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九章 从者们

第十九章 从者们

石板大部分都是埋在泥土当中的……脏,所以洛老板此时没有弯腰去捡,只是伸出了手来。

只见泥土开始自动的松开,随后松动了的石板缓缓地漂浮了起来……它身上粘附的陈年老泥也一点点地分离了出来,变得洁净无比。

御主们大概是看不到棋盘内从者们的仔细举动的……否则古堡的主人此时大概会觉得不可思议,这可不是从者能够做到的事情。

总之,石板已经落入了洛老板的手中——这是一块型状不规则的石板。

它应该属于一块更大的完整石板,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完整的石板当中碎裂了出来,然后埋在了泥土当中。

“主人?”

“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洛老板此时心念道:“这个棋盘大概比想象中的还要有趣一些……有什么事情吗。”

“有从者向你这边靠近了。”女仆小姐的声音此时也在洛邱的心中响起,“是那位女佣,蒂娜小姐。”

“知道了。”洛老板点了点头,随后想了想道,“我现在是你的从者,这是御主的游戏,你说要怎么做……我自然就会怎么做。比较是游戏,我们也要遵守这个游戏的规则。”

……

她有着明显的意图,让作为自己从者的妹妹的卡牌,缓缓地向着洛老板的卡牌位置靠近而来。

作为御主的双胞胎女佣的姐姐蒂芙此时结束了自己的回合,目光却不偏不倚地平时着,好像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图似的,但是在这之前——她接触到了瓦利先生的目光。

游戏真的会很公平?

或许游戏的规则对谁都一样的公平——只要参与者都遵守它的规矩。

然而在这一切开始之前,参与者们本身就存在了一些不公平的地方——他们是作为瓦利先生的仆人,为了取悦他,而陪他在玩这个棋盘游戏。

见此,女仆小姐除了置之不理以外,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她依然使用着自己的行动点,让作为从者的洛老板,笔直地朝着棋盘的中心点靠近。

最后的最后,御主与从者需要击败棋盘的守关着,才算是胜出这场游戏——守关着存在的地方,就是在这棋盘的中心点之上。

其实这几轮的投点下来,女仆小姐都是保持着这种意图明显的笔直路线。

“看来,美丽的小姐似乎很希望能够尽快结束这个游戏。”瓦利先生此时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目光转动:“这么快就打算去挑战守关者了吗。”

女仆小姐微微一笑道:“我记得,在瓦利先生所提到的游戏规则之中,只是说过,当击倒了所有的御主之后将要挑战守关者,战胜了守关者才能够获得游戏的胜利……但似乎,并没有说,在没有击倒所有御主之前,就不能挑战。”

“确实没有这样的规矩。”瓦利先生脸上的笑意见浓,“但通常来说,守关者无比的强大,我们更加推荐御主通过不断的冒险与战斗,获得更多的资源之后,才进行挑战。”

“我就只想看看。”女仆小姐此时轻笑了一声,“守关者长什么模样。”

“但愿你的冒险顺利。”瓦利先生也微微一笑道:“美丽的小姐。”

此时,龚玲娜小姐默默地听着二人的对话——但其实,背地里却在主动地与她自己的从者进行着交流。

而此时的御主与从者之间的交流,却让作为从者的唐天麟不禁汗流浃背。

……

……

职业:剑手。

等级:LV3。

攻击力与防御力,以及生命值也因为转职的关系而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

但是一开始因为与宝箱兽战斗时候损失的生命并没有因为升级而获得恢复……甚至身上的伤口还在,止血还是他自己动的手。

这是在路上找到的一些大概没有毒性的树叶咀嚼烂了之后,直接简单地敷在伤口上。

唐天麟此时大致摸清楚了这个游戏……或者棋盘空间里面的事情——只是由始至终,除了让自己行动之外,他的御主龚琳娜小姐却一直没有主动和他进行对话。

但就在此时,龚琳娜小姐的声音却忽然在他而耳边响起:“你叫什么名字。”

