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一章 关于编号0361号的子管理员阿赖耶

第七十一章 关于编号0361号的子管理员阿赖耶

对于阿赖耶,洛老板并不会陌生,不管是自己所在的子世界的阿赖耶,又或者是短暂地观光过的另外几个子世界,他也有所接触。

只不过眼前自称编号为0361的阿赖耶,与他曾经接触过的,稍微有些不同……具体来说,就是略显得呆滞一些。

“你并不完整,对吗。”洛老板打量了几眼之后,便有了答案。

【确定,此为部分载体。但并不影响交流,编号0361子管理员身上拥有完整的数据记录】

洛老板点了点头,走进了些,只见白裙的少女此时一动不动,“说说你的故事……我说的是,有关于双女神【歌莉坍】以及【普拉玛】的部分。”

眼前编号0361的白衣少女,便开始了她平静的叙述。

世界是属于魔法文明的世界……并且已经是第六回的重启。

当初,为了促进文明的发展,子世界的意志亲自下场,投影了创世的双女神,即是【歌莉坍】与【普拉玛】。

【歌莉坍】代表的是轮回,而【普拉玛】承载得则是创造……于是,在双女神的引导之下,这个世界迎来了高速的发展。

“这么说来,你们除了在暗处编写剧本之外,也会亲自下场?”洛老板却听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事情。

【确定,任何能够让温床孵化出符合原初条件的方法都应该尝试】

洛老板点了点头,“你继续吧。”

在编号0361的叙述之下,洛老板很快就知道了这个【棋盘】內的世界,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已经达到预定的进程。但正当双女神打算继续推进世界发展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入侵了。

它疯狂地吞噬子世界的意志……这股强大的入侵力量,甚至很快就几乎将子世界的本源掠夺清光。

最后,为了保留子世界最宝贵的文明数据,双女神创造了最后的精灵之乡……她们将最后的力量收缩在这精灵之乡当中,才堪堪抵抗住了神秘力量的入侵。

只不过此时,因为绝大部分子世界本源都已经被掠夺的关系,沉睡在【歌莉坍】与【普拉玛】体内的0361号阿赖耶的意识始终无法苏醒过来。

直到如今,作为【歌莉坍】的重生者,同时取回了完整的【歌莉坍】神力的梅菲尔,在经历了数次的惊变之后,才成功地将蕴藏在了这份力量当中的部分0361号的阿赖耶的意识唤醒。

“也就是说,你还有一半,还在【普拉玛】的体内。”洛老板想了想说道:“我暂时没有在精灵之乡发现【普拉玛】的痕迹……哦,应该还有一把能够呼唤她力量降临的道具匕首。”

【精灵之乡创造了之后,入侵的力量一直没有放弃过想要彻底吞食它的想法,并且已经介入了许多】

“怎么说?”

【通过设定所谓的任务,介入精灵之乡,一步步地蚕食双女神所残留下来的力量,最终成功突破精灵之乡与外界的隔绝……所谓的从者,就是实现完全吞噬计划的执行者。】

“这么说……”洛老板沉吟道:“如果有人持续不断地启动【棋盘】游戏,就能够不断地削减你的力量,但因为【棋盘】的力量其实已经悄悄地介入到了精灵之乡,所以即使明知道这件事情在发生,你也只能看着。”

【我曾经想过做些什么,只不过歌莉坍的重生者陷入了自我的混乱当中,以至于被入侵力量介入的程度不断加深】

“现在既然你已经清醒过来了……那么,你打算怎么做?”洛老板不禁好奇地问道。

一个子世界的管理员被弄成这般模样,他还是第一次听见……当然,这也并非不能发生的事情,次元的夹缝当中,确实存在着拥有这般力量的强大生灵。

别的不说,天堂历来就不断地探索和征战新的子世界,也不知道已经打下了多少个子世界,并且传播了传说。

【侵蚀已经无法逆转,我余下的力量也不足够再次重启世界,即时我如今醒来,也无法阻止最坏的结果发生。因此,在我最终消亡之前,我希望能够将这个子世界的六次试验的数据保留,甚至送出。只可惜我一直未能连接上原初的意志,也就是总管的系统意志】

