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四章 我这盛世美颜?

第三十四章 我这盛世美颜?

精灵梅菲尔很快便苏醒了过来——对于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几名陌生人,她从醒来的瞬间就显得相当的紧张。

如果不是因为她重伤在身体,可能还会稍微发生一些不怎么愉快的事情。

“我们在树林之中救了你。”格尔斯医生直接说道:“我们是外来的冒险者。”

梅菲尔显然没有马上的信任,甚至更为戒备地看着众人,以及打量着她目前的处境——当她发现自己原来就在洞穴入口处的时候,神色闪过了一抹惊慌。

她挣扎着站起了身来,似想要逃离。

洛邱见状,便直接道:“不久之前,我们看见了几个男性精灵才从里面出来,你现在出去的话,说不定会碰上他们。”

这话让梅菲尔的动作一下子慢了下来。

格尔斯医生与斯内夫先生对视了一眼,同时想到了之前讨论的事情,并且心中明悟:看来梅菲尔真的有可能是被自己的同族所射伤……甚至,并不是误伤一类。

这样的发展,与斯内夫数十年前所触犯的事件后续完全不同……事实上,数十年前他参加游戏,在【咆哮森林】捡到梅菲尔,最后成功将她带回到部落的时候,梅菲尔都没有清醒过来。

他不过是因为带回了受伤的梅菲尔……正确来说,是作为他当时从者的猎魔小队的队长杰洛特所带回来的梅菲尔,所以才受到了精灵部落的礼待。

真正接触过【咆哮森林】当中精灵部落的人,是已经死在了【棋盘】游戏当中的猎魔小队队长杰洛特才对……斯内夫,只是通过御主与从者之间的联系,从杰洛特的口中,知道关于这里的消息。

“你们想要送我进去?”梅菲尔在沉默了会儿之后,冷不丁皱起了眉头。

洛老板点头道:“你受伤了,按理来说我们打算将你送回你居住的地方,并没有什么问题。”

“我不能回去。”梅菲尔却摇了摇头,“我就是从里面逃出来。”

“逃出来?”格尔斯医生皱眉道:“为什么,那不是你生活的地方?”

梅菲尔没有回答格尔斯医生的这个问题,反而飞快地说道:“你们跟我来,逗留在这里时间长了,他们会找上来的……居住在这里的精灵,每一个都是追踪的好手。”

格尔斯与斯内夫齐齐看向了洛邱……他才是这支从者小队的队长。

“如果这是一段剧情的话,我们也只能跟着剧情走了。”洛邱很是快速地给出了答案。

……

梅菲尔虽然醒来,但行动依然不怎么的方便,只能捡来了一根树枝当做拐杖,然后让格尔斯医生扶着行动。

很快,在梅菲尔的带领之下,众人来到了一处异常昏暗,树木特别密集的区域……阳关甚至很难透过一重重的叶子渗入这个地方,唯独是一些长在了枯木之中的会发光的蘑菇,略微地照亮这个地方。

“按照方向来看,这个地方,好像是蒂娜之前探索的方向。”格尔斯医生忽然停了下来,他从一根枯木的树枝当中找到了一片破碎的布片。

布片似乎是来自于蒂娜身上的衣服……这应该是在奔跑的过程中,不小心被钩破在这里。

“你到底想要带我们去什么地方?”斯内夫先生不禁沉声问道。

只听见精灵梅菲尔此时飞快地说道:“前面就是禁地,部落的大家都禁止进入这个地方……只有在禁地里面,他们才不会追上来,我们才能相对安全。”

“是你才能相对安全。”斯内夫先生摇头道:“他们攻击的是你,要抓的也是你……但你没有告诉我们,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你。”

“我不想回答你这个问题。”梅菲尔看了斯内夫一眼,淡然道:“你的眼中充满了仇恨,你的心灵之光甚至快要熄灭……整个森林都在讨厌你。”

斯内夫不禁一怔,旋即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不告诉他没关系。”格尔斯医生此时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来——他有这样的资本,年青俊阳的脸容,以及混合了的吸血鬼特有的苍白皮肤,淡紫色的嘴唇……甚至有一种变态的美感,“你可以告诉我,我会帮你保密的。”

“在你的身上,我嗅到了几乎让我作呕的血腥味。”梅菲尔还是摇了摇头,“比起他来,森林更加讨厌你。”

格尔斯医生完全没有吃瘪的模样,只是笑了笑道:“行吧,还有我们的队长……不知道你有打算怎么评价他?”

