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七章 真正的精灵之乡

第六十七章 真正的精灵之乡

“……双职业,而且还都是圣光系,各个方面都能把你克制得死死?你说的是真的?”

【瓦利先生】开始皱起眉头,他是一个容易焦虑的人,现在焦虑的感觉自然十分的强烈。

“我想我没有必要在你的面前虚报。”卡迪莱沉声说道。

【瓦利先生】沉吟不语,只是他此时看着卡迪莱的目光却显得有些怪异,“你真是我的从者?”

“这话是什么意思?”卡迪莱不禁皱起眉头,“是你……是外边的那个你让我来到神殿寻你的,还有对上了的暗号,难道还有假的吗?”

“你知道,功能卡组到底有多少张的功能卡吗。”【瓦利先生】冷不丁说道。

“我怎么知道!这是你的【棋盘】和卡组盒子!”

“无数张!”【瓦利先生】淡然道:“功能卡组盒子当中的功能卡,会一直生成,不会见底,但某些特殊的功能卡数量是固定的……像你所说的,你的对手身上的配置,即使是我,在上百次的游戏当中,都未必能够做到一次。”

“你…你想说什么。”卡迪莱眉头再一次一皱,他感觉到了这个【瓦利先生】口中的某种不信任。

“我不想说什么。”【瓦利先生】摇头道:“我只是好奇,一个只是第一次参与【棋盘】游戏的御主,是怎么抽到这种成功率无限接近于零的卡组组合而已。”

“这事情还不简单。”卡迪莱淡然道:“你给我更多的遗产,让我战胜他们,你再好好问问不就知道了?【棋盘】是你的,不管对方怎么的厉害,你难道还没有应付的方法?让我自杀重练也好,再次转职也没有问题,或者必赢的特殊物品之类……何必计较这么多?”

话是这样说没错的,【瓦利先生】此时也觉得卡迪莱说得很有道理,可问题是——问题是,双职业的圣光系从者,并且还身穿的是神圣套装的从者已经没有弱点了好么?

“难道……你没有?”似乎是看出来了【瓦利先生】此间的沉默,卡迪莱似想到了什么:“你,你没办法让我打败对方?”

“办法并不是没有。”【瓦利先生】摇了摇头,想着道:“关键是,倒地值不值得在这里就用掉它而已。”

“说清楚些。”卡迪莱正色道:“现在,如果我输了,对你也没有任何的好处。从者与御主之间紧密相连。虽然我不知道在这里的你,和在外边作为我御主的你之间到底是怎样的关联,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要是输了,对你来说肯定不会是一件好事!”

“【普拉玛】的神降。”【瓦利先生】吁了口气道:“一次呼唤女神【普拉玛】分身降临战斗的机会,每一局的【棋盘】游戏仅仅只能使用一次的道具。在女神的神力面前,任何拥有职业能力的从者,都无法抵挡。”

“这是好东西。”卡迪莱点了点头,感觉拥有这种道具,才符合瓦利作为【棋盘】拥有者的这个身份,“那还等什么?”

“一旦动用了。”【瓦利先生】淡然道:“那么挑战最后的守关者,就不一定能够顺利通关了……这样的后果,并不是很好。”

“有……什么后果?”卡迪莱皱了皱眉头。

这【棋盘】游戏虽然是【非人领域】中盛行的勇敢者游戏的布局,但当中却有太多诡异的地方,一般的勇敢者游戏的最后守关者虽然强大,但也不是无法对抗的存在。

“如果没有办法击倒这一局游戏的守关者,那么这一盘游戏就永远都不会停止。”【瓦利先生】缓缓道:“也就意味着,新一盘的游戏永远都无法开始……你会一直都困在这里,直到你寻找到击败守关者的方法为止。”

“要是我一直都找不到呢?”卡迪莱脸色微变。

“那你只能老死在这里。”【瓦利先生】低声道:“并且因为没有完成这局游戏的关系,【棋盘】将不会再次开启。”

卡迪莱不禁一惊,旋即大皱眉头:“没办法了,现在只有三条路可选。第一,你将召唤女神的道具交给我使用,然后撞运气,看我是否能够找到别的办法对抗守关者……但是这个选项明显风险很高,否则你不会犹豫。第二条路……讲和吧,忘记之前的不快,和你的对手结盟,一起挑战守关者。”

“最后一条。”【瓦利先生】看着卡迪莱,淡然道:“我现在将道具交给你,然后你直接去挑战守关者对吗?”

