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八章 这该死的爱情

第八十八章 这该死的爱情

一块小小的石头碎片正在南小楠的指间转动——这不是她原来找到的石板碎片,只不过是随便在路上捡来的,……她的那两块碎片,在来王都的路上早就已经上缴了洛老板。

至于为什么要捡来这么一块石头碎片,其实无他,只不过是为了有个替代品而已。

比较容易进入沉思之类。

其实主要还是要依靠【咆哮森林】当中那个被封印的【大石】所传授给她的观想法……然而来了王都已经有两天多的时间,观想法除了感应到了一次石板碎片的存在之后,就再没有别的反应。

而且新的石板碎片的反应在出现了之后,很快就离奇地消失。

“这么大的王都,整个【艾尔尼斯】王国的中心,现在大陆上最繁华的城市……难道只有一块碎片嘛。”

她趴在了桌子上,看着旅馆豪华套房的窗外……外边因为刺客的事情而进行宵禁,晚上的王都失去了应有的热闹,街上也没有多少的灯光,整个城市仿佛陷入了沉睡当中。

白天一早见过了唐天麟之后,直到现在都没有了他的消息……他说过要通过斗技场混入王宫当中,不知道这次的行刺事件,对于他的行动有没有影响。

忽然有敲门的声音响起。

这个时候?

她应该没有叫房间服务才对……莫非是唐天麟?

这是最有可能的可能了。

南小楠飞快地站了起来,整理了下身上有些松散的睡袍,接着开了门,“这么快就回……噫!洛先生?!”

“我没有打扰你休息吧,南小姐。”

“没…没有!”正在系着睡袍腰带的南小楠一下子就不系了,然后鬼使神差地说道:“我洗过了!”

“嗯?”

“没…没什么,请进来做…坐!”她连忙让开,颇有些拘谨地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打扰了。”

后来洛老板走进来了……南小楠在后面轻轻关了关门,随后悄悄地呼吸了一口气,接着飞快地拨了拨头发,然后将腰带系上……系上了一般,松垮垮的样子。

然后将领口稍微地拉开了一些。

她再次深呼吸了一口气,接着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看似随意,脚步也轻地来到了洛老板的身边。

“洛先生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南小楠就着洛老板的身边缓缓坐下,翘腿……已经来回地刮干净了的腿自睡袍下的缝隙中露出。

它们在柔和的灯光下,就是已经温润了千年的美玉一般。

有酒精的香气,也有奶酪的味道,这些都是房间的配套……南小楠在这里很懂得享受——用唐天麟的金币。

面对这位它子世界魔女的问题,洛老板从容地道:“南小姐会对我能够找到你的问题,感到疑惑吗。”

“怎么会。”南小楠微微一笑,旋即道:“喝点什么。”

“不用了,我不渴。”洛老板摇了摇头,“也不饿。”

南小楠一下子没有了常规的话题,便只好道:“洛先生这么晚来找我,应该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吧?”

洛邱微微一笑道:“南小姐有兴趣夜探王宫吗。”

“王宫?”南小楠此时不禁一怔,张了张口道:“你说…现在?恐怕不太好吧,现在王宫的守备一定前所未有的森严。再说,你也应该知道,我在这里的能力几乎没有。”

有几根卷轴此时放在了南小楠的面前——洛老板拿出来的。

“这是我在路上找到的一些用来专职的卷轴。”洛老板笑了笑道:“南小姐看看有没有合适使用的。”

她没有马上去看,只是怔怔地看着这个深夜走进自己房间的男人,正色道:“你是认真的?”

“我在外边等你。”洛老板笑了笑。

他留下了这些专职的卷轴之后,便推门走了出去……剩下南小楠自己对着几根专职用的卷轴发呆。

南小楠忽然摇了摇头,将衣领整理好,便是那学院派高贵淑女的模样——然后朝着门口竖起了中间的手指。

“不识货!”

