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零四章 是谁说心如蛇蝎

第一百零四章 是谁说心如蛇蝎

****伤口,似乎只是赋予受伤的位置更多的活力,加快愈合的速度,但显然想要马上就复原过来并不现实。

黑水双手从这类似汉服般的宫装衣袖之中穿出,把解开的衣服重新收拢,系好了腰带,彻底地遮盖了身上的伤口之后才转过了身来。

她开始沿着台阶走了上去。

洛邱撞见黑水疗伤的场景之后,就很轻巧地退入了后面的石室之中……妖怪似乎并不太在意这方面的事情。

比如说小蝶妖刚刚脱变的时候,她就十分的坦然——大概妖怪们的穿衣意识比较薄弱之类?

黑水脸上的红云褪去之后,又有了一丝苍白。至于疲态则是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她。

“如果我要杀了羊泰子,是什么价?”黑水冷不丁地在洛邱面前问道。

应该是在疗伤的过程之中,有好好地考虑过自己处境的问题。

一张张带着花纹的卡牌骤然之间出现在黑水的身边。

它们缠绕着,缓缓转动。

三百五十年年岁的黑水蛇妖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消化着这些卡牌所蕴含的信息。终于,黑水的脸上有了一抹骇然。

“传说竟然是真的……”黑水惊异不定地打量着洛邱,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在客人选择的时候,洛邱的耐性似乎能够达到最大的程度——自从成为了俱乐部的扛把子之后,洛邱就发觉自己从前的乐趣一下子多了不少。

比方说,直接在客人的面前,毫无遗漏地看着客人在做出选择时候的模样。

这时候的模样最真切,也最为的让人动容。

良久,黑水才缓缓地吁了口气,苦笑道:“难怪你说羊泰子的要求只是让我重伤,重伤之后就没有你们的事情,你也不站在他那边。”

洛邱淡然道:“因为我们只是站在客人的一边。”

黑水忽然冷笑道:“一方面帮羊泰子重伤了我,一方面又再给我抛出橄榄枝……两方的生意都打算做,这算盘打得真响。”

洛邱没有打算反驳黑水此时的嘲笑——一方面俱乐部确实是来者不拒,相当的没有节操,而另一方面则是黑水自己没有发现,陷入困境的她,已经在潜意识之中寻求着什么。

“我们只是站在客人的这一边。”洛邱第二次说道。

……

“我考了一下。”黑水忽然道:“你要是不急的话,请等一下。”

洛邱一愣,花纹的卡牌返回到了他的手上随后消失,黑水也从他的面前走下了阶梯。

洛邱看着黑水到了小妖们的身边。这些除去了妖类特征之后,最大看起来不过六七岁,最小也就三四岁孩子般的小妖们一个个地围拢过来。

小妖们簇拥在黑水的身边,眼神之中流露出来了深深的依赖。

黑水坐了下来,把最小的一只小妖捧到了怀中。洛邱才从这位冷若冰箱的黑水蛇妖的脸上看见了一丝轻柔的微笑。

宛如母亲一般。

黑水轻抚着怀中的小妖,轻声地说了些什么。小妖粉嫩嫩的脸上也接着挂起了一丝笑容。

道观被黑水霸占了十年,这十年她就在这里照顾着这些小妖幼崽,十年如一日。这些小妖来自不同的种类,自然不会是黑水的孩子。

小妖们的父母双方呢?

洛邱没有在这里看见。他知道他不会在这里看见这些小妖幼崽的父母辈,不然的话,这里就不会仅有一位黑水。

“黑水姐姐,我们要离开这个地方吗?”

黑水身边坐着的小兔妖此时抬起头来,水汪汪的红眼睛一闪一闪,短小的兔子尾巴正在摇动。

黑水在玲玲的脸上轻轻地拍了一拍,忽然问道:“你不想离开这里吗?”

玲玲低着头道:“不是……只是玲玲在山上认识了不少的新朋友。它们都还没有开化,都很喜欢玲玲,玲玲有点不想离开它们。”

黑水苦涩道:“这里不是属于我们的地方。”

黑水身边的另外一名小妖忽然说道:“黑水姐姐,我们是要回家了吗?可以回去见到我爸爸和妈妈了吗。”

胖嘟嘟的小妖长着一个粉色的猪鼻子……大概是山猪一类成妖的吧?

黑水也拍了拍这只小猪妖的脑袋,轻声道:“我们先不回家……先去别的地方。”

小猪妖扑在了黑水的身上,“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爸爸和妈妈了,黑水姐姐,我想它们。你带我回去见见它们好不好?”

“我也要。黑水姐姐!”