“这显然是最明智的选择。”卡迪莱耸耸肩。

“但我不得不告诉你。”【瓦利先生】摇摇头道:“守关者是只有在一方挑战者存在的情况之下,才会出现。虽然不一定是残杀剩下最后一个的局面,但必须要只剩下一方的前提。”

“只能…选择结盟了吗。”卡迪莱怔了怔,旋即吁了口气道:“这并没有什么,尽管我被杀死过一次,但也没有真的死去,再更大的利益面前,这些自然可以选择暂时放下……只要能离开回到外边,将来算账的机会不会少。你还在犹豫什么……将道具交出来吧。”

【瓦利先生】却摇头道:“你没有完成前置条件,将神使击败,那东西我现在还无法交给你。”

“就这个?”卡迪莱张了张口,旋即松了口气似的:“我还以为是什么……机会有得是,反正还能重来,一次杀不死,多重复几次就好了,总能找到灭杀神使的方法,”

“多来几次?”不料【瓦利先生】此时却愕然道:“你怎么多来几次?你以为准备一次大祭是很容易的事情?精灵之乡,至少要十年的时间才能准备一次大祭……【普拉玛】要十年才会降临一次。今日马上就要过去,已经来不及了……错过了这次,只能再等十年后了好吗?”

“十年?”卡迪莱愕然道:“什么十年?今日失败了之后,不是马上就重置到【今日】的一开始吗?我都经历两次了……这次是第二次的【今日】了好吗?昨天…上次的【今日】,我都差点要打败神使了,要不是时间突然重置回溯的话,哪里来这么多的麻烦?现在想来,肯定是格尔斯那边上次的【今日】不知道做了什么骚操作,让时间重置了的。”

“重置…回溯?”【瓦利先生】猛然看向了卡迪莱。

伸手。

神座之上的蒙眼女性也猛然抬手,树根粗长的树根疯狂伸出,直接将卡迪莱抓住,回收……送至了【瓦利先生】的面前,“你说的是什么……重置,回溯?你再说一次?”

“重置回溯……”卡迪莱露出了一丝慌乱,感觉到此时这个【瓦利先生】的不寻常,只好慌乱地道:“时间应该…应该会无限地重置,只要…只要什么地方出错了,就马上会回到【今日】的开始……真的,我已经是第二次经历【今日】的了,格尔斯他们肯定不止一次……不然我不会在森林里面等不到你……外边的你所说的那个女精灵的,我去了树屋那边也没有等到,才直接参加大祭的。但这次,不知道为什么神使换成了格尔斯而已……放,放开我!”

“重置,重置……重置?”【瓦利先生】此时低头,喃喃自语,猛然他一抬头,抓住了卡迪莱的树根便瞬间收紧了许多,他仿佛是从喉咙处挤出的声音般,“告诉我,外边已经过去了多久的时间!”

“什么……什么过去了多久的时间?”

“我离开了氏族之后,已有多久?”

卡迪莱只好艰难地说道:“你……瓦利·茨密希,因为被氏族的大公不喜而被驱逐离开茨密希家领地,都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

“你说真的?你没有骗我?”

“都这种情况了,我…我还能骗…骗你什么……”卡迪莱痛苦地呼吸着,“等…等…你…你难道…不,不知道?”

【瓦利先生】却突然冷漠了下来,并且将卡迪莱给放了下来,淡然道:“我突然响起来了,还有一种击败你对手,却又不用动用女神召唤道具的办法。”

卡迪莱粗喘了几口气,才愕然道:“你说什么……你刚为什么不说?”

【瓦利先生】淡然道:“【棋盘】游戏的道具成千上万,组合变化无穷,我一时间没想出来,有什么问题……去,将你的对手一起引来这里,我会有办法对付他们的。不过记住,一定要在【今日】过完之前。”

“要是今日失败了,然后回溯了呢?”卡迪莱皱了皱眉头。

“那你明天再告诉我一次吧。”【瓦利先生】淡然道:“不过要早些过来,省的我还要浪费时间思考。”

卡迪莱狐疑地看了眼此时的【瓦利先生】,却还是暂时答应了下来……可此时他也无法与外边作为御主的那位瓦利先生进行联系,只能见机行事。

“那我去看看,能否将他们引来。”卡迪莱想了想道:“他们应该还没有离开神殿范围。”

说着,卡迪莱便飞快地转身离开……只是,当他将神殿内殿的大门打开的瞬间,一道身影却早早地站在了门外。

“你是……”卡迪莱不禁一怔,旋即皱眉道:“是你,神使……马利克?”

