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章 他会打死我的

第五十章 他会打死我的

一点阳光洒落了下来,格尔斯医生猛然睁开了双眼,随后嘴巴张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就好像是刚刚从一个断绝了氧气的空间跑出来的人般,如此的贪婪地呼吸着。

脸色略微的苍白。

“医生?”

他听到了声音,只感觉目光一阵的晕眩,此时视线开始变得清洗……于是,他看见了近在眼前的蒂娜,也看见了略显得沉默的斯内夫先生。

自然还有一脸平静相的洛老板……格尔斯医生瞬间冲上了前来,微怒道:“你又骗……我回来了?”

“是的,我们又回来了,格尔斯先生。”洛邱此时点了点头。

本想要抓住对方好好说一说理的格尔斯医生此时用力地甩了甩脑袋,下意识道:“真的又回来了……现在是什么时候,蒂娜?”

“还没有碰到中箭的梅菲尔之前。”女佣小姐此时摇了摇头:“我当时还在林中寻找什么线索,突然意识一阵的空白,等恢复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回到这个地方……这个时间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是说只要梅菲尔的时间过完了【今天】之后,或者梅菲尔死亡了之后,时间才会回溯的吗?但这次,【今天】的时间明明还有许多……难道说,梅菲尔已经死了?”

斯内夫却忽然盯着格尔斯医生问道:“你之前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醒来之后是这种表情,你和他,倒地发生了什么?”

他也同时看着洛老板,口吻已经多了一丝不信任的成分。

格尔斯医生定了定神,“我和他悄悄地跑了一趟神殿,在神殿里面,我已经被【瓦利先生】给杀死了,当时的时间应该是还没有入夜……大概是我们第一次于梅菲尔相遇之后,走试炼之路没多久的时间段。”

“真的是瓦利先生?”女佣小姐无比惊讶地道:“可瓦利主人他,为什么要杀死你,医生?”

格尔斯医生摇摇头,“这不是我们熟悉的那位瓦利先生……具体原因我暂时还不清楚,唯一知道的是,梅菲尔的时间回溯,远没有我们目前所推导的那么简单。另外,我在神殿里面也看到梅菲尔了,她的身份甚至还是神殿守卫的副队长——这件事情,他可以证明。”

“神殿里的梅菲尔……”斯内夫先生疑惑地看着洛邱。

洛老板点了点头:“格尔斯先生所说的,确实是他所看见的。”

“那说说你看见的。”格尔斯医生此时却冷冷地说道:“我死的时候,你肯定在一旁看着,不管我的死活……这件事情我暂时不计较,但你一直隐身的话,能够看见的,一定比我多。”

洛邱想了想道:“基本上在你死亡之后,我也回到这里了。”

“你说什么?”格尔斯医生不禁有些诧异,“你的意思是,我死了……时间也一样回溯了?”

“我并不确定,不过我目前所经历的确实是这样。”

“这个说法没办法验证!我总不能在这里自杀一次,来证明这个观点!”格尔斯医生冷哼道:“对不起,我已经很难相信你!第一次的时间回溯,是你与梅菲尔一同经历的,说她在神殿內被杀死的是你……这次,看着我死的也是你。”

“格尔斯先生,想要说什么。”洛老板淡然问道。

“我想说的是!”只见这位医生此时咬了咬道,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洛老板,大有一言不合就马上动手的架势。

——打…打不过!!

医生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深呼吸一口气道:“我们再试一次,这次谁都不能分开行动。表决吧,赞同我的举手吧!”

蒂娜与斯内夫先生对视了一眼,蒂娜几乎没想就举起了手来……斯内夫先生在沉默了片刻之后,也举手同意。

老板自然也同意。

很快,他们便在一开始的地方,发现了中箭倒地的梅菲尔。

“说起来……”蒂娜小姐此时不禁疑惑地道:“每一次都是发现她在这里受伤昏迷的,可为什么每一次,我们都没发现到底是谁给打伤了她?”