唐天麟此时一惊,下意识地看着自己的四周,然后很快便恍然过来,这是御主与从者之间的沟通方式……大概是意念一类的能力。

“唐。”唐天麟想了想,便简单地说出了一个字来。

“我不怎么喜欢亚裔人种。”龚琳娜小姐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冷不地说出了并不讨喜的说话。

唐天麟此时无甚反应,只是不咸不淡地说道:“不知道龚琳娜小姐,现在才主动和我联系,是为了什么。”

“听着,唐。”龚琳娜小姐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虽然不喜欢亚裔人中,但这并不代表我会讨厌你……甚至,如果你乐意为我效劳的话,我还可以给你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你应该知道我是谁,我的身份是什么。”

“你是瓦利先生……古堡主人的姐姐。”唐天麟此时想了想道——其实,除此之外,他真的知道甚少,甚至乎整个吸血鬼世界的背后,这些都是他知识上的盲点。

说到底,他也不过时因为意外,手臂发生了异变踏入的超凡世界——但这些年来,他一直都隐藏了起来,以法医的职业来隐藏着自己,纵然具有了超凡的力量,但从未真正地接触过超凡的世界。

即使在神州大地之上,就连管理局的存在他也是不止,更何况是异国他乡里的非人势力。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成为古堡厨房的杂工。”龚琳娜小姐声音似乎带着一丝的不悦似的:“居然连茨密希家的继承人也不认识……看来,在古堡在用人方面,已经越来越懒散了吗。”

她似乎真的不知道自己的事情……唐天麟心中暗想,自己混进来,甚至曝光在众人的面前,并且最后成为了从者,进入了游戏,这一切都要从管家莱萨先生的神奇操作开始说起——但龚琳娜显然不知道这当中的细节。

所以虽然对于唐天麟并非吸血鬼,也不是尸鬼,但却能够作为古堡厨房杂工的事情感觉到奇怪,却并没有太大的怀疑——当然,更可能是因为,在强大的力量面前,这位龚琳娜小姐并不在意弱小者的行为。

“纳尔逊先生说,只要我们努力工作,就会得到我们想要得到的。”唐天麟冷不丁地说了一句,“他说,能够给与我们长生。”

就像是怕死者渴望长生一样……唐天麟甚至控制着自己说话的语气,弥漫着一丝丝的期盼与贪婪。

“长生很简单。”龚琳娜小姐此时娇笑了一声说道:“接下来,只要你按照我的话去做,甚至不用纳尔逊厨师的赐予,我就能够让你长生……我的阶位,要远超纳尔逊许多,你根本无法想像。”

“真的?”唐天麟此时声音带着一丝丝的激动与【迫切】,连声说道:“你想要让我做些什么……但是,我现在是从者,我不管做什么都是你在控制的才对,我还能为你做些什么?”

“很简单,我只要你在下一次的战斗,或者陷阱当中死去。”只听见龚琳娜小姐此时笑吟吟地说道:“你看,很简单的吧,只要你放弃任何的地方,很快就会死去的。”

“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唐天麟此时大皱眉头:“这样你也要受到惩罚的吧……这变相是主动放弃这个游戏?”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打算放弃这个游戏?”

“可是你不是让我……”唐天麟不禁心中一怔,随后灵光一闪道:“难道你抽到了能够让我复活的功能卡?不对,如果只是单纯的复活功能卡,不应该这样轻易就浪费掉才对……这么说来,难道是什么必须要我死亡一次,才能够达成条件做到的事情?”