此时,出现在门前的,赫然便是马利克队长。

……

对于站在门外的马利克队长,【瓦利先生】显是一愣,随后皱眉,一挥手道:“马利克吗?我现在不饿,你去吧,没你什么事情了,我需要的话,我会再叫你的。”

可马利克队长此时却听不见似的,甚至突然间出手,一击将反应不及的卡迪莱直接打入了内殿大殿当中。

他这才径直地走入了神殿内殿当中。

“马利克,你要做什么?”【瓦利先生】此时不禁皱起了眉头,“听不见我的吩咐吗?”

“我很想知道,你所谓的能够召唤女神【普拉玛】分身的道具……到底是什么。”马利克队长此时目无表情地道:“似乎,这么多次的回溯当中,我也没有关于这东西的记忆。”

与此同时,被偷袭的卡迪莱却直接捏碎了一支恢复药剂,重新站了起来……他手握着长法杖,冷哼道:“【今日】还没有过去吧?既然要击败这个神使才能接触获得女神召唤道具的话,那索性就【今日】拿到手好了……瓦利先生?”

【瓦利先生】此时眯起了眼睛,面对着卡迪莱的建议,给出的答复是,“那就动手吧,如果你能在这里击败马利克的话,倒也省事。”

“那我就不客气了。”卡迪莱脸色一冷,旋即冷笑。

尽管这次却对付格尔斯医生队的队长洛老板的时候行动失败了……但卡迪莱却没有太过的泄气。

虽然并没有真正地与洛老板交手,也十分忌惮对方双职业的能力——可这次失败,更多的是因为格尔斯的突然反叛,导致他差点儿死去,不然卡迪莱感觉,如果是正面交锋的话,就算不敌洛老板的双职业,也不至于被全方位的欺负吧?

至于马利克他也交过手……上次的【今日】,起码也将马利克打到要暴走的边缘。

再说此时在【瓦利先生】的地盘,最不济他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败退,甚至还是强力的帮手。

在这种有利的局面之下,卡迪莱想不出还有什么不出手的理由。

如此想着,卡迪莱便开始启动长法杖……一个个灰黑色的气泡,飞快地开始吐出。

但马利克队长此时看着卡迪莱的时候,却是嘲弄似轻笑道:“真是愚蠢……你看不出来,他其实更希望的是让你死在我的手上吗。”

“这个时候才来挑拨,不会显得太过……”卡迪莱冷笑着,却话并没有说完,便突感了一种恐怖的刺痛,蔓延了自己的全身。

他低头一看。

胸膛已经被一根尖锐的根须,从背后刺穿……卡迪莱瞳孔猛然放大,却在此时,再一根尖锐的根须,接近着再次刺穿了他的的身体。

接着又是一根,接着又是再来一根。

呲,呲,呲……

不过瞬间,卡迪莱的身体已经被刺穿了十多次……他甚至感觉到了自己的生命数值已经直接见低,恢复也恢复不过来的,死亡的边界线。

“为…为什么……你……”卡迪莱不可置信地看向了【瓦利先生】,能够驱动神座上那蒙眼女性的,只有这个【瓦利先生】。

然而卡迪莱却并没有得到答案,因为此时又是一根尖锐的根须刺来——这次直接刺破了他的脑袋。

到下,再也没有气息。

……

……

看着彻底死去了的卡迪莱,【瓦利先生】目无表情地说道:“马利克,听你刚才的话,你似乎知道自己一直都处于时间的轮回当中……所以,这个家伙,再过不久之后,还是会活生生地出现在我的面前,对吗?”

