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零四章 【无可名状之存在】

第一百零四章 【无可名状之存在】

不断地有选手从赛场上被打落,然后被抬走……这当中,不少已经是冰凉的尸体。

大赛并不禁止在比赛途中痛下杀手。

到这个时候,才能够感觉到【艾尔尼斯】王国极度尚武的气氛。

如今,海选赛场地,大部分的地方都已经被鲜血所染红。

“恭喜你,只要再胜利一场的话,就能够进入下一阶段的比赛了。”

海选赛场分场的小裁判此时正对着自己名下的一名选手发出了善意的提醒——此人已经连胜了七场,并且都是一击让对手毙命,实力颇为的强横。

“再胜一场就要晋级了吗。”

“没错,恭喜你了。”

“那这场我弃权吧。”

“你…你说什么?”

“我还打算在这里多打几场。”选手用着一种让小裁判颇为胆颤心惊的笑声说道:“可以的话,请将我安排去多人的败者复活混战的赛区,听说那是一次至少百人以上的混战呢。”

真…真是个嗜杀的疯子。

小裁判下意识地打量着眼前这个连胜了七场的选手——面相十分的普通,但浑身却散发着一种骇人的血腥之气。

他不禁看了眼这名选手的名字:利瓦。

……

……

下一阶段的赛场场地之中。

只见不断有从海选赛赛场入选的选手通过通道走入——当然,人数已经锐减了许多。

不过,能够通过海选赛事的,本身实力已经不俗……对于【棋盘】世界的职业者们来说。

“从这个阶段开始,就不是简单的抓阄对决了。”莫桑此时指了指第二阶段场地的几座巨大无比的建筑物说道:“从这里开始,你们需要一一通过这些建筑当中的考验,唯有全部通过的选手,才有资格进入真正的决赛圈。”

南小楠下意识地眺望着……这几座阶段建筑似乎是刚刚才完工不久,许多地方甚至还残留着建筑时候的废料,“这里面,都有些什么?”

“具体我不清楚。”莫桑摇摇头道:“毕竟我不用参与这个阶段的选拔,所以没兴趣了解。不过听说每个建筑之中的危险都不一样,并不是简单的武力就能够通过。”

洛老板此时看着已经有选手直接走入这些建筑物当中,“这么说来,海选赛与第二阶段的选拔是同时进行的?”

莫桑点头道:“因为人数是在太多的关系,所以才这样设置的。其实只有到了第三阶段的决赛圈,才会真正地引起重视。不过对于普通民众来说,还是第一轮的海选比较有看头,毕竟是拳拳到肉,能看见杀人的地方,不像这里,只有几座大建筑,里面发生什么事情,都无法看见……好了,小兄弟,我就送你们到这里了,希望能够在决赛圈上看见你们。”

一开始也没想到居然会因为这个莽汉的帮助,直接跳过了第一轮的海选赛……南小楠此时也不吝啬地道谢了几句。

“对了,小兄弟,我刚才给说的事情,记住不要告诉别人。”莫桑此时又神神秘秘地将洛老板拉到了一旁,“就算你睡觉的时候不小心说梦话说漏嘴了,也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是我告诉你的。”

洛邱状若无意道:“我应该没有说梦话的习惯。”

莫桑点点头——他是种子选手的关系,此时可以直接离开第二阶段区域的,但他似乎并不放心的模样,并没有马上离开,反而是走到了第二阶段区域终点站的位置。

终点区域相对来说,人数就要少了许多,三三两两的样子……此时,已经有最早的一批通过了第二阶段考验的选手,来到了这个终点区域,等待认证,随后直接通往最终的决赛区。

这些通过了第二阶段考验的选手,才是莫桑今日打算重点观察的。

“看来建筑内部的考验相当的困难啊……这些家伙每个人的气息都不算弱,但几乎身上都带点儿伤势。”莫桑默默地眺望着还在等待进入第一座建筑的洛老板与南小楠,嘀咕着说道:“小兄弟加油啊!”