龚琳娜小姐此时却没有正面回答,“下一次,是否选择死亡呢……聪明的小家伙?哎呀,现在看起来,你似乎长得好看一点之外,脑子也算是好使……我也开始有点儿喜欢你了。”

这话再说一千次唐天麟觉得他才有可能相信。

“机会只有一次。”龚玲娜小姐的声音渐渐远去:“是否能够抓住,就要看你自己的勇气了……当然,你也有可能死了,就真的是死了。或许我只是单纯感觉这个游戏无聊,不想玩了,所以打算结束呆在一旁小睡一会。至于惩罚……你觉得,瓦利真得敢惩罚我这位姐姐吗。”

唐天麟沉默不语。

龚琳娜小姐确实已经再次断开了双方之间的联系……他默默地打量着自己四周的环境。

这里阴暗,残破,其实是一座古城的废墟,到处能够看见倒塌的房屋,灰暗的古城街道上,甚至隐约地能够看见有什么东西在缓缓地游荡着。

这是一看,就能够突然蹦出来些什么吓人东西……或许是魔怪的地方。

“下一次……死亡。”

唐天麟的下一次行动还没有到来……但距离下一次龚琳娜小姐的投点也不知道还有多久,唐天麟不禁陷入了一种迫切的沉思当中。

……

……

斯内夫先生此时正躲在了一颗岩石的背后……他的身上,多处都是恶狼所抓出来的伤口——几轮的投点结束之后,他都无法离开这个恶狼的巢穴。

这并非行动点的数值,不足以支持他离开这片区域,单纯只是因为战斗一直持续——在战斗结束之前,他都无法移动。

但是行动点却能够因此而积累下来。

身上没有任何的武器,甚至作为从者被棋盘重写编写了状态之后,他依然保持着瘸腿的这个缺陷,行动十分的不便,可谓的噩梦开局。

他可能是所有从者当中,体验感最差的一位了。

如此,赤手空拳,并且还只是1级没有转职的状态,他开始搏斗十多条的恶狼——借助巢穴当中的复杂地形。

斯内夫先生选择的是各个击破——曾经作为一名猎手,斯内夫先生已经将他毕生的知识运用到了极限,硬生生地猎杀者一头头的恶狼,通过一次次的普通升级,提高血量上限,从而着每一轮的生命削减。

但也造成了几次升级之后,斯内夫先生的真实生命值,依然没有突破三位数字……甚至已经跌破了六十点。

生命值只要低于六十点,那么在生命削减的投点当中,一旦黑犬投出了6点的话,按照点数*10的规则,他的生命值将会清空,从而死亡。

不能死在这里啊……

斯内夫先生心中疯狂地呐喊着,躲在了岩石背后的他,此时急速地喘着气……可此时,前方却还有两条的恶狼正在虎视眈眈。

这已经是最后的两条恶狼了……但是体力的严重透支,却让斯内夫先生此时变得十分的虚弱。

但是他的双手并没有停下。

他的双手,此时正握着了一块细长的石头,并且通过摩擦,一点点地将这块细长的石头打磨着,让它变得更加的尖锐,甚至眼看着马上就要达到矛头的模样。

终于,寻到了血腥味来源的两条恶狼,此时同时以狰狞的目光朝着大石的方向看来,几乎在它们看来的第一时间它们便已经扑出!

它们直接跳过了大石,出现在了斯内夫先生的头顶之上。

就在此时,斯内夫先生的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随后双手抓紧了手中的细长石头……石矛,奋力地朝上顶去!

已经打磨得足够锋利的石矛此时直接刺破了一头恶狼的咽喉,而另外一条恶狼则是顺利第跳过了大石,落在了斯内夫先生的面前。

但此时,斯内夫先生身上直接扛着已经被刺破了喉咙的恶狼的身体,就这样直接朝着前方的最后一条恶狼整个儿地扑了过去!

死亡的恶狼直接压倒了自己的同类,到在地上的恶狼不禁疯狂地挣扎了几次,而然此时,斯内夫先生已经再次提起了石矛。

他朝着这最后一条恶狼的脑袋,狠狠地砸了下去,一下一下,让血花飞溅……溅满了他的脸庞。

###

PS:照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