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六章 杀机

第五十六章 杀机

看着南小楠此时如同乞丐盘子里被夺食一脸可怜兮兮的委屈模样,洛老板不由得笑了声,但并没有收下这两块石板碎片。

“洛先生,你这?”

“南小姐,既然你也找到了碎片,要不我们合作一起寻找吧。”

“合…合作?”

“对啊。”洛老板点了点头,“再说我这里只有一块,而你有两块,按理来说就算要给,也应该是少数一方的我给多数一方的你才对,这好像是大吃小的道理。”

哦……大吃小,是这样理解的咩?

她下意识地看着洛老板手头上的碎片,此时敢情就好像自己只要开口要的话,他就会给一样……可是这个口真的那么容易打开?

这可不是随便张开双腿那么简单的事啊?

还是说,人家洛先生根本就看不上这些……它子世界的学院派魔女这会儿心思急转,她纵横虚空的年头等于她单身的年头,次元夹缝內的猛人也不是没有见过,然而可以将子世界意志按在地板上摩擦的却屈指可数。

而且就算是碰到了,以自己的层次也无法和这种猛人做朋友——那种程度的猛人,一个个都有着恐怖的布局,不是面对一整个子世界,就是面对一大票的虚空强者……像她这种,全盛时期充其量也只能勉强够得着一流末的不朽,距离顶层真得是男同与女同之间的距离。

“既然这样……”南小楠很快就打定了主意,“合作也没有问题。洛先生,等凑齐了这些碎片之后的收益,我们就平分吧?”

她知道这些虚空猛人有一个特点,就是不轻易占别人的便宜,做事更多的讲求理性化……很难靠近,但如果找到了靠近的方法却又是很可靠的盟友。

有些时候,南小楠不禁暗自想到,如果自己不是一个次元夹缝的独行客,那会儿被空间波动牵涉即将要陷落这号子世界的时候,是不是就有人能够拉自己一把,也就不至于落到如今的田地。

“平分?”洛老板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这短发干练的女性……感觉她或许再来一副眼镜的话,或许会更好之类。

“是啊。”南小楠点了点头:“你不好占我的便宜,但我也不好占你的便宜不是?如果能够平分的话,那谁也不欠谁,不好吗?”

“挺好的。”洛老板淡然一笑,随后目光便落在了庆典会场当中。

他们谈话的时候,下面的格尔斯医生他们,其实还在打生打死。

南小楠此时若有所思,冷不丁地道:“看来洛先生似乎导演了一场挺好看的戏?”

“不是我。”洛邱此时却摇摇头,旋即又随意聊天似的说道:“但也许也是我……或许我无意中这么想过。南小姐,你在次元的夹缝行走了这么漫长的时间,听说过【命运】吗。”

“【命运】?”南小楠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不知道洛先生你口中所指的【命运】,指的是子世界的发展进程,还是说……虚空之中的那位【命运】?”

那位【命运】?

听起来像在指示的是某人,而不是某事物一样……洛老板此时不动声色道:“你认为呢。”

南小楠有些摸不准洛老板的意思,只好想了想道:“一般来说,子世界的【命运】都是固定指一个子世界的发展进程,通常如果我们能够打到世界意志的范畴的话,都能够通过它的内核解析出来一整个子世界的所谓‘未来’……因为这是安排好的,像是既定的剧本一样。以洛先生的手段,应该不会单指这样一个简单的剧本才对。”

洛老板没有作声,只见下方的马利克队长在二段变身之后,力量瞬间暴增了不少,此时新来的那位瓦利先生的而从者卡迪莱已经不得不权力迎战起来,战斗也就变得有声有色。

“这就是所谓的黑化强一倍吗……”南小楠随意地瞄了一眼,嘀咕了一声之后,接着又正色道:“我想,洛先生所指的【命运】,应该是虚空中的那位……说是【命运】,其实应该是【命运】的化身才对,有传说,【命运】的化身甚至能够操控次元夹缝所有生灵的一生,也能改变他们的一生。许多的虚空强者都在寻找【命运】,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洛先生,你对【命运】也有兴趣?”

