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二十章 生死看淡

第一百二十章 生死看淡

——因为未知的异变,你吞噬了龙族女皇的力量。

——你获得了【圣域之心】*1

——你获得了【圣域之心】*1

——你得到了身体强化

——你获得了【圣域之心】*1

——你的耐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你的技能……

一连串的意念提示正在唐天麟的脑袋之中刷屏般疯狂的闪现……他甚至来不及消化这些来自【棋盘】的提示,只感觉大脑仿佛要被信息炸似的难受。

那种如同数百只苍蝇在直接的耳边疯狂乱舞般的声音。

但唐天麟依然无法知道,在那种情况之下,他到底是如何脱身……甚至从龙族女皇的身上得到了这么多的提升。

难道是作为御主的龚琳娜小姐出手?

在现场没能找到第三人出现的痕迹的情况之下,唐天麟能够想到的唯一合理的解释,便只有这个——他作为龚琳娜的从者,一旦他在【棋盘】世界內真实死亡的话,作为御主的龚琳娜,显然也会陷入陷阱,进入惩罚轮盘的环节。

显然,为了不让自己陷入陷阱,龚琳娜一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从者死亡。

虽说自从进入了王都范围之后,作为从者的他就无法与御主进行联系……唐天麟不清楚【棋盘】外发生的事情,但或许在【棋盘】外的御主们,应该拥有知道【棋盘】王都内的情况才对。

——或许,龚琳娜手头上有什么功能卡,能够让自己在这场危险之中转危为安,甚至获得足够多的好处……就像是之前故意让自己死亡,好满足转职【死亡行者】这个职业的情况一样。

只是这个过程想起来却实在是有些……看着身体拉胯,甚至脸容也彻底拉胯崩坏,苍老无比的龙族女皇希尔达,作为一名正常男性的老唐,此时愣是沉默了下来。

他尽量不去想这些有的没的。

鬼才不想!!

唐天麟重重地吐了浊气,随后强忍着心里的不适,将地上的希尔达女皇给翻了过来,看看这位龙族女皇到底断气了没有。

尽管如此,唐天麟并没有放松对希尔达女皇的戒备……他已经吃过一次亏了,此时更是小心翼翼。

只见翻了过来的希尔达女皇,呼吸微弱……她原来已经醒来,只是目光散乱,显得无比的虚弱。

老唐与希尔达女皇的目光对上了……他沉默了片刻,才略带一丝复杂道:“有句话叫作多行不义必自毙……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唐天麟这次学精了,他生怕就像是在地洞之中一样,还没有听完诺玛的遗言,诺玛就真的死去——鬼知道【棋盘】在暗地里还有多少抓弄人的手段。

“你想要…想要我说什么?”希尔达女皇此时声音沙哑,“想让我……求饶吗,还是想要我说些什么……忏悔的话,好让你能…能嘲弄我?”

唐天麟却想了想道:“我不应该出手救你的……现在想来,那时候其实我也没有必要出手,那个暴徒想来应该是你的猎物吧。”

希尔达女皇冷冷一笑。

唐天麟皱了皱眉头,“你作为龙族的女皇,为何会出现在那里,并且还受伤了……在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何人打伤的你?”

希尔达女皇此时却忽然说道:“你…获得了多少的【圣域之心】?”

唐天麟没有说话,只是皱起了眉头。

希尔达女皇道:“你不说也没有关系,这个数量定然不少……那是我掠夺回来的东西,损失我自己知道。但……但你不要以为,得到了这么多的【圣域之心】之后…之后你就能真正的,变得……强大……你根本不懂得如何去平衡,驾驭还有控制这些【圣域之心】……”

“你想说什么?”唐天麟顿时沉声说道。

“它们会在你的体内相互冲突,最终无法克制……或许你很快就会爆体而亡……”希尔达女皇此时嘲笑着似的,却又喘起了气起来:“我如果死了,你也活不了多久。”

“龙族的女皇,你可知道你的可信度相当的低。”唐天麟摇了摇头,“你认为,我还会相信你?”

“随你。”希尔达女皇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你可以在这里就将我彻底杀死,只要你不要后悔,出事了之后,再也找不到人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尽情地去使用那些原本属于我的力量吧,你会更快地感受到无尽的痛苦。”

老唐还真是没有直接杀死希尔达女皇的意思……这都是被【棋盘】逼出来的。

但他也不会轻信此时的希尔达女皇。

“既然如此,你就暂时留在这里吧。”唐天麟站起身来,却是搜索了一番技能列表上凭空多出来的诸多技能,随后选定了其中一个。

释放。

瞬间,冰冷的地板冒出了许多绿油油的植物,它们同时向着希尔达女皇的身体缠去,最后化作了一棵顶住了密室上方的矮树。

而此时的希尔达女皇,便整个身体都被矮树的树根缠绕,牢牢地被嵌入了树干之中。

希尔达女皇全程没有吭声,只是默默地看着。

唐天麟此时再次选定了另外一个技能,只见地板再次裂开,随后三道巨大的身体开始渐渐成型……最终泥石组合,变作了三个强壮的石头人。

石头人此时蹲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却能够感觉到它们蕴含着的强大力量……它们是看守,同时也是守卫。

