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十三章 面目

第四十三章 面目

门扉最终彻底打开,内殿的一切都彻底地映入了视线当中……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似有似无的血色之雾,自然也有着鲜血的味道。

神灵所居住的地方并不光亮,甚至显得阴森,内殿的殿堂墙壁,地板,甚至柱子之上,都能够看见盘根错节的根茎。

它们如同有所供血的血管,正十分有规律地跳动着……只要稍微仔细看清楚一些,就会发现,这些根茎的源头,竟是来自于那位端坐着的蒙眼女性。

是她的双足!

她的双足就如同树根般,竟是扎根在了地板之上。

此时,在看见神灵的瞬间,梅菲尔几乎要跪倒在地上——她甚至已经跪倒了下去,目光中饱含了太多的信息。

敬畏,震惊,疑惑……恐惧。

“她好像不知道你的到来。”洛老板此时从容地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是【你】而不是【我们】……梅菲尔甚至没有仔细思考这句话是否不妥,只是张了张口,下意识道:“我…我好像感觉不到女神的生命气息。”

洛老板想了想道:“你说之前在这里看见马利克队长和内殿里面的魔怪之间的对话?”

“我肯定!”梅菲尔点了点头,“可它现在,似乎不在这里?”

洛邱接着问道:“梅菲尔小姐,你说过是因为亲眼看见了魔怪冒充的神灵,然后吞食了你之前送上山来的祭品……可以说说,你所看到的具体情况吗。按理说,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应该不会来到神殿才对?”

梅菲尔害怕地看着那上方端坐着的一动不动的女性神灵,迟疑地点了点头:“是的,除了重要的日子之外,部落的人是不允许进入神殿的……但我之前其实是神殿守卫队的见习生。”

“见习生?”

“对不起,之前一直没有告诉你们。”梅菲尔点点头道:“当初,我作为见习生,被送上了神殿,一直接受训练。在那段时间,我一直都居住在神殿当中……当然,作为见习生,我是不允许进入许多地方,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活动。”

“其实,那段时间我一直都十分遵守规矩,每日除了完成训练任务之外,就是回到房间,从来都不会乱走……我马上就要完成训练的任务,成为正式的守卫队成员了。这是部落中一项很高的荣誉,我还常常因为这样,而在临近训练结束的日子里兴奋得睡不着。”

梅菲尔此时苦笑了一声:“或许是我当时真的太兴奋了……在训练结束的前一天,我无论如何都无法入睡,满脑子都是第二天结束训练,然后被提升成为正式队员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的,一心就想着到外边去走走。我想过,自己上山已经有好一段日子了,可是许多地方都还没有去过……”

“所以……”洛老板笑了笑道:“你就在最后一天之前,破坏了一直以来遵守的规矩?”

“我明明知道,只要过完了第二天,我就能够正大光明地在神殿的其它地方巡逻。”梅菲尔叹了口气:“可当时就是无法克制自己的这种叛逆的冲动……你知道吗?我自己一个人,走在了那些一直禁止进入的地方,在黑暗的夜里,竟有一种独特的魅力。这种感觉,我想是等我成为了正式队员之后,都不会再感受得到的,渐渐地,我不知不觉地躲开了巡逻的守卫,甚至越来越深入,甚至最后,来到了内殿。”

“我看见了光,就是从这扇门扉处透出来的光芒。”梅菲尔此时脸色苍白道:“我知道这是神灵居住的地方,当时我本想着马上离开……但就在这个时间,我听到了惨叫的声音!然后,一道人影忽然从大门处跌了出来!”

梅菲尔此时双手捂住…抓住自己的脸庞,只是露出了那指间瞪大了的双眼,“她满身都是鲜血,我认得这个孩子!她是我训练期间送上山来的孩子……我还和她说过话!我们甚至还互相鼓励过大家……她,梅丽芙她是我的好朋友!她看到了我,她甚至向我伸出了手,她想要我救她!但是我没有,我当时惊呆了,大脑一片的空白,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样,我只能像是石头一样,一动不动地看着梅丽芙她一点点地被什么东西拖了进去,然后就是她惨叫的声音……最后是没有声音。我逃了,不顾一切地逃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

