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章 双生

第六十章 双生

格尔斯医生觉得这次可能稳了,但在神殿当中行走,还是要更加的小心为才好,于是想了想之后,还是将新获得的宝石装备了,然后才发动潜行的技能。

只可惜隐身的卷轴时效已经消失了,否则将会更加的方便些。

不过说来,隐身卷轴这种强大的道具,能够丢落一件就已经很不错了,格尔斯医生也从未想过,洛老板还能够掉落第二卷的隐身卷轴。

神殿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比较庆幸的是,这并不是格尔斯医生第一次进入神殿。

他在之前的【今日】当中,已经被马利克队长抓捕过一次——尽管是不怎么愉快的经历,但事实上也让他了解了一次神殿内部的地形,尤其是内殿附近的区域。

凭着记忆,格尔斯医生很快便找到了作为副队长的梅菲尔在神殿当中的房间。

他猜想副队长梅菲尔这段时间应该是在这间的房间的——然后,即将发生的一幕,很好地验证了他的猜测。

但让格尔斯医生意外……或者意想不到的是,在通往副队长梅菲尔房间的路上,他竟然再一次碰到了危险的马利克队长。

这次,格尔斯医生不敢大意——他完全停止了自己的呼吸,一动不动,让自己完全藏于通道的暗影当中。

直到,马利克队长似没有擦觉般地走过,然后敲响了副队长梅菲尔的房门。

这让格尔斯医生不禁有些诧异……按照目前的情况看来,这已经是马利克队长将第一个的梅菲尔囚禁起来的时间,那么他还来这个房间做什么?

格尔斯医生发觉自己好像还是忽略了一些关键的东西。

然而此时,房门缓缓打开,随之而来的是梅菲尔的出现——作为副队长的梅菲尔,他的猜想当中,一样能够时间回溯的第二梅菲尔!

“找我有事吗,马利克队长?”

“没什么,只是过来告诉你一声,我马上就要到庆典去了。”

听着此时马利克队长与梅菲尔副队长之间的对话,格尔斯医生终于知道了不妥的地方到底是什么——这个马利克队长,对于自己已经禁锢了第一个梅菲尔的事情竟是只字不提!

就像是他从未做过这件事情一样……他难倒就不会奇怪,自己明明已经将梅菲尔禁锢房间当中的了,可为什么还能够在外边再次看到另一个梅菲尔的事情?

或者说……

马利克队长有可能是知道两个梅菲尔的存在,所以才会不感觉到震惊……马利克队长也知道两个梅菲尔回溯的事情?

然而,应该怎么却确定这件事情……抓起来问吗?

打不过,打不过。

格尔斯医生此时心头就像是有几只嗨皮的蚂蚁在跳舞似的,抓得他痒痒的,格外的难受,恨不得满身神装加身,真的将马利克队长给抓了起来,直接问个清楚明白。

但他知道,这次更为重要的是,应该是将第二梅菲尔抓起来,与第一梅菲尔进行对质,还原事情的真相——主要是因为,感觉第二梅菲尔能够打得过!

“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

“是吗。”

他们就在房间门前默默地对视着……气氛让潜行在一旁的格尔斯医生感觉到想到的怪异——尤其是这种最熟悉的陌生人般的对话是怎么回事?

可就在此时,马利克队长竟是突然间走了上前,甚至直接将第二梅菲尔直接推入了房间当中……房间的门接着更是关上了。

“这么激烈的嘛!”

格尔斯医生怔了怔,连忙悄悄地依附到了房门之前,贴着耳朵,企图能够收获更多的信息——可不曾想到,就在他耳朵才刚刚贴到了房间门上的瞬间,房门打开了。

格尔斯医生此时的姿势颇有些怪异——这是贴门偷听的姿势,然而房门却没在了。

马利克队长,此时正站在了格尔斯医生的面前。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格尔斯医生浑身的神经仿佛都已经发动了似的,以无与伦比的速度,让匕首弹出,随后直接刺向了马利克队长……他没想能够靠这样就能够击败马利克队长,只求将对方逼退一些,好方便自己接下来的逃离。

