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三十六章 有人伟大,有人卑微,他们其实都在同一个时空之下

第一百三十六章 有人伟大,有人卑微,他们其实都在同一个时空之下

少年瓦利的双手是被公孙二娘砍去——尽管后来他通过消耗自己的家底,使双手得以重生,但确实是被砍去了双手。

甚至他所持有的两块石板碎片,也是被公孙二娘直接夺走的……他们之间的仇怨,不可谓不大。

少年瓦利也一直心中暗恨,但并未打算马上就能够大仇得报——在这个变得风云幻变的【棋盘】当中,他已经没有足够的信心,自己能够左右此时【棋盘】的变化。

那些他曾在【棋盘】之中苦心经营的积累,在面对着超巨大化的【莫桑】白猿的时候,根本派不上用场。

自保都已经是一个艰难的问题,至于报仇,只能押后……他没想过,公孙二娘会再次杀来!

“你他//吗的……”他显然是想要跳脚骂人的。

但是南小楠却不给他这点儿发泄的时间,“瓦利先生,刚才你派老唐去抢这老太婆的东西,老唐好像已经成功了,还顺带羞辱了这老太婆一番,给你解气!你记得不要少了他的奖励!”

“你他//妈的……到底在说什么!”少年瓦利挤压着自己的喉咙,发出了如野兽般的沙哑低沉的声音。

南小楠却悄悄地眨了眨眼镜。

少年瓦利顿感不妙……此时,只感觉有一股来自地狱般的恐怖杀机,锁定了他的全身上下一切的毛孔,冰冷的寒气更是渗入他的身体内部,仿佛要一瞬间将他的内脏彻底冻坏了去般。

只见公孙二娘此时身上剑光瞬间大涨了成倍有余,剑尖更是直指少年瓦利的眉心,尖叫着道:“原来是你……受死吧!”

冤……少年瓦利是觉得自己冤的,然而面对这曾砍去自己双手,并且夺走重要碎片的仇人,少年瓦利亦是怒意升腾——哪怕他自己分明知道,这是南小楠的祸水东引。

“真当我怕了你!”

【吞噬万法之蛇】瞬间挥出,少年瓦利此时一咬牙,接二连三地遭受的搓着,早就已经让他的心态崩了。

杀,杀,杀,杀!

上次是因为被公孙二娘突然出手偷袭,才精准地被削去了双手,这次少年瓦利含恨出手,上来便是直接催动【吞噬万法之蛇】的特殊技能。

在这柄神兵力量的作用之下,公孙二娘那爆炸性的缕缕剑光,竟然在空中变得弯弯曲曲……像是被什么消耗下去了似的,威势顿时减弱了一半不止。

但见神兵的特殊能力起了作用,少年瓦利眼中便闪过了一抹精光,“老家伙……今日我会让你尝试一下,什么是比地狱更可怕的滋味。”

“狗贼!”

公孙二娘冷哼了一声,开始了不直接接触【吞噬万法之蛇】的战法。

此时原初,南小楠与吉连正躲在了半块倒塌墙壁的背后,探出了头来,紧张地关注着这场决斗。

“你…你故意的,将这位可怕的老太太引到,引到这个家伙的面前!”吉连此时害怕地看着南小楠,再一次坚定了女人是可怕生物的想法,“这个家伙…我好像见过!我想起来了,他来过我们武器铺一次,从老爹的手上拿走了一样东西的!”

“瓦利…瓦利找过麦克斯先生?什么时候的事情?”南小楠下意识怔了怔。

吉连道:“就是…就是我碰到洛先生的那一天吧,碰到洛先生之前!”

南小楠此时皱了皱眉头,却不知道想些什么——但见此时,公孙二娘对战少年瓦利的战况突然有了新的变化。

只见公孙二娘层层叠加了一道剑光,随后直接与【吞噬万法之蛇】直接接触了起来……凭着特性,神兵瞬间扭曲并且吞噬剑光之中的力量。

然而公孙二娘在这一剑之上是在叠加了太多的剑气,神兵竟是一瞬间无法完全扭曲并且吞噬……最终,公孙二娘手一样,竟是硬生生地以剑气绞开了少年瓦利持剑的手腕。

啊——!!!!

“我的手…我的手!!你有把我的手……啊!!!!”

只见那被挑开了的神兵【吞噬万法之蛇】此时直接摊开,最后落在了地上……剑柄之上,甚至依然还留住了少年瓦利的断掌!

“好机会!”