说起血腥味,作为从者小队队长的洛老板,一路上一剑一个嘤嘤怪……真要说血腥味的话,大概他才是从者小队当中最浓郁的一个了。

“我可以告诉他。”梅菲尔沉默了片刻后,才缓缓地说道。

“我?”洛老板颇有些好奇地打量着精灵小姐。

“他?”格尔斯医生却张了张口,愕然道:“虽然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但我希望知道为什么。”

梅菲尔淡然道:“因为他很漂亮,比你们漂亮得多了。”

……敢情是因为颜的问题?

格尔斯医生颇有微词地上下打量了洛邱一眼……作为一名医生,并且在改造手术领域上有着不俗造诣的医生,他自问自己过往曾经在自己脸上动过的每一刀都相当的完美才对。

他的颜是经得住考验的……怎能被比了下去。

我这盛世美颜?

“我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害。”格尔斯医生煞有其事地道:“我严重怀疑你的审美观与正确的审美观有错位。”

梅菲尔却淡然道:“我所说的漂亮,并不是单纯的外貌……如果你们的眼睛足够的清澈,那么你们就会看见,我所说的漂亮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

梅菲尔道:“你们没看见,但凡是他走过的地方,一草一木都焕发出了一种欢愉的气息,森林就像是被打理了过了一样。整个森林,都散发着欣悦的心跳声。”

格尔斯医生耸耸肩道:“我看见的只有这些会发光的蘑菇,另外还有腐叶与粪便的味道。”

“到了。”梅菲尔此时一直前面的一棵古老树木,结束了讨论。

此时,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赫然是一间架在了古老树木树枝之上的小木屋……一座树屋。

只见梅菲尔此时熟练地爬了上去,并且回头看了下来,淡然道:“上来吧,我的时间不多。”

洛老板点了点头,倒是第一个主动跟了上去。

斯内夫先生犹豫了会,索性也第二个跟上……但此时格尔斯医生却忽然搭住了他的肩膀,低声说道:“蒂娜应该进入过这间树屋。”

说着,格尔斯医生伸手指了指树干上的木阶角落……这里也有着一小块挂在这里的布碎。

“小心点。”斯内夫先生顿时冷静道:“现在的事情,与我知道的完全不同,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

……

树屋的内部空间不仅仅狭窄,甚至高度也颇为有限……甚至是弯着腰,头顶都已经快要碰到天花板似的。

四周有几个简单的木箱子,除此之外就只有一张圆形矮桌。

进来之后,梅菲尔就直接坐在了地上。她接着从其中一个木箱子当中取出了一本破旧的破旧的笔记本,一支羽毛笔,一击一瓶墨水出来。

梅菲尔没有理会其它人,直接就将破旧的笔记本打开,随后沾了些墨水便埋头写着什么——她写的速度很快。

但奇怪的是,明明已经沾了墨水的羽毛笔所写的内容,却没有出现在笔记本的书页之上——正确来说,是每一个笔画才刚刚出现,墨水就瞬间被吸收,随后消失。

过不了多久,医生索性放弃了窥探,转而检查起来蒂娜的情况。

好一会儿,梅菲尔才吁了口气,将笔记本合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回木箱子当中……她这才看相了洛邱,“很抱歉没有理会你,但我不得不这样做。因为我只能依靠这本笔记本,明天的我才能够想起来今天发生的事情。”

总算是听到精灵小姐开声说话的医生,这会儿直接翻了翻白眼……反正他与斯内夫都是被这位精灵给嫌弃的家伙。

“明天的你才能回忆起来今日发生的事情。”洛老板此时斟酌着这句说话,想了想道:“梅菲尔小姐的意思是,过了今天,你就会忘记今日发生的事情?”

