小小的晶片缓缓地吐了出来。

看着这块晶片,空海先生不禁陷入了沉思当中——这块晶片,是之前在蓝宝石号上,从哪位洛先生手上得到的。

“真是神奇的人。”空海先生喃喃自语道:“你现在,是不是就站在什么地方,默默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

……

那是任何黑暗,炽热气息……甚至剑光也无法侵入的地方。

一些漂浮在深海当中的碎片,此时正缓缓地汇聚而来——这些似乎是海底城战舰的残骸,同时还有一些海底中蕴藏着的矿物。

它们最终汇聚在了洛老板的面前,然后开始组合,渐渐成型。

“这是……”当眼前之物渐渐有了轮廓的时候,女仆小姐才有些诧异地说道:“【飞陀】?”

############

PS:(53/84)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