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六章 求生

第二十六章 求生

拥有着蝙蝠人雕像通道尽头的金属门背后的房间内,忽然亮起了妖异的墨绿色的光芒。

光芒之中,龚琳娜小姐的车夫扎马斯正一步步地靠近着什么……他仿佛被夺取了所有的理智。

“蠢材!清醒一下——!”

就在此时,一种刺痛的感觉,突然出现在了扎马斯的脸颊上——这让他不禁打了个冷颤,随后惊醒。

“这是什么——!”

大惊之下的扎马斯,本能地后退了好几步,随后冷汗涔涔地打量着前方……前方那吸引了他所有心神之物。

与此同时,他也发现了造成他脸颊上出现伤口的原因——只见地上此时正立着了一柄菜刀,刀刃之上甚至还留有一小抹的血迹。

是这把菜刀攻击了自己,并且让自己清醒了过来……瞬间,扎马斯便想清楚了前因后果,并且正视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就是,他之前在地上捡到的那柄菜刀,是活的——天啊,他甚至看见了长在这柄菜刀刀刃上的眼睛,这竟然是一种像是菜刀一样的生物。

扎马斯甚至觉得,这一定是自己看到的幻想……就如同这密室当中,一开始就吸引了他全部心神之物的东西一样。

一株植物……一株有着半人身的植物!

它就种植在了一个巨大的容器当中,扎根在深红色的土壤里面……半身以上的地方,赫然是一个美丽绝伦的女体模样。

甚至……

“为什么,它的模样与龚琳娜大小姐如此的……”扎马斯此时喃喃自语,他甚至不敢去看着半人半植物的生物的双眼。

它的双眼是打开的,却没有焦点……显得空洞,但却有种让人迷失在内的奇异魔力——与其说这是半人半身的生物,倒不如说,是这个神秘的女人,便成了花蕊,藏在了这株巨大的植物的花蕾当中。

“老兄,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看看你的背后!”

扎马斯此时再次听到了菜刀的声音——这让他吓了一跳,转身,只见身后,不知何时已经站满了那些来时路上的蝙蝠人雕像。

眼看着就要受到这些蝙蝠人雕像的攻击,情急之下,扎马斯一把抄起了地上的菜刀——这是他唯一能够找到的武器了。

“等等!蠢材,你让我去砍石头,我会崩角的!我的刀刃会卷起来的!”

“谁管你!”扎马斯此时一咬牙,终究是求生的本能压下了菜刀能说话有眼睛的诡异,挥舞着菜刀迎击而上。

“要死啦!要死啦!我是切肉的菜刀,不是砍骨刀啊——!!”

火花四溅。

菜刀惨叫的声音也不停地响起……但扎马斯此时已经顾不上这些。挥舞着菜刀迎击的他,一身本事尽数使出,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

“噢……老兄,还不赖嘛!”

眼看着出口就在前方,即将脱险,菜刀先生立马停止了鬼叫,给予了中肯的评价……扎马斯无暇理会这些,一个闪身,将挡在门前的一名蝙蝠人雕像也直接砍倒了之后,背后猛然张开了一双巨大的蝠翼,前冲。

可就在此时,密室地板猛然破开,随后一根粗长的根茎电射而出,直接缠上了扎马斯的双腿,将他直接给扯了回来。

他倒在地上,又惊又怒,连忙使手上的菜刀朝着那粗长的根砍去,这一砍非但没有砍开,甚至反震的力量几乎让他的手掌发麻!

此时,就在那半人半植物的生物所在的容器的边缘位置,一瞬间破土而出了十几条相同的根茎,并且急速地朝着扎马斯爬来。

他惊恐地看着这一切,但无补于事……最终,根茎将他的身体差地地缠着,一点点地拉着回去……扎马斯双手,十根手指,此时死死地抓住了地板,留下了十道长长的爪痕。

与此同时,这隐秘房间的金属门,此时开始一点点地关闭了起来。

就在这个瞬间,那容器之中的半人半植物的生物……它的根茎处却忽然裂开,张开的赫然是一张不满了锋锐密集牙齿的嘴巴。

“龚琳娜小姐……龚琳娜小姐——!!”

