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二章 真是幸运的家伙

第十二章 真是幸运的家伙

作为茨密希家族的继承人之一……但并不是第一顺位的继承人,从很早的时候开始,瓦利·茨密希就极少于茨密希家族的本部联系。

他被称为茨密希家族的放荡儿,喜欢一直居住在现世当中,也甚少于各大氏族的年轻一辈来往,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晒晚上九点钟的月光和看著名英雄库洛洛亚执笔改编的舞台剧,以及打牌。

没错,就是打牌,一款在【非人领域】当中有着悠久历史的冒险者斗恶龙的卡牌游戏。

“嗯,这又是让人愉快的新一天。”瓦利先生此时满意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但很快就变得不满意了起来,“但为什么这样愉快的新一天的早上,我却没有看见我亲爱的管家莱萨。”

不仅仅管家没有见到,就连复杂伺候梳洗的双胞胎女佣此时也没有看见。

这让瓦利先生愉快的心情不禁出现了一点小小的瑕疵……但这已经是十分不得了的事情——愉快的心情竟然出现了瑕疵!

这让瓦利先生甚至感觉到了焦虑。

“仆人!仆人!仆人!”

古堡的主人,此时连续大喊了三声,甚至直接拉响了房间的摇铃——不一会儿,古堡的双胞胎女佣急忙忙地走来。

“仆人,你们忘记了一天需要做的事情。”瓦利先生此时目无表情地说道。

两位双胞胎女佣此时仿佛能够看见这位古堡主人那平静目光之下蕴藏着的不愉快。

女佣们身子顿时轻微地哆嗦了起来,连忙说道:“尊敬的瓦利主人,蒂芙(蒂娜)并没有忘记自己要做的事情。”

“你们迟到了。”瓦利先生轻哼了一声,“你们让我完美一天才刚刚开始,就变得不完美。”

“尊敬的瓦利主人,实在是对不起。”双胞胎女佣低着头:“我们正在准备宴会用的东西,所以忘记了时间。但请你要相信我们,我们听到了钟声之后,已经第一时间赶来。”

“宴会?什么宴会?”瓦利先生此时不禁一愣,“我怎么不知道?”

蒂芙此时飞快地说道:“瓦利先生,这是准备宴请龚琳娜小姐的宴会。”

同一时间,蒂娜也在飞快地说道:“瓦利先生,这是准备宴请监察队的宴会。”

双胞胎女佣说完,似乎都察觉到了对方话里面的不同,于是再对视了一眼之后,便再次异口同声道:“瓦利先生,这是准备宴请监察队的龚琳娜小姐的宴会。”

“胡说——!”古堡的主人此时不禁微怒道:“龚琳娜什么时候变成了监察队的人……所以这个宴会,倒地宴请的是谁?!”

但很快,这位古堡的主人便叹了口气,他不禁揉了揉眉心,“我知道了,这都是莱萨告诉你们的吧……他今天又犯病了对不对?”

得到的显然是这两位女佣肯定的回答。

“这病得不轻!”瓦利先生揉完了眉心便开始揉着自己的额头,旋即问道:“宴会准备得怎样了?”

“差不多准备好了。”双胞胎女佣此时飞快地说道:“另外食物也已经准备好了,白天的时候,保镖们在山下捡到了一对年轻的男女。他们的车子在公路上抛锚了,目前正在古堡做客。”

“噢……迷途的羔羊吗?”瓦利先生此时若有所思地道:“果然,完美的新一天,就是需要一些意外的惊喜来点缀啊……宴会吗?既然这样,那就让这个宴会办起来吧。可不能让我们辛劳的管家先生的一番心机白白浪费了。”

双胞胎女佣顿时瞪大眼睛看着古堡的主人。

只听见瓦利先生此时来回地踱步。

“嗯……给我准备使魔,我要邀请我的姐姐龚琳娜过来,她这时候应该有空。对了,前段时间监察队的专员不也是才做客过吗,想来应该还没有走远吧,他们还在等着我的答复来着……正好也请了吧。这样一来人数也就够了,可以打牌……可以举行宴会了。你们还不去把我的使魔带来?”

“如您所愿,尊敬的瓦利主人。”

双胞胎女佣此时提起裙摆一点头,便快步走了出去。

古堡的主人此时走到了镜子的面前——这是特制的镜子,因此才可以映照吸血鬼的模样,是古堡的主人花费巨资请一名高级的魔术师特别打造的玩意。

瓦利先生此时从镜子旁边的柜子上取出了一把小小的梳子……完美的新一天总算又变的完美了,所以他打算这完美的新一天,就从打理自己的小胡子开始。

“Perfect!”