不料,马利克队长却只是一伸手,便直接捏住了他握住匕首的手腕,随后用力一拉……就这样,格尔斯医生的身体便瞬间前冲。

与此同时,马利克队长直接提起了膝盖,狠狠地顶撞在了格尔斯医生的小腹处。

他感觉浑身的内脏此时仿佛都要被挤压出来似的……这一记膝撞,竟是直接打散了他的意识般……格尔斯医生此时意识一空,便徐徐地倒在了地上。

“最紧是越来越多这种来历不明的家伙了。”看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格尔斯医生,马利克队长淡然说道,随后直接将人给提了起来,才看着房间内的副队长梅菲尔淡然道:“今日是你休息,我来处理就好了。”

副队长梅菲尔却想了想道:“你马上就要以神使的身份参加大祭,还是我来吧,我毕竟也是神殿卫队的副队长,有事情发生的时候,并没有以休息日作为回避的理由。”

“没关系,顺路而已。”马利克队长摆了摆手,“好好休息。”

就这样,副队长梅菲尔便默默地看着马利克队长将人提着离开……直到完全离开。

副队长梅菲尔此时叹了口气,她反而没有将房间的门关上,而是走入了房间当中,坐在了桌子之前,沉默了下来,好久都没有再动一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副队长梅菲尔才缓缓地吁了口气,淡然道:“没有人教你,进门之后随手关门,是一种礼貌吗。”

她徐徐转头,看向了房间墙壁的角落之处……但眼前却并没有人。

或者说,并未能够看见有人。

“我知道你在这里的,我能感觉到你的到来。”副队长梅菲尔此时却柔柔一笑道:“毕竟你也是我……曾经的我。”

空无一人的角落处,此时空气悄悄地晃动了一下。

随后,一张脸色发白的脸庞,便缓缓地出现。

她们此时此刻的这个地方,看见了彼此。

……

……

失去意识的时间,应该并没有多久……格尔斯医生此时甩了甩脑袋,企图让自己变得更加的清醒一些。

然后他发现,自己此时正身处在一处牢房似的地方……他的身体被铁链所吊着,四周的墙壁上,更是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

此时,马利克队长正坐在了他的面前,一声不吭地注视着。

“不是内殿?”格尔斯医生却心中一怔……这次马利克队长并没有将自己作为供养的食物,带到内殿的【瓦利先生】处,反而是带来了这个牢房当中,倒地为了什么?

“我想,差不多也应该醒了。”马利克队长终于开了口。

格尔斯医生这会儿倒没有太过的惊恐……大不了就是再来一次的死亡体验——尽管体验极差,但最起码也能知道自己不会真的死去,所以便打算皮一下:“要不,我再睡会?”

“不会出现在下一次回溯的方法,我知道。”马利克队长却冷不丁地说道。

满脸都是皮の微笑的格尔斯医生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脸色不禁微微一变,“我好像没听清楚你说什么?”

“听不见就算了。”马利克队长此时站起了身来,缓步走到格尔斯医生的面前,伸手。

“等…等一下,请等一下!”医生最终还是慌了,冷汗涔涔地道:“有事好商量,暴力是不对的……咱们文明人,讲道理!”

“骗你的。”马利克队长却又冷不丁地说道。

格尔斯医生顿时瞪大了眼睛,差异得张大了嘴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只见马利克队长此时又随手拿起了一把挂在墙壁上的匕首……匕首指着格尔斯医生的胸膛,来回划着,又道:“当然,说是骗你的这句话,也有可能是在骗你的……你认为,是什么。”

格尔斯医生喉咙不禁晃动了下,这家伙……这货特么的有一肚子的坏水?

“你……你想做什么?”

“梅菲尔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说出来,放过我?”

“看你说了多少。”

格尔斯医生沉默了片刻,才咬了咬牙道:“告诉你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关于梅菲尔的事情,你又知道多少?”