扎马斯的声音,在绝望惊恐的大叫之下,戈然而止——就在此时,菜刀直接从扎马斯的手掌中挣脱而出。

落地的瞬间,菜刀甚至刺破了扎马斯手上的【活地图】——就这样,将【活地图】直接挂在了自己的刀刃之上,菜刀先生一跳一跳的,想要闪出这间隐秘的房间。

——喔……我是一把锋利的菜刀,莫得感情!

不料,那地上的根茎此时却猛然朝着菜刀挥动了过去——大惊之下,菜刀来不及细想,用尽全力跳起!

但是根茎挥舞的速度,比它更快一些!

啪——!

它的身体直接被击中,随后身体开始疯狂地转动起来——最终,它被拍向了那金属门位置——在金属门即将要关闭的瞬间,硬生生地插入了地板之上!

砰——!

金属门关闭了……但却因为菜刀先生此时正好卡在了门缝位置的关系,让金属门最终留下了一条一指宽的的裂缝。

噗——!

又是一道轻响的声音……只见已经被那些根茎彻底缠住了的扎马斯,已经因为根茎的收缩,而直接被勒破了身体,鲜血四溅。

一条根茎,此时正缓缓地伸向了菜刀……或者说,因为它而卡出来的金属门的裂缝之中。

此时的菜刀,仿佛看见了那古怪的半人半植物的生物的双眼,似乎诡异地转动了一下,而它的根须,此时已经直接地抵达了门缝。

“它其实是被关闭在这里的!”

菜刀见此,菜刀忽然有了明悟……或许它与扎马斯无意之中放出来了什么,不应该放出的东西!

……

……

【咆哮森林】的范围很大——即便是对于棋盘来说,这个森林所占据的格子数量依然不少。

自从成功地在狼穴当中生化,依靠着好几个回合储备出来的行动点数一口气抵达了【咆哮森林】之后,斯内夫先生,已经连续好几个回合,在这个【咆哮森林】当中打转。

他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只是,【咆哮森林】当中的魔怪,明显比外边区域的魔怪要强大许多……甚至让回避的成功率也大为下降。

按理说,对于斯内夫先生来说,不仅仅他每一轮的行动点点数减1,他每一轮的生命削减点数也会加1……这样不断地积累下来,他的生命值就变得十分的危险——但他能一直撑到现在,可谓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但如果能够看到这位斯内夫先生在棋盘空间内的行动,想来他的这份顽强就能够得到答案……他的生命值其实并没有想象之中的少,虽说称不上是海量,但也绝对是不少的范围。

此时,斯内夫先生的身上,正挂着了许多的小袋子——这些小袋子之中,都装着了一些他临时所制造出来的伤药。

园丁先生并不是医生,更不是所谓的秘药师……但他却曾经是一名猎人!

对于猎人来说,他们或许掌握不了高明的医术,但一定能够精通伤口的处理,更有甚者能够拥有在森林当中寻找有用草药的本领。

棋盘空间内成为从者之后,本身的一切力量都会被清空,只有通过棋盘空间内的游戏规则进行提升,才能够让从者再次掌握力量……然而知识并不受到这个规则的限定。

毫无疑问,棋盘空间对于斯内夫先生来说,是极度危险的,但与此同时,对于他来说,这同样也是一个草药资源极为丰富的地方。

斯内夫先生此时缓缓地行进着。

他的生命值正在以一种相当缓慢的速度,一点点地恢复起来——尽管真的很慢,大概十秒钟才能恢复一点左右的速度,但却是他亲手配置的伤药的效果。

目前的生命值是……76点。

斯内夫先生这才缓缓地松了口气,哪怕下一次的生命削减投出的点数是6,在加1点的规矩之下,他依然能够勉强地活下来。

“倒地藏在什么地方……”

他喃喃自语,目光迫切地在这座巨大的森林当中寻找着什么——就在此时!

嗖——!

破空之声传来,一种生死之间的巨大恐怖,瞬间让斯内夫先生全身都紧绷了起来,他果断地向地上扑去,随后一滚身体!