“黑水姐姐,昨天画画的时候,我本来想要画爷爷的,可是我画不出来……我、我是不是快要忘记爷爷长什么样子了……”

一只接着一只的小妖缠绕在身边,看着它们充满渴求的眼睛,黑水忽然笑了笑道:“嗯……等你们长大一些,就能够看见它们啦,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

“可是……可是过了十年,我们都还没有长大呀,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够长大?”

黑水轻声道:“每天做功课,吸收元气的话,就能够快高长大了啊。谁说你们没有长大的?玲玲不是比去年长高了一些,头发也长了一点了吗?还有你,猪猡子,你今年不是重了两斤了吗,还有啊蝠,睡觉的时候已经不会流口水了……”

她如数家珍般地说着一个个小妖们的成长,最后低声道:“……这些,都是长大的证明。好了,今天的功课你们好像还没有做吧?”

说道了这里,黑水忽然板起脸来道:“你们是不是不想回去见你们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了啊?”

“哇——!”

小妖怪们马上连滚带爬地从黑水的身边跑开。

说是跑开,其实只是走远了一些,然后整齐地排列坐在了地上。坐下之后,这些小妖便各有各的姿态,或是趴着,或者躺着,纷纷闭起了眼睛。

看着小妖们开始吸纳元气,黑水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忽然朝着这些小妖们缓缓地吹出来了一口气。

这口气却是青金之色,缓缓散开,开始裹在这些小妖的身上。

青金色的雾气似乎伴随着小妖们的呼吸,一丝丝地流入了它们的身体之中。

“你把自己的元气分给它们。”

洛邱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台阶,来到了黑水的身边。他看着黑水那变得更加苍白一些的脸色,“这十年。”

黑水淡然道:“它们太小,依靠自己来淬炼元气成长,至少需要五十年才能有自保的能力。在这个地方,我能为它们淬炼,有个三十年也就差不多。”

洛邱沉默了会儿道:“为什么一开始选择的是你们妖族对立面的修道士的山头,也有不少的深山老林依然无人涉足。”

黑水道:“不要把妖族的世界想象得这么好。我们需要生存,别的妖族也需要生存。能够让妖族存活的深山老林,哪里不是已经有土生土长的生活着。我们要是过去了,等于侵占了它们的家园。一个山头能够提供的元气就那么多,这些孩子需要,难道别的孩子就不需要?难道要我带着这些孩子,和别的妖族厮杀?我就算赢了,也不过是造成另外一批孩子失去原本的家园。”

总算能够找到一个有经验的妖怪,洛老板一下子就提起了了解妖族圈子的兴趣,“据我所知,不少的妖族也会选择居住在人类社会。这样说的话,难道居住在城市之中就不会有元气方面的问题?”

黑水冷笑道:“没有问题?没有问题我们为何要占用这山头?混入城市之中的妖类,如果是成年的还好,要是幼崽的话,根本难以淬炼到足够的元气。它们只能够从父母身上摄取。但是这种摄取等于是透支父母的生命。确实是有一些妖类向往人类世界的繁华,但更多的是无可奈何。我们也会繁衍,但是繁衍要是超过了家园的容纳极限,就有一部分的妖类不得不离开——不然等待我们的,恐怕就是同类的相残。”

黑水指着那团小妖怪的一个,“那个是猪猡子,父母都是野山猪成妖怪。十年前,我所居住的地方,妖类的数量已经远远超过了山林所能够提供元气的极限。猪猡子的父母就是死在了一头老虎精的手上。”

黑水又伸手一指道:“她叫玲玲……这是叫阿福……这是麦麦……它们的父母都是在当年的那场内斗之中被清去。我带着它们逃到了山林的边缘地带才略微的安定下来。可是偏偏有碰上了砍伐山林的人类。那年我带着它们,不得已出走自己原本的家园,前往一处又一处的地方,都被别的地盘上的妖类驱赶……你以为是谁造成的?若是这片大地上山林依旧,江河清澈,怎会没有我们的一个家园?”

说到此处,黑水忽然激动了一些,她指着洛邱道:“你告诉我,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少像我们这样颠沛流离的妖类?又有多少在城市之中苟延残喘的,用此生换来孩子短暂一生的?我们既然诞生了智慧,又是为了什么不得不走上灭绝的道路?百年前,千年前,这个世界绿水青山,现在都被你们人类败坏到了什么程度?你告诉我啊!”

她声音之中蕴含着一丝悲凉,“猪猡子问我,玲玲问我,阿福问我,它们都在问我。一天一天,你告诉我,我要怎么样,才能够坦白给它们知道它们的父母早就已经不在,它们的未来是生活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之中?我没办法!”

深深地吸了口气,黑水直视着洛邱,沉声道:“你说你们什么都卖!你说你们只是站在客人的这一边!那么好!我用我的一切,买你们站在我们这一边!你们是否能够还我妖族一个未来?你们,是否可以让我们,活!下!去!”(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