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八章 暴戾的公主

第七十八章 暴戾的公主

侍卫们在开道,世界的颜色仿佛是灰色的。

国王亚摩斯王来了,是公主殿下的宫殿……守卫在公主宫殿门前的守卫纷纷下跪,而侍女们也深深地低下了头去。

她们的身子是轻轻哆嗦的。

“公主在里面吗。”亚摩斯王忽然问道。

“在,公主在里面。”侍女中一名年纪较大的此时连忙说道:“劳拉侍女长正在陪着公主。”

“还有一个人吧。”亚摩斯王淡然说道:“听说刚才送了一个人进来。”

“是…是斗技场新的十连胜冠军,陛下。”

年长的侍女正要接着说下去,可此时亚摩斯王已经直接推门而入……但侍女们此时可不敢跟随,公主殿下在面见新冠军的时候,从来都不喜欢有人打扰——除了侍女长劳拉之外。

她们见国王已经走了进去,便连忙将大门再次关闭。

此时,亚摩斯王目无表情地行走在屋内……很快,一名绝色的少女便出现在了国王陛下的面前。

“见过亚摩斯王。”少女只是微微欠身,礼数并没有太过的隆重……或者说,比较的随意。

“劳拉吗。”亚摩斯王点了点头,旋即淡然道:“卡萝公主呢?”

“陛下如果想要见公主殿下的话,恐怕还要稍等片刻。”少女……侍女长劳拉却微笑着道:“因为殿下正在【进食】…陛下应该清楚的。”

就在此时,里面忽然传来了惊恐的惨叫声。紧接着,只见一名光着了身子的男子,惊恐地爬了出来。

他的脸上有着惊骇欲绝之色,而他的身体更是干瘦无比,皮肤暗淡松弛……只能依稀地辨认出来,他便是这次斗技场十连胜的新任魁首。

“救……救我…救救我……”

新任的魁首到在地上,挣扎着爬出……他尝试向亚摩斯王伸出求救的手,然而时间并不允许——他断气了。

“劳拉!劳拉——!这次的冠军太差了!”

一道低沉,刺耳,就像是魔怪嚎叫般的声音与此同时响了起来——接着,浑身脓疮,宛如肉虫似的卡萝公主,提着了她那件退到了腰间的裙子,带着不满地走了出来。

这奇丑无比,浑身脓疮的女人,确实是王国【艾尔尼斯】的公主殿下无疑。

只是,当看见亚摩斯王的时候,卡萝公主并没有过于的惊讶,只是淡然道:“哦,你来了……来找我的吗?”

“卡萝,你又将斗技场的人带入来了。”亚摩斯王目无表情地看着卡萝公主说道:“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次了……能在斗技场当中十连胜的,也算是人才。”

“低贱的人类而已。”卡萝公主冷笑着说道:“这样低劣的种族,能够伺奉我便是此生的荣幸,坚持不住只能说明你们人类太弱。”

亚摩斯王皱了皱眉。

卡萝公主此时却走到了那已经断气了的新魁首的面前,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直接扯断了下来,送入口中,直接便以锋利的牙齿啃咬了起来。

她甚至边咀嚼着道:“没什么事情就去管理好你的国家吧,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我的父亲的话……说实话,我身上的伟大血统却混入了你的血脉,这是我毕生的耻辱。”

亚摩斯王此时非但不怒,反而露出了悲伤与内疚之色,“是我对不住你……你放心好了,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会满足你的。”

“不要说得这么好听,你只是母亲的玩物而已,没有母亲的支持,你早就已经死在王位的争夺之中了……贱种!”

卡萝公主将啃得血肉模糊的手臂直接扔向了亚摩斯王,只见亚摩斯王却不闪不避,任由这肮脏的断臂打到了自己的脸上。

“滚吧!”卡萝公主此时极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你这个贱种!”

