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一章 那三个辣鸡

第八十一章 那三个辣鸡

今天一大早的时间,王都警备就派人找到了【洛克的武器铺】,将还在睡梦中的吉连给叫了醒来,并且希望他能够到警备司去辨认尸体。

吉连去了,并且很快便认出了死者确实就是他的老爹麦克斯。

“……死的时候是昨晚的深夜时候,凶徒是三个栖身在西城区一处桥底的无证人士,被警备司的人当场抓获的。”吉连坐了下来,却也难掩心中的悲恸,“听说可能是因为杀人抢劫,但现在还在审讯的阶段……怎么会这样?老爹虽然平时多不正经的,但也不是什么坏人啊!他还经常去枫叶小馆资助那些失足的妇人……”

吉连提过自己是无父无母的孤儿,自小是麦克斯收养长大的,二人间的感情自不用多说……不管吉连此时看来多么的伤心,都没有值得奇怪的地方。

“为什么要特意来告诉我这件事情。”洛老板却忽然问道:“你应该是才从王都的警备司出来的吧,可马上就到这里找我,有什么原因吗……只是告诉我麦克斯先生被杀的消息?”

吉连张了张口,支吾了半响,才叹了口气,脸有愧色道:“对不起,洛先生……你的那把剑,可能是丢了……对不起!”

洛邱并无太大的起伏,颇为平静地倒了一杯水给吉连之后,才缓缓说道:“能具体说说吗。”

吉连只好娓娓道来:“其实,老爹昨天在你们走了之后,就找不到人了……当时,我就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不仅仅老爹没见到,你留在武器铺要保养的那把剑也不见了……我猜应该是老爹拿走了的,但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想不明白。然后,今天早上证实了老爹被杀的消息,但是我问过了警备司的人,他们说没有在现场发现有类似的剑器……也就是说,现在洛先生你那把剑的下落,暂时无人知道。”

说着,吉连一下子就跪到了在地板上,羞愧道:“对不起,洛先生,你那么信任我……结果…结果我们把你重要的武器给弄丢了……对不起!”

洛老板却看着吉连,忽然问道:“你觉得,是弄丢了我的武器比较严重一些,还是麦克斯先生被杀死的事情严重一些。”

吉连不禁一怔,“是…是老爹。”

洛邱轻声道:“既然是麦克斯先生被杀死的事情严重一些,我想你现在要做的,不是在这里像我道歉……而是找到事情的真相,对吗。”

“可是…可是我,我现在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吉连摇了摇头:“我现在毫无头绪。”

“只要是有做过的事情,就会留下痕迹。”洛老板示意让吉连坐起来,缓缓说道:“或许,有些痕迹是只有你才能发现的,因为对于麦克斯先生来说,或许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熟悉他的人。”

“我?”吉连张了张口,“可是……可是老爹死的时候,我并不在现场……”

“那就去现场看看吧!”

可就在此时,一道陌生的声音却突然响了起来——来自房门之外。

与此同时,房门竟是自动打开,随后只见门外正有一名穿着王都警备司制服的青年,正抱着剑靠在了走廊的墙壁上,目光如刀,直视而来。

“你是……”吉连怔了怔,他并不认识门外突然出现的这位王都警备。

只见青年此时直接走入房间,淡然说道:“我叫天人穆,王都警备司次席……昨天晚上发生的凶杀案,就是我经手的。”

“可…可你为什么会,会在这里?”吉连下意识问道。

青年……天人穆此时随意看了洛老板一眼,接着才盯着吉连道:“从你离开警备司之后,我就一直跟在你的身后,直到你来到这家旅馆,见了这里的人。”

“你跟着我……你跟……”吉连顿时皱起眉头,微怒道:“就算是警备司的人,难倒也可以随便打听别人的隐私吗?”

