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九十三章 给你一个眼神,自己体会一下

第九十三章 给你一个眼神,自己体会一下

十分意外地,对于龙族女皇希尔达的言论,亚摩斯王并没有特别的反应——不,他是惊愕的,但显然并非因为这言论本身的含义,而是希尔达女皇态度的转变。

当然亚摩斯王是知道的,大陆龙族的女皇,想要让她产生一丝好感相当的困难。

首先你要拥有【神圣之铠】这种东西,并且你还要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之下,轻描淡写地说出相同的话。

还有很多别的东西。

比如龙族一向都比较看重的颜值之类,比如如何让龙族女皇进入到一个暴怒之中却容易转变的转折点当中——这里有着一个难以把握的时机,弄不好可能是即死的下场。

本来,面对这龙族女皇,而是还是盛怒之中的龙族女皇,谁愿意将【神圣之铠】这种唯一能够保命的东西脱下。

这样的人,不是大智慧大勇敢,那一定就是大智障……

亚摩斯王忽然有种很期待事情接下来将会如何发展的想法——他选择了冷眼旁观,哪怕龙族女皇是整个世界都知道的,他亚摩斯王的配偶。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想要生活过得去,头上就需要带点……绿?

……

“怎么,你还不愿意吗?”

见对方并没有丝毫感恩戴德的反应,甚至也没有其它任何的表示,希尔达女皇声音忽然转冷,“你打算违抗我的命令?没有人敢违抗我的命令。”

她拥有这个资格的,作为这个世界最强大种族的女皇,希尔达无疑才是真正立于这个世界金字塔顶端的生物,哪怕是几乎统一了世界的亚摩斯王也不过是她后宫里面的一个较为出色的玩物。

从这一方面看来,王宫的公主殿下之所以能如此的骄纵残暴,似乎也不是没有原因。

“并没有。”洛老板此时却摇摇头,又补充道:“在我这里,并没有什么愿意还是不愿意的……会视乎女皇陛下能够给出什么而定。”

“你想要什么?”希尔达女皇直接说道:“比现在更强大的力量?虽然你身上无时无刻都释放着强大的神圣之力,但想要更进一步也不是不可以,我就可以给你!还是权势?我甚至可以让你取代亚摩斯王,成为这个世界人类国度的共主。但有一样东西不可以,我希尔达的后宫成员,绝不允许与别的女性有任何的私情。当年亚摩斯王就曾背着我爱上了一个人类女子,你知道最后是什么下场?”

亚摩斯王此时脸色不禁微微一变,这位几乎统一了世界的王的情绪波动略微激动了些,但很快平淡了下去。

希尔达女皇冷笑着说道:“为了得到我的支持,为了成为这个国家最后胜出的继承人,他亲手将他所爱的女人送到了我的眼前,也亲眼地看着我将他所爱的女人推入了深渊当中。”

亚摩斯王此时依然目无表情,甚至很难从他的眼中发现到哪怕一丝的怨恨。

“希尔达,我的挚爱,那时候我才知道,唯有像是你这种强大的存在,才是值得我毕生追求的伴侣。”亚摩斯王反而微笑着道:“年少时候的爱情只是因为生活上的困境而寻找的精神寄托,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我也很满意你的选择。”希尔达女皇轻笑了一声。

绝美的左脸与恶魔般丑陋的右脸,笑起来的时候有如混沌。

洛老板此时却想了想道:“来的时候,我听了不少歌颂两位的传奇故事……看来,故事终究还只是故事,诗人们还是习惯性地美化了不少。”

“所以,你的答案是什么?”女皇希尔达此时淡然说道:“说出你的要求吧……在我耐心消失之前。”

只见洛老板此时一脸认真地说道:“很抱歉,女皇陛下,我想要的东西你应该给予不了……我们换一个话题如何?我已经将光明龙王鳞片所打造的【神圣之铠】归还龙族,那么接下来请你不要妨碍我在这里的行动……你看如何?”

“没有人可以拒绝我。”希尔达女皇却冷笑了一声,“哪怕是神灵也不可以……你们这些外来的入侵者,一样不可以!”

亚摩斯王此时皱起了眉头……看来希尔达在一开始就已经察觉到了这一点。

根本的原因是,想要将外来的入侵者留下?

