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三十五章 南小楠MVP

第一百三十五章 南小楠MVP

遥远,遥远……曾经遥远的过去。

在那星辰璀璨,却也混沌无界,每一个感知当中所过去的一刻与一刻当中,都有着各种有形的,无形的信息流过。

它们就像是在这巨大的时间与信息的河流之中的两尾游鱼,正在逆流而上。

一个是浑身金色的神人,一个则是全身裹入红黑色披风的青年。

忽然它们当中的一个停了下来,似在这无尽的长河之中打量着什么……同伴也跟着停了下来。

“怎么了,杨戬?”红黑色披风青年的声音在此时响了起来。

最先停下来的那位金色神人……杨戬此时默默地关注着什么,“没什么,只是碰到了一个合适的小世界。”

同伴没有惊讶。

他们……也就是眼前这位名为杨戬的同伴他所从属的那一方的人士,都习惯地将这些形形式式的不同子世界称谓【小世界】,至于整个虚空也就为无数小世界的【大千世界】,它们认为这样的大千世界或许有三千个,便有了【三千大千世界】的说话——当然,三千也只是一个笼统的概念,意味着无限。

或许应该叫做【无限大千世界】才更加合适一些。

“哦……对了,你是打算补充你手头上的神器的内世界功能。”同红黑色披风青年此时点了点头。

他有些羡慕这个在探索之路上偶尔的同伴,与他一样,同样是来自神话侧的子世界的一群自称仙的群体当中的家伙。

杨戬手上拥有一张很神奇的图,能够直接吸纳一整个的小世界,最后将小世界的一切磨灭,炼化出来小世界的本源。

小世界的本源,这乃是虚空之中唯一能够全面流通的硬货币……一种只要持有,就会舍不得抛售的奇特货币。

“我等你。”他知道杨戬接下来想要做些什么,便同意等待。

他是真的很难在这无尽的虚空之中,能够碰到这样一个志同道合的同伴……在探索原初的道路上,果然还是过于孤单了些。

“我很快回来。”杨戬一点头,看了眼身边的红黑色披风青年,“【Cain】。”

……

【Cain】并没有等待很久,金色神人便已经再次回来……或许是满载而归了吧——他心想。

“运气不错。”果不其然,杨戬此时含笑道:“碰到了一个已经演化了六次的小世界,如果能正常炼化,基本上就能补充我们之前的耗损。”

“这确实是好事。”【Cain】也露出了笑容。

这种在虚空这种碰到好事的事情,其实并不少见——只要你拥有足够的时间去探索。

当然,碰到好事的情况并不少见,同样地,碰到不好的事情,其实也不少见。

他们再次启程探索,循着心中那来原初的呼唤,继续在这时间的长河之中逆流而行……但不久之前,金色神人与红黑色披风的青年便再一次停了下来。

有什么……挡在了它们的面前。

“是…【虚空修罗】!”

“快,你来牵制它,我准备强攻……若让【虚空修罗】召唤处无穷的【虚空元魔】,必定麻烦!”

两股强大无比的波动,瞬间撼动着这时间长河的一小段……这是即使在这【无限大千世界】当中,也是看成强大的力量。

时间的长河里,霎时间出现璀璨的烟火。

……

……

……

……

“杨戬!受死——!!”

红色的夜空之下,挟着无穷雷霆之威的【莫桑】,以手中的镔铁长棍,砸出了一条又一条的巨大的雷龙。

这是浩瀚的天威。

及时面对着浩瀚的天威,【唐天麟】却脸色平静……手中三尖枪横扫,长天一线,无穷无尽的炸裂出现,闪烁不停的光芒,恰如新年的烟火。

“本真君只不过离开片刻,你便将【山河图】窃取到这种程度……真不愧是截教中人。”

“宝物有能者居之嘛!谁让你不在?”【莫桑】疯狂大笑道:“只能说本尊气运比你更浓烈……这场封神之战,怕不是尔等阐教龟孙,早已被压得无法抬头!”

【唐天麟】此时却淡然道:“本君早已远离了封神之战,如今战况如何,本君也没兴趣理会。”

凶威滔天的【莫桑】不禁一怔,“你离开了战场?”

“本君早已离开了那场战争,与志同道合的友人走上了探索之路。”【唐天麟】淡然道:“只因本君在【无限大千世界】当中遭遇了【虚空修罗】,方才陷落……绝非你所想的那样,本君是因为在战争当中被击败了,肉身与元神分离。”

“阐教龟孙!本尊偏不信你们这群道貌岸然之辈的鬼话!”【莫桑】冷哼一声,“呔!待本尊灭了你,收了这【山河图】之后,便直接重返战场!”