“莫桑,你怎么在这里?”

就在此时,一道呆着点儿吊儿郎当味道的声音在莫桑的耳边响起——莫桑瞬时皱了皱眉头。

他认出了这道声音,“是你,天人穆!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外边看管秩序才对!”

“也没有规定说,警备司的人不允许参加大赛吧?”只见警备司的次席此刻耸耸肩说道;“当然,警备司清苦,连一块种子印证都没捞到手,我就只能按照章程打到这里来了。”

莫桑顿时捏着指骨,噼啪作响,“真是期待啊……将你打成猪头的样子。”

天人穆此时却一侧头,冷不丁问道:“莫桑,你刚才带来近来的那两个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莫桑下意识皱眉道:“我和他们有什么关系,跟你又有什么关系……怎么,你打算对我的朋友出手?”

“朋友?”天人穆狐疑着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莫桑一眼。

“有什么问题?”

天人穆摇了摇头,“没什么了……你在这里呆着吧,我先到下一个区域去了,就这样吧,莫大头。”

“我说了,不许这样叫我!”莫桑此时一愣,随后大怒:“我最恨人说我头大!”

说着,莫桑拳头捏紧,胸肌抖动,眼睛瞪得如同牛眼,便将巨剑一拔,怒道:“不用等决赛了!决斗吧!天人穆!这次我一定会打败你!”

来势汹汹……是真的来势汹汹。

天人穆此时眯起了眼睛,身体急速地王后暴退而去,并且冷不丁地扔出了一个包子——包子落点在莫桑下一个踏步的位置。

随后莫桑身体一滑,大剑直接劈向了地面,一道巨大的裂缝顿时裂向了区域的边缘部分——众人惊动。

“这家伙的蛮力还真是……”天人穆此时嘀咕了声,趁着骚动,二话不说便闪身离开。

莫桑一下子没有了天人穆的踪影,气得破口大骂:“今日谁打扫的地方!这地板很滑!真的很滑啊!!”

……

“这个莫桑的蛮力,确实有点……”

大剑差点儿点第二阶段的场地直接一分为二……这动静是瞒不过的,冲天而起的灰尘,恐怕在外边的海选赛场地也能够看见,更不要说它所带来的动荡。

南小楠颇有些咋舌……到底是技能的威力,还是单纯的力的表现形式,她很容易就能够分辨出来。

“这位莫桑先生的力气,还不止这些。”洛老板此时随意说道。

南小楠靠近上前,目光一转便道:“洛先生,我发现了一个问题……似乎越是不简单的人,就越容易会聚集在你的身边。”

洛老板随意一笑。

其实这还算好的……他现在能够自由地关闭店铺对于外界的吸引,也才有了如今空闲的状态。

但即使这样,也确实如同南小楠所说的。

“而且……”南小楠此时却突然话锋一转道:“不管他们心中都带有什么目的,来历如何,都会自然而然地给予你方便。”

“南小姐,你想说什么。”

南小楠眨了眨眼睛道:“你不是让我凭自己的能力,找到你真实的身份吗?那么,至少应该允许我进行一些猜想吧?我承认我没有直接给出答案的能力。”

“那你现在的猜想是什么。”洛老板颇有些好奇道。

南小楠却笑了笑道:“洛先生,这么快就想要让我交答卷了啊?”

洛老板摇摇头,随后淡然说道:“给人以方便,同样也给自己方便。我想,谁也不喜欢碰到一些麻烦的事情……比如这样。”

“比如这样?”南小楠怔了怔,下意识地看相了四周。

就在此时,只见一些即将要进入第一座建筑物的选手,忽然联袂而来……一共是五个人,五人身上都染了不少的鲜血,应该是在海选赛场上厮杀所染的。

只是他们身上并没有明显的伤口——显然,这都是对手的鲜血。

“比如类似与这种,你接下来是打算看到麻烦,还是看到方便。”洛老板随意笑道。

南小楠下意识道:“麻烦又怎样,方便又怎样?”