“现在有了。”洛老板轻声说道。

南小楠眨了眨眼睛……现在有了是什么鬼?

但她很快便摇摇头,这些虚空的猛人一个个都神神秘秘的——反过来,如果不是神神秘秘的,好像也称不上虚空猛人的外号。

“对了。”南小楠想了想道:“我在进入【咆哮森林】的时候,是无意中找到了禁地之后,才从里面获得寻找其余碎片方法的……是一个被封印在这里的家伙告诉我的,他的名字叫做【大石】,不过这恐怕只是假的名字。洛先生见多识广,不知道对这件事情有没有哦什么看法,或者有没有听说过类似的事情,想到什么之类的?”

“大石?”

“嗯,他说他被压在了一块大石头底下,因为过去太久的关系,忘记了本来的名字,索性就喊自己为【大石】。”

“该不会是……一只猴子吧。”洛老板不禁笑了笑道。

“猴子?”南小楠不禁张了张口……什么猴子?

“没什么。”洛老板此时又道:“南小姐,你的队长看起来情况有些不妙,你不去帮忙吗。”

南小楠耸了耸肩道:“洛先生不觉得这是一件利好的事情吗……这家伙的御主是古堡的主人,如果他就在这里死掉的话,【棋盘】外边应该会很精彩的吧?”

“看来如果想要和南小姐组队的话,还是要小心一点才行。”洛老板此时看她。

南小楠脸色微变,旋即道:“我只是一个无依无靠,孤苦伶仃独自在虚空流浪的命苦之人,真真是一点害人的心思也没有……但没有害人的心思,也要有一点点自保之心呀。”

她伸出了两根手指,捏出了大概三毫米的距离,“真的只有一点点啦!”

“这小吃好吃吗。”洛老板直接换了一个话题。

“洛先生也来点?”南小姐直接端了过来,旋即又不知道从什么掏出了两个装着了带有香甜酒精味道的瓶子,直接放在了护栏上。

零食和酒,有那内味了。

“哦,差不多了。”洛老板此时忽然说道。

南小楠下意识道:“什么差不多了?”

只听见洛老板此时淡然道:“差不多该再来一次了。”

“啥?”

……

……

“这场战斗很艰难,千万不要大意。”

格尔斯医生乘机与蒂娜以及斯内夫汇合……但卡迪莱与异化之后的马利克队长的战斗,却是他们暂时无法插手的。

卡迪莱的新职业,技能酷炫的同时,波及范围还大……至于马利克队长,他异变之后,根须插入地下,然后在突然从地下射出,防不胜防。

“我们的队长呢?”蒂娜身上负了点伤,此时捂住了自己的左肩皱起了眉头。

“不知道,但按理说波及这么大,不可能没有发现的。”格尔斯医生飞快地推测道:“可能是看见了卡迪莱之后,有意识地躲了起来……看见没有,重新会来的卡迪莱,明显是针对着姓洛的那个家伙……这暗影系的魔法攻击太过恐怖,他恐怕担心自己未必能够应付得了。不过我猜,他或许就躲在了附近——换做是我的话,大概会等卡迪莱与马利克火拼到一定程度,双方负伤之后,再杀出,直接收割一波。”

斯内夫没有去听格尔斯医生这听起来很合理的推测,目光只是死死地盯着马利克与卡迪莱之间的战斗。

就在此时,格尔斯医生却忽然发动了前行的技能,化作了一道影子,从战斗点绕了过去……赫然是去靠近那位作为祭品而要被献祭上山的少女,老埃里克家最小的三女儿。

“他想要做什么?!”斯内夫此时一皱眉头,但却已经阻止不及。

……

不远处,当化作影子的格尔斯医生到来的时候,只见祭品少女此时趴到了在地上……她的双腿伸直被砸落下来的木板所压着,此时正在用力地想要将木板推开。

“我来帮你吧。”

