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一十章 愤怒,爱,死,似是故人来

第一百一十章 愤怒,爱,死,似是故人来

战斗四起,破坏从大赛会场开始,以恐怖的速度蔓延全城,王都警备司的全员都已经看见了召集的信号……他们以特殊的渠道进行着指挥,并且以极快的速度投入到了救援的工作当中。

天人穆不在,手持剑圣里由罗手谕的夸克,此时俨然掌控着整个王都警备司的力量。

然而,坏消息不断传来……这让夸克完全没有半点高兴的感觉。

“老师让我进行救援,或许是想要看看我在这次行动当中的表现……”他默默地看着下方警备司的手下忙碌的身影,心思却渐渐复杂起来。

“我跟随老师这么多年,到头来还需要通过这样的考验才能够勉强获得剑魂兽……天人穆与那个吉连,只是一句故人之后,就能抹去我这么多年的努力,走在我的面前。”

他冷笑着打量着这个混乱的王都,嘲讽着道:“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人生?”

“大人!第三大道!第七区!还有克里姆河畔……东城区,西城区,以及中央城区,都发现了打量发狂的职业者以及民众!他们一见活人就发狂攻击,而且不惧痛楚……禁卫军的士兵已经在第三大道与这些发狂的人类开战了!”

“你说什么,发狂的人?”夸克猛然转身,“怎会这样,能查清楚原因吗?”

“太突然了,根本无从查起!”属下惊慌地说道:“只要一旦被这些发狂的家伙攻击受伤,就会变成和他们一样!我只是到禁卫军的战士一开始不知道,吃了亏,大批的士兵也被感染了,他们已经从几条主要的大道开始撤离,目前正在向王宫的方向收拢。”

“城防卫队呢?”

“别提了!有一伙职业者趁混乱闯入了城防卫队的指挥部,城防卫队的总督遇刺身亡,另外还损失了几名高层,现在整个城防卫队的指挥系统乱作一团……加上王都的厮杀,以及恐怖的突然病变疯狂蔓延,他们早就自顾不暇,甚至也开始紧缩……现在,就只剩下我们的人,还在努力地疏散着民众。可是大人,城内的庇护所已经快要容不下了。”

“总长让我们尽可能多地拯救民众。”夸克此时沉声说道:“传我得命令,打开警备司大院,收纳逃难的人,并且直接征用警备司大街上方圆百米內的所有建筑,派人守住四方!既然庇护所不够用,那么我们就临时打造出来一条庇护的大街吧!”

“如此一来,只怕…只怕我们的人手不够用。”

“路上应该还会有走散的城防卫队的将士,尽可能地暂时收编他们。”夸克此时飞快地说道:“以剑圣的名义……现在是灾难时期,就不要管体系的问题,如果有捣乱的,直接以战时叛国罪,斩了才汇报吧!”

接着,夸克又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直到下属领命而去,他才急忙忙地返回警备司大院的湖中亭处。

王都发生的事情,已经完全无法掌控……情况的危及甚至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这个时候,夸克知道自己只能够寻剑圣里由罗商量。

尽管这样可能会降低老师对自己的评价……然而不量力而为之,最后让事情更为的糟糕,恐怕老师对自己的评价只会更低。

但剑圣里由罗此时并不在湖中亭……当夸克再次返回的时候。

“老师……不在了?”

看着空荡无人的湖中亭,夸克不禁皱起了眉头,他甚至未能在这里找到任何剑圣留下的信息——也就是说,剑圣里由罗就这样突然离开,并且不打算告诉任何人?

或许,是因为太急的关系?

夸克心内此时不禁有些凝重……他下意识地看着残剑湖的湖面——从吉连开始植入剑魂兽开始,剑冢之下就会传来一股隐晦的气息。

可现在这股气息消失不见了……吉连,显然也已经不在这残剑湖中。

或许是被剑圣带走了?