马利克队长此时却笑了笑道:“你们这些外来的入侵者还真是会玩,看来不仅仅是将我们的这个世界当作是玩具,即便是你们自己本身,也在不断玩弄着对方。”

“你知道?”【瓦利先生】不禁皱了皱眉。

马利克队长淡然道:“很多年前……正确来说,是很多个【今日】的轮回之前,曾经有那么一个叫作杰洛特的家伙。他和现在这个倒在地上的家伙一样,也是外来的入侵者……在试炼之路当中,我曾经碰到过他……他跟我说过这件事情。起初,我只以为他只是在胡言乱语,不过等后来的我,多次的成功醒来之后,我才发现,这个叫做杰洛特的人,他所说的事情,恐怕是真的……我们的这个世界,一直都被当作是万物,而被你们摆弄着。”

“杰洛特?”【瓦利先生】皱了皱眉头。

“看来你好像不知道。”马利克笑了笑道:“你不知道吗……这连我自己也数不清楚的【今日】当中,来过了很多类似杰洛特的家伙。我回想起来了,似乎每次碰到这种家伙,我总是会被杀死……真是一些不怎么愉快的记忆。”

“你为什么……”【瓦利先生】想了想道:“能够清楚这些事情……记住?”

“为什么?”马利克淡然道:“这还不简单……因为我真的是【普拉玛】的神使啊。”

黑色的花纹自马利克队长的身上绽放,渐渐地在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更加高大一些的镂空人型。

此时,仿佛感受到了来自马利克身上那股恐怖的力量,【瓦利先生】心中焦虑异常,下意识便挥手去驱动神座之上的蒙眼女性。

整个内殿的根须也一瞬间疯狂涌动,直接刺向了马利克。

“这种虚伪之物……”马利克此时冷哼了一声,“居然让我在无数次的【今日】当中参拜……神座,也是你这丑陋之物该呆的地方吗。”

焚化。

所有的根须在这瞬间,竟是直接焚烧成灰……火焰不仅仅燃烧着攻击而来的根须,甚至一路燃烧,直接侵入到了那神座之上的蒙眼女性。

当火焰在这蒙眼女性的身上开始熊熊燃烧的时候,只见这蒙眼女性竟是露出了痛苦的嚎叫之声。

不过瞬间,那美丽的女性酮体已经被烧去,暴露出来的却是丑陋的树木魔怪的模样……它很快便化作了焦炭,随后碎裂。

大殿之上,此时只剩下了到处看见的灰烬。

【瓦利先生】脸色连连惊变,二话不说便后退几步,同时扬起了手掌,手腕处一块手镯光芒释放,身前变多了一道屏障。

“只有打杀我之后,才能获得召唤【普拉玛】分身的道具?”马利克队长双眼忽然露出金色之光,一伸手便直接将【瓦利先生】面前的屏障打破,并且凭空将他吸到了面前,握住了他的咽喉,“凭什么?”

“你想要杀我?”【瓦利先生】虽然慌,却没有乱,“你在这里就算杀了我,有用吗……按照你的说法,今日一过,另一个今日还会再来……我一样会好好地出现在这里,然后将你随意地使唤。哪怕这次杀死了我能够泄愤,可依然改变不了,我每次都能使唤你,责骂你的事实。”

“你放心。”马利克淡然道:“我今次入侵内殿,就是为了让我自己能够在每次第一时间清醒过来……也第一时间将你杀死。”

【瓦利先生】却飞快地道:“我们合作如何……合作改变目前这个噩梦般的轮回?想来,你也不希望一直都沉沦在这个噩梦之中?”

马利克没有任何动作。

【瓦利先生】再次说道:“我告诉你,我也是一个被抛弃了在这里的人……直到今次,直到这个叫做卡迪莱的家伙到来,我才发现了这个真想……不一定,或许从前我也发想过,只是时间的轮回让我忘记了这些。我就这样,在外在的一百多年的时间当中,懵然不知地过着相同的一天。你能明白我此时心中的愤怒……对不对?”

马利克此时对【瓦利先生】松开了一些。

“我要复仇。”【瓦利先生】咬着牙,含恨道:“我不会让那个将我骗到这里,将我留在这里的家伙好过……我不会让赢,我要让他彻底输掉,让他陷入比我更加愤怒的憎恨当中!”

“你能做些什么。”马利克淡然道:“看你的样子,你就像是被关在笼子当中的玩物一样……你能对笼子外边的仇人,作出怎么复仇。”

“我可以!”【瓦利先生】怒道:“我可以将这个【棋盘】永远关闭……让他明明拥有【棋盘】,却再也无法开启他!让他看着这里无数的财富,却无法获得!让他每天都身处焦虑当中无法抽身……折磨!这是最大的折磨!甚至,或许还能够发起【棋盘】对他的惩罚……他会恐惧的,前所未有的恐惧!”