做完这些,唐天麟看了希尔达女皇一眼,便寻路离开这个密室。

王都的活死人盛行,必然是瓦利的手笔……唐天麟直接,这夜将会是通关【棋盘】游戏的关键,他没想过一直滞留在这个【棋盘】世界当中,因此他不能耽搁接下来事情的发生。

至于希尔达女皇所说的爆体的事情……如果他能通关【棋盘】游戏,自然就能够离开这个【棋盘】世界,大概就不用担心这具从者身体的问题。

再说,哪怕没有这个爆体而亡的危险,他本身也还有这诺玛临终之前的诅咒,正所谓……债多了不压身,死猪不怕开水烫。

……

老唐离开了之后,密室当中的石头人便缓缓地站起了起来,形成三角守住了矮树。

灰白色的发丝垂落,掩着了希尔达女皇苍老的脸容……发丝之中,龙族女皇的目光却渐渐有了一丝的灵光。

就在此时,希尔达女皇的面前,一团彩色的光球缓缓出现……光团就这样漂浮着。

希尔达女皇嘴唇微动,正在低语着什么……彩色的光团一点点地散开,最后尽数粘附到了她的身上!

与此同时,禁锢着她的树根竟是纷纷被一股金色的火焰吞噬……一下子,希尔达女皇便坠落了下来。

她扑到了在地上,借着艰难地爬起身来,感觉每一下的活动都像是抽干那为数不多的体力一般。

“没想到啊……最后救了我的,会是【神圣之铠】……”希尔达女皇此时却嘲笑了一声……自己。

“光明龙王……我的祖母……”女皇陛下吃力地靠在了墙壁之上,看着那三个一步步向自己走来,“潜藏在铠甲之中的……你那无法安息的灵魂,还能拯救我这个……这个可怜的家伙么。”

一声低沉的咆哮声,猛然在这密室当中响了起来。

……

……

一栋将近十米高的建筑,此时在唐天麟的眼前直接化作了飞灰——这直接让唐天麟想到了一个贴切的形容词:湮灭。

“这种力量……”

他甚至隐隐地为这种可怕的力量而感觉到惊恐——这只是他小试牛刀的一击,甚至说不上有多么的用力。

他甚至没有感觉到希尔达女皇所说的那种,【圣域之心】会相互冲突的情况。

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太过的惊喜……在他看来,不管现在拥有的力量如何的强大,恐怕也只是作为御主的龚琳娜的安排。

目的很明确,显然是为了对付最后的守关者,好让龚琳娜自己能够最终获胜这盘游戏。

至于瓦利曾今告诉过他的,只要能够顺利脱离棋盘,那么在【棋盘】世界当中获得的力量,基本上都会被继承下来,除非你原本的力量比在【棋盘】世界更加的强大,才不会被覆盖。

显然,作为现世世界的自己,就算是引动异变左臂的能力,也不可能拥有这种强大……否则的话,他也不用千辛万苦地将豪斯给从华国劫走,一路带着豪斯来到不列颠国的吸血鬼瓦利的古堡当中,查明当年关于【完人】实验的真相,以及【完人】身体的所在。

但这样的力量,真的能够出现在真实的世界?

唐天麟本能地不相信这一点……他此时甚至不清楚在吞噬完了希尔达女皇的力量之后,自己能造成多大的破坏——连他自己也感觉到害怕。

“这声音是……”

此时,一连串急速并且响亮的大钟声音,打破了唐天麟的沉思。他下意识地顺那钟声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似乎只有警备司的总部里,才有这么一座钟楼……”

唐天麟不禁皱了皱眉头。

……

……

三个人头,悄悄地在高耸的宫墙之上冒出。

“很好,上次在通往王宫的密道当中狙击我们的那个可怕的家伙,似乎不在!”

在观望了片刻,确定了此地无人把守,相对安全之后,他们便迅速地翻入了墙内……落地,随后急速冲刺,来到了一处僻静的房间之中。

古堡的三人组们。

找不到他们的临时队长,一直都找不到,只有等他来找己方的份。

同样找不到瓦利先生,一直都找不到。

俗话说爷爷不疼,姥姥不爱,似乎就是形容古堡三人组此时的处境。

格尔斯医生此时已经看淡,直接放弃了寻获洛老板以及瓦利先生的打算,转而鼓动女佣小姐以及斯内夫二人,直接前往一个最重要的地方——【棋盘】游戏的终点站。

“召唤守关者的祭坛!我们就去这个地方,哪里都不去了!”格尔斯医生是这样煽动的:“不管是瓦利先生,还是洛先生也好,他们想要通关,必定要击败守关者!因此,不管是哪个,总会去到祭坛!我们就在祭坛蹲着!这次,不是我们去追寻他们,而是我们在等待他们的出现!”

这似乎是格尔斯医生最后的倔强,他甚至声色俱厉。

至于召唤守关者的祭坛,不管是格尔斯医生,还是古堡的女佣蒂娜,都已经进入过不止一次……哪怕是斯内夫,也曾经在年轻时候的那次经历当中,抵达过。

“这【艾尔尼斯】王国的王宫,这么多年都没有改变过。”格尔斯医生轻笑了医生:“确实大大地方便了我们……应该是这条路没错了。现在整个王都打乱,这王宫里头也乱作一团,路上没有阻碍,Good-luck!”

