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五章 禁地内被封印的恶魔

第三十五章 禁地内被封印的恶魔

当斯内夫先生一边揉着自己的老腰,一边出现在树屋门口的时候,恰好看见了正在揉着自己额头的精灵梅菲尔。

似乎在他坠树的期间,树屋之中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经过了坠树事件之后,他对于梅菲尔却多了几分的忌惮。

冷静下来的斯内夫先生默默地坐了下来。

这里的气氛忽然显得有些沉默,但格尔斯医生却很快便开口说道:“梅菲尔小姐,你说之前,每隔一段时间,日记上都会记录有人救下了中箭受伤的你……也就是说,但凡出现有人救了你的情况,你就会再次回到树屋——等于说是在这一天内,你才会两次来到对吗。”

“是这样没错。”梅菲尔点了点头。

格尔斯医生又道:“那么日记上有没记下来,这样的每一次,你接下来会做些什么?”

梅菲尔摇了摇头:“日记上没有记录,所以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想来一定是因为什么原因,让我没有办法第三次会来树屋。我曾经想过很多种的可能,或许是因为时间到来,又或者是因为我死了……但这些都没有办法证实。”

“你说这里是禁地。”格尔斯医生此时沉吟道:“这里到底存在了什么东西,以至于让你……你们部落会如此畏惧这个地方?”

“部落里传说,这里沉睡着一只可怕的魔怪。”梅菲尔沉声道:“这只可怕的魔怪不能唤醒,否则将会为森林带来毁灭性的灾难,甚至整个世界。”

“你知道这世界有多大吗。”洛老板却在此时忽然问道。

梅菲尔摇头道:“我从小生活在部落当中,从来没有离开过森林,我不知道外边的世界到底有多大……我想去看看有多大。”

“你说你想要离开部落。”洛老板道:“原因就是这个?”

“只有一小部分是。”梅菲尔摇头道:“但真正的原因是,我不愿意成为部落的祭品……明天,我说的是【今天】的明天,我就会成为祭品,被送去献祭给我们的神明。”

“神明?”洛老板眨了眨眼,“你们的神明……你不愿意为你们的什么而奉献自己?”

“如果真得是神明,我会愿意。”梅菲尔却显得激动说道:“但那根本不是……所有人都被偏了!它并不是我们的神明,它不过是一只拥有变形能力的魔怪。如果,如果不是我那天亲眼看见它露出了原来的面目,硬生生地将上一个作为祭品的孩子活生生吃掉的话……我告诉过长老,告诉过大家的,可没有人相信我!他们甚至将我囚禁了起来!”

“你有能力能够离开【咆哮森林】才对。”格尔斯医生想了想道:“抛开那些没有人出现救你的【今天】不算,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人出手将你救起对吧?那么,从你受伤醒来之后,到一天结束之前,你完全拥有足够的时间离开森林……就算减去你第二次回到树屋写日记的时间,时间依然足够。”

“我不知道。”梅菲尔摇摇头道:“或许你说得没错,时间是足够的……但我【今日】依然如往常一样醒来,也就证明了这样做的结果是失败的……我最终都没有成功离开森林。甚至,或许还有更糟糕的结果。”

“就算离开了森林,时间到了,一切还是会恢复原状。”洛老板淡然道:“这就是更糟糕的结果。”

“我不知道,我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办。”梅菲尔此时抱紧了膝盖,身体靠在了墙角处,“这是一个我无法逃离的噩梦……但或许这样也好,起码不用等【今天】真的过去了,【明天】我就要成为那只魔怪口中的食物。”

就在此时,从者小队的几人纷纷神色微动——因为,来自【棋盘】的提示出现了。

——这似乎是一个诡异的时间节点。

——我们总会下意识地遗忘掉一些重要的事情。

——请找出精灵梅菲尔重复每一天的原因。

——出色的人总是善于迎接未知的挑战。

提示的最后还有着是否接受这个任务的选择——很明显,作为御主队长的女仆小姐直接选择了解决难题的选项。

这并没有出乎格尔斯医生与斯内夫的预料,换做了他们在进行选择的话,恐怕也不会有太多的犹豫——因此此时,他们深信从梅菲尔身上所获得的这个任务,就是只有瓦利才能够触发,并且几乎每次都会完成的特殊任务。

