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章 有一种铠甲叫老板之铠

第三十章 有一种铠甲叫老板之铠

恍如乘坐了过山车般的感觉,大起大落。

斯内夫先生从一种恍惚的状态当中渐渐地缓了过来,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什么话想要说的,他感觉自己比想象之中的要平静少许。

他多年来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情感得到了部分的宣泄之后,原来如此。

身边可见的那几道小小的如同林中精灵般的光影,渐渐在他的眼前消失不见,他的视线也越发的清晰起来,甚至连呼吸也不知不觉顺畅了许多。

“这是什么味道?”

他动了动鼻子,只感觉此时仿佛嗅到了一股类似橘子般的香味……他看见了此时洛邱手中上的一个已经拧开了的瓶子,香味似是从这个瓶子当中传出。

“解毒剂。”洛邱微微一笑道:“前面打怪的时候掉落的,说明上说可以有效地驱除瘴气带来的负面影响,还有一些解毒作用之类。”

“它好像,连我原本中了的毒伤害也……”斯内夫先生不禁再次一怔,惊讶地发现他不断下滑的生命数值已经停了下来。

持续受伤的原因是来自瓦利先生那拥有毒箭机能的从者卡迪莱……他甚至没有中箭,仅仅只是擦身而过,就已经中毒,可见毒箭上那毒素的威力。

这显然不是随随便便的所谓魔怪上掉落的解毒剂就能够解除的——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心中狐疑的同时,解除了中毒状态的斯内夫先生还是飞快地打开自己身上的小袋子,从里面抓出来了各种的草药,果实之类的东西,随后胡乱地混在了一起,接着塞入了口中,咀嚼了几下就直接往肚子里面吞去。

大概这就有了立竿见影的功效,他的脸色也开始缓和了起来……生命值在缓缓地提升着。

“谢谢。”他忽然郑重地说道。

“斯内夫先生,要不要和我们组队。”

“这恐怕不是我能决定的。”斯内夫此时摇了摇头:“我训练了黑龙许多年,但显然还是没办法让它可以理解文字的意思……对于这样的提示,它能够选择正确的机会只有一半。”

一般来说,这边提出组队之类的请求,对方也会自然而然地出现接受或者拒绝的选择……二选一,一半的机会确实没错。

至于黑龙,显然就是斯内夫先生所养着的黑犬的名字。

“总要试一试的。”洛老板笑了笑道:“拒绝也没有关系,多尝试几次就好了。”

“你……”斯内夫先生狐疑地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你真的觉得有信心能够赢去这场游戏?”

洛老板摇摇头道:“大部分情况下赢肯定会比输掉的好,但如果过程比结果更有趣的话,我也不介意输掉的。”

斯内夫先生张了张口,他下意识地看着自己的四周,似乎是为了明确一些事情……明确哪些方才出现在他身边的小小光影,是否真的没有出现过似的。

良久,斯内夫先生才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那就这样吧,反正最差的结局也不过是死这里……这次本来,我就没有打算离开【棋盘】空间。”

运气不错,黑龙在第一次的选择上,就成功地选中了接受。

……

……

它忽然开始摇着了尾巴起来——从趴着站了起来,随后来到了女仆小姐的身边,然后摇动了自己的尾巴。

像是讨好——但显然女仆小姐手头上并没有奖励的东西,又或者根本就不打算给予什么奖励。

与此同时,属于黑龙准备去区中的那些乱糟糟的功能卡,也一并转移到了女仆小姐此时的准备区当中。

这里不仅仅有着女仆小姐原本的功能卡,甚至还有属于女佣蒂芙以及纳尔逊厨师的——现在算上了黑龙瞎几把乱摆的,一瞬间,女仆小姐的准备区中的功能卡的数量堪称华丽。

“怕不是三分之一的功能卡都在这里了吧?”纳尔逊先生这会儿不由得嘀咕了一声。

他看了一眼棋盘上放置的装着功能卡的卡盒……按照女仆小姐如今所持有的功能卡的数量叠加看来,差不多已经有卡盒高度的三分之一的了。

但实际上,卡盒当中到底有多少的功能卡,从来没有人知道——至少现在看去,卡盒依然是满的状态。

“先是蒂芙,接着是纳尔逊,现在是斯内夫……”瓦利先生目光微眯,笑了笑道:“我好像有了一种被声讨的感觉了。另外,功能卡太多了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太多的选择只会让原本合适的卡牌组合,变得更加难以选择。”

