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九十九章 哪有这么巧合

第九十九章 哪有这么巧合

王都的人口如今爆炸,在这么多人之中,认识的人之间若然能够相遇,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缘分。

当然,他们本应该是一起的才对。

“菜刀?”

听着格尔斯医生三人说起越狱之后的经历,洛老板颇有些好奇这其中关于菜刀的细节……但是格尔斯医生对于这把菜刀捂得十分的厉害,即使拿了出来也并未离手。

是这把菜刀。

那日洛老板在街上捡到,并且因此而与吉连认识的,就是这把菜刀……它是麦克斯亲手打造的,因而能够砍开警备司的枷锁,洛老板并未太过意外。

洛邱并未主动提起他此时正在为麦克斯被杀案的真相而奔走的事情,只是好奇这古堡三人组接下来会有些什么举动。

“我们打算报名参赛。”蒂娜缓缓说道:“这是我们唯一能够接触到卡萝公主的方法……只不过,现在看起来情况并不乐观。今日王都议论最多的事情就是,龙族女皇希尔达的降临……洛先生,我们都是一个队伍的,你应该和我们一同想办法胜出这盘游戏才对。”

古堡的三人组中,一般都是格尔斯医生带头发言,很少看会是作为女佣的蒂娜在主导谈话……或许是因为格尔斯医生已经不想要和洛老板说话的关系。

南小楠此时看看古堡三人组这边,又看看洛先生这边——她想也不想便站在了洛先生这边,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它子世界魔女根本不在意这点儿耗在【棋盘】世界的时间。

她的人生一直漫长,记忆之中的匆匆数十年,端的是真正的弹指一刹。

洛先生如果打算长久停留,她其实也巴不得——唯有长久的陪伴才能够攻陷一个人内心的净土……或许是作为真正的同伴,或许是作为知己好友,又或者作为更亲密关系的二人。

大腿抱定了,谁来也拦不住,她说的!

“蒂娜小姐看起来有些着急。”洛老板想了想道:“是发生了什么变故了吗。”

蒂娜点了点头,“想必,洛先生也应该清楚,瓦利先生也已经来到了王都的事情,他目前显然已经与龚琳娜小姐的从者在一起……瓦利先生在这个【棋盘】世界的经营到底有多深厚,即便是我们也无法全部了解。如果我们不能早一步于瓦利先生通关游戏的话,恐怕会有许多的变数。要知道,我们对于这个世界依然有许多的不知……”

“好啊,我们参赛吧。”

“……因此,对于瓦利现实来说,我们就像是……你说什么?”

洛老板笑了笑道:“我说,好啊,我们参赛吧。”

“你…答应了?”蒂娜似有些被打乱了节奏似的,一时间竟是忘记了接下来应该要说的话。

“我不应该答应吗。”洛老板好奇问道。

“并不。”蒂娜只好摇了摇头,下意识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

“看样子明日的大赛会如期举行。”洛老板旋即再次打断道:“既然是各人名义参赛的话,那么我们就在海选通过之后的舞台上见面吧……我和南小姐还有些事情要做,就不打扰你们了。”

“好……”

女佣小姐只感觉自己似乎无法说一个不字……不好之类的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直到,洛老板与南小楠已经消失在了茫茫人海当中。

格尔斯医生这时候轻轻拍了拍蒂娜的脸蛋,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现在知道了吧……这个家伙可怕的地方。”

蒂娜沉默不语,斯内夫先生则是皱了皱眉头,“什么可怕的地方?”