卡萝公主直接挪入了里面,亚摩斯王这才默默地将脸上的血迹抹去。

侍女长此时走上前来,“今日的斗技场魁首未能让殿下满意,殿下此时心情不好,亚摩斯王,请回吧,等殿下心情好了,或许就想见你了。”

“我有时间再来。”亚摩斯王淡然说道。

侍女长劳拉却忽然道:“亚摩斯王,斗技场毕竟只是小打小闹,全国大赛云集的是整个大陆的英才,公主殿下可是十分期待大赛冠军的产生……希望,大赛会顺顺利利,不要出什么差错才好。”

亚摩斯王冷漠地看了这位绝美的侍女长一眼之后,便淡然道:“有时间,多陪陪她。”

“恭送,亚摩斯王。”侍女长淡然应道。

亚摩斯王转身而去。

很快,侍女们忐忑着走了进来,侍女长只是淡然吩咐道:“将这里打扫干净,晚些时候将斗技场这次的头五名都送进来好了……去吧。”

“是……”

说着,绝美的侍女长便缓缓地走入了卡萝公主的房间……侍女们此时还是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因为她们知道,侍女长劳拉与她们不一样,侍女长劳拉是来自龙族的……是龙族派出来,特意照顾公主殿下的使者。

“贱种——!贱种——!我要杀了他!!杀了这个贱种——!”

卡萝公主的咆哮声,猛然在宫殿当中响起……侍女们连忙捂住了耳朵,惊恐地蜷缩了起来——在王宫当中当差并没有想象中的没有,尤其是进入卡萝公主宫殿的差事,更是如同进入了地狱般。

她们是自从进入了王宫,方才知道王国的公主殿下,是如何的残暴,绝非外界盛传的,美貌与智慧无双。

“贱种亚摩斯——!!!”

……

……

“过了前面,转个弯就到我们的武器铺了。”吉连一边说着,一边颇有些归心似箭的模样。

在这之前,他已经将菜刀成功送到了顾客的手上……因为实在是拖延了许久的关系,少不免是挨了一顿的骂。

但吉连或许早就已经习以为常,并不在意,一路上与洛老板说了许多王都的见闻。

而【洛克的武器铺】,不知不觉就已经抵达。

只是,当看见倒塌了的武器铺的瞬间,吉连便顺便变了脸色,惊恐地冲入了武器铺的废墟当中,脸色惨白地搬开倒塌的房梁,“老爹!老爹!!怎么会这样!!好好的怎么会倒塌的……老爹,老爹!”

“别喊了,我没死!”

一道身影此时缓缓走出……身上沾了不少的灰尘,衣衫也有破损的地方,看起来颇为狼狈,但却没有明显的伤害,最多只是精神有些萎靡。

这是一名胡子大汉,【洛克的武器铺】的经营者,麦克斯大叔。

激动的吉连一瞬间冲到了麦克斯大叔的身边,用力地抱紧了他,“吓死我了!老爹!铺子怎么会塌的?咱们虽然没钱修葺,但是上个月我明明加固了一下主屋梁的呀!”

“白蚁咬的。”麦克斯大叔摇了摇头道:“人没事就行,铺子塌了修修补补还是能撑起来的……不说这个了,他们是谁?”

吉连只好说了一些路上发生的事情,随后才歉然地来到了洛邱与白衣阿赖耶的面前,“对不起两位,原本我还打算回来给你们保养武器的,可是现在这个情况……实在是对不起!”

“没关系。”洛老板随意一笑道:“毕竟是意外。”

吉连叹了口气,责怪似地看了麦克斯大叔一眼,随后才道:“我之前早就说了,让他用上个月赚的一点钱用来加固一下的,可是老爹怎么都不听我的,非要去买新的鼓风机……现在好了,铺子塌了,生意也别想要做了……我们吃什么去!”

吉连正在说着这些责备的话的时候,麦克斯大叔却在仔细地打量着一柄长剑——这便是洛老板打算让吉连保养的大【大圣光宝剑】,这一路上都是吉连拿着,说起因由的时候才交到了麦克斯大叔的手上。

“老爹!你有没有听我说的?”

只见麦克斯大叔此时目光时而疑惑,时而凝重——最后,他猛然抬头,拿着剑便走到了洛老板的面前,沉声道:“这把……这把剑,真的是你的?”

“是的。”洛老板点了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麦克斯大叔皱眉道:“可它原本不应该是这种模样……你知道吗?”

