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零二章 种子选手

第一百零二章 种子选手

粉色的烟弹在王都的上空之中爆裂……吉连依稀能够听到外边传来了一些嘈杂的人声,算算日子,今日应该是全国大赛的第一日选拔赛开罗。

只是身居在这个警备司最为优待的住房之中,就如同深宫别院一般,除了送来食物的下人之外,吉连唯一能够接触的人就只有天人穆。

然而天人穆自上次到来之后,就已经没有再次出现。

“看起来好热闹的样子……我也好想凑热闹啊。”

毕竟还是少年人,真正能够沉寂下来得的时间相当的少,人世的繁华正在向这位实际上等同于被软禁的少年伸出了诱惑之手。

“你就是吉连?”

但就在此时,房间的门前出现了一名面冷的男子……这并非是负责送来食物的下人,吉连第一次见此人,不禁皱了皱眉头。

“你是…什么人?”

面冷的男子淡然说道:“跟我来吧,有人要见你。”

“谁?”

“到了你就知道了。”面冷的男子向后一伸手,“请吧!”

身处在警备司的内部,吉连自问自己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此时只能听之任之……但如果是天人穆寻他的话,应该不会多了这番举动的。

“不知道天人穆大人在做什么?”吉连此时有意无意般道:“昨日他还说要来和我聊天的。”

面冷的男子却淡然道:“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答应你,但他今日不回来见你的……废话少说。”

说着,面冷的男子直接在吉连的身后推了一把,就像是押送着一名犯人似的。

——玛的,还说自己在警备司的地位很高……这不,这个冰块脸就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好么?

……

片刻之后,吉连随着面冷的男子来到了一处亭子之前。

他没想到的是,这个警备司竟然比他想象之中的占地还要大上许多——他居然在这里见到了一处小湖。

亭子就在湖中心,只有一条贴着水面的石桥通往……面冷的男子站在小湖的边缘,示意吉连独自一人走向湖中心的亭子当中。

吉连犹豫了片刻,但见那湖中心亭子处,似有一人正在等候,便只好小心翼翼地走去。

来到亭子之中,只见一名鬓角已经花白,脸色却是红润的男人,此时正在以湖水拭剑。

拭剑的男人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看他。

吉连却见这男人手中的长剑寒芒时隐时显,不禁下意识赞叹道:“这是一把好剑。”

男人停下了手来,“你懂剑?”

吉连摇摇头,“我不懂剑,只不过见过的武器也不少,好坏还是分得出来的……这把剑虽然锋芒隐藏,但隐约中却透露出一丝寒芒,如同冷月一般,日光照下依稀还有一丝红光泛起,想必是曾饱饮鲜血的真正凶器。”

“它快要十年没有沾过血了。”男人微微一笑,将剑随手放下,“这么多年来,我坚持用这个湖中的水来洗涤它身上的杀气,一直没有洗尽。”

这到底是杀过了多少人……吉连心中不禁暗自一惊。

他虽然不喜欢做一个工匠,老爹平日对于他也是近乎放养的态度,从来没有强迫过他学习任何铸造武器的技巧,但自小就在武器铺当中长大,耳濡目染,完全称得上行内人三个字的。

“先生…先生请我来这里,为了什么?”吉连只好试探性地问道。

“单纯只是想要见你一面而已。”男人微微一笑:“你不用紧张,聊天的时间不会很长,等会夸克会将你送回去的。”

“夸克……”吉连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

湖边处那名面冷的男人此时正抱着剑,一动不动地闭目养神站着。

“夸克算是我的半个学生。”男人随意说道:“跟着我的时间很长了,比天人穆还要早一些,不过天分没有天人穆高,但胜在勤奋,年青一代中,也算是少有对手。”

“天人穆大人……你的学生?”吉连似意识到了什么,脱口而出道:“难道…难道你是?”

“我叫里由罗。”男人……王国剑圣此时微微一笑道。

“剑…剑圣大人!”吉连颇有些不能淡定起来,这是他十几年人生之中,所见到过的身份地位最高的一位了……而且还是大陆上所传颂的王国剑圣。

民间都说这位剑圣大人是王国的护国之柱……早些年更是随着亚摩斯王南征北战,死在这位王国剑圣手中的它国圣者,很多!