“关闭【棋盘】?”马利克皱了皱眉:“你真的有办法,关闭这个所谓的【棋盘】,然后从今日之后,让外来的侵入者,没有办法再次降临我们的世界?”

“可以。”【瓦利先生】点了点头:“只要在这里将召唤女神的道具用点,这次的挑战者就再也没有办法对抗最后的守关者……这样一来,这局游戏就永远也处于进行阶段。”

“要怎么做。”马利克这次将【瓦利先生】完全放开。

【瓦利先生】想了想,随后走到了那神座之上……只见他用力地将这神座砸碎。

神座的基座之中,赫然插着了一柄拥有着于马利克身上黑色花纹一样纹饰的短剑……【瓦利先生】将短剑抽出,再次来到了马利克的身边,沉声道:“击杀你,是为了从你的身上获得一种叫做女神结晶的道具,它可以镶嵌进入这柄【普拉玛之刃】当中,从而释放一次女神【普拉玛】的力量。”

“你想要杀死我?”马利克不禁冷笑,眼中再露杀机。

【瓦利先生】摇头道:“不……我只是说,既然击杀你可以获得女神结晶,那么或许,当你自己拿着这柄【普拉玛之刃】的时候,也已经能够动用【普拉玛】的神力——或许,可以打破这种轮回的噩梦。”

“你只是推测而已。”马利克淡然道。

“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瓦利先生】咬牙道:“哪怕仅有这次的知道真相,我也不会坐以待毙……而且,我已经将这个秘密告诉了你,哪怕这次失败了,今后你若是能够醒来的话,你也能够直接来带走这把【普拉玛之刃】,或者避免被别的从者杀死的结局……不管如何,另一个我,总会面临【棋盘】关闭,或者被【棋盘】惩罚的局面!”

只见【瓦利先生】此时将【普拉玛之刃】交出,神色坦诚。

马利克打量了他一眼,这才伸出手来……然而就在此时,灰烬当中,一根根须猛然重生,闪电般地射出,竟是将【瓦利先生】手中的【普拉玛之刃】直接卷走。

马利克一转身。

【普拉玛之刃】此时已经落入了一只白皙的手掌当中……【第二天的梅菲尔小姐】!

……

……

“梅菲尔?本应该送上山的祭品?”【瓦利先生】不禁皱了皱眉,并且看向了马利克,“她怎么会在这里?”

马利克却只是一挥手,一股无形之力直接将【瓦利先生】扫开……他看向了【第二天的梅菲尔】,淡然道:“你这次拿走也没有关系,反正我已经知道了它的存在,明天的【今日】,或者后天的【今日】,我自然会来取……我总会拿到手的。”

【第二天的梅菲尔】想了想道:“我想,我或许应该将你从【今日】当中抹去。”

“你确定?”马利克一步步走来,“将我从【今日】毁去,你可是要让这一切虚幻回归现实才行……你不怕,它对精灵之乡的侵蚀吗。”

“总比每一次都要面对你想要夺走【歌莉坍】力量的野心要好。”【第二天的梅菲尔】深呼吸了一口气道:“即使……只剩下一个我,也好。”

如此说着,【第二天的梅菲尔】额上的花纹,开始疯狂绽放……力量,瞬间流入了她手中的【普拉玛】之刃当中。

马利克脸色不禁剧变,身后的镂空人型瞬间爆发,怒道:“你不能这样做——!!”

然而一道强烈的光波,却自从【第二天的梅菲尔】身上爆发而出……扩散,迅速地,疯狂地扩散……

……

……

啊——!

奔跑之中,【第一天的梅菲尔】忽然惊恐地大叫了一声,随后跌倒了在地上。

只见她此时双手紧抱着自己的脑袋,双眼变得空洞无物。

与此同时,一道光波扩散而至……瞬间掠过,随后冲向了远方。

只见这光波掠过以后,神殿的通道竟是已经消失了大半……格尔斯医生此时怔怔地看着眼前之景。

那是残破的墙壁。

“这是……”格尔斯医生不禁喃喃自语。

只听见洛老板轻声道:“看来这就是真正的精灵之乡了……一个其实已经灭亡了的精灵之乡。”

眺望而去,神殿已经不复存在……存在的,不过只是一片的废墟。

山下,精灵之乡再没有了通明的灯火——整个精灵之乡,此时竟是变得荒凉无比……

################

PS:照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