梅菲尔道:“第二天,我没有参加最后的训练,私自离开了神殿……他们认定我是放弃了考验,甚至因为私下离开,而被部落囚禁了起来。我和他们说,我在神殿看到的一切,但是他们并不相信我,没有人相信我。我就一直被囚禁着……然后忽然有一天,村长来到了我的面前,告诉我,我被神殿选择了,要成为新的祭品……”

她缓缓吁了口气,“我知道不管我说些什么,都不会有人相信……他们怎可能相信,一直以来敬畏的神灵,竟然是吃人的恶魔?一直以来,大家都认为当选成为了祭品,进入神殿,是至高的荣誉。我们从来都不把将成为祭品看作是一件恐怖的事情。因为我们都知道,所谓的祭品,是神灵对我们的一种恩赐,我们可以因此而进入神灵的国度,那里是我们精灵的理想乡。但怎会想到,想到……根本不是这回事。我放弃了证明自己,一直默默地等待着机会,终于在要被送上神殿的前一天,也就是我所一直经历的【今天】,找到了机会,逃出了村子,然后逃入了【森林】……之后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

“所以你当时并没有进入过内殿,看清楚一切。”洛老板道:“那你刚才一进门的时候,怎么能确定她就是你们的神灵。”

“因为我见过。”梅菲尔正色道:“我们出生,长大……一直以来,每逢节日,都会上山参拜,神灵也会出现,为我们祈福,因此我们都见过神灵的模样……现在,看到她这幅模样,已经足够证明了!一定是出现一只魔怪,它潜入了这里,甚至将神灵弄成这副模样,然后再假扮成她!马利克队长也一定知道这件事情,因为他就有为魔怪寻找新鲜的食物!这些根茎,一定是魔怪对神灵的诅咒……不行,我要将她救出来!”

说着,梅菲尔便快步地走向了那端坐着的蒙眼女性——她甚至很容易就来到了这蒙眼女性的身前,伸手抓住了女性的手掌。

“有温度的……神灵没死!”梅菲尔忽然惊喜地叫道。

说着,她直接弯下腰来,打算将女性神灵从椅子中抱出——但就在此时,她似乎发现了什么,竟是再次的惊叫起来。

甚至,梅菲尔一下子就吓得连连后退,最终绊倒了地上的根茎,直接摔倒了在地上……她惊恐地看着椅子上的神灵——因为她的搬动,神灵的身子已经不再端庄,而是歪歪斜斜了起来。

她看见了什么?

她看见的是,神灵的背……她的背后,竟是长着密集的须根!

就在此时,那身子已经歪倒了的蒙眼女子,她脸上的金色布条忽然滑落了下来……她看到了那双被蒙住了的眼睛。

血红色的,没有瞳孔……而坐着的女性神灵的身体,一下子就活了过来似的——她突然伸出了手,手掌一下子就变成了急速伸张的触须,直接就将她给缠了起来!

梅菲尔大惊,拼命地挣扎着……她惊恐地回头,却见身后的洛老板此时竟也已经被地上的须根所彻底缠绕……缠成了一个巨大的茧!

梅菲尔更加的惊恐了,她脖子被须根彻底勒住,几乎窒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或许就会这样被勒死过去。

然而,须根的收缩竟是不知不觉停了下来……她的呼吸依然困难,但却能够切实地感觉到,须根真的已经停止了活动。

“看来跑进来了小老鼠。”

她听到了说话的声音……她一瞬间就响起来了这声音——这就是与马克里队长对话的声音:那只冒充神灵的魔怪!

梅菲尔寻声看去,只见一道身影此时缓缓地从神灵椅子背后的一扇门处走出。

男性……皮肤略显的苍白,仪容整齐无比的男性。

他缓缓走出,甚至还一边用手帕擦拭着自己的嘴唇——就像是进餐完毕之后的清理一般。

“魔…魔怪……”声音,自精灵小姐的口中艰难地挤出。

“魔怪?”男子此时将擦嘴的手帕叠好,随后挂在了胸前的口袋上,他略微地张开双手,淡然道:“你看我这个样子……比起你眼前的这位女神殿下,谁才更像是魔怪一些。”

“一定是你!是你对神灵下的诅咒!是你让神灵变成这个样子!”梅菲尔激怒:“是你,一直都在吃掉我的族人!”