“你和天人穆是同族。”剑圣里由罗却冷不丁说道:“不用多礼了,可以和他一样,叫我一声老师也没有关系。”

“这……”吉连先是一怔,暗想这样的关系也说不上能喊老师吧……可猛然醒悟了过来——这位剑圣大人已经知道了自己是出身高地?

“你和我当年的一位故人长得有些相似。”剑圣里由罗缓缓地说道:“我曾答应过他,会好好地照顾他的后人。听说你的养父麦克斯已经死了,接下来的日子,你可以在警备司住下去……在我这里,你会很安全的。”

吉连张了张口,正要说些什么。

剑圣里由罗却忽然将擦拭完毕的剑抛向了吉连,吉连只好慌乱间将剑抱着。

“你从未练过剑术?”里由罗好奇问道。

吉连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老爹一直反对我去剑术馆学习,他一直说学个锤子。”

剑圣里由罗轻笑了一声,“从今日起,我教你学剑。”

“???”吉连:“现在来学……不会太迟吗,剑术馆的教习说,学习剑术最好的年纪是从十岁开始……”

“不迟。”剑圣里由罗淡然说道:“只要有心,哪怕三十岁,四十岁也不迟。更何况,你是高地人……只要是高地人,就不会迟。”

说着,在吉连未能反应过来的瞬间,剑圣里由罗便忽然伸手将他抓住,随后拉着他直接跳入了湖水之中。

吉连大惊,本以为会被湖水灌口,但却发现落水之后,湖水根本无法逼近自己……只见他与剑圣的身周此时有着一层奇异的光守护者。

一路下沉,直到降落到了湖底之中……吉连竟是在这湖底之中,看见了密密麻麻的剑器!

这些剑款式不一,有些斑驳,有些断裂,有些却依然泛着一缕缕的宝光——这个湖底,犹如剑的坟墓。

“这里?”

“我叫它湖底剑冢。”剑圣里由罗缓缓说道:“这里埋葬的剑,他们的主人都曾今败在我的手中……每当击杀了一个剑客,我都会将他的剑抛入湖中。”

“为…为了纪念那些人?”

“一方面是。”里由罗随意说道:“另一方面,是为了喂养一样东西。”

说着,剑圣里由罗瞬间挥手,一道剑光斩出,只见湖底剑冢此时直接裂开,只见裂开支出透射出暗红血光,而在这血光当中,隐约地看见了一柄青色的长剑。

当吉连注意到这柄青色长剑的瞬间,却见青色长剑的剑刃与剑柄的交合之处,竟是猛人裂开……裂开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只暗红色的眼睛!

“这是什么东西!”吉连顿时大惊。

“剑魂兽。”剑圣里由罗缓缓说道:“天地之下,有着许多奇特的兽……有些会变成我们熟悉的魔怪的模样,但有些则会介于魔怪与兽,或者与器之间的型态。我早些年获得过一只濒临死亡的剑魂兽,将它放置在了这里,不停地以各种蕴含剑客意志的残剑喂养,总算是让它产下了两只幼崽……并且都已经成熟好久了。”

说着,不理吉连的反应,剑圣里由罗伸手一抓,便将裂缝之中的青色剑魂兽直接抓如手中,同时以手指划破了吉连手臂上的衣袖。

“你是高地人,身上拥有最纯正的高地血脉,可以驱使天下间所有的兽。”剑圣里由罗此时沉声说道:“这只剑魂兽将会融入你的身体当中,变成你的剑道根基……你将会有着无与伦比的剑道知识。”

“等…等等!等……”

剑圣里由罗此时已经直接将剑魂兽直接刺入了吉连的手臂之中……他手臂上的血色印记瞬间浮现,与其说是剑魂兽刺入手臂当中,倒不如说是剑魂兽此时正在被这血色的印记所吞噬着。

一些庞大的冲击正在他的脑海之中翻腾,他的意识在瞬间就已经被这庞大的冲击淹没。

湖底深处,吉连已经脱离了剑圣所释放出来的护罩……但他身上却持续地释放着一股股的剑光,将湖水一点不剩地全部隔绝。

看着此时的吉连,剑圣里由罗喃喃自语道:“这进展甚至比天人穆还要迅速一些……”

……

……

除了禁军之外,警备司全员也已经出动,为了维持大赛开幕的秩序。

但即便如此,沸腾的现场还是不断地有累死斗殴,践踏的事情发生……这对于整个王都的防卫体系来说,简直是地狱模式的挑战。

“大人!原来你在这里!我找你好久了!”