忽然,古堡的主人似乎想起来了什么一样……他沉吟会儿,便打开了露台的门,走到露台前看着古堡庭院的那片花墙迷宫。

瓦利先生此时轻笑了一声,取来了一张白纸,随意地写了些什么东西,然后将白纸折成了纸飞机,随后直接放了出去。

纸飞机划着风一路飘荡,最后缓缓地朝着那花墙迷宫深处的小木屋之中坠去。

……

……

【非人领域】,十三氏族领地……茨密希领。

作为茨密希顺位继承人之一的龚琳娜小姐,此时正忙于整合茨密希家族的运动当中——自从茨密希的大公与其余氏族的大公一同离奇死亡之后,类似的行动,基本上都在各大氏族当中上演。

除了【托瑞朵】的那位,从一开始就以绝对的权柄直接登临了家族顶点的拜勒岗大公之外。

“真是幸运的家伙啊……没有这么多烦心的事情。”

家族的大小姐龚琳娜,此时正在凭栏叹气……茨密希家族三名继承人当中,除了瓦利这个放荡的家伙似无心权力之外,另外一位可是相当的让这位大小姐感觉到头痛。

有下属传言来说,最紧她的兄长珀利侯爵频频地与【魔术师协会】的人来往——听说是协会的第一塔主所收下的学生。

一位在现世长大的吸血鬼小姑娘——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让整个十三氏族震荡。

【非人领域】的最强者,协会第一塔主的学生,身份的高贵,与众多的大公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所以龚琳娜大小姐丝毫没有意外,她的哪位作为竞争者的兄长,会那么热衷与走动——不仅仅是这位珀利侯爵,【非人领域】当中不少出色的年轻人,此时都挤向了【魔术师协会】的本部了。

“又是一个幸运儿。”龚琳娜小姐手指在栏杆上轻轻一划,凭空地就对着那位从未见过的吸血鬼小姑娘,产生了一丝妒忌的情绪。

大家都是吸血鬼中的女性,凭什么对方就那样的优秀……也没听说过那位辉耀塔主,喜好的是幼齿啊?

“龚琳娜大人,您的来信。”大屋中的一名侍女此时快步走来,“是瓦利大人的来信。”

“他?”龚琳娜小姐此时不禁皱了皱眉头:“他这个时候找我做什么?”

尽管心中无比的疑惑着,但龚琳娜小姐还十分飞快地将使魔上附着的信打开——上面是古堡主人给出的邀请函。

“宴会……这么快?”龚琳娜小姐不禁皱了皱眉头,随后冷哼道:“哪有宴会马上就要开始才发出邀请函的道理?这个不成才的弟弟,真的是胡闹!”

“要推掉吗,龚琳娜大人?”侍女不禁试探性地问道。

“推……等等,让我想想。”龚琳娜小姐此时握住信背着手,在露台上来回地踱着步子,冷不丁地,她停了下来说道:“给我准备礼服,我要参加瓦利的宴会。”

侍女不禁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龚琳娜小姐淡然道:“我要成为茨密希的女大公,就需要更多的支持……瓦利也是正统的身份,他如果站在我这边,至少可以让那些老顽固更多地倾向我这边。”

“那我马上去准备。”侍女连忙点头说道。

龚琳娜小姐又独自一人地凭栏眺望着远方,随后哀伤地叹了口气,嘀咕道:“我也好想要好运气呐……”

……

……

……

……

车队走下了机场高速之后,就正式进入城市了……此时,各车子上的道门前辈们,纷纷都安静了些许。

他们都同一时间感受到了那种无力的感觉。

禁法之地,显然并非浪得虚名,而是确有其事……于是,短短的时间内,这些个道门前辈高人们,实现纷纷从身边的婀娜女郎的身上挪开,并且略微地变得不安起来。

尽管早就已经听闻,甚至也已经心理准备,然而真得是封禁到这种和普通人也毫无分别的程度,依然还是让这些高人们感觉到了难以接受。

“咦,道长,怎么您看起来好像干……瘦了这么多?”

“道长!道长,你怎么停下来了……小,小了?”

