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二章 听说昨天回来过

第七十二章 听说昨天回来过

惩罚轮盘,已经是第三次出现。第一次,它将监察队的科奥先生直接带走。第二次,因为功能卡的关系,瓦利先生得以躲过了一次。

然而当它第三次出现……并且是再次出现在瓦利先生面前的时候,他似乎已经找不到可以豁免转盘的惩罚。

虽说惩罚轮盘一直都存在避开所有惩罚的格子……但是瓦利先生十分清楚,从来都没有人能够成功将轮盘的指针转动到这个特别的格子当中。

他研究【棋盘】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但从来没有真正地转动过这个惩罚轮盘——因此,他从未真正地了解过惩罚轮盘。

但他看过许多次……他知道哪些面临着惩罚轮盘的失败御主,都是怎样的反应以及绝望。

“我输了……我竟然输了?”瓦利先生双手用力地抓住了【棋盘】的边缘。

是怎样的恐惧,才让这位有着高贵血统的吸血鬼贵族,此时竟是流出了冷汗……汗水在短短的呼吸间,就已经打湿了他的额头。

几丝头发甚至散乱了下来,显得凌乱。

“是的,我的弟弟瓦利,你真的输了,虽然我也很意外。”龚琳娜大小姐此时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似乎是真的相当的惊讶,“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输掉【棋盘】游戏……也是第一次看见你要真正地转动这个惩罚轮盘。”

“我不相信。”瓦利先生却冷静了下来,摇摇头道:“我不会输……惩罚轮盘不应该出现在我的面前。”

说着,这位古堡的主人便缓缓地后退着……后退着,转身而逃。

然而已经出现了的惩罚轮盘,似乎从不允许有失败者能够从它的面前消失不见……于是,血红色的手背瞬间出现,以极快的速度,抓住了瓦利先生的四肢。

拉扯。

瓦利先生用力地抵抗着血色手臂的拉扯,然而身体却一点点地被拉到轮盘的面前……终于,这位古堡的主人一咬牙,双眼成了血红色,尖锐的吸血獠牙也从嘴唇之中突破。

血红色的光芒自瓦利先生的身上,如同炊烟般疯狂地释放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开始让整个古堡也摇动了起来。

这在现阶段的现世当中,也是一股相当不俗的强大力量……正在训练着黑犬黑龙的女仆小姐稍微地多看了一眼,随后便继续训犬去了。

只是黑犬黑龙此时却因瓦利先生的这股力量的释放而吓得不轻,虽然去叼东西回来是本能没错,但是畏惧危险也是本能好不好?

此时,对于瓦利先生释放出的强大力量,龚琳娜小姐也不禁目光一亮,自言自语般道:“比离开氏族的时候又强大了许多,看来这些年也没有浪费光阴,确实是有在好好成长。但可惜……”

不管瓦利先生此时所爆发的吸血鬼之力如何的强大,始终无法改变他被拉扯到惩罚轮盘面前的事实。

“我不要!我不要——!”轮盘的面前,瓦利先生的脸上,竟是有着前所未有的惊慌失措之色,甚至他那低沉磁性的声音,竟是不知不觉地变得异常的尖锐……甚至有着一丝稚嫩的味道。

“我不要!我不要转它!”瓦利先生此时竟是看向了龚琳娜大小姐,尖叫着说道:“姐姐大人,快救我!快救我……我不要转这轮盘啊!”

这已经完全是孩子般的声音……在惩罚轮盘的面前,瓦利先生身上的力量渐渐消退,与此同时,他的体形也一点点地缩小。

不过片刻……留着小胡子,将自己整理得无比优雅与成熟的瓦利先生,竟是变成了一个不过十二三岁孩子般的模样,“救我——姐姐大人,快救我——!”

尸鬼保镖们惊了……他们不可思议亦惊恐地看着他们主人此时的改变,甚至忘记了思考……眼前这个什么都不是的哭鼻子小孩,竟然就是他们一直以来的主人?

管家先生莱萨此时则是一连平静,似乎对此并没有太多的意外……龚琳娜大小姐则是摇了摇头:“真是个顽劣的弟弟……我本以为,你的大人游戏,还会一直玩下去。”

瓦利先生……瓦利此时却不管龚琳娜的讽刺,只是拼尽全力地去抵抗着来自惩罚轮盘的强制执行——但他的手掌,最终还是被按到了轮盘之上,眼看着就要转动它。

“我什么都听你的!龚琳娜姐姐!我什么都会听你的!我会听话的!救我——!”瓦利更惊恐地尖叫了起来:“莱萨!快帮我!帮帮我!”

“大小姐,你应该帮帮小少爷的。”管家先生此时才缓缓说道:“他与你一样,也是夫人的孩子。”

茨密希家的大小姐这才不慌不忙地道:“也是因为他与我是同一个母亲的关系,我才容忍他这些年来的胡作非为……瓦利,你不想转动这个轮盘的话,那就成为我的从者吧。”

“你的…从者……”少年瓦利此时双目一惊,脱口而出道:“你有那张功能卡!?”