“没错。”梅菲尔点了点头,“正确来说,每一天结束的时候,我都会忘记当天的事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一直都活在了同一天当中,只要今天过去,一切都会恢复到今天我醒来时候的样子。”

这似乎是一个相当诡异的话题。

但斯内夫与格尔斯医生并不怎样的惊讶。

因为他们都是了解【棋盘】游戏内容的人,知道【棋盘】內不同地方的时间流动不会一直……甚至于某些会出现特别剧情的地方,更是会出现不断重复的情况,目的就是为了让每一次到来的不同从者,能够触发出来任务。

然后他们很快就变得惊讶起来……惊讶的原因是,按照梅菲尔的说话,本应该作为重复性剧情人物的关键触发人物的她,似乎发现了这一点。

“等等!”格尔斯医生忽然皱眉道:“你说,你只能够通过日记,才能让明天的自己知道今天发生过的事情,你又说你的每一天都是重复发生的,一切都会恢复原状——那么,为什么你写下的日记能够记录下来前一天发生的事情而不会也消失不见?”

“这里是特殊的。”梅菲尔缓缓说道:“这个禁地也是特殊的……它是一个例外,可以帮我记录这些,至于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一直都有在寻找真相。”

“既然这里能够帮你记录下来当日发生的事情,也就表示这里拥有某种抵抗重复的力量。”格尔斯医生沉吟着道:“那你为什么不一直留在这里,度过【今天】?”

“没用的。”梅菲尔摇头道:“我尝试过……结过就是,当【今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我都会失去意识,然后在我原本的家中醒来。我会和往常一样,为逃离部落而做准备,然后无意之中来到这里,最后发现木箱当中的日记,然后知道【昨日】的事情。”

“你也就会记起【昨天】发生的事情?”洛邱想了想问道。

“不,我依然想不起来。”梅菲尔再次摇头说道:“但日记上的字迹是我的,另外【昨天】的我也会写下一些让【今天】的我不得不相信的,只有我自己才知道的事情……最后,哪怕再怎么的不可思议,我也唯有选择相信。”

“你刚才写的是?”洛邱想了想问道。

“遇到你们的事情。”梅菲尔直接道:“这本日记记录了我每一天写下的事情,我不想遗漏点任何一点不同的东西,它或许能够帮我走出这个困境……事实上,根据这本日记上的内容看来,我应该每过一段时间,都会碰到救了我的人,然后回到这间树屋……但这次有些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斯内夫先生似想到了什么,神色不仅有些急切了起来。

梅菲尔破有些不喜地看了斯内夫一样,随后又只是看着洛老板道:“每过一段时间,救我的人只有一个,但这次不止……这就是不一样的地方。”

“是瓦利!一定是他!”斯内夫先生此时猛然站起了身来,脑袋直接撞上了天花板,但他却顾不上喊痛,激动地道:“每一次救你的,应该就是瓦利的从者……只有他才能知道这一步到底要怎么走!不是将你送回去,根本不是将你送回去——我从一开始就做错了!”

“瓦利是谁?”梅菲尔这会儿眼中满是疑惑之色。

“他是一个魔鬼。”斯内夫先生重新坐了下来,沉声道:“以玩弄人心,让人陷入绝望之中作为快乐源泉的魔鬼!”

“你的样子也像是魔鬼。”梅菲尔此时却冷不丁地看着斯内夫先生说道。

斯内夫先生此时却不管这些,一把就伸手抓住了精灵小姐纤细的手臂,沉声道:“告诉我!每一次你带了瓦利的从者来到这里之后,还做了些什么!”

这举动显然惊动了精灵小姐内心的放线,只听她嘴唇微动,飞快地念着什么,随后梅菲尔身上绿光一闪而过,紧接着斯内夫先生的身体便被什么直接掀翻了似乎的……一下子就撞门倒飞了出去,直接摔落在了大树之下。

梅菲尔身上的光芒随后消失,她神色一下子变得疲惫许多,随后直接朝旁边坐着的洛老板的怀中倒去。

洛老板眼明手快,伸手将圆形矮桌直接一拉……于是,精灵小姐便只能直接趴在了桌子之上。

格尔斯医生此时张了张口。

——这家伙,会活该没有情人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