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三章 难道不是假货?

第八十三章 难道不是假货?

虽说算不上是芳草萋萋,但相当一段时间已经无人居住的模样,还是摆在了眼前。

他们已经走入了这间空屋当中。

天人穆用手指在家具上扫了一层灰尘出来,盯着吉连问道:“这里真的是你口中那个游商泽哈特的住所?”

吉连道:“是这里没错的,这里就是泽哈特大叔的家……他经常都会外出,一离开王都就好长一段时间,所以偶尔我也回来这里给他打扫。”

“距离上次,你多久没有来了?”天人穆皱眉。

吉连道:“快…快两个月的时间了……这段时间武器铺的生意都不怎么好,我也就没什么心情了。”

“你说这个叫泽哈特的人,昨天才出现过。”天人穆目无表情道:“意思是说,他回到王都里来了,但并没有回自己的家中?”

“应该是这种情况了。”吉连点了点头,随后指着桌子上的一个杯子道:“这杯子应该是我上次打扫的时候喝水放在这里的,到现在都还没有动过……”

“泽哈特昨天出现找你还有麦克斯为了什么?”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吉连回想着说道:“他说是刚回来王都,路过我们铺子,所以进来看看……对了,泽哈特大叔应该和老爹喝了一会吧。他出来的时候,我有闻到一股酒味……不过,现在想起来,老爹后来的反应似乎有些奇怪。”

“怎么个奇怪?”天人穆追问道。

吉连想了想道:“老爹应该喝多了,等泽哈特大叔走了之后才醒过来的,但是醒来之后却追问泽哈特大叔的下落……好像很急的样子。另外……”

“另外?”

吉连摇了摇头:“没什么了,只不过是老爹后来和洛先生说武器要等待三天之后才取的事情。”

“为什么要等三天?”

“老爹说洛先生的剑很特别,保养需要耗费的时间比较多。”吉连想了想道:“我想这可能只是借口,他当时应该是喝上头了,状态不好,所以找的借口……老爹经常都会拖延顾客的工作,常常不到最后一刻都不会动手,我已经说过他很多次了,都没有办法……所以他说要等三天,我猜他是老毛病又犯了。”

天人穆却想了想道:“你口中的泽哈特,离开的时候是空手的吗?”

“对啊。”吉连点了点头,旋即反应过来,“你该不是认为泽哈特大叔偷走了洛先生的武器吧?怎么可能?泽哈特大叔和老爹已经是几十年的好朋友了,有些时候他甚至会给老爹带回来一些珍贵的材料,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任何可能性都值得怀疑。”天人穆淡然道:“反正按照你之前的口供说,从麦克斯将剑拿走进入小工坊开始,你就已经没有再见过它,也就是说,剑到底是什么时间段丢失的,你根本无法确定,不是吗。”

吉连张了张口,却无法反驳,只好咬了咬牙道:“泽哈特大叔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更加不会杀死老爹!你不知道,有一年老爹生日的时候,泽哈特大叔还特意地从外地赶了回来,那晚上还下着大雨,他全身湿透了,却还记得给老爹买最喜欢吃的东西!你说他们两个相爱我都相信,可是要说相杀的话,我…我就吃了这个杯子!”

或许两个老男人相爱与相杀的话题过于的沉重,天人穆挥了挥手,摇头道:“这个问题姑且不论,但购买凶器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泽哈特这一点你也无法否定。既然你笃定不会是泽哈特犯罪,那么我们将他找出来就并不是为了抓捕他,而是为了弄清楚事情的始末,争取还给他一个清白……你也希望能够洗清你这位泽哈特大叔的嫌疑的吧?”

“你…你想我怎么做?”