确实,一直以来,都没有发现行凶的人……并且事实上,如果不是有人出手救助的话,按照梅菲尔中箭的情况看来,她也会熬不了多久,就失血过多死亡。

格尔斯医生再次察看伤口道:“按照这种出血量来说,她中箭的时间不会很长……凶手应该还在附近才对。但说来奇怪,这分明就是想要致人死地的攻击,证明凶手是有心将她杀死的……”

“然而凶手既然有心杀死她,为什么不在她中箭昏迷之后,再过来补刀?”女佣小姐顺着了格尔斯医生的思路往下想去……只是暂时无法得到结论。

然而,这位精灵小姐还是要施救的,否则时间可能只会再一次回溯。

【棋盘】的提示再一次出现……并没有任何新的变化,然而这次,在格尔斯医生的坚持之下,他们并没有分开行动,而是决定一同看守着梅菲尔,直到她清醒过来。

……

……

根据从禁地当中学会的观想法,南小楠一路找寻……拥有了石板碎片开了挂就是好啊,除了受到行动点数的限制之外,自己完全可以自由地选择方向。

当然,如果是换了别的御主的话,大概早就已经发现了问题的所在了……不过长久下去的话,也未免管家先生的记性不会突然恢复正常,然后察觉到了自己早就已经脱离了他控制的事情。

正自想着,南小楠却像是碰到了什么似的,脚步一下子不得不停了下来……她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撞的。

面前赫然有一面看不见的屏障,直接阻挡了她的去路……南小楠皱了皱眉头,伸手抹去,一路抹去,这屏障之大,竟是远超了她的想象,甚至还超过了她目前所在的这个格子的活动范围。

然而,观想法所指示的下一块石板碎片赫然就在这一扇屏障的另一边。

“过不去,这怎么玩?”

它子世界学院派的不朽魔女这会儿不禁有些傻眼,无计可施……正当她打算尝试一下暴力是否有用的时候,一道声音却冷不丁地从她的身后传来。

“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浪费力气了,这个屏障是暂时没有办法打开的。”只见一名脸色阴沉的男子,此时缓缓走来,“不是我说的,是我的御主让我告诉你的。”

“你不是……”南小楠此时张了张口,她记忆没有出错的话,这家伙应该就是监察队的队员……目前作为瓦利先生而登录【棋盘】的家伙,“卡……”

“卡迪莱。”

“哦,对对,是这个名字……”南小楠点了点头,旋即又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一边警惕着。

卡迪莱淡然道:“你的御主没有告诉吗?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开始组队了……好了,现在你已经是我的队员了,至于你御主的投点权也已经转移到了瓦利先生的手上。”

卧槽——!

南小楠目光略微一变……管家莱萨转让了行动权,那她还怎么玩?

“既然已经同组了,那就来相互了解一下吧,你现在是什么职业,等级多少了?”卡迪莱颇有些敷衍似的问道。

南小楠只好道:“还没有转职……等级的话,LV2。”

“无转职二级??”卡迪莱原本的敷衍脸瞬间变成了惊愕脸,不可置信道:“你到底是怎么混到来这里的?”

——老娘我如果说我是天命所归,出门就捡到外挂,一路顺风顺水毫无波折就来到这里,马上就要走上巅峰你信嚒?

“大概是……运气?”

卡迪莱不禁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本想着多一个从者能多一份战力,可就你这个样子,怎能帮我去对付那个家伙……不拖后腿,我已经偷笑了。”

“对付……那个家伙?哪个家伙?”南小楠下意识问道。

卡迪莱淡然道:“你也见过的,宴会开始的时候进来的那对陌生的男女……那男的是从者,我们要对付的就是他了。”

卧槽!卧槽!卧槽!