“我讨厌讨价还价。”马利克队长摇了摇头,匕首正对着了格尔斯医生的心脏位置,轻轻用力,刺进去了一丝,“但愿下一次不会再看见你。”

格尔斯医生不禁大惊……他实在是摸不准如果自己这次死亡之后,下一次是否还会回溯——主要是眼前的马利克队长实在太过的诡异!

强悍的实力,甚至还能够二段变身……就像是内殿里面被【瓦利先生】所养着的那头怪物女神似的。

以及,他肯定也知道梅菲尔的事情!

“别,我说……我都说!”巨大的威胁面前,格尔斯医生唯有妥协,“这一次,就要从很多很多年前,一个叫做耶稣的讲起……”

但是医生却打算拖……拖延时间,等看看此时正在马利克队长房间看守着第一梅菲尔的洛老板,会不会因为等待太久察觉到了他此时或许深陷陷阱而寻有所行动。

就在此时,格尔斯医生冷不地想到……这次的分头行动,难道是又被坑了?

“耶稣?”马利克队长此时却皱起了眉头,刺向格尔斯医生心脏位置的匕首不禁重了几分。

“没错!这个很重要!没有了他拯救世界,就不会有我!”格尔斯医生急忙忙地说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张口就来的……你看,我的小命都抓在你手上了,我很惜命的。”

马利克队长皱了皱眉头,默默地走回到椅子前坐下,淡然道:“说吧……但是要再大祭开始之前你最好能说完,我也只会听到那时。”

……

……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墙角处,现身了的第一梅菲尔用着慌乱的目光看着……看着那书桌前坐着,与自己有着相同模样,甚至相同气息的精灵。

她说,自己的到来,她能够感受得到……然而第一梅菲尔同样,她同样能够感受到这个穿着卫队制服的【梅菲尔】身上,有着和自己相同的东西。

这确实是她自己……她这样告诉自己,尽管是如此的不可思议。

“你心中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第二梅菲尔轻声道:“为什么还要问……我就是你,你感觉不到吗。事实上,我才是真正的梅菲尔。”

第一梅菲尔恐惧地后退了半步,一下子就碰到了身后的墙壁,只不过是半步,她竟然已经退无可退,这让她更为的慌恐……恐惧地看着对方。

第一梅菲尔下意识地抓住自己的头发,大口大口地深呼吸着……仿佛是窒息般的感觉,“我不懂……我不明白……这怎么可能发生……你说你才是真正的梅菲尔,那我……那我又是谁?”

“你真的想知道吗。”第二梅菲尔叹了口气。

第一梅菲尔脸色苍白,却轻轻地点了点头。

“哪怕知道了真相之后,会坠入一个你根本想象不到的噩梦深渊当中,甚至……”第二梅菲尔直视着第一梅菲尔的双眼,“甚至一些,你会为了这个残酷的真相而痛不欲生,也在所不惜吗。”

第一梅菲尔咬了咬牙,最终用力地点了点头:“我只想要知道真相……我不想,不想在再这种一次次重复着【今日】的恐惧当中度过!”

第二梅菲尔却道:“你怎么会恐惧,你从知道自己时间回溯到现在,不会超过半天的时间……从知道,到怀疑,到半信半疑,以及现在。时间太短了,你的恐惧真的算是恐惧吗。”

“不是这样的!”第一梅菲尔此时痛苦地抱头道:“对!没错!就像是你说的那样,从知道到现在,不过半天时间,时间确实太短了!但是……但是感觉,感觉不一样!那种感觉好像来自我的本能,来自我的灵魂一样!我的记忆告诉我,这确实只是半天內发生的事情,然而我的感觉告诉我,这是发生过了数十次,数百此,数千次,甚至更多!这种恐惧感,甚至……甚至在我【今日】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无处不在。”

第一梅菲尔一下子瘫倒了在地上,喃喃自语道:“我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

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她,第二梅菲尔深呼吸一下,轻轻点了点头:“你跟我来吧……去一个能看见真相的地方。”

第二梅菲尔走到了第一梅菲尔的身前,伸手向她,轻声道:“但你要记住,我最后,还是会将你杀死……让【今日】重来的。”

“所以……才会告诉我?”她喃喃自语。

但并没有得到答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