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零五章 错失的十秒

第一百零五章 错失的十秒

在黑水的说话之下,洛邱维持着沉默。

这里原本就十分的安静,而现在则是一下子变得针落可闻般——至于那些小妖幼崽,似乎是因为那一道青金雾气的原因,并没有受到惊动。

直到黑水放下了手来,那一丝激动的神情渐渐褪去,洛邱才开口道:“已经可以冷静下来了吗?”

黑水吁了口气,却忽然苦笑道:“看你沉默,我就知道这种东西我买不来……如果只是用我的一切就能够换来妖族的未来,我是把自己看的比起整个妖族都要重要。”

不曾想到俱乐部的老板此时却道:“客人您希望的东西可以从我们的手中买到。”

“什么?”黑水动了动嘴唇,一脸的不可思议,“真的……真的可以买到?”

洛邱淡然道:“客人的要求是让我们站在妖族这一边的话,完全没有问题。您所出的价是您的所有,是吗?”

黑水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洛邱目无表情道:“那样的话,足够我们站在妖族这一边,大约十秒钟的时间。”

“十秒?”黑水皱了皱眉头。

她突然有一种被戏弄般的感觉。十秒到底有多长?不过区区几下呼吸的时间!这个人站在这里,兴许只是发呆一会儿,就已经过去!

如此短暂的十秒钟,到底能够做到什么?所谓的站边……站的十秒钟的边,代价则是自己的所有,从生命到灵魂?开什么玩笑?

“果然啊,传说你们那是比深渊还深,比黑暗还要暗黑的地方。”黑水冷笑了一声,“这种交易,我不做也罢!”

洛邱轻声道:“您是客人,主动权自然在您手上,我们不会强求……”

说着,洛邱的手上凝聚出来了一种没有印记的黑卡,缓缓地飘到了黑水的面前,“……有需要的话,客人可以通过它,来到我们的面前。”

黑水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把这种黑卡收好了起来。她看着洛邱,咬了咬牙道:“我要恢复我的伤势,如果用寿命交易的话,需要多长的寿命?”

洛邱很快回答道:“如果只是恢复到受伤之前的话,十年。”

黑水皱了皱眉头道:“我如果自己恢复的话,五年的时间就差不多,你们居然开价十年!”

“客人五年后或许可以自己痊愈……”洛邱微笑道:“但借助我们,马上就能好。差的五年,就在这里。”

黑水咬牙道:“那就交易吧!”

不到她不做这一单交易。如今拖着重伤的身体,不说五年自己痊愈,可能短时间内就会被那臭道士羊泰子找上。

当然,她不是没有考虑过让俱乐部除掉羊泰子的这个方案,只是想来这个代价定然更大一些——然后这甚至是最划不来的交易。

她要是痊愈了,要应付羊泰子自然轻松,也犯不着用更大的代价换来一些自己能够实现的事情。

伴随着打开的羊皮卷轴,黑水身上那巨大的伤口所带来的痛楚也在快速地消失。她的皮肤甚至恢复到了原本光滑的模样。

只是与此同时,她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元气锐减了不少……那些维持着她生命的重要东西。

也就是她的寿命,就这样轻易地被扣除。

但黑水半点谢意也没有,而是不冷不热地讽刺道:“那臭道士花了代价让你重伤了我,我也用自己的寿命让受到的伤痊愈……结果我和那臭道士之间的问题并没有解决,而你们却轻松地做成了两单的生意。果然是站在客人的一边啊!”

“嗯,有时候我也会吐槽自己的这家店。”洛老板淡然道:“不过,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接下来,你是打算出去和羊泰子继续未了的仇怨?”

黑水冷笑道:“那臭道士本身的功夫不怎样,可是逃跑的本事还有。十年前他重伤还能从我手上走掉,十年后难保不成。他走掉,再一次找你对付我,这样一来恐怕买的就不仅仅只是重伤我这么简单!你居然我还会去找他硬碰吗?我会离开这里,从那臭道士面前消失,他找不到我,自然也不会冒着巨大的损失找你们。而且,就算他现在取回了这道观,也不一定会好过。毕竟过了十年……你让他自己好自为之,小心夜里多了些不速之客吧!另外,更加重要的是,我现在就不想你们有生意做!”

果然女人都比较记仇的吧……嗯,雌性?

洛邱没有说话,而是在黑水面前点了点头,原路离开了这个洞穴。

……

……

原路返回到道观之前,洛邱看见羊泰子还是躺在地上不愿意醒来的模样,便蹲了下来。

羊泰子的徒弟展儿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睛。

洛邱却淡然道:“道长,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把交易金收取了。当然,你当作没有醒来的话,也不碍事。”

羊泰子的眼皮忽然动了动,随后缓缓地睁开。老道士的估计不修道的话,是可以成为影帝级别的人物了。

“嗯……洛老板,我昏迷多久了?”羊泰子揉着自己的额头坐了起来,“见笑,见笑。展儿……那蛇妖逃掉了,你快快进去观里,看看有没有被弄坏了什么东西!”

展儿连忙点点头,想着师傅担心的事情确实也是,便急忙忙地跑入了道观之中。

羊泰子此时看着洛邱,带着点敬畏道:“洛老板,但求轻手一些。”

洛邱也不打算拆穿,只是忽然伸手按在了老道士的胸膛上,像是抓取什么般的动作,一下子拉出。

羊泰子脸色微变,一瞬间头发尽数变得苍白如雪,而脸上更是多出了大量的皱纹。

五十年的寿命啊!

羊泰子的心在滴着血,却也只能够强颜欢笑道:“这次,实在是感谢贵铺的相助。”

明明是亏本亏到了姥姥家去了,却还能够笑脸迎人,洛邱不由得有些佩服羊泰子的沉得住气。

所以洛老板也颇为虚伪地回应道:“道长客气了。”

“本观地方虽然偏僻,不过也算是清静的地方,洛老板不妨小住几天?”羊泰子接着说道。

洛邱摇了摇头。

他看了一眼优夜,女仆小姐很乖巧地走到了他的身边。与此同时,洛邱默念了一声回归,二人便从羊泰子的眼前消失不见。

羊泰子默默地等了片刻,直到确信人真的离开了之后,才忽然一下子地跳了起来,抖着一头白发如疯子般,马上就向着那道观之中就大声地嚷道:“展儿!快快去为师房间的坑下找找看,为师藏着的那根千年人参还在不在!没有人参吃,为师要死啦!!”

五十年啊!元气大伤,简直不要太凶残!快补补!!

……

……

优夜端来了一杯清水,这已经是在俱乐部之内了。

放下了水杯的女仆小姐此时抱着手中的托盘,轻声道:“真是可惜,黑水没有选择购买那十秒的时间。”

这已经是回来之后的谈话了。

女仆小姐淡然道:“她根本不知道,这十秒代表的是什么。”(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