女仆小姐此时却忽然轻笑道:“瓦利先生,如果我们相遇了,你会接受我的组队申请,然后一同通关吗。”

“为什么那么急着分出胜负呢。”瓦利先生此时好整以暇地说道:“这并非一个想办法打到最后守关者的游戏……啊,又轮到我行动投点了,但愿会有一个理想的点数。”

说着,骰子往棋盘上一扔,缓缓转动之后,最后停了下来……瓦利先生看着出现的点数,嘴边便有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这是我想要的。”

行动点,3点。

棋盘上,从者卡莱迪与目前洛老板与斯内夫先生的距离,恰好也是三个格子的距离——与此同时,从者卡迪莱与格尔斯医生所在的位置,也是三格的距离。

但从者之一的双胞胎女佣蒂娜,她的卡牌却是移动的……对,不规则地移动着,但大地是向着【咆哮森林】的边缘靠近,并且看清楚,很容易就会碰到光圈的边界——但只要棋盘上的这个光圈没有消失,那么女剖小姐队伍的从者,依然能够一直自由地活动。

至于管家先生的从者卡牌,此时也在【咆哮森林】当中,但却是在光圈的范围之外,等待着下一次的行动投点。

龚琳娜小姐的从者还是不动的,万年蹲点……但瓦利先生已经隐约地猜到了她是通过什么手段才造成的这种局面。

卡盒的功能卡其实是抽不完的,理论上是无穷无尽的……但功能卡的种类应该是有限的,而持有【棋盘】的他,基本上多有所有功能卡的内容都了然于胸——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过,他并没有见过的新卡。

此时,瓦利先生看了一眼宛如尸体般,从被拖着会来之后,就扔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的女佣蒂芙,轻笑一声了之后,棋盘上他的从者卡牌,便开始移动了起来。

……

……

“好一些了吗。”

斯内夫先生的脸色越发的好看了起来,短暂的休息之后,不仅仅让他的体力得到了恢复,甚至于生命值,大概也已经回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状态。

斯内夫先生站起了身来,活动了一下手脚,点了点头:“既然组队了,那么告诉我,你们现在在【咆哮森林】做什么吧……黑龙是无法给我提供这些情报的。”

洛老板简单地说明了一下路遇的一名中箭的女人的事情。

斯内夫先生此时却皱起了眉头,神色略显得紧张地问道:“这个中箭了的女人,是不是尖耳朵的,很漂亮,身上穿着藤蔓编制的衣服……像是精灵一样?”

“大抵是这样没错。”洛邱好奇问道:“先生,你认识?”

“我想……我曾经也见过。”斯内夫先生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道:“不仅仅见过,我当初甚至也跟你们一样,遇到过相同的事情……也是一名中箭受伤的女人!我说过,我上次游戏的时候,原本马上就要和我的同伴汇合的,但却因为碰到了一个难题,而被耽搁了!你们出来多久了?”

“有些时间了。”洛老板想了想,“不过这里的时间并不好计算,但大概已经过了一个回合了吧……生命削减毕竟发生了一次。”

“格尔斯恐怕有危险了。”斯内夫先生此时皱眉说道:“你……我们最好现在往回赶,兴许还来得及。”

“那位中箭受伤的女子,有问题?”

“她没有问题,但是她的……小心——!”