格尔斯医生淡然道:“你会发现,其实自己很难拒绝得了他任何的要求……假如,他提出了要求的话,仿佛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操控着你的感觉——所以,真不是因为我爱好出风头,才每次都主动和他进行交涉。而是我知道,在面对这种可怕之处的时候,我能比你们做得更好一些。”

“装神弄鬼。”斯内夫淡然说道,却不知道说的是格尔斯,还是他们队伍的临时队长。

格尔斯却是不理,“既然他答应参赛了,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好办了……以他在【棋盘】世界获得的能力,想必很容易就能够挺入决赛当中的吧。不管如何,只要队伍里面有一个能够接触卡萝公主的话,我们的计划也就可以展开了。”

格尔斯医生的计划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想办法靠近卡萝公主,并且向这位公主下毒……只有他格尔斯才有能力解开的毒。

到时候,他会以神秘医者的身份出现,宣布对卡萝公主的救治,那就能够光明正大地在王宫当中行走——至于到底要怎么召唤出王国的守护者,可选择的方法也就变多了起来。

这个计划是昨晚酒醒之后,格尔斯突然想到的,并且几乎没有得到反对,直接就拍板了下来。

至于醉酒的事情,虽然心感疑惑,但格尔斯翻查了醉酒之后的信息,却并未发现任何不妥之处——尽管心中依然抱着极大的疑惑,却也只能暂时将此归咎为那瓶藏在床底的陈年老酒,是真的老酒……够劲。

“不说了,趁着还有些时间,我要赶紧搜罗配置毒药的必需药材。王都这么大,应该能够找齐。”格尔斯医生此时微微一笑道:“我会让你们知道,队伍之中有一位医生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真是可靠呢,医生!”蒂娜看着他,满脸都是崇拜。

格尔斯医生此时却道:“我们还是不要留在这大街之上……或许,瓦利就藏在什么地方,窥视着我们。”

他已经来过了……蒂娜心中暗自想到。

……

……

——你已经获得活死人诺玛的【圣域之心】以及全部功力,打开了圣域的门扉,【死亡行者】职业满破,进阶成为【死亡圣者】。

——诺玛以灵魂作为代价,向你发动了【诅咒】,解除诅咒的条件是:杀死卡萝公主,杀死亚摩斯王,埋葬整个【艾尔尼斯】王国的王族,期限一年。

——一年之后如果失败,【诅咒】将会发动,你也会变成诺玛一样的活死人。

——活死人诺玛临终之前还有一些话想要和你说,你要不要听。

“我它妈的不想听——!”

才从浑浑噩噩之中清醒过来的唐天麟,瞬间就被【棋盘】的提示塞满了脑袋。

将一堆职业能力,等级提升之类的无用信息去除,当他知道自己已经被诅咒的事实之后,老唐此时心中简直无名火起。

——活死人诺玛未能说出临终之言,含憾而终。

“???”

唐天麟下意识张了张口,他看着此时瞪大了眼睛,嘴巴微张,似乎有些什么话想要说的活死人诺玛,愣是找不出骂人的话来——这家伙,这就被安排掉了,连遗言都未来得及说出?

“等等!他到底想要对我说什么?”唐天麟此时不禁皱起眉头,露出一丝急色,“至少让我知道,他到底最后想要说些什么!!”

只是这深藏在王宫地下的地洞当中,此时唯有唐天麟的声音在回响,却再也没有【棋盘】提示的出现。

等待良久,唐天麟知道自己不能继续等下去了……他看了眼死不瞑目的活死人诺玛,只能叹了口气,随后将诺玛草草埋葬,便爬出了这个地洞。

让唐天麟意外的并不是此时外边已经天亮……而是他所在的这个房间,似乎从昨晚开始,就没有人进入过。

他尝试打开了窗户,发现外边依然还有卡萝公主的亲卫队在看守——并且还是昨晚的那几个。

“什么事?”听到了动静,把守的亲卫队队员瞬间回头,沉声问道。

唐天麟试探性地道:“天亮了,我想要吃点东西?”

“时间到了,会有侍女将食物给你送来。”亲卫队队员淡然说道:“没什么事情,留在房间,不要出来。”

唐天麟只好再次问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够得到公主殿下的召见?”