天人穆拍了拍吉连的肩膀:“你说麦克斯和他是多年的好友,感情相当的深厚,所以我想,如果他还在王都的话,一旦听到了麦克斯去世的消息是不会无动于衷的……他会来找你,而我则是需要你在那个时候想办法通知我,并且想办法留住泽哈特。”

吉连张了张口。

“泽哈特需要证明自己的清白,麦克斯的死也不能不明不白。”天人穆正色道:“他们都是对你重要的人,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的。”

“好…好吧。”吉连沉默了片刻,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

天人穆并没有逗留多久,很快便告别了吉连与洛邱,坐上了警备司的专用车离开……泽哈特的居所当中,此时只剩下洛老板等三人。

吉连此时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这个快要成年的少年,或许今天一天经历的事情,已经超过了他这十几间的成长范围。

“对不起了,洛先生,没想到会把你卷入这件事情的……”

“你觉得那位泽哈特先生,会来找你吗。”洛老板却忽然问道。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要是听说了的话,一定会来的。”吉连肯定地道:“但是泽哈特大叔经常说走就走,没有一点预兆的……我现在就怕他昨天离开了武器铺之后就又离开了王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泽哈特大叔的嫌疑就真的…真的很难洗清了。”

“看来他真的对你很好。”洛老板随意道:“不然,你也不会这样的担心他。”

吉连幽幽地道:“我从小就是孤儿,是老爹养大的。老爹就像是我的亲生父亲一样……但是,但是在我成长的过程当中,泽哈特大叔就像是我一个憧憬的对象,他告诉我许多外边的事情,给我讲许多的见闻,给我带来许多的礼物……那种感觉,不一样的。”

洛邱道:“我也有这样一个叔叔,他总是教会我好多东西。”

吉连下意识地抬头看向了洛老板。

洛邱看他,笑了笑道:“成长的人生当中,能够有这样一个叔叔,一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总感觉……”吉连怔了怔,下意识道:“洛先生的笑容,总是能给人一种…一种力量一样,感觉心情突然之间就好了些。”

“这会是我的荣幸。”洛邱微微一笑:“我们回去武器铺吧,或许泽哈特先生这会儿已经在等你了。”

“也对,有这个可能。”吉连点了点头,“我再怎么沮丧现在也无补于事……我一定要找到真正杀死老爹的凶手,这才是我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洛老板鼓励似地点了点头。

他们打算现在就离开泽哈特的居所。

“对了,你知道这画上面的女人,是谁吗。”洛老板却在离开之际,指着居室内的一副挂画问道。

“我不知道。”吉连摇摇头:“好像很久之前就挂在这里的了……记得有一次我问了问泽哈特大叔画中的女人是说,当时他看起来似乎有些低落的模样,这之后我就没有再问过他了……会有什么线索吗?”

“只是有些好奇而已。”洛老板摇了摇头,轻声道:“走吧。”

……

……

“大人,他们离开了泽哈特的居所了,看情况应该是要回去【洛克的武器铺】。”

流花街的一处茶寮的二楼上,天人穆正在煮着一壶热水……热水滚烫,他直接倒入杯子当中,也不等热水乘凉,便直接一饮而尽,看得正在汇报的下属舌头不禁隐隐作痛。

“你继续跟着吧。”天人穆此时直接站起了身来:“有什么动静,马上给我汇报,我要入宫一趟。”

下属目光一转,随后试探性地问道:“大人,是要去王宫见剑圣大人?”

“如果死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王宫工匠,这案子我是没有兴趣的。”只听见天人穆淡然道:“但死得却是消失了二十年的【爆裂锤王】……你不觉得,这件事情的背后,不简单吗。我的老师和【爆裂锤王】是同一个时代的人,虽说没听说他们之间有什么交情,但知道的东西终归会比年轻的我们更多一些……你去吧,主意不要被发现了,尤其是吉连身边的那个黑发的青年,他有些不简单的。”

只不过是一个富家公子而已,能有什么特别的,而且还带着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尽管如此,下属并没表露心迹的意思,一低头,应了声是之后,便飞快地离开了茶寮。

“三神兵,【极光的艾斯特】?”天人穆此时若有所思地嘀咕道:“王宫里头,倒是传说藏着了另外一把三神兵……”

……

……

“站住,这是公主殿下的宫殿,闲人免进!”