电光火石间,斯内夫先生猛地伸手一推,将洛老板推到了一旁,与此同时,一支漆黑的利箭就这样从洛老板的肩膀处擦飞而过,随后直接钉在了一旁的岩石之上。

整个箭头,都已经没入了巨石当中,足见它射出时候的威力。

“又是【急速反应】,对于箭手来说,这真是一个让人讨厌的技能。”只见一名男子此时搭着箭,说着话,缓缓地走了出来……卡迪莱,瓦利先生的从者,“找到你了……而且似乎还追加了一份奖品。”

搭上了箭的黑色长弓此时平举了起来,锋利的箭头正对着不远处的洛邱与斯内夫先生。

瓦利先生所投出来的3点行动点,显然是用在了这里。

斯内夫先生此时咬了咬牙,身体略微地躬了起来……紧绷,做好了随时准备搏杀准备,“这么心急了吗……这可不像是那家伙的作风。我想他或许还要在等等,才会出手摘取所谓甜美的胜利果实。”

“这是属于御主的心思。”卡迪莱目无表情,“我只是知道,这是战斗的指令,而我也未有遵从这个指令,别无选择……我之前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了。”

斯内夫先生道:“你的行动界限应该就是这个地方,但我方现在是区域内自由活动……战斗,并不一定要进行到底。如果你想要帮你的同伴复仇的话,应该希望看到的是那个家伙输掉游戏,然后接受惩罚!”

卡迪莱却冷漠道:“那位茨密希家的继承人如果输了,也就意味着作为从者的我也要接受相同的惩罚……复仇,可以等我离开了【棋盘】之后。虽然很讽刺,但显然现在我需要做的是服从。小心了,这次我不打算提醒你,我的箭会射向什么地方。”

【地方】两字在说出的瞬间,卡迪莱的手指已经松开,弓弦上的羽箭瞬间激射而出,竟是在空气中震出了一道急速的破空之声。

斯内夫先生瞳孔猛然收缩了起来,有着【急速反应】功能卡效果在身的他,此时勉强能够看到这根羽箭射来的方向——正对着他!

他全身都在这一瞬间应急,正当要躲开的时候,却见这急速射出的利箭竟是突然分裂成为了两支,一支向他,一支则是向着……洛邱!

糟糕,他躲不开——!

念头,在斯内夫先生的脑海中一闪而过,行动之间,射向他的羽箭因为他早早预防的身体挪动,而险之又险地擦身而过……因为羽箭上自带毒伤害的关系,斯内夫先生再次受到了中毒的提示。

可他顾不上这些——因为他的实现内,卡迪莱所射出的羽箭,此时已经命中了作为从者队伍临时队长的洛老板!

羽箭的箭头,此时就直接钉在了洛老板的胸膛之上。

“你……”

斯内夫先生只感觉到天旋地转……他嘴唇微微哆嗦,正要扑上去于卡迪莱拼命的瞬间,却见本应该钉在洛邱胸膛之上的羽箭,此时忽然掉落了在地上。

洛老板此时随手摸了摸胸膛的位置,“好像没有射穿我身上的盔甲。”

“盔甲……”斯内夫先生张了张口。

“盔甲?”远处的卡迪莱此时也是目光一凝,似有些难以置信般……什么盔甲可以抵挡他射出的箭……这箭甚至还有这破甲的属性,是特殊打造,射出之后甚至还能够回收!

此时,那根掉落在地上的羽箭,一瞬间就消失不见,然后直接出现在了卡迪莱的掌心当中,他下意识低头一看。

他分明是看见了这根掉落地上的羽箭的锋利箭头,竟是便钝了……钝了?

“对啊,盔甲……皮甲之类的,你们身上没有吗?”洛老板点点头,“我见盔甲穿上了有些花哨,就选择了不显示了……你们身上也应该有的,防具。”

说着,只见一道亮光一闪而出。

一身宴会晚礼服的洛邱身上,此时已经多出来了一套闪烁着七彩华光……光芒足以照亮这片地区的,几乎要亮瞎人眼睛似的黄金之铠。

此时,黄金之铠的胸甲位置,明显有着一道小小的浅印……这分明就是卡迪莱的箭所击中的位置。

——我没有!我没有这样的盔甲!

——我也没有!我也没有这样的盔甲!

##########

PS:照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