“那就先感受一下麻烦吧。”洛老板随意一笑。

话才刚刚说完,靠近而来的五名选手,脸上便露出了一丝倨傲之色——只见为首的一人此时放声说道:“两位,既然能够通过海选赛事,也是不容易。接下来第二阶段的考验困难重重,我们应该守望相助才对。我已经找到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打算一同闯关,不知道两位有没有兴趣?”

南小楠此时看了眼洛先生,又看了眼说话的这名选手,想了想道:“如果我们同意的话,你们就会在考验的时候,将我们当做是挡箭牌吧?看我们比较弱小,比较好欺负对吗?如果我们不同于的话,你们就不介意在这里下黑水,让我们无法参加接下来的考验?”

“和聪明人说话真是好。”为首的选手此时冷笑了一声:“不过你放心,看在你也有几分姿色的份上,我们会好好照顾你的……至于你的同伴嘛。”

几人都同时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声来。

南小楠皱了皱眉头……这显然是麻烦的一种——当然,对于这种麻烦,她压根没有放在心上。

但它始终也是一种麻烦——麻烦到来时候,她毕竟需要将之打发。

“好吧,接下来的局面不过就是,好好地教训一下这种不知死活的家伙,完成最常见也是最老套的无脑式打脸……”南小楠看着洛老板,颇为无奈地说道:“现在如果变成方便,又该如何?”

“再来一次就可以了。”洛老板笑了笑说道。

“啥?”南小楠不禁怔了怔,“再…再什么?”

“再来一次。”

她甚至有一种抽离的感觉……一切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当现实与抽离感的矛盾感觉瞬间消失的时候,便是回到了原点。

南小楠目光顿时变成了骇然。

“两位,既然能够通过海选赛事,也是不容易。接下来第二阶段的考验困难重重,我们应该守望相助才对。我已经找到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打算一同闯关,不知道两位有没有兴趣?”

这话,她已经听过了一次……然而这一次,这话并不是对着她或者是对着洛先生所说的——这话,赫然是那几个临时组队的家伙,抓住了另外两个落单的刚刚通过了海选的选手所说的。

对象……对象竟是发生了更替!

这就是……再来一次!

但是时间……时间呢?

时间仿佛被偷走了一样,又仿佛是倒流——发生与未曾发生,过往与现在,一瞬间,南小楠的大脑几乎要炸开似的。

“刚才的是……”她下意识地看着洛老板。

洛邱此时随意说道:“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类似的事情,总是会发生……任何你觉得如何荒唐,如何愚蠢的事情…故事,它总能够在真实当中找到更为荒唐的原型。”

“所以,看似平淡无波的路途,只不过是因为完全从荒唐的现实当中抽身而出……”南小楠此时喃喃自语道:“虽然看起来平淡无波,但假如真的能站在你的角度,从你的视线看去的……这将会是,真正意义上【无可名状之存在】的层次……”

“【无可名状之存在】?”洛老板讶然道:“好特别的形容词。”

南小楠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因为找不到该如何形容,甚至描述这种意义上的存在……生灵的关系,所以才是无可名状。次元的虚空之中,曾经流传过拥有相似能力的存在,它们是一些比现今虚空內一些亘古巨头更为古老的家伙。”

说着,南小楠忽然看向了洛老板,缓缓说道:“从来没有人知道它们的名字,它们的一切。但为了更好地记忆这些家伙,我们还是习惯性地给予了它们特别的称呼:【无可名状之存在】。”

“也就是说,类似这样的程度,果然还是拥有可以做到的家伙。”洛老板此时点了点头,随后笑道:“南小姐果然见识不凡。”

她可没有在意这种称赞,只是瞪大了眼睛,“什么叫……类似这种程度?”

“到我们进去了。”洛老板此时笑了笑道:“我先进去吧。”

但见这位洛先生悠然而去的模样,南小楠的脑海中开始画出了公示来。

难道。

??>【无可名状之存在】>亘古巨头>虚空大能>……

“??是什么?”南小楠此时两眼问号:“超纲了喂!”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