洛老板随意道:“原来确实不是现在这个模样,只是原来的模样有些招摇,我就掩饰了一下,没想到麦克斯先生能够看出来。”

“我当然能看出来!”麦克斯大叔此时抚摸着剑身道:“我自然会看出来的……没想到,没想到我麦克斯也有见到它的一日。我有个请求……能让我,亲手为这把剑进行保养吗?”

吉连从未见过麦克斯大叔如此的模样,此时不由得惊呆了……老爹要是平日有这样的服务态度,他们武器铺就不会饱一顿饿一顿啦!

“这铺子,不是已经塌了吗。”洛老板看了眼四周道。

“塌的只是店面而已。”麦克斯大叔连忙说道:“院子里面的工作坊没事,不会影响我工作的……相信我,只有我才能够最完美地对它进行保养。原因…原因我不能说,但请你相信我!”

“那就麻烦麦克斯先生了。”洛老板看了他一眼,便点了点头。

“你在这等等。”麦克斯大叔连忙说道:“吉连,收拾一下地方,招呼一下这两位客人……等我回来。”

他抱着剑,一下子便跑了出去。

“老爹平日不这样的。”吉连此时走来,脸有难色地道:“他一般在碰到有兴趣的东西的时候,才会这样……而且,而且有些固执。”

洛老板却笑了笑道:“我看这倒塌虽然厉害,不过却也不严重……我们看看,能收拾多少吧。”

“可是,你是客人……”

洛老板随意道:“如果麦克斯先生能够对我的武器进行最好的保养,那么就当作是酬劳好了……再说,现在我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要走。而且,做些劳作,对我这位妹妹或许也有些意想不到的效果。”

吉连怔了怔,下意识地看着一旁恬静站着的漂亮女孩……让这样精致漂亮的小女孩做重活?

这么舍得的嘛……

只见白衣阿赖耶此时拎起了裙子蹲了下去,双手就去挖一件埋在了瓦砾当中的头盔,吉连大惊,连忙上前说道:“小小姐,这粗活我来就行,哪用得着你啊,我来,我来!”

却见此时洛老板已经单手托起了一根原木,轻松地举了起来——这是【棋盘】游戏当中,双职业所赋予他的身体能力。

他现在可真的不是战斗五的数值,就算是女仆小姐的战斗力测试工具来了都一样。

……

后院的工作坊当中,麦克斯正神情凝重地端坐在了火炉的旁边,长剑此时就横放在了他的双腿之上。

忽然,麦克斯用小刀割破了自己的手指,随后以鲜血抹过长剑的剑身……瞬间,一抹七彩的流光在剑身上显现。

“果然……”麦克斯将长剑缓缓举起,喃喃自语道:“没想到,没想到我今日不仅仅能兑现祖先的承诺,甚至还遇见了这柄先祖当初亲手打造的……世界上仅存的三神兵之一,【极光的艾斯特】。”

“我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

就在此时,一道淡漠的声音,出现在了麦克斯大叔的身后……这让他猛然一惊,瞬间握紧了手中的七彩流光的宝剑,直刺而出。

剑却即将要刺中目标的时候,停了下来……麦克斯大叔皱了皱眉头,垂下了手来,“你怎么来了?”

眼前的是一名佩带着银色面具,只露出了一只眼睛,身穿着褐色便装的男子。

“路过,突然想起你了,就来看看。”佩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淡然道:“只是没想到,来的好像不是时候,又好像是正是时候……麦克斯,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我仿佛,在它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力量。”

“不管是什么。”麦克斯大叔此时缓缓将剑收入剑鞘当中,“和你也没有什么关系……你也最好不要打它的主意。”

“强大的力量不管在什么时候,都难以掩藏。”面具男子淡笑道:“我不打它的主意,也不会代表它今后不会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喝酒吧,麦克斯。”

面具男子随手扔出了一酒壶,淡然道:“从黑暗峡谷带回来的,有些时间了,今天才从柜子里面翻出。”

“不行,我还有工作。”麦克斯大叔正色道:“我岂是会饮酒误事的人……哦,这酒好香啊!”

“哈哈哈。”银色面具的男子顿时止不住笑意。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