在国家广场旁边的一处高楼上,警备司的下属终于找到了正坐在人家屋顶上看风景和吃包子的次席大人。

“有什么事情吗。”

天人穆此时一副放空大脑的模样。

“我们的人手忙不过来了。”下属此时着急地说道:“现在大会还没有正式开幕,眼下陛下的队伍马上就要进场了,然而会场的混乱依然威能平息下来……那些禁军,现在是逢人就抓,不少无辜的平民也已经受到了牵连。”

天人穆打了个哈欠道:“这是个自由的国度,我们驱赶他们有什么很好的办法嘛……剥夺了民众的自由,只会让自己惹得一身麻烦。你要是不让民众参加集会,他们会疯掉的,到时候恐怕就连成为驻守的军队也得入场——当然,前提是他们能够越过龙皇结界进来。哈哈,等受伤或者死的人足够多了,他们就会乖乖听话的。”

“大人!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天人穆扰了扰耳朵,拍拍屁股站了起来,“现在确实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也应该入场了。”

“入场……入什么场?”下属下意识问道。

“当然是入场参加大赛啊。”天人穆此时理所当然地道:“这是云集了各地青年强者的大赛,没有了我参加,能有什么看头?”

“大人……大人?”

天人穆此时已经纵身一跃,如同大鹰展翅般,落入了会场当中。

……

……

很快,亚摩斯王便已经在簇拥之下,来带了大赛的会场——然而国王只是简单地说了几句话之后,便直接离开,并没有打算观看接下来赛事的打算。

这只不过是第一天的淘汰赛事而已,对于许多有意在此时物色人才的人来说,都不会是什么很好的时间。

最起码是百强赛事的时候,才是贵族们心中开始值得期待的赛事。

但对于普罗大众来说,即便是海选赛,也是值得凑一场热闹的盛事啊……因为,这个比赛是不禁止杀戮的。

你可以击败你的对手,让他投降,同时也可以不接受投降,将对手直接击毙在赛场之上。

“拿到了,比赛的号码凭证……这是你的洛先生。”南小楠此时在人群之中挤了回来,“如果一直赢下去的话,起码也要十几轮下来,才能够进入明日的淘汰赛……毕竟参赛的人真多。”

洛老板倒是不怎么在意,只是笑了笑便将上场的凭证收好。

南小楠耸了耸肩,只好也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但此时人群之中开始骚动。

“走开!走开!本大爷是上将军推荐的种子选手,不用参加海选,给本大爷让开,我要近距离观察一下这一届选手的资质……这都什么选手,瘦得像猴子似的,能拿的起武器吗——走开!走开!”

只见一名胸肌发达,背悬大剑的剑士此时粗暴地人群之中将人撞开。

推推撞撞。

眼看就要推拥到自己所站着的这个地方……南小楠此时眼珠子一转,便一边大声叫嚷让身边的选手莫要推搡,一边哎呀呀地往洛老板的身上挤去。

“哎呀呀,好挤啊!洛先生,好挤啊!我们先到那边去吧……好挤哦?”

挤……南小楠忽然眨了眨眼睛,挤是挤了,但却是她被人群给挤了出来。

——真浪费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南小楠摇了摇头,却见洛老板此时也被人挤了出来,便连忙走了上去——但此时洛老板却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

“刚才那个走过的高大剑士掉地上的东西。”洛老板将东西拿起,发现原来是一块牌子。

“咦,这是种子选手的凭证!”一名拥挤之中的战士惊叫了一声。

瞬间,拥挤的人群顿时安静了起来……众人更用力地拥挤了——拥挤着空出了空位置来。

“他居然是种子选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