“老先生,你的头发怎么……”

嗯,其实难以接受的,是这些个道门前辈们用法力撑起来的仙风道骨,忽然消失不见了——没有法力支撑的身体,真的是老了……老了。

“他们应该看起来很慌了。”将探出去车窗外的实现给收来会来,宋昊然随手将车窗也直接关好,然后举起自己的手掌,里里外外地翻看了起来,又捏了捏几下拳头,大为叹道:“这种无力感,让我也有些不习惯了。你……没事吧?”

他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蒙面女子……那位苏醒过来的秦国公主。

这位公主的存活需要依靠那颗特殊的珠子——随侯珠……此时宋昊然担心的是,在这个禁法之地,秦国的公主会不会受到影像。

此时,只见秦国公主手指间把弄着珠子,轻轻地摇了摇头:“我没事,虽然真力一点也提不起来,但珠子和我之间的联系并没有切断……这个地方的封禁之力,隐约地带着一种让我奇怪的感觉。”

“什么感觉?”宋昊然不禁好奇问道。

秦国的公主殿下想了想道:“是一种……很温柔的感觉,它似乎并不会主动伤人。”

“我怎么没有这种感觉呢。”宋昊然不禁讶然。

秦国的公主殿下淡然道:“等你什么时候,天人合一了再说吧……你虽然功力因为公孙无我的关系暴涨过,但还差远了。”

宋昊然并不在意,耸耸肩道:“感谢公主殿下的口下留情,这是我最近听过最动听的警言。”

大概早就习惯了这家伙的油腔滑调……秦国的公主索性直接闭上了眼睛。

宋昊然则是笑眯眯地打量着这位公主蒙住了一半的脸庞,忽然笑着问道:“说起来,公主的父皇当年有没有想过要把你嫁出去。”

公主殿下猛然睁开了眼睛,一直手掌悄无声地拍了过来。

早就有所准备的宋昊然此时轻笑了一声,伸手轻轻一捏,就直接扣住了这位秦国公主的手腕,“公主殿下,你看我这翻天手练的怎样……大家都永不了真力,单纯比拼招式的话……”

乐极生悲。

直接车门忽然打开,随后一道人影从车厢内直接滚了出来——他在地上滚了好几圈之后,最终才停下。

停在了一双包裹这薄薄黑色袜子的笔直双腿之前——另外是红色的高跟鞋。

“宋昊然,你在做什么?”只见高跟鞋的主人此时低着头,小嘴微张,满眼的诧异之色,“就算你崇拜我,也不至于滚过来吧?”

“嗨~~小樱樱,几个月不见好像又长大了。”宋家的大少爷此时哈哈一笑,“来,让舅舅抱抱!”

然后红色的高跟鞋直接踩在了那只刚刚才扣过了秦国公主手腕的手背之上——惨叫的声音。

惨叫声当中,秦国的公主缓缓地从车上走了下来。

这会儿公主殿下与宋家的孙小姐四目相投……宋樱不禁眨了眨眼睛,暗道宋昊然的口味真杂,去什么地方找来的这么一个……土妞?

这位公主殿下一身不合适的长衫长裤还要带着景区十块钱一张的那种面纱,真得是LOW到爆炸,这让自诩为潮人的宋家孙小姐实在是难以接受呐。

“这是初阳,目前是我的私人秘书。”宋昊然此时已经站了起来,并且整理好了衣服,又是阳光灿烂的模样。

只是在迎上了秦国公主那冰冷冷的目光之后,这位宋家大少爷便瞬间怂了下去,叹了口气道:“好吧,其实我才是她的秘书。”

看到宋昊然这吃瘪的模样,宋樱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她眯起了眼睛,笑吟吟地朝初阳公主走了过来,声如黄莺似的,“初阳……姐姐对吧?我是宋樱,是这家伙的外甥女,很高兴见到你。来,什么东西我都准备好了……让我带你去参观这间酒店吧,刚刚装修好的。”

初阳公主看着自己那根突然被挽起来的手臂,犹豫了会儿之后,便似是默许了这种行为,轻轻地点了点头。

宋昊然此时舔着脸走了上来,冷不丁地在宋樱的耳边笑道:“小樱樱,怎么不见我们宋家的另外一位孙少爷呀?你俩吵架啦?”

“别跟我提这个死人头!”宋家的孙小姐此时冷哼道:“没准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正和什么骚蹄子风流快活……男人没个好东西!”

一股败犬的气息瞬间,淹没了宋家的大少爷。

############

PS:(61/84)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