“死吧!”龙族女皇淡然一声,在对方没有了【神圣之铠】的保护之下,她再一次用意念凝聚起来了那恐怖的风之枪。

没有了【神圣之铠】的情况之下,洛老板这次选择了启动了职业的能力……眼前展开了接连数重的护盾,倒也是将这些风之枪给挡了下来。

希尔达女皇颇有些惊讶,但也并未过于的吃惊,“我倒要看看你能挣扎到什么时候……外来者的规矩我也清楚,你们不可能获得超越这个世界极限的力量。”

说着,希尔达女皇一个闪身,已然欺近了洛邱的身前,她的手掌甚至轻松地就撕裂了洛老板张开的重重护盾。

眼看着逼近眼前的龙族女皇的手掌,洛老板只好将刚刚拿回来的大宝剑取出,一剑劈了出去。

【极光的艾斯特】之上蕴含着的破龙属性,一瞬间让希尔达女皇暗吃一惊……三神兵的利剑直接斩在了她的手掌之上,顷刻间火花四溅。

“杀龙武器!”希尔达女皇却更为的惊怒,“你更该死了——!”

龙族的女皇顿时凶焰大涨。

洛老板此时接连后退了几步,但却在心中呼唤着并未显露的白衣阿赖耶:知道这个世界原本剑术最强之人是谁吗?

答案很快就有。

——【检测:至当前数据库收录,剑术最强的是【极光的艾斯特】初代的使用者,亦是斩杀了光明龙王的人类第一位剑圣,王国【艾尔尼斯】的初代国王:格里菲斯王】

“知道了。”

……

“你更该死——!”

凶焰大涨的龙族女皇已经不在单纯地想要赤手空拳解决对手,只见她伸手一招,掌心中顿时出现了一柄奇异的光剑。

光剑逼近,洛老板提剑一档,瞬间后退了几分。龙族女皇再次挥动光剑追击,但这次洛老板格挡的动作更为的巧妙……并且这次站稳了脚步。

希尔达女皇略一惊讶,却并未放在心上,正想要以暴力破巧的瞬间,【极光的艾斯特】的剑刃之上,竟是爆发出了璀璨的闪光。

洛老板出手了,像极了一个浸淫在剑术之上数十年的剑客……势有了,来自杀龙武器的【极光的艾斯特】的强大力量也有了。

当光芒闪烁破灭之后,书房前的庭院内突然安静了下来……女皇希尔达手上的光剑一阵的扭曲,最终消失不见。她的手臂垂落了下来……有鲜血,自她的指间缓缓地滴落下来。

“这是格里菲斯王的秘剑技,他怎会……”观战之中的亚摩斯王此时难掩眼中的惊骇之色……震惊,甚至让这位国王陛下情不自禁地走前了两步。

格里菲斯王的秘剑技,那是【艾尔尼斯】王国的秘传……每一代的国王都能够获得传承,然而却并非每一代的国王都能够学会,更不要说用它来杀龙。

对方,却只是一个外来的入侵者!

格里菲斯王的秘剑技,三神兵的【极光的艾斯特】……这赫然便是当初格里菲斯王亲手斩下光明龙王的配置。

难道,希尔达今日将会……

不,希尔达远比当初的光明龙王更加的强大——瞬间,亚摩斯王就已经察觉到了什么……是龙皇结界的关系。

希尔达在降临王都的瞬间就启动了龙皇结界,封锁了整个王都……如此庞大的结界范围,显然大量消耗了她的力量。

加上……加上如此的出其不意,突然展露的秘剑技,才打了希尔达一个措手不及。

但女皇希尔达显然不是轻易低头的家伙——尤其是因为这种疏忽而导致自己的受伤。

伤口几乎在瞬间就止住了流血,希尔达女皇的目光变得平静了下来……她不再以露出轻视的目光,“怪不得你说,我不一定能杀死你……但这样,我更加要杀死你。我不允许你的存在,这对于龙族来说,是最大的威胁。”

“尊敬的女皇陛下,我无意与你做对。”洛老板却摇摇头,垂下了大宝剑,“这种剑术也只是为了自保才会出现,如果你觉得这威胁到了你以及你身后龙族的话,我会将它遗忘……还是刚才所说的那样,我已经归还了【神圣之铠】,也希望接下来女皇陛下不要在意我在王都的行动……今日发生的事情,就当做只是小小的插曲。”

“如果我说不呢。”希尔达女皇冷笑了一声。

作为世界现如今在强大的龙族女皇,她从登上这个顶点之后,就已经从未将任何人放在了和自己对等的位置之上。

洛老板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看了这位希尔达女皇一眼。

仅此一眼。

“这是什么……”龙族的女皇身子猛然一颤……一瞬间,她仿佛回到了诞生之处,还是那条刚刚破开了龙蛋来带这个世界上的初生之龙的瞬间。

那个时候,她看见的是上代龙皇的强大……一种完全无法反抗的,来自天性之上的压制,不得不低头下去,不管是主意识还是潜意识都在疯狂催动的念头:服从!