重装的守卫,错落有致地出现在了天人穆的面前,亮出了锋利的武器,更有阵阵的杀意……相传这里的守卫许多都是斗技场出来的。

天人穆状若轻松地伸手按下了面前交错着的长矛,“我是天人穆,王都警备司的次席,我不是来觐见公主殿下的,我知道来找剑圣大人……我是他的学生,如果不能同行的话,也劳烦极为代为通报一下吧。”

“请稍等。”守卫没有直接放行,到也没有拒绝,很快便派人前去确认。

天人穆就站在了宫殿外等候,不久之后,只见一名白衣的中年人在数名守卫的陪同之下,缓步走出。

“天人穆,见过老师。”天人穆此时连忙变得恭敬起来。

白衣的中年人……王国的剑圣里由罗点了点头。他将守卫们吩咐了下去,随后才与天人穆走到了一旁,“里面是公主的寝宫,没有殿下的允许就算是我也不方便放你进去,有什么事情来找我,就在这里说吧。”

天人穆不禁皱了皱眉头,“老师,你作为王国剑圣,身份尊贵……”

剑圣里由罗却一挥手,“龙族对我有大恩,我在这里守卫王国公主,算是偿还这个恩情……不为别的,你也不用多想,有什么事情就快说吧。你逗留的时间长了,或许会有些麻烦。”

“什么麻烦?”天人穆不禁一怔。

剑圣里由罗只是摇了摇头,一副不欲多说的模样。

天人穆只好飞快地说起了事情的前任后果……剑圣里由罗起初神色还算平静,只当这个学生是想要从自己身上获得一些办案方面的指点,可得知死者竟是与自己同一时代的【爆裂锤圣】之时,也不禁大吃了一惊。

“……嗯,【爆裂锤圣】的事情,我当年也有所耳闻。”剑圣里由罗沉吟着道:“我只听说他当初突然之间销声匿迹……关于这件事情,当年也曾轰动一时,只不过时间长了,大家也就满满淡忘了这件事情。没想到当初敢于向龙族挑战的【爆裂圣者】,居然会惨死在王都街头,甚至被弃尸桥下,下场如此凄凉……人生之变,非是你我能想象啊。”

“老师说,麦克斯曾经挑战过大陆龙族?”天人穆不禁张了张口,“结果如何?”

剑圣里由罗苦笑道:“结果自然不怎样。【爆裂圣者】虽然也是圣域一级的强者,但龙族当中的圣域不下二十个,他又怎可能挑战成功?听说那是一场惨败……不过说起来,【爆裂圣者】销声匿迹也是在挑战龙族失败之后不久的事情,有人说他是因为心灰意冷而隐身埋名了,也有人说他可能重伤不治,已经死于荒山野岭,反正是众说纷纭……却没想到他居然来到了王都,当起了一个小小的工匠,隐藏了起来。”

“麦克斯当初为什么要挑战龙族?”天人穆不禁好奇问道。

“具体愿意我不是很清楚。”剑圣里由罗想了想道:“不过自那一战之后,龙族就发出了追杀令,要在整个大陆当中追杀里由罗,原因是他盗走了龙族当中的一件至宝……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麦克斯最终还是死了。或许,他的死亡,和当年龙族的追杀令有关?”

“居然会牵涉龙族……”天人穆此时脸色凝重:“没想到事情越来越复杂了……或许,那三个小蟊贼真的只是手贱而已。”

“什么小蟊贼?”剑身里由罗下意识问道。

天人穆正想要解释,但此时却听见公主宫殿之内传来了呼喝之声……似乎还有打斗。

“有人擅长公主居所!”剑身里由罗顿时冷哼一声,圣域强者顿时从天而起,落入了公主宫殿当中。

天人穆一皱眉头,便趁着混乱,也潜入了宫内。

很快,便看见了一众的守卫此时里里外外地围作了几圈……而战圈之中,只见剑圣里由罗此时正在独斗一名脸上佩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

天人穆此时不禁一惊,这正在于他老师打斗的面具男子,几乎与吉连描述的泽哈特大叔一般无二。

却见打斗之中的银色面具男子手握着流光七彩的宝剑,天人穆的老师剑圣里由罗却有些招架不住着奇特宝剑的锋利,隐隐处于下风。

见此一幕,脑中所有情报在飞快整合的天人穆不禁喃喃自语道:“不会吧……这把剑难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