格尔斯医生如同王子般出现,脸带着灿烂的笑容,双手一提便将地上的木板给掀翻了出去,随后不等这位祭品少女反应过来,格尔斯医生直接就将人给拦腰抱起,一跃而出。

落点是一扇倒塌了大半的房子墙壁之后。

“你没事吧?”格尔斯医生将祭品少女给给放了下来,并且伸手整理了一下祭品少女散乱的发丝:“你真傻,以为成为了祭品,就能够解决问题吗?你不知道,我是为了你才来到这里的……你以为,我会眼睁睁地看着你送上神殿去?我做不到啊……”

格尔斯医生痛心疾首般的模样,“或许你不知道,从我第一眼看到你开始,你的模样,就已经刻入了我的心里……我知道,及时再给我一百年,一千年的时光,我也无法再找到这一份的感动,因为及时再找,那个人也不会是你。我不愿意放弃,所以我来了。”

他看着眼前的祭品少女,伸出手来,轻轻地将祭品少女的面纱揭开,“我不干什么惩罚,更加不管不会不会触犯神灵,我只要……咦,你是谁?”

面纱解开。

出现在格尔斯医生面前的,却是一位眼泛泪光,脸上有着几颗小雀斑,双唇特别丰腴的精灵少女。

啊——!

当面纱揭开的瞬间,精灵少女惊呼了一声,随后死死地将格尔斯医生给抱紧了起来,抽噎着道:“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我看见了,你出场时候的英姿,为了我甘愿挑战神使的勇气!为了我受伤!我都看见了……虽然,虽然我不认识你,但我知道的!你一定曾经躲在了某个角落,一直深情地看着我!你怎么这么傻,你为什么一直不出现在我的面前,让我知道你的心意呢……啊!我要死了,死在你的勇气,死在你的深情当中——请将我带走吧,哪怕面对的是神罚!”

“你不是梅菲尔吗!!”格尔斯医生此时想要将这精灵少女推开……却意外地没想到这精灵少女竟然抱着他意外的紧实,如同八爪鱼似的。

“梅菲尔……梅菲尔是谁?”精灵少女此时抓住了格尔斯医生的脸,“我是乔丽娜啊,是你想要带走的新娘啊!”

说着,特别丰腴的火红色双唇不断地朝着格尔斯医生靠近而来。

“死ね!!”

上勾拳。

祭品少女乔丽娜此时下巴遭受了重创,整个身子直接被击飞冲天,随后噗一声地掉落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格尔斯医生狠狠地抹了一把脸之后,才恨恨地看了过去,脸色微白:“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是梅菲尔?难道我的推测是错的……”

就在此时,格尔斯医生忽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什么声音……他本能地一惊,在这惊动的瞬间,胸膛处有什么东西在绽放着。

鲜血之花!

他的胸膛此时已经被刺穿……凶器甚至还在他的心脏位置搅动起来——格尔斯医生想要呼叫出声来。

他想要转身去看看偷袭之人……然而此时视线却已经开始旋转——那是他直接飞出的头颅!

他的脑袋已经被直接砍飞,落在了地上……人说,如果速度足够快的话,断头的瞬间意识还在活动,或许还能思考。

格尔斯医生最后看见的,是一道身穿着神殿卫队制服的身影……而就在这道身影不远的地方,他却又看见了另外一道人影。

那是身穿着祭祀品服侍,此时昏迷地倒在了地上的梅菲尔……只见那出手将自己的头颅砍掉的身影,此时转身,带着滴血的凶器,走向了这样的梅菲尔……

他眼前一黑,再也听不见任何的事情,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然后目光一亮。

又是斑驳的阳光,散落在了他的眼前……又是这熟悉的,碰到中箭的梅菲尔之前的地方。

以及。

熟悉的队友们。

“这个轮回,是人为的!”格尔斯医生脱口而出说道!

#####

照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