龚琳娜小姐此时从自己的准备区中翻起了一张功能卡出来,淡然道:“【最后的机会】,这张卡的作用,你应该清楚……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了,你自己选择吧。”

手指,已经无法控制,眼看着轮盘马上就要转动,少年瓦利紧咬着牙,死死地支撑着——终于,在轮盘即将要被转动的前一刻,少年瓦利瞬间尖叫着说道:“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瞬间,少年瓦利的身体化作了一道光,直接投入了【棋盘】当中,与此同时,属于龚琳娜大小姐的从者卡牌唐天麟的旁边,竟是多出来了一张新的从者卡牌。

惩罚轮盘悄悄地消失了,宴会厅中再次恢复了平静……只是尸鬼保镖们此时已经吓怕,身体哆嗦着站在角落。

“见笑了……这张【最后的机会】,可以让一个失去了从者的御主,成为持卡人的从者。这也算是能够避免一次转动惩罚轮盘的手段吧,尽管对于御主本身来说,并不是什么很好接受的结局……”龚琳娜大小姐此时看向了女仆小姐,叹了口气道:“我的这个弟弟啊,从小就比较顽劣……总是长不大,总是觉得自己已经足够的成熟。但事实上,他的身体还有心智因为一些特殊原因的关系,一直停留在了十二岁的时候。”

“哦……”女仆小姐点了点头,旋即又好奇地问道:“刚才,有发生什么事情吗……咦,瓦利先生怎么不见了。”

刚才发生的事情可多了……只是女仆小姐姐却一副方才什么事情都没有留意的模样。

“没什么。”龚琳娜大小姐瞬间沉下了脸来,淡然道:“只不过是我多了一个从者而已。”

女仆小姐微笑道:“没关系,我这边也有三个从者,算起来我还多一个。”

——好讨厌啊,这个女人。

“到我了。”龚琳娜小姐轻哼了一声,直接抓来了金色的骰子,掷向了【棋盘】,“继续游戏吧,毕竟还没有结束。”

游戏确实没有结束。

……

……

【棋盘】,【咆哮森林】……精灵之乡。

确实是神使马利克没错……当女佣小姐蒂娜指出的瞬间,格尔斯医生便已经看见了马利克的身影。

并且,除了马利克之外,他们还同时看见了斯内夫先生。

“看来,这位马利克先生运气实在是倒霉了些。”格尔斯医生摇摇头道:“碰谁不好,偏偏碰到发了狂的斯内夫。”

此时,重伤在身的神使马利克,竟是被利刃将身体钉在了一块岩石当中……斯内夫先生,此时正用力地握紧这把利刃,死死地盯着神使马利克。

鲜血飞快地从这位神使马利克的胸膛处流出,但格尔斯医生与蒂娜对视一眼,随后靠近的时候,他们听到的,是斯内夫的咆哮声。

“你说你遇见过杰洛特,是真的?!”斯内夫先生咆哮着道:“他都和你说了些什么……除了我们来自【棋盘】外边的世界之外,他到底还和你说过什么!”

“你就是……”马利克吐出了一口鲜血来,血流不止,“杰洛特提过的那个同伴吗……原来,你也进来了……”

“他还说什么了!”

“他说……”马利克此时笑了笑道:“说了什么……我忘记了。”

“你想活下来的对不对?”斯内夫冰冷地说道:“你是想要活下来的对不对?”

“活下来……”马利克冷笑着道:“然后……继续成为你们的……你们的玩物吗……”

“告诉我,哪怕只是一句也好!”

“你呀……”马利克缓缓地闭上了双眼,“或许是比我……比我罪孽更重的……的家伙……我嗅到了……你身上的……丑陋无比的……味道,你一定做过了什么……什么不应该被饶恕的……的……”

“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你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不要这样看着我——不要看着我!”

歇斯底里的咆哮声当中,斯内夫一次次地将利刃抽出,又一次次地捅入了马利克的胸膛之中,直接鲜血溅满了他的脸庞,他却依然机械式地继续刺穿着马利克的身体。

“够了,他死透了。”格尔斯医生此时一搭斯内夫的肩膀,用力,将人推到了在地上,“我本来以为只会对女人发情,没想到对一个男性的精灵也这么的精力旺盛。斯内夫啊,看来我要重新审视你?”

摔倒地上的斯内夫先生却惊恐地看着格尔斯医生,蹬着腿飞速后退,“不要看我……不要看着我!都不要看着我——!”

他爬起了身来,疯疯癫癫地惊叫着什么,一下子就跑向了山下。

格尔斯医生也没有去追的打算,反正行动限界放在这里……等队伍可以从新开始移动的时候,不管他躲在什么地方,都会被强制回来。

“医生,这个神使这次是真的死透了。”蒂娜此时看着满身都是窟窿的神使马利克,“哎呀,作为瓦利先生从者的卡迪莱一次都没杀死的神使,没想到最后会死在斯内夫先生的手上。”

“别说。”格尔斯医生耸耸肩道:“历史很多时候,都是由无耻的小人的双手书写的……话说回来,马利克就这样死掉了,我们好像也没有办法交差?”