“可他们去了什么地方……并且为什么没有通知我?”不夸思来想去,躁动不安地在湖中亭来回地走动着——终于,他走进了一下。

平静的湖水就在他的脚下,只要再往前一步,他就能轻易落入湖水当中……他微微抬起了脚来。

“第三只的剑魂兽要不久也会成熟……我只是看一眼,并不打算做什么。”他自言自语一番,“第三只剑魂兽马上就要属于我了,看一眼,又能如何。”

一咬牙,夸克纵身一跳,直接跳入了湖水当中。

年轻一辈当中堪称强大的战力,让他能够轻松地隔开剑湖的湖水,轻松的沉入湖底的剑冢当中。

可当夸克站在了湖底剑冢的时候,他便整个人都呆立当场!

无数的残剑原本埋葬在这里,散发着它们经久不息的意志……可如今,这些蕴含着强烈意志的残剑,竟都是黯淡无光,仿佛已经耗尽了一切。

夸克脸色剧变,他眼中闪过一丝惊恐之色,二话不说就跳入了剑冢的裂缝当中。

“怎会这样……为什么剑魂母兽会死了!为什么死了!!”

“母兽没有了……我的剑魂兽也没有了……都没有了……没有了……”

“老师……你骗了我!这么多年……你骗了我!!”

“……根本,没有第三只的剑魂兽!!”

“你宁愿把它们送给所谓的故人之后,也不肯给我这个在你身边如奴仆般伺候你的学生啊……里由罗——!!!”

……

砰——!!

警备司的大院深处,猛然传来了一道巨响。

那是剑圣所在警备司隐居的地方,即便警备司的人,也轻易不能踏入……可巨响传来的瞬间,还是让防卫的人,不得不前往察看。

众人来到了残剑湖边,只见空气之中此时正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水雾……而夸克此时就在这水雾之中,目无表情地缓缓走出。

他一向如此,神情冷峻,众人见怪不怪。

“夸克大人,发生了什么事情?总长呢?”

“老师有事情临时离开了。”只见夸克目无表情地说道:“他临走之前,将警备司暂时全权交托给我……我们该做什么,就继续做什么吧。谁来告诉我,外边的警备防线,组建如何了?”

“快了!我们的人正在引导城内逃亡的居民往这边撤退。”

“嗯,我会到现场直接指挥,你们都随我来吧。”夸克说着,便直接走在了众人的前头。

一名下属此时却忽然赶上前来,低声问道:“大人,总长大人不在,王都现在又这个样子,我们现在急需要做的,是否应该将天人穆少总长请回来主持大局?”

夸克猛然停下,随后点了点头,“是应该找他回来的……你带几个兄弟,去将天人穆找回来吧。这个时候,他还要在外边浪荡,有失职之嫌疑了……去,将天人穆给我押解。”

“夸克大人?”下属此时不禁一惊,惊恐地看着。

后面,听到了夸克言论的众人,俱都是一脸吃惊的模样。

只见夸克此时却忽然轻笑了一声,“我是说,不用这种严厉的口吻,你们怎能让天人穆心甘情愿的回来……我们这位少总长的个性,你们还不了解吗。我不过是想要吓唬一下他,让他明白自己的懒散而已。”

“原来如此。”下属们顿时松了口气似的,“我明白了,属下一定会尽快将少总长带……嗯,押回来的!”

“我们也去吧!王都太大了,多几个人,效率会更高一些。”

余下的几人纷纷说道,接着便飞快地转身而去。

就在此时,众人身后猛然泛起了一股寒光……眨眼之间,这几名警备司的老资格便瞬间倒地不起……他们的咽喉处,均有一条细微的血痕。

“在你们心中,就只有一个天人穆吗。”夸克冷漠地走过这些尸体,“你们是否忘记了,我才是里由罗的第一个学生。”

他手中长剑一挥,长剑斩在了岩石之上,划拉出来了一道火花,随后长剑一挑,火花便飞溅而出,直接落入了几名警备司老资格的尸身之上。

大火在燃烧。

“没有了剑魂兽,我唯一可以成就圣域的机会,或许就只剩下……”夸克此时目光王宫所在的方向,呢喃着说道:“龙族女皇所赐予的龙族圣池了吗……”

……

……

闪电速度似的长枪,在瓦利的身边不断地绽放出一朵朵银色的枪花。

后方,是不断倒塌的建筑。

王宫的侍女长劳拉,此刻似乎真的动了杀心,每一次的出手,都蕴含了无尽的杀机。

“为什么不还手?”