就在这个时候,南小楠目光一瞪,【天魔之图】顺势推出,便看见了一道黑影此时从地下潜行飞掠而去!

神兵的下方,顿时出现了一抹黑影,随后似有什么直接将神兵拉入这黑影当中……它一下子便返回到了南小楠的身边。

“力量强大不一定好,实用的才是好东西!”南小楠此时直接将【天魔之图】收起,随后从回来的黑影当中,捞出来了什么……赫然便是三神兵的【吞噬万法之蛇】!

“溜!”

神兵到手,南小楠二话不说便抱着这柄骨质大剑,随后一手提起了吉连的衣领,跳上了天空之上,一道黑影飞来,瞬间便成功地载着她与吉连,飞向了远方。

这一套举动行云流水般,甚至没有半点的迟钝……等吉连大脑处理完毕这些信息的时候,方才听到了来自后方,公孙二娘的一道怒喝的声音。

“南小姐……你做这些事情,为什么好像很……”吉连此时咽了口吐沫,迟疑着道:“很…熟练?”

南小楠脸色深沉,若说这是为了什么,那便是一段艰难的虚空萌新苟且偷生一路伏地的峥嵘岁月了。

“哪来那么多废话!拿着!”南小楠直接将手中的【吞噬万法之蛇】朝吉连的怀中一塞。

吉连之的慌乱地接过,“这……然后?”

南小楠此时死死地盯着吉连道:“有什么反应没有?”

吉连茫然地摇了摇头。

南小楠再次问道:“提示之类,或者说感应之类……什么也行!有没有?不是说只要同时拥有两件神兵,就会触发它们的组合能力?你这都三件在手了,就没点什么表示?”

吉连还是茫然地摇了摇头。

“不能啊……”南小楠此时咬着大拇指,飞快地躲着脚,“不能啊……明明这是洛先生说的,同时拥有两件神兵就有了新的组合技能,没理由三件神兵集合,一点状况也没有啊……难道是我想错了?怎么回事……是因为吉连不是从者的关系?你将武器都拿给我,让我试试!”

吉连迟疑了下,最终还是听从了南小楠的话,将三神兵全部取出。

只是当三神兵入手的瞬间,南小楠并没受到如何的提示……甚至连正常的,获得物件的信息提示也没有。

“怎…怎么样,有什么变化吗?”吉连紧张问道。

南小楠摇摇头,想了想道:“什么都没有发生……估计是因为【棋盘】意志直接显化了,这些对于从者来说很方便的信息来源,也被停止的关系?”

“那我们……”

南小楠回头看了眼,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飞行魔怪的身后,赫然出现了一道阴沉得吓人的脸!

竟是公孙二娘已经悄无声息地追至……甚至,公孙二娘一步跨出,便已经直接站到了飞行魔怪的背上。

南小楠喉咙下意识咕咚了下。

公孙二娘此时目光一凝,一挥手,一道剑光缓缓自指尖射出。

“等…等一下,莫桑他娘!等等!有话好说!”

“没有什么好说的。”公孙二娘冷笑着,一步步走来。

南小楠冷汗涔涔,双手连摆,飞快地道:“莫桑他娘!我后来想了想,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你想想,莫桑他老爹都去世那么久了,你也诞单了这么长的时间了,一定很寂寞的吧?没有必要和自己怄气啊!我、我我看老唐其实也不错啊……你要不,你俩凑合一下,我帮你们做个媒什么的?我知道,老唐就是一个不想努力的家伙,他肯定很乐意的哈,哈哈哈哈……”

“一次两次……如此羞辱老身……”公孙二娘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手一抬,那指尖上的剑光瞬间暴长数十米,便狠狠地斩落下来。

南小楠脸色骇然,正向着跳机……魔怪逃命。

可就在此时,一只巨大的金色手掌,却硬生生地自一旁扇了过来……速度之快,难以想象!

公孙二娘下意识一回头,只感觉一瞬间被什么东西撞中,随后浑身五脏六腑仿佛都要破裂了似的。

她的身体直接被这巨大的金色手掌拍向了大地……直接撞击了下去,撞出了一个大坑。

飞行魔怪惊恐地连忙拍打着翅膀停了下来。

在它的面前,赫然站着了一个巨大的金甲武将……此时,飞行魔怪的高度,大概是这金甲武将的胸膛位置。

南小楠下意识地抬头,看着金甲武将那张庞大的脸孔,却是吁了口气……吉连此时则是怔怔地看着。

他感觉此时这个强悍且巨大的金甲武将,仿佛是正在看着自己一样……只是金甲武将此时身上伤痕累累,浑身的金甲破碎了许多,似是经历了一番难以想象的激战。

“亚摩斯王……你是亚摩斯王,对不对!”南小楠此时猛然打了个激灵,“我知道是你的!我也知道你能听到我说的话!听着,我们去过了武器铺地下的那个密室,我们还看到了那个被封存起来的女人……艾丝美拉!”