说着,【莫桑】仰天怒吼……他手中的镔铁棍更是直指那血色妖云漩涡的恐怖双眼!

霎时间,一道血色居住自这恐怖双眼之中射出,正中了【莫桑】而去!

受了这血红之光,只见【莫桑】此时浑身肌肉鼓动……鼓动,裂开,随后膨胀……膨胀!

他的身体长出了细密的白色毛发,他的身体在空中迎风膨胀……整个天地此时都在疯狂地颤抖着,山河也开始崩裂!

最后,他化身成为了一头高耸入云的巨大白猿猴!

他……它仅仅只是脚板,便已经比整个【艾尔尼斯】王国的王都还要巨大——那可怕的镔铁长棍,此时更如同整条山脉般的巨大。

从地上看去……已经看不见这巨大白猿的全部身躯了。

与这可怕的巨大白猿相比……那本已经庞大的金甲武将,此时竟就像是一只小小的甲虫般——更不说那渺小的人类。

……

……

“这就是……袁洪。”公孙二娘此时喃喃自语,“神话之中的……法相天地,也不过如此吧。”

她缓缓地吁了口气,仿佛已经看到了最后的结束似的。

公孙二娘盘坐了下来。

她是那个【棋盘】之中的第一个降临的从者……也是第一个接触到【咆哮森林】之中那被封印着的【大石】的人。

就在此时,空中一道略庞大的身影却在急速飞过。

公孙二娘不禁一皱眉头,“这是……”

她抬头看去,看见的赫然是一直飞行的魔怪……而这魔怪之上,赫然坐着了南小楠以及吉连。

公孙二娘不知道吉连是谁,但此时却注意到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这头飞行魔怪出了承载着二人之外,嘴巴上此时竟还叼着了一人。

赫然是亚摩斯王与希尔达女皇所生下的那位恶劣的卡萝公主。

公孙二娘不知道此时南小楠到底想要做些什么……但却隐约地察觉到这不会是什么好事。

“事已至此,即使在做什么,也无补于事。”公孙二娘摇了摇头,“不过徒劳无功而已,世人总是如此,不愿白活一生,可到头来,也不过是瞎忙活。”

公孙二娘此时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不料此时一怔狂风刮开……公孙二娘猛然睁开了双眼,却见那急速飞过的魔怪,此时竟是折转返回,朝着她飞快地降落了下来,很快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公孙二娘皱了皱眉头……此时魔怪已经完全停落在她的面前。

“怎么,你是来奚落我这个老太婆的吗。”公孙二娘此时淡然地说道。

只见南小楠此时先是一怔,随后煞有介事地问道:“公孙二娘,听说你被老唐欺负了,被抓了……是真的吗?!”

“老唐?”公孙二娘不禁一怔,随后反应过来这老唐恐怕就是那出手不逊的狗贼,顿时怒从心中来,“你认识那狗贼……你待如何!!”

“我就想确认一下……”南小楠此时讪讪一笑,随后飞快地挥了挥手,“没事了!拜拜!”

说着,飞行魔怪便瞬间拍打着双眼,在吉连那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下,再次起飞。

公孙二娘不禁一怔,随后恼羞成怒,大怒道:“你竟敢……竟敢羞辱老身!”

她没想到的是,南小楠在这种危机与天地大变的时刻,竟然还有心思去问这种无聊的问题——好死不死的是,这样的问题显然成功地挑起了公孙二娘本应该冷静下来的情绪。

“不知死活的丫头!”公孙二娘此时一咬牙,“老身今日定要好好教训你!”

飞行魔怪此时已经升空,南小楠见状便连忙说道:“老太婆!别说的那么好听,你丫的一早就看我不顺眼的不是?有本事你来打我啊,打我啊!”

公孙二娘就没有见过这种要求的,此时气得乱跳。

作为这个【棋盘】世界当中的隐藏强者,公孙二娘此时双目赤红……显然,南小楠的【问题】已经成功地激怒了这个恐怖的女人。

“你要死……我便成全你!!”