“我也还没见过。”洛老板冷不丁说道。

【你是根管理员,拥有最高的权限,这份数据可以暂时交给你】

说着,白衣少女的双手缓缓捧起,子世界六次重启的数据凝聚成为了一个光球,缓缓地飘到了洛老板的面前。

“你交给我?”洛老板不禁皱了皱眉头。

【确定】

洛老板却摇摇头道:“但是我要这种东西,没什么用。”

白衣少女缓缓说道:【请将它交给任意一位子管理员,或许能够做到文明试验的优化。建议,最好交给同类型的文明试验场的子管理员】

洛老板把玩着手中的光球,忽然问道:“你一直坚持下来,只是为了保护这份数据……现在这份数据交给我了,也就是说,你已经没有了坚持的理由……你是打算放弃抵抗了?”

【否定。我将会用最后的力量,与入侵的力量对抗。】

“你不怕自己就将会彻底消失?”

【我不需要害怕,我的职责是监视与守护第0361号子世界】

“先别着急做这些。”洛老板却摇了摇头,“或许还有别的解决方式……毕竟再怎么说,精灵之乡目前也还没有被彻底吞噬。”

【询问:根权限是否向第0361号子管理员阿赖耶下达停止自我毁灭的程式】

“就当做是吧。”洛老板随意道。

【了解】

洛老板此时想了想道:“存在于梅菲尔身上的你的这部分已经苏醒过来了,那么原本的梅菲尔呢?”

【她只是一具载体,并且已经完成了她的任务。现在,我已经苏醒,梅菲尔已经无须出现。不过,检测载体梅菲尔似乎存在部分异常情感,请问是否需要我以梅菲尔的形象出现】

“不用。”洛老板想了想,旋即又改口道:“暂时……先不用。”

【了解】

……

……

“怎么这么久?”

望着那想要绽放,却似乎又卡主了的巨大叶蕾,格尔斯医生不禁皱起了眉头……两个梅菲尔,以及洛老板进入了里面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

四周,都是肉眼看见的裂纹……这个精灵之乡,仿佛只要轻轻一碰就会彻底碎裂开来似的。

他此时正在于蒂娜,以及神色阴晴不定的马利克一起……至于斯内夫,在击杀了【瓦利先生】之后,暂时不知所踪。

就在此时,女佣小姐忽然说道:“快来,这些裂纹好像开始消失了!”

只见出现在空气当中的裂纹,此时正在一点点地淡去……直到消失不见,那种仿佛随时连自己都会碎掉的恐惧感,也一点点地自他们的心中消失。

与此同时,那半空中的巨大叶蕾也在此时彻底地绽放了开来。

只见一个光球缓缓地从叶蕾当中飘下……当光芒散去的时候,却见了洛老板与梅菲尔同时出现。

洛老板依然是精神奕奕的模样,至于梅菲尔却昏迷不醒的模样……从衣着看来,格尔斯很快就分辨了出来,这个梅菲尔是【第二天的梅菲尔小姐】。

那么,【第一天的梅菲尔】呢?

“你总算是出来了,队长大人。”格尔斯医生快步上前,看了眼昏迷不醒的【第二天的梅菲尔】,下意识道:“还有一个呢?”

此时,女佣小姐蒂娜也一样上前……至于女神【普拉玛】神使身份的马利克,则是在数米之外的地方观望着……悄悄后退。

“只有一位梅菲尔小姐了。”洛老板此时平静地说道。

“只有一位……只有一位?”格尔斯医生不禁一怔,皱眉道:“也就是说,这次的时间回溯真正地结束了?不对,我并没有收到来自【棋盘】的指示……这个任务还没有结束。”

“比起这个,马利克先生刚刚走了。”洛老板却忽然说道,并且偏了偏目光,示意他们看看身后。

格尔斯医生与蒂娜同时往后看去,果然不见了马利克的踪影。

“马利克先生就拜托两位追回了。”洛邱此时却冷不丁说道:“我想我暂时需要休息一下,毕竟挺危险的。”