一道夜幕下的身影,却不徐不疾地藏在古堡三人的身后……他们,无法擦觉。

……

……

钟声响起的瞬间,公孙二娘忽然轻皱了眉头,若有所思地看相了钟声传来的方向。

亚摩斯王已经早早就注意到了公孙二娘的存在……此时,他挥了挥手,让侍女们邀请这几位客人入座,并且奉送食物。

并不是很丰盛的食物。

“现在能准备的只有这些。”亚摩斯王此时笑了笑道:“现在外边比较混乱,王宫里面的大概只剩下这里还比较安静了……不过都是些不错的食材,我已经让厨师们尽量做好。”

洛老板点头微笑道:“既然是王宫的食材,自然是不错的。感谢陛下的邀请。”

“是我要感谢你……还有你们。”亚摩斯王微微一笑道:“感谢你们的到来,也感谢你们让我看到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戏,更加感谢你们,将希尔达打败……这一杯,是我敬你们的。”

亚摩斯王拿起了酒杯,一饮而尽,随后倒置了酒杯,以显示自己的诚意。

见此,公孙二娘却冷不丁地说道:“自己的妻子被人欺负了,作为丈夫的不作为也就算了,却还在这里给仇人敬酒……【艾尔尼斯】的国王,你也算是个人才。”

“我不认识你,这位夫人。”亚摩斯王淡然说道:“我虽然不认识你,但我知道你……杰克斯家门客莫桑的母亲。”

公孙二娘眉头一皱,目光如电。

亚摩斯王缓缓说道:“莫桑进入了杰克斯的家门之后,你曾经悄悄地出现过几次,在暗中观察莫桑的生活……当然,那些发现了你的人,现在都已经不在了。”

公孙二娘淡然道:“原来那些潜伏在杰克斯家中的密探,都是你的人……恐怕整个王国上下但凡有些权力的贵族家中,也少不了你这国王的眼线吧。”

南小楠此时冷不丁地道:“没想到以公孙【老】夫人的实力,也会被探子发现哦?”

这位它子世界的魔女小姐还真是看见了缝隙就往里面插去的主。

“只是懒得计较罢了。”公孙二娘淡然道:“我没心情一个个去揪出来。”

亚摩斯王此时却正色道:“我想这位夫人,其实只是想要给探子们幕后的人一个警告,才会暴露自己的吧……当然,我也一直以来都很小心地没有做些什么来激怒。”

“你这个王国,除了眼线多了点,杀戮多了点,疑心重了点,以及娶了个不知所谓的妻子之外,也算是没有别的缺点。”公孙二娘淡然说道:“算了,为君者大多如此。你请我们进来,有什么就快些说明白,我还要去看我的儿子。”

莫桑……莫桑还在宫门外背着铁棍,咬牙做着伏地挺身。

“我猜这位夫人已经是与这位先生是一路人。”亚摩斯王想了想道:“就算不是同路中人,也应该是来自同样的地方。根据王室秘传的文献记载,天外来客们最终需要的是让王室召唤出本国的守护者……我可以为各位召唤出本国的守护者,不过有一个条件。”

南小楠下意识地看向了洛老板,显然是等他拿个主意。

洛老板此时想了想道:“听闻每次召唤王国的守护者,都必须要牺牲一名王室的纯正血脉的性命……不知道陛下这次打算牺牲的是谁?”

已知,王国血脉,如今只有亚摩斯王,以及他与希尔达女皇的女儿,卡萝公主。

“当然是我。”亚摩斯王微微一笑道:“作为一名父亲……父亲,怎能为了自己而去牺牲自己的孩子。”

公孙二娘不禁大为皱眉……作为隐藏在这个【棋盘】世界的第一个从者,说她不知道【棋盘】世界內的事情,说出来也无法让人信服。

显然,她十分清楚【艾尔尼斯】王国的卡萝公主,到底是怎么的一个货色。

“亚摩斯王?”公孙二娘此时缓缓说来:“如果你发自真心的话,只能说你确实是一个不合格的父亲……为人父母者,你们的育儿方式,简直就是荒唐……荒谬。”

亚摩斯王却一笑置之,“诸位,跟我来吧……前往召唤王国守护者的祭坛。”

“陛下,我并没有答应。”洛老板此时却摇了摇头,“还有你的条件。”

亚摩斯王不禁一停,随后苦笑了一声:“看来没能从这位先生身上占到便宜……我的条件其实很简单,我希望你们……我说的是,现存在这里的所有天外来客,自我之后都能够离开我们的世界。当然,我无法阻止下一批的进入,所以我的要求只是,你们这次的全部离开……如何?”

南小楠下意识地看向了公孙二娘……离开,她是会离开的,关键是这个公孙二娘,似乎有点儿赖着不走的意思——并且最重要的是,公孙二娘真的不是和他们一路的!

###########

PS:(1/1)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