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零八章 唯一的成功者

第一百零八章 唯一的成功者

身体的康复让叶言有点惊讶。他活着的世界也算是一个江湖了,人在江湖走哪能不挨刀的道理从入行的那一天就十分清楚。

学过了一些医理知识的叶言多少也清楚自己之前受的伤到底有多重,不说是一周的时间,就算给他三个礼拜,都未必能够恢复到现在的这种程度。

在卫生间洗了把脸,心情不错的叶言伸手在镜子上朝着自己的脸上敲了一下,轻笑道:“看来你运气不错。”

伴随着身体的好转,随之而来的自然是食欲大增。

可是当他吃了一口从旅馆前台取来的外卖之后就停了下来。那年刚刚从学堂出来,编排到了远离家乡的地方入职,可谓是吃住不得安宁,唯有一碗小春武馆特制的炸酱面能够时常让他有一种饱餐一顿的感觉。

这味道不仅仅刺激着他的味蕾,甚至还勾动着他藏在心里好久,好久的回忆。

叶言忽然打开了房间的门,来到了旅馆的前台,看着老板问道:“老板,你帮我叫的外送,是在什么地方买的?”

三四十岁的老板叼着一根烟正在看着报纸,闻言抬起头来道:“怎么,就街口的面馆,不好吃吗?”

“开了好久?”

“十几年了吧?”老板随意道:“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让他们重新给你做一份得了,反正是老街坊,好说话。”

叶言摇了摇头,说了一声不用,才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对了老板,今天有没有给我的信件?”

“没有。”老板古怪地看着这个客人一眼。

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收挂号信之类的东西——当让他不会问,本来这家旅馆就不算是正当经营的地方,谁来了交了钱都能住入,只要不惹事就行。

“有的话,麻烦通知我一声。”

叶言独自返回了房间,坐在了桌子前。他吃得很慢,一根一根的面条也要咀嚼好长的时间才会咽下。

咽下这里的孤寂和彷徨,咽下命途的疑惑和危险,咽下曾经快乐过的回忆。

……

不能否认,世界上存在着一种十分坚强的人,无论是在何种的困境和绝望之中,心中从来都不会失去希望。

这种人,甚至能够带着希望,永不后悔地直奔死亡。因为即使面对死亡也怀有莫大的勇气而面不改色,所以他们有着异常坚定的意志。

不管是现在所看见的,还是曾经认识的,洛邱都觉得叶言就是属于这样的一类人。

优夜是个很贴心的女仆,一方面知道自己的新主人一定会无条件地在背后出手,而另一方面也知道如果叶言是作为对象话,大概是属于那种最难以招揽得到的客人……即使这样的客人拥有着异常珍贵的交易之物。

可她俨然没有在洛邱的面前表达出来任何关于这方面的意思。

“主人,KingKong的位置已经找到,不过米迦勒会所在这里收藏的那批货还没有。KingKong十分小心,这段时间都只是隐藏着自己,和搜索叶先生的行踪。”

“不用了,我知道货藏在什么地方。”洛邱淡然道:“去了一趟外地,赚了些。这条情报并不贵。”

洛邱并不心急,叶言现在所需要的仅仅只是好好地把伤养起来。

“你在这里我放心。”洛邱看着优夜轻声说道,然后才看着之前吩咐过来的太阴子道:“你跟我回去,我有些话问你。”

太阴子那里敢说半个不字?自从上次被龙夕若追着殴打到了俱乐部门口之后,他就没能和老板说过话了。

一主一仆很快就回到了俱乐部之中。

十分明白不能够让主上首先开口的这个道理,因此太阴子在洛邱才坐下来之后就马上恭敬地道:“主人,请问您打算问老道什么事情?”

“嗯。”

洛邱点了点头,“说一下你师门的事情。另外,在仙玄还真道道观后殿供奉着的那座石像,是否就是道观的创始者?”