那件可以有效地帮助从者击败最后的守关者的特殊道具,一定是通过这个任务获得。

“或许有一个办法,可以迅速地解决你目前的困境。”格尔斯医生淡笑着道:“让你即时度过了【今天】,也不用葬身在魔怪口中的办法。”

“什么办法!”梅菲尔一瞬间抬头。

格尔斯医生笑了笑道:“既然这一切,是从你要逃离作为祭品的命运而开始的,那么结束的办法,很有可能就是结束你作为祭品的命运……怎么结束这样的命运最快?只要你们部落的【神明】消失恶了,那么你再作为祭品的意义就已经不存在了。”

“你的意思是……”梅菲尔心中一惊,“将,将那只魔怪给……”

格尔斯医生点点头,此时更是直接指着作为团队队长的洛老板,“没错,最简单的办法莫过于直接将这只统治你们部落的变型魔怪给除掉了……别看我们这个样子,这个家伙可厉害着呢。”

“他?”梅菲尔半信半疑地看着洛邱。

这样漂亮,这样能够让森林都散发着欢愉气息……简直比作为精灵的自己更像是精灵,浑身上下都没有一点暴力气息的家伙。

“没错!就是他!”格尔斯医生晒然道:“别看他斯斯文文的样子,他凶起来的时候,可是我们村最暴力的仔。”

一剑一个嘤嘤怪问你怕不怕?!

“真的…真的吗?”梅菲尔此时略显得激动地看着洛邱,“你真的能帮我对付部落里面的那只可怕的魔怪吗?”

“我可以到你们的部落里面看一看。”洛邱点头道:“在你的时间又重置之前。”

“实在是太好了!”激动的精灵小姐一下子爬了过来,眼看着就想要抓住洛老板的双手,来表达此刻的感激之情。

格尔斯医生心想这次躲不掉了吧?

但他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些……或者说这个世道还是太复杂了些——他看见了什么?

树屋的木地板此时竟然突然之间断裂,正好就是这位精灵小姐的位置——她身子一沉,竟就这样直接掉到了大树之下,引起了斯内夫先生的极度舒适。

就在此时,双胞胎女佣的蒂娜,却悠悠转醒了过来。

“这里…是哪里?”蒂娜此时茫然地看着大家,揉着额角轻声问道:“你们怎么都在了?”

……

……

她忘记了分开行动之后的事情——记忆似乎停留在了她接触树屋之前的时间。

这是格尔斯医生的推测——在这之前,他已经做过蒂娜其实已经进入过树屋的推测,并且证实了这一点。

“你真的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斯内夫先生皱眉道:“一点都记得了?我们碰到你的时候,你正在被……”

“被一只魔怪追赶。”格尔斯医生却在此时直接打断了斯内夫先生的说话,“蒂娜,你好好回忆一下,你为什么会被魔怪追赶的。”

“我真得想不起来了。”女佣小姐摇了摇头,“我头痛的厉害。”

“既然想不起来,那就暂时别想了吧。”格尔斯医生此时飞快地说道:“我妈马上就要进入精灵的部落了……接下来可能会有战斗,你好好养足精神,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好的,格尔斯医生。”女佣小姐乖巧地点了点头。

格尔斯医生此时道:“正好你醒过来了,那么接下来就由你来帮扶这位精灵小姐吧……这样比较合适一些。”

女佣小姐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随后走到了梅菲尔的身边,帮扶着行动不便的她。

斯内夫见状,才皱眉道:“格尔斯,你为什么制止我说出连体怪婴的事情?”