金甲武将此时一动不动,只是默默地低头凝视。

南小楠一咬牙道:“我盲猜艾丝美拉一定和吉连又什么特殊的关系……亚摩斯王你,也一定和他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不然的话,方才你不会出手救助我们!”

“【十方俱灭】。”

冷不丁地,亚摩斯王的声音,同时在吉连与南小楠的耳边响起……南小楠下意识道:“什么?【十方俱灭】?”

“灵魂之箭……”亚摩斯王的声音断断续续:“唯有射出灵魂之箭……只要射杀【莫桑】的灵魂……但不一定有效果。”

南小楠此时如遭雷劈般,喃喃自语道:“斗兽棋,象可以吃象、狮、虎……但是最渺小的老鼠可以吃大象……渺小的人类,渺小的人类!这就是渺小的人类!告诉我,应该要怎么做!”

只见金甲武将此时一伸手……南小楠手中的几件三神兵,瞬间脱手而出,冲向了金甲武将的掌心。

“我来,射出这道灵魂之箭。”

……

……

话说当公孙二娘发现自己被南小楠借刀杀人,知道南小楠真正的目的是少年瓦利手上的神兵之后,便瞬间放弃了对再次断手的少年瓦利的处置。

她只是挥手一道剑光射出,直接将少年瓦利钉在了柱子之上,便追击了南小楠而去。

被钉在了柱子之上的少年瓦利,此时不断地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剑光不仅仅只是将他钉着,甚至不断地释放着一些奇异的能量,不停地割裂着他的身体。

这是一种非人的折磨……公孙二娘没有马上杀死,却也没有打算轻易放过他。

剑气不断割裂身体带来的痛苦,甚至比死亡更加的难受……柱子之上的少年瓦利,此时已经被折磨的双目流泪,鼻子出水,口吐唾液。

“主人……主人!”

却见女佣蒂娜此时惊恐万分地冲来……她的双手直接往钉着少年瓦利的剑光拔去。

然而,当蒂娜的双手握住剑光的瞬间,她的手掌变瞬间被这剑光的剑气割的流血不止……女佣小姐惨叫了一声,双手本能地收回。

“蒂娜…蒂娜,快救我…救救我……我好痛苦啊——!!”

“主人……主人!”

女佣小姐此时一咬牙,再次冲上前来,双手再次往那剑光握去,只是这次,剑气再次释放,这位古堡的女佣小姐,浑身被这剑气割得伤痕无数,霎时间便变成了血人似般。

她再次被剑光的剑气摊开,瘫倒了在地上。

“蒂娜……救救我……救救我……我受不来了,我受不了!!”

“主人……”

女佣小姐挣扎着,想要再一次爬起身来——可就在此时,有一只手掌按在了蒂娜的肩膀,却是将她按着。

“这可使不得……蒂娜小姐。”

蒂娜下意识地抬头,看着那按住自己的人,“格尔斯医生,还有……”

按住了蒂娜的,赫然是格尔斯医生。然而在格尔斯医生的身边,却还有一人——他此时走过了格尔斯医生,正一步一步地朝着那石柱之上,被钉着的少年瓦利走去。

是斯内夫先生。

“曾经多少次,我在噩梦之中,会如同祈求得到救赎一样,希望能够梦到这样的场景……”斯内夫先生走到了少年瓦利的身边,“终于……我的祈求得到了回应。”

……

安静之中,一道小小的,精灵般的光影,在此处飞舞……它在斯内夫先生的身边飞舞了片刻,便再次飞走。

似乎没有人能够注意到这只小小光影的存在。

直到,它忽然飞到了什么地方,停了下来——停在了一处肩膀之上。

洛老板的肩膀上。

此时的洛邱,身边还有这白衣的阿赖耶。

“为什么要来这里?”白衣的阿赖耶似乎有些不解地抬头,想了想之后,又加上了称呼:“哥……哥?”

“大概是……”洛老板低头看着肩膀处的小小光影,轻声道:“很难去拒绝一些内心深处的诉求吧。这孩子,从【咆哮森林】开始,就一直跟着我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