一轮急速的进攻无果之后,劳拉便停了下来……作为外来者,他们不仅仅能够用最快的速度获得远超这个世界职业者的力量,并且还能够再次一步步地变得更为的强大。

曾经,眼前这个外来的男人,就以一人的力量,覆灭了大半的大陆龙族,让大陆龙族重创——那时候的她,还只是一个尚未彻底成年的龙族。

“我为什么要还手。”瓦利先生摇摇头:“如果我要对付你,昨夜在王宫当中,我就可以出手……劳拉,你应该知道,我从来都舍不得伤害你。”

“当年,你屠杀了大半龙族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不会伤害到我?”劳拉长枪一举,“我多少亲人都埋葬在你的手中……我真的很后悔,当初为什么要为你引路,将你带入龙族领地!受死吧!”

她倾尽了所有的速度,挥出了一枪……却见瓦利先生此时竟是不动,甚至张开了双手,任由她的武器就这样刺向他的胸膛之处。

惊天的杀机在即将要击杀的瞬间,猛然变得混乱无比……劳拉硬生生地扭动了一下手腕,长枪便瞬间避开了瓦利先生的心脏,却也已经直接刺穿了他的胸膛。

“你为什么…不躲?”

只见瓦利先生此时露出了复杂而痛苦的笑容,手掌轻抚上了劳拉绝美的脸庞,“很抱歉,我曾经对你的族群做了那种事情……我无力去辩解什么,因为对我来说,这个世界是陌生的,我不属于这里,对这里的任何人,任何事都没有认同的感觉。因此,我可以毫不犹豫地为了完成我的任务,而伤害了你的族群,甚至你的亲人。可是……可是唯有你,唯有你不一样。”

“别说了!”

“即时,在我完成了当时得使命,离开了这个世界之后,我依然无法忘记,我和你之间的相遇。”瓦利先生脸色渐渐苍白,“唯有你,才让我对于这个世界,存在着如此一种真实的眷恋……唯有你,对于我来说是那样的不同。劳拉,我愿称你为我的唯一……我想要,我真得想要带着你离开这个世界。”

“别说了啊——!!”

“对不住……”瓦利先生咳出了一口鲜血出来,缓缓倒地:“我离开了……那么久,才回来。”

“瓦利!!别死——!”

眼看着瓦利就这样倒入自己的怀中,劳拉猛然惊恐地抛开了手中的长枪,她抓住了自己的头发,凄厉地惨叫了数声。

猛然,她将瓦利先生的身体抱起,双目失神,“我不会让你死的……我绝对不会让你死的……我会救你的,我会救你的……”

冲天而起。

劳拉才将瓦利抱走,原地处,一抹暗影冷不丁地从空气中浮现……他之目光目送着劳拉带着瓦利先生离去的方向。

“这就是你让我观察劳拉的原因吗……我的王。”他缓缓吁了口气,紧接着,便又再次化作了阴影……很快便消失了不见。

……

……

“放我进去,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禀告陛下——!”

公主殿,禁卫军的统领满脸着急之色地站在门外,却被公主亲卫队的人直接挡住。

“公主殿下正在于陛下用餐,不允许任何人打扰,有什么事情,等用餐完毕了再说。”

“该死!你知道王宫外边……王都现在倒地发生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吗!”禁卫军的统领此时霍然大怒,“你这只狗!你敢挡我去路……我才是禁军的统领,你们理论上也是我的下属!让开,否则死!”