格尔斯医生淡然道:“这不管是对蒂娜,还是对于蒂芙来说,都是一段不好的回忆。她们当初就是因为连在了一起,所以才被遗弃的……你不会想知道,她们离开那个家庭的时候,是怎样的模样。”

斯内夫先生却不禁冷笑道:“怎么,作为吸血鬼的你……也会有所谓的怜悯之心吗?医生,古堡庭院的花墙地下,可有着不少是你的杰作。”

格尔斯医生却不为所动道:“怎么,你打算为那些埋在花墙之下的亡魂讨回公道吗。”

“可以的话。”斯内夫冷笑了一声,便不再理会格尔斯医生。

他看向了身后,却发现作为队长的洛老板此时并没有跟上……他停在了大树之下,正抬头看着树上的木屋。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斯内夫几步来到洛老板的身边,疑惑问道。

“地板,复原了。”洛老板平静地说道。

“什么?”斯内夫先生愕然地抬头看去,果然发现那个梅菲尔坠落下来的洞,此时已经消失不见。

就在此时,禁地的深处,隐约地传来了什么声音,像是风啸……咆哮,什么东西咆哮的声音。

愤怒,愤怒的咆哮声。

“是恶魔!是禁地里面的恶魔!”梅菲尔此时脸色苍白,甚至身子也不禁哆嗦了起来,催促道:“我们快走……快些走!”

洛老板此时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石板碎片……石板此时蠢蠢欲动,似想要脱手而出般。

方向……方向显然是这禁地的深处。

“你想进去?”斯内夫忽然皱起眉头,他隐约察觉到了洛邱此时的想法。

但洛邱却摇摇头道:“不急,既然答应了梅菲尔小姐,那么就先去部落吧,这里还可以再来……对了,斯内夫先生,你现在还会看到幻象吗。”

“没事了。”斯内夫一怔,旋即道:“你不是已经给了我解毒的药剂了吗,为什么这么问?”

“没事就好。”洛老板只是笑了笑,“不说了,我们跟上去吧。”

“好。”

……

……

古堡,宴会厅。

回合依然还在进行着,然而棋盘上【咆哮森林】当中的光圈,此时依然没有消失……女仆小姐队伍的从者卡牌,依然还在光圈内移动着。

此时,正在控制自己从者在打野的瓦利先生忽然笑了笑道:“说起来,你明知道【咆哮森林】名字的由来吗。”

“瓦利先生说笑了。”女仆小姐微微一笑道:“第一次接触这个【欺骗】游戏的我们,怎会知道它的由来。”

“相传在【咆哮森林】当中封印了一头异常恐怖的恶魔。”古堡的主人微笑道:“而这头恶魔,并不是【棋盘】原生的,它是被人从外边封印到了【棋盘】当中,一直无法脱身。”

“就像是之前那位被吸入【棋盘】的科奥先生一样吗。”女仆小姐淡然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瓦利先生颇为随意地道:“毕竟这只恶魔,是在我得到这个【棋盘】之前,就已经存在了。”

“说起来,这个【棋盘】真的很神奇呢。”女仆小姐轻笑着道:“不知道瓦利先生是怎么得到的这个【棋盘】。”

“很多人都想要知道这个秘密。”瓦利先生看着女仆小姐,忽然笑道:“如果你赢了,我就告诉你。”

“那我很期待。”

就在此时,已经放弃了投点权,懒洋洋地趴在地板上的黑犬黑龙,忽然间抬起了头来,四处张望着什么。

但女仆小姐此时却看了它一眼,黑犬黑龙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再次趴了下去……只是耳朵却贴了起来。

像是在害怕。

害怕着什么。

……

……

昏暗的古堡长廊之中,一头偷吃的老鼠正一闪而过……兴许是因为吃了太多这个古堡当中不正常的食物的关系,这头老鼠明显比一般的老鼠要强壮一些。

它的眼睛甚至泛着丝丝的红光。

但忽然,巨大的老鼠却被什么东西给卷了起来……似乎是一些植物的根茎。

此时,昏暗的长廊深处,已经布满了这种植物的根茎,密密麻麻……它们,似乎正在不断地生长而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