……

旅馆旁的巷子处,当南小楠到来时候,洛老板正在撕着一些面包碎,喂着栖身在这里的一些流浪的小猫。

大概有一窝的样子。

她好奇地来到了洛邱的身后,听说这样的男人都是有爱心的人……但似乎不怎么适用在这位洛先生的身上。

大概,对于这位洛先生来说,稍微地喂食一下流浪猫,和喂养人类也没有多大的分别。

“准备好了吗,南小姐。”洛老板拍拍水,站起了身来。

南小楠耸耸肩道:“召唤师的职业,和我从前的能力多少有些类似……看。”

她伸出了手掌来,一个繁杂的圆阵顿时出现在掌心之中,紧接着来便有一只小小的生物冒出……像是幼猫的模样,那些地上的流浪猫的模样。

“这玩儿好像叫做光灵。”南小楠此时随意道:“用来打听消息应该还不错……谢谢你给我的这个转职的卷轴哈。”

她将没有挑选的那些卷轴全数归还……洛先生是不会在意的,但她也不能手长了,这种规矩她还是懂的。

“等级?”洛老板好奇问道。

“转职之后附带了三个等级的提升。”南小楠此时想了想道:“现在是职业五级。”

洛老板点了点头,取出来了一个袋子,抖了抖,一堆东西便掉了下来……都是些散发着不凡光泽的家伙。

“有些武器,也有些防具,挑选过了,都是适合召唤师使用的。”洛老板此时收好了袋子,“还有一些升级用的通用卷轴,我们一边走,一边升级吧。”

“噢……我感觉我开始和你玩的是同一款的游戏了,洛先生。”南小楠二话不说就笑纳了,“我们!我真心喜欢这个称呼!”

“就当作是南小姐给我的两块碎片的报酬吧。”洛邱随意说道。

升级的光芒开始在南小楠的身上闪烁不停,她一边问道:“那么,我们要怎么潜入王宫当中?”

“召唤师这个职业,应该能用的方法挺多的。”洛老板此时笑了笑道:“拜托你了,南小姐。”

南小楠眨了眨眼睛……她知道为什么转职用的卷轴里面,刚好有类似她从前能力的召唤师体系了。

安排!

……

……

打摔的声音,另外还有侍女们惊恐的低泣声——侍女长劳拉才刚离开了一会,卡萝公主的寝宫內就传出了这些声音来。

侍女们终于看见了劳拉大人,便惊慌害怕地爬到了她的面前,“劳拉大人,殿下她……殿下她……”

即使只是隔着屏风,此时仿佛能够看见那位王国公主暴怒的身影。

“没你们的事情了,都下去吧。”侍女长缓缓地吩咐着。

侍女们顿时心惊胆颤地夺门而出。

劳拉从地上捡起了一件摆设,随手地放回了原来的地方,才走入了屏风后的地方——氤氲的水蒸气中的浴池里头,愤怒的王国公主此时正在失控似的拍打着水池。

水池当中,却见几具漂浮着的男性的尸体……似是被玩弄至死。

“殿下,你今日玩累了,该休息了。”浴池边缘的劳拉此时目光低垂,淡然说道。

“你来了!劳拉!”池中的王国公主每一个行动间,庞大臃肿的身躯都能掀起阵阵的水花,“这些都不好玩!一下子就玩坏了!我要更多的玩具!给我找更多的玩具来!听见了没有!”

“殿下。”侍女长此时淡然说道:“我说,你今日已经玩累了,该休息了。”

“劳拉!你敢违抗我的命令!”

池中庞大的身躯,此时直接破水而出,凶恶得宛如脱笼而出的巨兽,迅速地扑向了侍女长劳拉。

却见这位侍女长轻易地躲开,随后直接抓住了卡萝公主的手腕,将她直接摔在了地上,砸的浴池边缘瞬间爆裂。

“你敢向我动手!”异常愤怒的王国公主眼看着双眼就要变成赤红色。

但卡萝公主很快便浑身一颤……她仿佛看见了那氤氲的水蒸气此时正幻化成为了一头凶猛无比的恶龙头颅,目光死死地盯着她的全身。

“女皇陛下让我照顾你。”只听见这位侍女长目无表情地说道:“照顾你的起居饮食,正常作息……殿下,已经快要过睡觉的时间了,请回到你的房间,你的床上。你要的玩具,我明日会让人送来。”

“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不会放过你的!”

庞大的身躯带着惊恐的哆嗦,一边爬起身来,一边叫嚣着……却是飞快地往里面的房间走去,“劳拉,我会让母亲杀了你的……你等着!”