剑光纵横,编织出一张巨大的剑光之网,飞快地朝着飞行魔怪的身后罩着过去……南小楠见状,便深呼吸了一口气,双手使出了吃//奶般的力气,随后狠狠地抓到了飞行魔怪的后颈软肋之处。

只见飞行魔怪此时惨叫了一声,疯狂地拍打着翅膀,速度一瞬间提升了不少,惊吓之下,吉连只能够死死地抓住这魔怪背上的毛发——他的身体,都已经横飞了起来。

南小楠说要送他去死……大概会被身后那位暴怒的老妇人砍死?

“救……救命啊——!!”

“别吵!”南小楠却一拳敲在了吉连的脑袋上,“我集中不了精神了!”

“你你你…你想要做什么坏事?”吉连惊恐万分地说道。

“找人!”南小楠此时飞快地说道:“想办法帮你集齐三把神兵,然后召唤神龙!”

“……啥?”

“老娘现在是你的护道人!!”南小楠此时恶狠狠地道:“被逼的!”

面对这此时就像是想要生吞了自己似的南小楠,吉连……吉连害怕限定,不敢说话,只感觉自己越发的卑微。

女人癫起来,原来这样的可怕……难怪泽哈特大叔从前和自己讨论女人话题的时候,一直都在给自己灌输着一个观点:女人不如好兄弟,女人都是可怕的生物,没有一群可以帮你出谋划策,挡枪挡剑的好兄弟之前,记住千万不要去招惹女人之类云云。

大概……没错的?

飞行魔怪,此刻却绕着已经看不见原来模样的王宫废墟,飞快地盘旋飞行……公孙二娘的追杀依然恐怖。

“找到了!”南小楠此时惊呼了一声。

猛然,南小楠再次用力一掐飞行魔怪的软肋之处……在吉连看着也感觉的很痛的情况之下,飞行魔怪顿时挤出了几滴泪水,一头朝着下方撞去。

……

……

少年瓦利的年上,露出了越来越多的不耐烦之色。

像是一头恶狼……一头正在死死地顶着女佣蒂娜的恶狼——在一片的废墟当中。

“不行……我,我还是没有办法和蒂芙联系。”

啊——!

女佣小姐在此时惊叫了一声。

因为在这个瞬间,少年瓦利飞快地走到了她的面前,一手抓住了她的衣领,将她整个儿都提了起来,随后狠狠地朝旁边一摔而去,“没用的东西!”

蒂娜身体撞击在破裂的墙面之上,瞬间砸破了墙面……她倒在了地上,口吐鲜血,却惊恐失色地趴在地上,头也不敢抬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哼!”少年瓦利此时冷哼一声,“一个两个,尽都是无用的废物!”

话说如此,可是当他看见了那高耸入云的巨大白猿临世的时候,神色还是禁不住惨白如纸……这可不是他理解当中的【棋盘】应有的东西。

他想要从外界终止这场游戏,但是作为翻盘手段的,来自双胞胎连体女佣的蒂娜与蒂芙之间的感应,此时竟然不起作用。

“怎么回事……蒂芙是成功了吗?还是没有成功……”少年瓦利此时不禁低着头,咬着自己的手指,神色越发的紧张与焦虑。

他天生的焦虑感此时仿佛被无穷的放大着,让他有种无论如何都无法安静下来的难受感。

“……难道,蒂芙背叛了我……她已经和龚琳娜搞到了一块?”少年瓦利双手死死第抓住自己的头发:“不会的……龚琳娜没有那个本事,应该……但是为什么……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麻烦!!”

“瓦利主人!上面!”蒂娜此时飞快地大喝了一声。

少年瓦利下意识地抬头,却见天空之上,一道巨大的黑影此时飞速地朝着自己俯冲而来……他能够看见这飞行魔怪之上的家伙。

“你是……莱萨的那个,从者?”少年瓦利此时不禁一怔。

只见南小楠此时飞快地一抓吉连,从那飞行魔怪之上跳了下来……他们滚落在地上,狼狈地滚动着,最后滚到了少年瓦利的面前。

少年瓦利下意识一皱眉头,却见南小楠此时不顾身上的狼狈,直接拉起了吉连便大声地说道:“瓦利先生,我将你的仇人给你带来了!快干死她报仇!!工钱我们等会再谈!”

这声音就像是喊破喉咙似的,远远也能够听见。

少年瓦利此时张了张口,他与生俱来的那股焦虑感,此时好像是量变引起了质变似的。

“纳命来——!!”

少年瓦利下意识抬头,看见的却是在万千剑光的簇拥之下,如同杀神而至的公孙二娘……还有那遍布杀意的目光。

他呆呆地看着杀来的公孙二娘,瞬时明白了南小楠喊的那些话的含义,“你他//妈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