只见一只锋利的羽箭,此时已经射破了他的衣服,并且将一块碎布直接钉在了地上——若然他滚得稍微再慢了一点点的话。

但即便如此,斯内夫先生依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躲开了致命的攻击。

——你受到了箭头上附加的毒伤害,你的生命开始缓缓地流失。

——生命值-2,-2,-2……

——你感受到了绝望。

“劳资才没有绝望——!”斯内夫先生此时低声咒骂了一句,随后匆忙地爬起了身来,紧张地打量着四周。

一道身影,此时缓缓地从林中走出……他的双手此时正拿着一把暗黑色的巨大长弓,长弓上搭着新一根的羽箭,指着地面,就这样缓缓走来——监察队的队员A,卡莱迪!

“真是让人惊讶的反应……不过也在预料之中,毕竟你身上有着【急速反应】的这种功能卡装备着。”卡莱迪此时淡然地说道:“就是不知道,下一箭你能不能躲开了。”

“你是……瓦利的从者?”斯内夫先生咬了咬……咬牙切齿地说道。

“虽然很不情愿,但这确实是事实。”卡莱迪摇摇头,脸色带着一丝的怨毒道:“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作为古堡主人的他要出手对付作为古堡园丁的你……但别怪我,因为我现在也是身不由己,只能听令行事。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希望我下一支射出的箭,能够刺入古堡主人的身体。”

长弓举起,手臂开始拉动弓弦,卡迪莱此时大怒着说道:“我这一箭,要射向你的肩膀!”

斯内夫先生心中一怔,却是瞬间反应了过来,随即肩膀突然一缩……险之又险地让射出的羽箭近乎贴着他的皮肤飞过。

虽未射中,然而却也加深了毒伤害的程度……大惊之下,斯内夫连忙地打开了几个袋子,大口大口地吞着那些他自制的山草药。

“真是命大的家伙。”卡迪莱此时冷笑着说道:“不过,我绝对不会让你有机会离开我行动界限范围的,毕竟我现在的行动界限只在这一格的范围了……而你的御主的投点要在我的御主之前!所以,我会在你的御主投点之前,将你射杀的……我这一箭,将会射穿你的心脏!”

斯内夫先生不禁再次一个老驴打滚的姿势,躲开了射向心脏的一箭……他爬起身来,抓起了一把泥土,同时混合了一些路上采来的草药研磨的粉末撒出。

神奇的是,撒出的泥土与粉末混合的东西,竟然开始产生了大量灰白色的烟雾,一下子笼罩了四周。

当烟雾散去之后,卡迪莱所射出的箭,此时射中的不过是一截枯木……斯内夫先生已经不见了踪影。

卡迪莱此时将黑色长弓垂了下来,与此同时,一道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你让他逃掉了。”

这显然是作为御主的瓦利先生的声音……相当的平静。

“他的反应很快,好像是能够预判危险一样。”卡迪莱此时冷冷地说道:“另外,你没有告诉我,他拥有替身的能力……我射中的是一截枯木。”

“嗯……准备区当中,有几张没有翻开的功能卡。”瓦利先生的声音一顿,随后淡然道:“卡盒当中,确实存在替身能力的功能卡……没关系,他躲不过下次。”

“你说过,只要我给你赢得这个游戏,你就会释放科奥大人以及我的同伴!”卡迪莱此时咬着牙道:“你最好不要骗我!”

“不要去思考我到底有没有骗你的可能性。”瓦利先生却淡笑道:“我只是给了你一个,让你能够说服自己,然后服务我的理由——或许,你比你自己想象之中的,更希望能够从我这里进行求生。”

卡迪莱沉默不语。

作为从者的他虽然无法违抗瓦利的战斗命令——但是战斗必然是他自己在主动,他完全可以消极迎战。

“前进吧。”瓦利先生淡然说道:“斯内夫并不是主要的……他不过是挡在了我的目的地之前,仅此而已。”

卡迪莱默默地收回了长弓。

……

……

“咦,前面好像有什么人。”

女佣小姐此时伸手一指。

在密林之中,只见前方的一棵古老大树之下,此时正有一道人影倒在了大树那密集地盘起来的根茎之上……对方的背后,甚至还插着了一根羽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