南小楠瞬间感觉天旋地转……她听错,这家伙居然想让自己去对付洛先生?那可是将这个子世界意志直接按在地上摩擦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虚空大能好么……

会死的啊,绝对会死的啊……

他会打死我的啊……

“我…我可以和你割席吗?”南小楠不禁哀怨地看着卡迪莱,“我还想愉快地做个人啊……”

“这事情你我都无法决定。”卡迪莱颇有些烦躁地道:“现在,我们的生死都在御主的手上,我也不愿意和你这个拖后腿的一起……你记住,如果碰到危险的时候,别想着我会出手救你,你自求多福吧。”

实在不行,就算暴露自己可以抗拒御主的命令,也绝对不能往火坑里面跳去……南小楠此时心中有了主意,便一脸不情不愿地道:“好吧,那么你……你的御主,千里迢迢地跑来这个地方,该不会只是为了和我这个拖油瓶组队吧?”

“我们要进入这个屏障里面的世界。”卡迪莱淡然说道:“进去之后,要做些什么,我现在也不知道,你跟上来吧。”

南小楠摇摇头,依然还是一脸不情愿的模样,但心内却有些暗喜……起码这方向并没有与她原本的打算背离。

“你有办法进去?”

“是瓦利先生有办法。”卡迪莱冷冷地说了一声,随后走到了那屏障的面前,伸手摸去。

——这是一个混乱的世界,是一个绝望的世界。

——连表面的和睦也做不到的别有用心的队伍啊,但愿你们能够寻找到罪恶深渊所埋藏的希望之源。

——线索是【精灵】。

——去吧,男女搭配,干活很累。

这【棋盘】……故意的?

南小楠不禁翻了翻白眼,却正好迎来了卡迪莱狐疑的目光,她讪讪一笑,清了清嗓子道:“我给你摇旗呐喊助威咯?”

哼。

卡迪莱轻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率先走了进去。

……

……

梅菲尔又一次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入眼的是四张不同的脸庞。

她顿时一惊,下意识地收缩着自己的身体,惊慌道:“你们…你们是谁?”

女佣小姐此时主动开口说道:“不要害怕,我们是外来的冒险者,路上碰到了受伤的你,所以将你救下来的。”

或许是同样作为女性的关系,蒂娜的发言稍微地让这位精灵小姐的情绪安定了些……梅菲尔此时感觉着自己身上伤口的痛楚,脸色微白道:“感谢你们救了我。”

已经决定好好地从这个梅菲尔的身上获得更多线索的格尔斯医生,此时一脸柔和的神情,“这位小姐,到底是谁,将你击伤的?”

梅菲尔摇摇头道:“我不知道,只是突然之间感觉到了一股刺痛,随后就失去了意识……我不知道倒地谁在攻击我,但有可能是……”

“是什么?”斯内夫先生连忙问道。

“或许…或许是我的族人。”梅菲尔摇了摇头,旋即又紧张地问道:“现在是什么时间?我昏迷了多长的时间……今天,今天过去了吗?”

“还是今天。”格尔斯医生淡然道:“你受伤应该没多久,然后我们救了你,现在连天黑也还没有到。”

“我需要去做些事情……”梅菲尔此时吃力地爬起身来,神色有些着急地看着一旁的洛老板,“可以帮帮我吗……带我去一个地方?”

“为什么你要看着他?”格尔斯医生冷不丁地问道:“你们见过?”

梅菲尔摇了摇头:“他身上有让大自然欢愉的气息,就像是阳光一样……我能感觉到,他是一个正直,无私的人。”

——分明就是看脸?

格尔斯医生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但这次却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道:为什么每次都这个姓洛的,难不成是因为他在【棋盘】当中的职业关系?

“这位小姐,你想要让我们帮你什么?”洛老板想了想问道。

精灵梅菲尔此时迟疑着道:“有些东西对我很重要,我一定要去记录下来……不然,不然我会忘记的。”

就在此时,众人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

他们在林中碰到了的这个中箭的梅菲尔是每一次都会回溯……并且每次都只能够通过无意中走到了禁地的树屋当中,翻开了日记方才知道自己被困在同一天的事情。

可问题来了。

如果梅菲尔每次都只能够通过日记才能够知道自己回溯的话……那么第一篇的日记,是谁写的?

#########

PS:照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