“没关系,交给我们吧。”格尔斯医生飞快地点了点头:“那家伙现在很虚弱,应该很好对付的。”

说着,不等女佣蒂娜反应过来,格尔斯医生便直接抓住了她的手,一把冲了出去,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这两个从者,是否需要灭杀】

冷不丁地,白衣的少女在洛老板的身边浮现,并且询问。

洛邱却笑了笑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是从者的身份……你打算连我也灭杀了吗。”

白衣的少女很是认真地盯着洛老板看了会儿,才缓缓说道【那你还是把我毁灭了吧】

老板此时哑然失声,只好摇摇头道:“别动不动就把自我毁灭放在口中……来,先陪我做件事情……陪我走一趟试炼之路。”

【疑惑】

……

……

“医生,为什么我们要去追击马利克?”路上,女佣小姐忽然反拉住了格尔斯医生的手,停了下来:“洛先生说,他有点累……你说是真的吗?”

“别动这个歪主意。”格尔斯此时却飞快地说道:“至少现在不要动这个主意……卡迪莱死在了神殿,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女佣小姐淡然道:“意味着瓦利先生现在很有可能正在面对这惩罚轮盘。”

格尔斯点了点头:“同时也意味着,我们通关最后的守关者的希望,全部都在这位队长大人的身上了……如果无法击败守关者,也就意味着我们永远也无法离开【棋盘】世界。你也希望能够再见到你的姐姐的吧?”

“当然,蒂娜最喜欢姐姐了。”女佣小姐露出了一丝甜美的笑容来。

格尔斯医生摇了摇头,这双胞胎是他动的手术分离了,她们都长什么性子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但其实,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那重要的是什么?”蒂娜不禁好奇问道。

格尔斯医生皱了皱眉道:“重要的是,我怀疑我们的这位队长大人,或许和【棋盘】……或者【棋盘】世界有着什么样不为人知的关系。”

蒂娜的神色瞬间显得凝重了些。

格尔斯医生飞快道:“你看,瓦利先生作为【棋盘】的持有者,历来都是胜利的一方,没有人可以在挑战中击败他,【棋盘】游戏,本应该是他用来取乐的一种娱乐方式……但是这次,他的从者死了……我见过卡迪莱,他两次带着终极职业的力量到来,可还是败退的。而且,这败退的方式,就像是瓦利先生从前玩弄那些挑战者的手法一样……这样,你难道还不能怀疑一些事情吗。”

“蒂娜只是一个小小的女佣,蒂娜没有医生知道得多。”女佣小姐柔柔弱弱。

格尔斯医生翻了翻白眼,“听着,这个【棋盘】的来历神秘,但我知道,【棋盘】绝对不是【非人领域】能够产出的……这玩意的来历没有那么简单。卡迪莱死了,瓦利先生此时很有可能已经受到了惩罚轮盘的惩罚,甚至已经被【棋盘】吞噬了也不一定……但我们的游戏还要继续,别忘了,那位大小姐的从者,至今都还没有出现。”

“这又如何?”蒂娜讶然道。

“有一件事情,我想你是不知道的。”格尔斯医生此时神秘兮兮地道:“你知道在瓦利先生之前的【棋盘】持有者,是谁吗?”

“谁?”

“龚琳娜小姐。”

“什么?”

格尔斯医生正色道:“这是我无意之中听管家先生提及的……他曾经无意中说过,【棋盘】原本是龚琳娜小姐在瓦利先生一百岁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来不及惊讶这些,女佣小姐目光瞬间一凝,直视前方:“看见了,马利克!”

……

……

古堡,宴会厅。

瓦利先生正伸向功能卡盒子的手掌忽然停了下来,随之而来他的眼角猛然打开,只见停留在了【咆哮森林】区域当中的卡迪莱的从者卡牌,悄无声息地化作了飞灰。

“卡迪莱死了……”

瓦利先生怔怔地看着自己那张消失了的从者卡牌,下意识地看着【棋盘】周的众人,不自已地就后退了小半步。

与此同时,一个红黑色的轮盘,徐徐地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

PS:照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