天人穆淡然道:“昨晚的凶杀案,我虽然当场抓到了三个嫌疑犯,但是他们审讯了一晚上都坚持说自己是无辜的……当然,人是我亲手抓的,证据确凿,不能因为他们喊了一晚上的冤就随便放过……直到早上你来,让我找到了一些值得怀疑的地方。”

“我?”吉连诧异地张了张口。

天人穆道:“虽然你很紧张麦克斯被杀的事情,不过你提到了一把剑,也是比较紧张……我当时就有点留心,然后你离开了警备司,来到了这里。”

吉连只好说道:“剑是洛先生昨天交给我们武器铺进行保养的,现在剑丢失了,我难得不应该紧张?遗失了顾客的武器,这样对武器铺的声誉打击很大,如果传了出去,【洛克的武器铺】以后还怎能在王都市场立足?”

天人穆冷笑道:“据我所知,这家武器铺风评一直都不怎样,不是拖延顾客的时间,就是经常与顾客发生口角,似乎也不见得有什么名誉之类……至于说立足,现在唯一持有王国工匠资格的麦克斯已经被杀死了,而据我们的调查,你不过是一个学徒,还没有资格开店……也就是说,这家武器铺,从现在开始,就已经无法经营了。”

“你!”吉连咬了咬牙,霍然起身,但很快便颓然地坐了下来,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天人穆稍稍打量了一眼,便忽然说道:“虽然武器铺是开不下去了,但是为死者查明真相,是活着的你还能做到的事情。既然你是麦克斯的养子,最熟悉他的人也是你,我想你有义务去做这件事情。”

吉连抬头看他。

天人穆此时取出一物……是用手帕包裹的,打开之后,见里面装着的是一块小小的金属碎片。

“这是什么?”吉连疑惑问道。

“这是检查尸体的时候,从麦克斯的手掌之中发现的。”天人穆淡然道:“他的拳头死死地握住了这件物品,应该是从饰品一类的东西上弄下来的,进一步推测可能是麦克斯与凶徒搏斗的时候,从凶徒身上弄下的东西。”

“你当场抓我的那三个人?”

“检查过了,他们身上并没有类似的东西。”天人穆想了想道:“尽管如此,但也不能证明他们没有嫌疑……所以,我希望你能跟我到现场查看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线索。另外,这位先生也一起吧……”

说着,天人穆看向了洛邱,淡然道:“我已经听见了,既然你的武器是在麦克斯手上丢失的,而案发之后武器丢失了,所以你暂时与这起凶杀案也脱不了干系——当然,我并没有在怀疑你,只是不想放过任何一处的线索,不去冤枉任何一个无辜的人。”

是这种熟悉的味道了。

洛老板一直都在旁边听着——从天人穆进门开始,他就在打量着这位王都警备司的次席……就是这种感觉了。

在没有成为老板之前,洛邱就生长在一个这样的家庭当中,他父亲是警员,他的叔叔伯伯阿姨都是从事这个职业的人士。

很有亲切感啊……在这位警备队次席的身上。

“如果,有什么能帮上忙的话,我会很乐意的。”洛老板微微一笑,“我叫洛。”

“洛?”天人穆点了点头,“好,我记住了……现在出发吧,凶案现场我昨晚已经让人封锁了。不过我们需要动作快些,因为占星司预测晚些时候会有一场大雨。”

外边天色已经有些阴了下来。

……

……

格尔斯医生正在看着牢房的门锁发呆,时不时地皱起眉头。

真的惨……他的双手此时带着特制的枷锁,职业者的力量,全部都被封印了起来——此时唯一只得安慰的是,他与蒂娜,以及斯内夫都被关在一处,总算是有难同当。

“那个叫作天人穆的家伙,怎么那么强大?”格尔斯医生此时忽然打了个激灵,不可思议地道:“明明在所有的话本,小说,影视乃至游戏当中,警捕之类的角色都特么是辣鸡才对!”

女佣小姐沉思道:“可能是因为医生你看过的话本,小说等等,都不是警捕做的主角?”

“……这不科学!”格尔斯医生哼哼了两声,“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我们现在面临的,可能是杀人罪!”