“尸体不行吗?”蒂娜眨了眨眼睛道。

“大概?”格尔斯医生摇摇头,说着就想要去抗走马利克尸体的模样。

但就在此时,马利克的尸体却化作了一阵的光子,随风消散……尸体消失了之后,原地之上却留有了一块散发着青紫色的宝石。

格尔斯医生下意识地将宝石拿起。

——这是蕴含了女神【普拉玛】神力的结晶,将它镶嵌到【普拉玛之刃】当中,将会获得击倒守关者的力量。

——诡变的叛徒啊,恭喜你和你的队伍完成了噩梦般的挑战,成功解决了精灵之乡的事件。

——这是你们应有的奖励。

“我们通关精灵之乡了?”格尔斯医生此时怔了怔,下意识地看向了蒂娜,“你……刚才听见了?”

“听见了。”女佣小姐此时煞有介事道:“它喊你二五仔。”

“……”

分明是诡变的叛徒好不好……诡变的叛徒,听起来多有范!

……

……

……

……

她从沉睡中醒来,入眼处是白茫茫的一片……惊醒,坐起,【第二天的梅菲尔】茫然地看着四周。

“你醒啦。”

是洛老板的声音。

“这里好像是……”【第二天的梅菲尔】下意识说道:“试炼之路?”

“正确来说。”洛老板此时微微一笑道:“应该是试炼之路的起始点才对,往前面走几步的话,就能够走出去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在这里?”【第二天的梅菲尔】不禁皱起眉头。

“既然能够通过这里,从第一天来到第二天的话……”洛邱平静地道:“那么反过来,也应该能够从第二天来到第一天才对。”

“又有什么分别。”【第二天的梅菲尔】苦笑道:“只不过都是虚假的过往……真正的精灵之乡,早就已经毁灭了。”

“梅菲尔小姐……”洛老板看着【第二天的梅菲尔】,轻声说道:“我说的是,【第一天的梅菲尔小姐】,她离开的时候,我想应该没有什么遗憾了。”

她怔了怔,然后低下了头,呢喃着道:“是吗……她走了。”

“你,听说过世界碎片吗。”洛老板忽然问道。

【第二天的梅菲尔】下意识地抬起头来,露出了一丝茫然之色,“世界…碎片?”

洛老板点了点头,缓缓说道:“一般来说,世界碎片都是从原来世界的历史正文当中,截取出来的一小段,然后再次自我演变的新的历史……可以是一样,也可以不是一样。当然,它会比较小,有些时候甚至很小,很容易就能够走到尽头。不过,它也是真实的,并不算是虚假之物。”

“你是说……”【第二天的梅菲尔】张了张口。

“【歌莉坍】的女神之力或许很强大。”洛老板直言道:“不过想要不断地让历史轮回在同一天的时间,想来也不是那么的轻易……不过,如果是借助世界碎片的话,需要做到的只是将时间不断地来回拨动就好,这样相对来说,会简单许多。”

“第一天……第一天不是,不是我在失去理智的时候,所…所创造的……”她喃喃自语:“它…它真正地存在……”

“是你创造的。”洛老板此时走到了她的跟前,“只不过,是神力在响应你的某种期待,而做到的能够做到的事情。”

说着,洛老板挥了挥手,面前的雾气散去了一些,露出了白茫茫的雾气之外的世界。

山与水,白云还有田野,似乎还有作物的清香。

她看见了那条熟悉的大街,看见了山上的神殿,看见了山下自己的家,看见了那座在溪流旁边,缓缓转动的水车坊。

“这里还缺了一个你。”洛邱轻声说道:“一个开启明天的梅菲尔……要进去吗,梅菲尔小姐。”

“我…我可以吗……”她怔怔地看着那如梦似幻的精灵之乡。

洛老板没有回答,只是将她的手掌翻开,随后在她的掌心当中,放下了一颗包装得很好的糖果。

“决定权在你……因为从现在开始,就只有一个梅菲尔小姐了。”

说着,洛老板便走入了白茫茫的浓雾当中。

她看着他终将消失的背影……深呼吸,梅菲尔小姐直接走向了前方的精灵之乡,从缓步到快走到后来的奔跑。

她一瞬间冲破了浓雾,奔跑在了绿茵之中。

她跑到了一处眺望着大片田野的草坡之上,一下子就躺在了柔软的青草之上,看着并不刺眼的蔚蓝天空。

忽然,她坐了起来,打开了手掌,看着掌心中的糖果。她小心翼翼地将它解开,将它放入了口中,细细地感受着它的味道。

她说:好甜。

###############

PS:(84/84),终于……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