热的水蒸气渐渐地淡去,劳拉缓缓地吁了口气,随后似有所察般,目光锐利地看向了浴池对面的一根石柱的背后。

她双眼一凝,身后砰的一声,竟然一双巨大无比的血红色肉翅张开,“需要,我请你出来吗。”

只见淡淡的水雾中,一道略微矮小的身影,缓缓走出……竟然是一名脸上带着懒散笑容的贵族小少爷。

侍女长此时侧了侧头,“你是谁……王都之中能够躲过外边几个圣域的把守而潜入这里的人,没几个了。”

“劳拉大人,这么快就忘了我了吗。”这位贵族打扮的小少爷此时却轻笑着道:“还是说,我已经离开了太久,以至于劳拉大人忘记了我?”

轻雾之中的少年,渐渐地变得高大了些……脸上也有了成熟的小胡子。

“是你……瓦利!”劳拉不禁皱了皱眉头,随后冷哼了一声,“女皇陛下有令,一旦你出现,便直接击杀!”

她直接穿越了水池,纤细的手臂瞬间龙化,变成了布满了红色鳞甲的龙之手。

“还是这样易怒啊……劳拉。”

眼前重新恢复了古堡主人模样的瓦利先生,面对这带来了腥风的龙之手,只是不慌不忙地在电光火石间直接拿捏,随后轻轻一带,将侍女长劳拉往自己的怀中一带,随后在侍女长劳拉的一丝惊恐当中,直接吻了上去。

这个吻将愤怒边缘的龙族使者陷入了意识的空白当中。

片刻,劳拉反应了过来,目光一怒,狠狠地一拳轰在了成年瓦利先生的身上,将他直接击向了墙壁……整个身体都嵌了进去,

“该死,你这个……”劳拉用力地一抹自己的嘴唇。

“别紧张,劳拉。”成年瓦利先生此时从墙上脱身而出,也擦了擦自己嘴角上的血迹,“我只是来这里探望一下故人而已。再说你不舍的杀我对不对,不然的话,刚才你就不会只是将我击飞,而是直接打穿我的心脏不好?”

劳拉冷笑着说道:“你想多了,我只是在想就这样杀了你太过便宜……将你亲自带到女皇陛下的面前,让你接受应有的惩罚,才是对你最大的审判。”

“我会去见她的。”成年的瓦利先生笑了笑道:“但不是现在,不过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去见她的。”

他缓缓走到了劳拉的面前,伸手将她的龙之手握住,提起,手指在这满布了龙鳞的龙之手上轻柔地移动着。

劳拉身子宛如触电般,轻轻一颤。

“我喜欢你的手。”瓦利先生此时轻笑着道:“每一寸的肌肤,都似蕴含着庞大的力量,那样的让人着迷。”

他看着劳拉的双眼,随后带着邪魔的笑容,低头去亲吻这丑陋的龙爪。

嗯啊……

她一下子轻吟了声。

瓦利先生轻笑了一声,直接将劳拉横腰抱了起来……在这浴池雾气最终散去之前,抱着她消失了不见。

……

“你为什么回来。”

这已经不是龙之手了,而是女性几乎完美的手。

手指在瓦利先生的胸膛上轻轻地划动着,最后停在了他的心脏位置,指尖笔直地竖起,但很快便有移开。

“因为一些我未曾设想过的意外。”瓦利先生淡然说道:“所以,我提早回来了。”

“你不应该回来的。”劳拉幽幽地道:“女皇一定会杀了你的……你曾残杀了将近一半的大陆龙族,她不会放过你的……我也不会。”

“我愿意死在你的手上。”他亲吻着劳拉的额头,轻身说道:“只有你,才能握住我的心脏。”

“我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她冷冷地说道。

“当你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他翻了身,手掌抚摸着这位龙族使者的脸颊,轻声道:“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小劳拉……那个躲在了桌子底下,偷吃的孩子。”

他激吻着她。

她身体没有抵抗,只是象征式地挣扎了几下。

在粗重的喘息声之中,瓦利先生的声音忽然响起。

“帮我做一件事情。”

“什…什么事情……”

她趴着的身体艰难地往前爬去。

“我要亚摩斯王的钥匙。”

“不能……不可以……嗯……啊——!我……”

……

忽然,外边传来了更加尖锐的呼喝声,是王宫內的侍卫们。

“有刺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