亲卫队队员淡然道:“公主想见你的时候。”

说罢,这位亲卫队队员便直接将窗门关上……唐天麟不由得张了张口,看来自己钻了一晚上的地下,似乎真的没有被发现。

此时,在得知了活死人诺玛的遭遇之后,对于与卡萝公主的接触,唐天麟已经没有最初的想法——按照诺玛的遭遇看来,恐怕斗技场的魁首一直以来,都是沦为卡萝公主的玩物,不是被玩弄之死,就是侥幸活了下来,变成了公主的亲卫队。

唐天麟早就感觉到这些亲卫队的队员有些不同寻常……他们似乎缺失了情感,做事情也颇为的死板。

“还是,看看满破之后的新职业,都有些什么技能吧……圣域?”

唐天麟只好叹了口气,看看继承了诺玛的力量之后,他能够在【棋盘】游戏当中存活的资本到底增加了多少。

“不对啊……这从者的职业难道达到了上限之后,还能继续提升吗?”唐天麟此时怔了怔,“这岂不是已经打破了固定的规则?”

唐天麟此时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喃喃自语道:“总感觉,现在就算面对瓦利的话,也能……”

就在此时,房间门外传来了脚步声音——职业满破之后,唐天麟发现自己的听力变得超乎寻常。

他几乎想也没想,便瞬间发动了一个新的技能……【气息消除】。

这近乎本能的操作,让他瞬间看起来锋芒毕露,比起昨日在斗技场上战胜对手的时候,还要凌厉几分……但丝毫不是圣域该有的样子。

只见一名绝色的女子此时推门而入……女子的容颜,让唐天麟不禁有瞬间的失神——只是他心性历来坚定。

“你就是斗技场新来的魁首?”绝色女子此时淡然说道:“气势倒也不错,职业极限……看来这次斗技场确实送来了一个很好的人才。”

“你是……公主殿下?”唐天麟试探性问道。

“我叫劳拉,是殿下身边的侍女长。”绝色女子…劳拉此时淡然说道:“我来这里是为了告诉你,这几日公主殿下要与女皇陛下相聚,所以没空接见你……因此,现在对你有两个安排,看你如何选择。”

“劳拉小姐请说。”

劳拉道:“第一,你继续留在宫中,公主殿下将会在全国大赛结束之后,再抽时间接见你。第二,你现在离开王宫,以种子选手的身份,参加这次的全国大赛……或许,你可以以全国大赛冠军的身份,得到公主的青睐。”

“我选择第二个吧。”唐天麟想了想道。

劳拉深深地看了唐天麟一眼,便点头简单道:“会有人安排你出宫的……就这样吧。”

“劳拉小姐慢走。”唐天麟颇为谦逊地说道。

不久之后,有侍女前来,交给了唐天麟一份用在大赛之上直接进阶的信物之后,便让两名亲卫队队员,将唐天麟直接送出了王宫——这趟王宫之行,完全与他的本意背道而驰。

……

……

大街上。

洛老板忽然停下了脚步——对此,南小楠挣扎了瞬间。

她挣扎的是,到底应不应该扮作没有注意的样子,就这样直接撞上去——还是自己也跟着顿足下来。

按照学院派淑女的做法,无疑第一种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于是,挣扎瞬间有了结果。

正所谓只要胆子大,明天放产假!

它子世界学院派的魔女此时步子顿时跨大了一些,正要一头撞向洛老板的身后——还要调整角度的,最好是能够用自己柔软的地方,不经意地【重重】地碰上一下。

“南小姐,小心。”

“啊?”

一阵清凉。

南小楠此时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抬起了湿漉漉的脑袋……只见一位大妈此时正手拿着水盆,恶人先告状道:“看什么看!没看见我楼下贴了泼水警告吗!”

我特么只是想要来个学院派淑女的带球撞人?

“那边有家成衣店。”洛老板此时安慰似地道:“我们过去吧……会着凉的。”

南小楠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洛老板却又忽然说道:“最好买上一身男装。”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