服从!

服从!

服从!

服从!

像是抽干了全身的力量,龙族的女皇此刻竟是突然软到了在地上……噗的一声,她就这样跌坐在了庭院当中,下意识地抱紧了身体,无法阻止此时浑身的哆嗦。

“我会遗忘这种剑术。”洛邱这时候将武器收回,“因此,今晚就打扰两位了。”

说着,洛老板转身离去……离去之前,他却有意无意地看向了某个方向——那里,某双正在暗中窥视一切的双眼,一瞬间便变得慌乱了起来。

……

……

好一会儿,亚摩斯王才皱起眉头,来到了依然瘫坐在地上的女皇希尔达的身前——手持【极光的艾斯特】的外来者已经离开了。

看着身体依然轻轻哆嗦的希尔达女皇,亚摩斯王蹲下了身来,将身上的衣服披在了希尔达的身上。

“你……病发了,这个时候?”

希尔达女皇下意识地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亚摩斯王,猛一下将他推开……只是并没有使多少的力气,只是将亚摩斯王推到了在地上。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手指轻握拳头几下,却见手掌此时竟是开始腐烂了起来——腐烂的模样,就如同她那半边的脸颊一样。

希尔达女皇咬了咬牙,猛然地将亚摩斯王抓到身边,一口咬着了他的手臂……咬破,狂饮着这位亚摩斯王的鲜血。

良久,女皇手臂的腐烂方才终止……不仅仅是手臂的腐烂消停,就连她那本应丑陋无比的一半脸颊,此时竟也是恢复如初。

那是一张如梦似幻,能让男人疯狂倾倒的绝美容颜。

恢复过来之后的女皇希尔达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地站起了身来……她抓了抓之前被杀龙武器所斩伤的地方,皱了皱眉道:“杀龙武器上拥有让龙族绝望的毒素……应该是被影响了。”

她摇了摇头,依然不相信自己会因为对方的一个眼神而瘫倒地上的事实。

亚摩斯王此时目无表情地擦去了手臂上被咬出来的伤口上的血迹,拉下了袖子,也站了起来,“你的这个病,发作得还真不是时候……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没有找到解决根治的方法。”

女皇希尔达此时冷哼道:“正因为这样,我才刚要将那个家伙杀死。”

亚摩斯王皱眉道:“就是那个最初的入侵者?”

女皇希尔达冷冷地说道:“不是因为他,龙族不会死亡过半,我也不会受这个诅咒的折磨……劳拉告诉我,他出现了……就在这个王都!”

“你要在这里站着,还是找个地方休息。”亚摩斯王此时却道:“王宫现在还是很乱……这个龙皇结界的出现,也会让整个王都变得混乱。”

“你是国王,这种事情都处理不好吗。”希尔达女皇却冷哼一声:“我去看我的女儿了!”

看着就这样挥袖而去的希尔达女皇,亚摩斯王缓缓地吁了口气,“他怎会格里菲斯王的秘剑技……”

……

他怎么会秘剑技!

同样的问题,此时也在某位看客的心中泛起——瓦利先生一直潜伏在原地,许久许久,直到女皇希尔达离去,直到亚摩斯王也已经走远……直到再无他人在附近范围,他方才缓缓地现身。

“我前前后后经营了这么久,也从未得到过杀龙的秘剑技——!”

说着,瓦利先生忽然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盒子——这个他从【洛克的武器铺】当中,自老爹麦克斯手上所取来的孩子。

瓦利先生将盒子打开,只见这小小的盒子当中,赫然放着了一块奇异的石块……刻有了特殊甲骨文字的石块碎片。

“我才是最早降临这个世界的啊……”瓦利先生摇摇头,飞快地将盒子收好,随后寻路离去。

离去之前,他却不禁嘀咕道:“不过,希尔达发病的时间还真是不及时啊……没想到我当初的布置,反而救了这次的对手一命,还真是……不完美!”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