银光一闪而出。

禁卫军的统领此时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些公主的亲卫,竟然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向自己动刀子……而且还是冷刀。

猝不及防地,禁卫军统领的首级已经抛向了半空之中,热血还在飘洒。

“来人啊,将尸体收拾了,将地板擦干净。”

说罢,他们便各自站回了各自的岗位……像是傀儡般地站着。

忽然,他们似有所感地抬起头来,只见火光所映照的夜空之中,此时正有什么东西在飞速地靠近着……似乎是,一只拥有飞行能力的魔怪!

……

公主殿门外发生的事情,并未影响到公主殿内的一切……甚至王宫外的动荡声音,在这里也极为的轻微。

唯有被火焰所燃烧的半个夜空,还能够清晰地看见。

侍女们此时正忐忑不安,却又不敢发出任何一点声音地站在了公主用餐的餐厅里,伺候着希尔达女皇,亚摩斯王,以及卡萝公主的进餐。

宽长的餐桌上,此时放着三分不同的伙食……亚摩斯王面前的是一份精致的餐单,而希尔达女皇的面前却只有一杯清水。

卡萝公主不同……她面前的都是一些新鲜的血肉——绝对鲜血——高端的食材,甚至不用烹调。

“说起来,好像不见了劳拉。”希尔达女皇此时忽然说道。

嘴巴都塞满了鲜肉的卡萝公主道:“我让劳拉去给我找些新的玩具来,我太胖了,饭后要消消食哦,母亲!”

“怎会。”希尔达女皇笑了笑:“我的卡萝,最健康不过了……不过,这么快就要新玩具了吗?你想要的大赛冠军,应该很快就能出现了才对。”

“没事。”卡萝公主仰起头道:“我都能【吃】得下!”

女皇希尔达随意一笑,接着却忽然看着亚摩斯王:“亚摩斯,我听说在我来之前的前两日,你接连碰到了刺杀……刺客甚至还直接闯入了卡萝的住所。这个刺客,与我昨天晚上碰到的那个,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吧?”

“早前入宫意图行刺卡萝的第一个刺客,全程蒙着脸,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亚摩斯王放下刀叉,擦了擦嘴唇,漫不经心道:“不过既然你在这里了,想来这个刺客,就不敢再出现了吧。”

就在此时,一名侍女匆忙地快步走入,心惊胆颤地道:“女皇陛下,国王陛下……刚亲卫队的队员来报,说有一只魔怪正在快速靠近王宫……魔怪上似乎还驮着了几个人!”

“哦?”希尔达女皇此时感兴趣地道:“这么快,就已经有人得到了宝珠,拿来见我了吗?我倒是要看看,会是怎样的人,能够成为卡萝今夜的……新玩具。”

说着,龙族女皇便直接站起了身来。

见状,卡萝公主直接猛将口中的食物直接吞入,随后手掌抹了几下嘴唇便急忙忙地站了起来,“母亲!这是我的玩具,不允许你抢走!!”

“知道啦。”希尔达女皇随意一笑,却道:“但如果真得很出色的话,也说不定哦。”

“母亲!你怎么这样!!”卡萝公主顿时叫嚷了起来。

希尔达女皇便带着娇笑声,缓缓而行,走出了餐厅……卡萝公主紧跟其后。

亚摩斯王……亚摩斯王此时却重新提起了刀叉,切着肉,淡然道:“晚餐还没有吃完,看完了人,就回来吧。”

他的面前,此时已经空无一人。

……

亚摩斯王将刚刚切好的一块肉,移到了一个未用过的盘子之中,随后将盘子推到了一边的座位上。

接着用叉起了一块点心,又放到了另一旁的空位置之上。

“好吃吗,好吃的话,就多吃点吧。”

仿佛,有谁陪伴在他的左右……家人般地陪着他。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