“主人您这么知道……”太阴子一愣,却很快就恍然过来,似乎对于神秘莫测的俱乐部主人来说,如果连这点事情都不知道的话,也就说不过去:“本门始祖,相传是三皇五帝时期的人物。”

太阴子开始回忆着他曾经在仙玄还真道之中修道时候的事情,“根据宗门典籍的记载,祖师爷幼年曾经蒙受异人的教导,初步掌握了修道之法,后来几经磨砺,最终创下了仙玄还真道,一直流传至今。”

流传至今,说到这里,太阴子脸上也有了一丝复杂的神情,“我们这一脉,虽说在众多的教派之中名声并不显赫,但却是有数的几个历史最悠久的教派之一,即使一直以来也是人丁单薄,但像现代,只留下一对师徒的情况,恐是前所未有啊。”

并没有提及秦初雨……看来在太阴子心中,一直都没有把秦初雨当作是自己门派中人。

洛邱沉思了片刻道:“《高上玉皇心印妙经》,一世又一世,周而复始。作为它的创作者,你有没有觉得你的祖师爷还尚在?”

太阴子却是一愣,随后皱起了眉头。太阴子看着行径滑稽,但也只是为了让老板放松警惕,这是入编俱乐部的这段时间以来,几番被女仆小姐敲打,早就安顺了不少。

他心思慎密道:“主人是觉得,连鱼三娘那贱婢都能够把妙经修成,那么创作者的祖师爷,不可能会失败对吗?”

“难道不是这个逻辑?”

太阴子叹了口气道:“老道我当年也有过这种想法,但是祖师爷确实是已经不存在了。宗门典籍曾经有过记载,祖师爷是在二代弟子的亲眼见证之下坐化的。道观之中那供奉着的石像,其实就是后人根据祖师爷坐化时候的模样,亲手所造。唉……说起来真的是丢人,自祖师爷以来,仙玄还真道直到我那一代,仅仅只有鱼三娘这贱婢成功地摸到了真正长生的门。老道我被困着的这五百年不知道,但现在看羊泰子的事情,想来更加不可能了。”

反而是一个从妖化人的弟子,成功地摸到了妙经的精髓——不知道太阴子是否知道鱼三娘的真正身份。

洛邱想了一会,太阴子恐怕是不知道的,要不然他不会仅仅只用贱婢这种称呼。

他沉默了会儿后才道:“你们祖师爷叫什么名字?”

“本名并没有记载下来。”太阴子摇摇头道:“作为后代弟子,老道只是知道祖师爷的道号是‘仙玄’。”

“嗯……”洛邱合着眼睛,似乎正在沉思一般,太阴子不敢打扰,也只能够默默地等候着。

说起来伺候在主人的身边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太阴子突然有种俱乐部的女仆小姐真心强大的感觉。

他生怕自己稍一不慎就会惹怒这里的老板,而女仆小姐却只是一心一意地伺奉着……大概就是差距所在的地方吧。

“你去准备一下。”洛邱忽然睁开眼睛道:“有客人来了,优夜不在,你代替她去冲点茶出来吧。”

太阴子连忙点了点头,泡茶这个他在行啊!简直是行家啊!!

五百年的老鬼兴冲冲地飘了进去。

可是一走进去泡茶的地方,这位茶道的大行家马上就一脸懵逼地干瞪着眼睛!

这些蜡烛是什么鬼?玻璃的茶壶泡出来的茶哪里是有味道的啊?

最次也要紫砂茶壶啊……茶壶呢?茶杯呢?

茶叶……这都是什么鬼的茶叶?老道我要雨前龙井啊!洞庭的碧螺春呢?连武夷岩茶都没有,能忍??

堂堂一介俱乐部的主人,为什么连一套上好的茶具都没有!

该死,连活水都没有!这个做女仆的实在太不专业了!

……

而准备好了的洛老板也看见了新来的客人……对于俱乐部来说是新客,可是对于洛邱来说,却不算是完全陌生的人。

这位现在就住在了他楼上的……Jessica小姐。(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