他们如今被关在者牢房当中,如果最后被入罪了,不是死刑似乎也是面临牢底坐穿的结果……【棋盘】游戏的世界里面,什么事情都会发生,但如果作为从者,最后是被判死刑又或者是坐牢坐死的话,未免太过的悲惨。

“但我们现在什么都做不了。”蒂娜摇摇头道:“我们的力量被封印了……王都的警备司居然拥有这种手段吗?我们从前也不知道啊……”

“我们要想个办法通知外边。”格尔斯医生正色道:“斯内夫就不用指望了,他的御主只是一条狗……现在只能指望蒂芙还有纳尔逊了。这个纳尔逊,怎么做顿饭去了那么长的时间?蒂芙还没有醒过来吗?”

女佣小姐摇了摇头。

就在此时,一名犯人正被从他们的牢房门前拖过,留下了长长的一条血痕……这犯人的双腿竟然已经被截断!

拖行犯人的警备此时狠狠地盯了牢房内的格尔斯三人一眼,恶狠狠地道:“看见了没有,这就是不老实交代的下场……再不说真话,下一个就是你们了!”

格尔斯医生喉咙下意识地咕咚了一下,“遇到问题不要慌……纳尔逊你这个混蛋,还不回来——!!”

“垃圾!”警备冷哼一声,继续拖着昏迷的犯人离开。

……

……

天阴,案犯现场的路上。

因为坐着的是天人穆喊来的拉车——车上拥有王都警备司徽章的关系,一路上通行无阻。

洛老板此时好奇问道:“既然三名凶手是被天人穆先生当场抓捕的,为什么你会对这件事情起疑呢……就因为在麦克斯先生的掌心中发现了不知名的金属碎片吗。”

天人穆淡然地看了一眼……警备司查案是不应该对外人说起案件细节的。

但不知道为何,他这时候就是想说……可能是看对方顺眼的关系?

“根据昨晚我抓住的三名疑犯的口供,他们是因为看见麦克斯的尸体被从桥上抛下,好奇之下才上前查看的。至于从尸体上抽出凶器的行为,虽然有些冒失,但也并非没有相同的事情曾经发生过……事实上,我正巡查经过,只是看见他们抽出凶器,并没有真正杀人的一幕——所以,如果找不到证据证明是他们动手的话,就无法将他们入罪。”

——所以你其实是出来找证据入罪那三个疑犯的么……

吉连古怪地看了眼这位警备司的次席……次席的话,职位已经相当的高了吧?王都警备司的人做事什么事情这样认真的了……他听说的,都是屈打成招的故事比较多?

“更加重要的一点。”天人穆此时忽然说道:“我抓住的这三名嫌疑犯,太弱了……他们应该不具备杀死麦克斯的资格。”

“??”吉连不禁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天人穆淡然道:“你不知道吗?麦克斯,二十年前就已经走到了大陆冒险者的顶层,因为使得一手惊人的锤法战技,曾经被封为【爆裂锤王】,是与人类几大剑圣一级的人物……这样的强者,怎么是几个小蟊贼能够杀死的?那三个垃圾,连我一招都接不下来。”

“……你说的麦克斯,真的和我的老爹麦克斯,是同一个人?”吉连不禁张大了嘴巴。

天人穆道:“起初我也不信,但是在检查麦克斯尸体的时候,我发现了他身上的【圣者印记】,只有踏足【圣域】的强者,才能够拥有【圣者】印记。后来我追查冒险者工会的卷宗,才证实了麦克斯就是当年的【爆裂锤王】。”

吉连完全是一副见鬼……难以置信的表情,下意识道:“这印记什么的,会不会也是你看错了?”

天人穆淡然道:“不会,【圣者印记】我见过,所以不会认错。”

吉连还想要挣扎一下,总感觉自己的老爹和二十年前的那种叱咤风云的人物很难对上号,“或许你之前看见的……也是看错的?”

天人穆冷哼一声:“我的老师,就是人类剑圣之一,我看见的就是他的【圣者印记】,你还有问题吗?”

吉连张了张口,“好吧……总之,昨晚上的三个嫌疑犯是垃圾,连你也打不过,而你的师傅是人类剑圣之一,然后我的老爹也是和人类剑圣一个层次的人物,那三个垃圾就更加打不过了……所以他们是凶手的机会很小,对吧?”

天人穆却没有理会,只是将帘子拉起,看着外边,“到了,下车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