“我记起来了,你的味道。”男子缓缓一笑道:“你就是那天晚上,站在门外的那个孩子吧……听马利克说,你下山之后还到处地和部落的精灵说,你所看见的事情。没办法,我只能让你也成为被选中之人。听说你已经逃掉了,为什么还要回来,离开了不好吗……当然,我并不介意你自己送上门来。”

说话的同时,男人缓缓地走到了梅菲尔的面前,他伸手轻触着梅菲尔的脸颊,笑了笑道:“想来你应该味道不错的,只可惜我才刚刚吃饱,虽然味道不怎样……不过没关系,可以等下一顿。”

“你…你不要碰……”

梅菲尔而话没有说完,那缠着她的须根一瞬间就攀上了一些,直接将她的嘴巴封住。

男子这才看相了内殿中另外一个……梅菲尔身后,早早就已经被缠成了大茧的洛老板。

他缓缓地走了过去,笑了笑道:“下一顿吃什么知道了,不知道下下一顿吃的是什么……真是让人期待啊,这种接将要揭开,知道是什么的感觉。”

梅菲尔拼命地挣扎着,满眼都是急切之色。

男子已经走到了洛老板的大茧面前……但他此时却忽然转身过来,微微一笑道:“对了,忘记告诉你了,你们的这个神灵,其实是我从山下的安静林里面挖出来……它才是你口中的魔怪。”

梅菲尔不信,但眼前所见之物,却不由得不她不相信——那端庄的神灵,她的脸,她的身体,此时竟是变成了粗糙的树皮!

“挺意外的。”男子满眼的戏谑之色:“对吧?”

如此,他便不再理会此时的梅菲尔,转而顶着眼前的大茧……大茧上的根须一点点地松开,男子的眼睛甚至露出了浓浓的期待之色。

“是什么呢,是年轻美貌的孩子吗?还是阳刚正义的勇士呢……”男子眯起了眼睛:“还是说,惊慌失措的迷途羔羊?”

终于,根须已经解开,男子已经能够清晰地看到了这个被抓住的猎物的模样。

一位年轻人,黑发黑瞳,脸色平静的年轻人:洛老板就这样站着,丝毫没有因为被困而惊慌的模样。

在男子打量着他的时候,他也在打量着这名神秘的男子。

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但神殿内殿中的这名男子此时却侧头打量着,好一会儿之后才轻轻地皱起了眉头道:“你…是从者?”

“你不认识我吗。”洛老板笑了笑道,“我们见过的……瓦利先生。”

瓦利先生。

出现在这神殿内殿处的男子,赫然就是古堡的主人……茨密希家的继承人之一,瓦利·茨密希!

……

“嗯,你果然是从者。”男子……眼前的瓦利先生此时淡淡地点了点头:“不过,你虽然是从者,但是我并不是你见过的那位瓦利先生。”

洛老板则是好奇道:“哦?难道瓦利先生有两位吗……或者说,两位其实是双胞胎的兄弟。”

“这可是个秘密。”面前的这位【瓦利先生】却是笑了笑:“而且重要的是,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个秘密的答案是什么……虽然,你能够走到这里,大概会让外边的那个我相当的头痛,但头痛的事情很快就会不见了。这又是一次完美的游戏。”

说着,【瓦利先生】脸色顿时变得冷漠了起来:“我改变主意了……加餐。”

他一抬手,内殿中那些盘根错节的根须,瞬间便急速地射出……它们尖锐无比,仿佛能够刺穿一切,眨眼之间就有上百根的根须已经直接刺向了洛老板的身体。

但就在此时,这些尖锐的须根竟是直接弯曲了起来……它们似乎刺中的并不是柔软的皮肤,而是坚硬的金属。

“你?”【瓦利先生】不禁一怔。

旋即,洛老板身上七彩的华光闪烁,一套光辉宛如太阳似的铠甲直接覆盖了他的全身——还有那柄大…圣光宝剑!

“这件套装,还有这把剑是……”【瓦利先生】一惊,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他忽然觉得很是焦虑。

######

PS:照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